体育老师在单杠c了我一节课 体育老师拉着我做了一节课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宋诗余和宋南衣并没碰上面。

为了自己的计划,宋诗余甚至提前回到家里头,伪造出并没有上学的假象来。

蜷缩在被子里头,可怜兮兮的模样。

可听到宋南衣开门进来,又下楼去,都没有关心过一句。

藏在被子里的手,下意识的攥成了拳头。

这个贱人,太过分了!

要不是因为她把钱藏在自己的挎包里面,她今天会被爸爸踢那一脚吗?

可现在,却跟没事人一样,连道歉都没有。

宋诗余近乎要咬碎银牙,恨意增生,在这个屋子里肆无忌惮的缠绕生长,将她紧紧的包裹在其中。

直到吃饭的时候,她才缓和下来心情,下了楼去。

宋家的饭桌是四方桌,正好一人一方。

以往轻松愉快的气氛,因为今天的偷钱事件,变得有些压抑。

最明显的就是体育老师,阴沉着脸,几乎能挤出墨汁来。

宋诗余胆战心惊,唯恐体育老师再杀个回马枪,要打她一顿。

同样不放心的是沈嫣。

今天宋南衣的表现,实在是让她出乎意料。

看起来乖巧老实的人,突然就开始狡猾起来,甚至还让她的宝贝女儿宋诗余,傻乎乎的上演一场贼喊捉贼的戏。

难不成,是真的知道什么了?

她心里头打着鼓,试探性的问道,“南衣,你要不周末和诗余去滑冰场玩玩吧,学习也怪辛苦的。”

“好呀,”宋南衣便爽快答应,眼睛笑得完成一条线,“诗余之前就说想吃里面的冰淇淋,我们正好可以去吃。”

那张白皙小巧的脸上,看不出半分端倪来。

无论说话还是举止,都挑不出任何毛病。

就和往常一样,还是那个好姐姐,不管什么事情,都首先惦记着宋诗余。

只因为沈嫣总是给她灌输,宋诗余小时候因为她得了病,所以一定要好好对妹妹这样的思想。

沈嫣死死的盯着宋南衣,却看不出半点撒谎的痕迹来。

只得作罢,在心里头也告诉自己,宋南衣的确没变。

至于那笔钱,大概也是宋诗余自己放错了地方,或许还没来得及放,就以为自己放过了。

闹出这样的事情,真是不应该。

要不是她今天力保宋诗余,她哪里还能这样轻松的坐在这里吃晚饭?

想到这里,沈嫣也就绕开了话题。

“对了,等你毕业之后,我们就两家人商量一下,谈一下结婚的事情吧。”

宋南衣正在喝汤,头都不抬,便冷冷的拒绝,“不用了。”

“怎么能不用了,你大学毕业也就二十二了,年纪不小了,当然是赶紧结婚得好,遇到合适的人就要好好地把握,你要知道当年我和你爸认识啊,还不到三个月呢,就已经结婚了呢。”

所以现在才会组成这样不幸又不公的家庭啊。

宋南衣在心中暗暗补充。

可这话却说到了体育老师的心坎中去。

脸上的阴郁都消散几分,对此洋洋得意,“那当然,错过了那可是一辈子,你看看,我现在不是赚大了吗?”

“老公……”沈嫣娇嗔出声,柔柔弱弱的样子,几乎要让体育老师心都化了。

可宋南衣仍旧不为所动,“不用了,我们不会结婚的。”

“不会结婚?”沈嫣顿时间傻眼了,“什么叫做不会结婚,你都马上二十二了,不结婚怎么行?”

就算是结婚,那也一定不是跟沈在松。

关于沈嫣那点小心思,宋南衣一清二楚。

无非是催着她结婚,然后就准备怀孕生孩子,之后就要带孩子当个黄脸婆,这样一来,她被分配的好工作就可以拿给宋诗余去顶替。

等她生完孩子再出来工作,早就和社会脱节了,哪里还有什么威胁力?

很可惜,这一次要让沈嫣失望了。

咽下嘴中最后一口汤,这才缓缓道,“就是我和沈在松不可能结婚,因为我们分手了。”

“分手了?”

饭桌上掀起轩然大波。

最为激动的,就是沈嫣。

她还惦记着那个单位的事情,眼下宋南衣和沈在松分手,那就肯定会专心去工作。

那她的诗余怎么办?

诗余那个成绩是分不到好医院的,要是去乡下怎么办,日子可苦了,而且那些人还很野蛮的。

体育老师也有些诧异,“好端端的就分手,宋南衣,你是发什么疯?被邻居知道了,会怎么想?”

是了,她这个爸爸,什么都不在乎,但最在乎的就是名声。

就好像前世她被偷钱的事情传出去,他每次见到宋南衣的时候,眼神中都带着满满的愤恨。

恨她毁了宋家的名声,让别人知道家里头出了个小偷。

而现在也一样。

他并不在乎为什么分手,只在乎分手之后,别人会不会传他们宋家的女儿没人要。

宋南衣心中有些想笑,眼角却湿润起来。

赶在体育老师发怒之前,她将视线移向了宋诗余身上,“因为移情别恋啊,所以我才分手的。”

光是这样一个淡淡的眼神,就足以让宋诗余和沈嫣都心悸起来。

哪里还敢再多问?

忙里忙慌的,沈嫣改了口,“真要是这样,那我绝对是不允许的,南衣你放心,我们才是一家人啊,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对姐,我想可能是有什么误会,如果你不愿意解开也就算了,你这么优秀,不愁以后没人追的。”

两人如此倒戈,倒是显得体育老师不依不饶了。

他心里有点不舒坦起来,摔了筷子道,“这么大的人了,连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都不知道,说出去简直是丢人。”

说罢,便转身进了房间。

宋南衣也不在乎,第二个站起来,往楼上走去。

只剩下宋诗余和沈嫣面面相觑,心里头乱成了一团麻。

“到底怎么回事,她好端端的就和沈在松分手?”沈嫣蹙眉问道。

眼瞧着成功就在眼前,这出幺蛾子让她太不省心了。

与她是这样,于宋诗余又何尝不是?

只不过她脸上却没有半点慌张,“妈你就别逼她了,我有主意的,闹个脾气分个手,回头还是得乖乖的落入咱们的圈套的。”

她详细的,将这个计划都告诉了沈嫣。

“好,你做得很好。”沈嫣对此表示赞许,“那我只管等你好消息。”

再回到房间,宋诗余便换了副嘴脸。

她主动向宋南衣道歉,说早上偷钱那件事情是她不对,希望宋南衣原谅她。

伸手不打笑脸人,宋南衣也坦然接受。

但是,仅此而已。

再多一个字,都不想再和宋诗余多说。

现在才来装姐妹情深,未免太晚了一点。

猪油蒙心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了。

“姐,那你和在松哥的事情……”宋诗余却试探着问道。

刚开了一个头,宋南衣的脸已经沉了下去,“提他做什么,都已经分手了,我看得出来他喜欢你,我也是真心祝福你们,祝你们白头偕老,还不行吗?”

当然不行。

和沈在松在一起是必然的事情。

但在此之前,她还想要拿到那笔遗产啊。

不然的话,她何必忍痛割爱,将自己的在松哥让给宋南衣?

“姐,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在松哥经常找我,是因为想多了解你一点,他也是想做到更好嘛。”宋诗余解释道。

甚至还搬出过几天毕业的事情,“在松哥还说想找一个工作,离你的工作单位件近一点,这样可以接送你上下班。”

免了。

真要是这样的话,她就要考虑去山区支援了。

“我和他已经分手了,我喜欢的人是顾青裴,要是你和顾青裴不是一对,就当我刚才白说,反正我觉得你们般配,但是,不要再来用他恶心我了,小心我翻脸。”

说到最后一句,宋南衣的眸色瞬间暗沉下去,吓得宋诗余禁不住打个哆嗦。

那一瞬间,还以为自己看见了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

她不敢再言语,乖乖的蜷缩在床上,乖巧得像是只兔子。

但也只是伪装而已。

伪装得像兔子的蝎子,也是蝎子,咬起人来,一样会中毒。

在没有彻底解决宋诗余之前,她都不打算松懈下来。

但今晚,宋诗余断然是不敢再有什么小动作了。

托她的福,宋南衣睡了个好觉。

可第二天去上课,另一个麻烦便上赶着追来了。

自然是沈在松。

他听从宋诗余的命令,开始换着花样的挽回宋南衣。

大早上的,他特意买好了豆腐脑,在宋南衣上课的教室等着。

宋南衣罔若未闻,笔直朝着肖红走去。

沈在松又追过去,双手捧起手里的豆腐脑,“南衣,我特意给你买的,你尝尝,可好吃了。”

“真是辛苦你了。”宋南衣朝着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沈在松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他从这个笑容里面看出了阴谋,背后不自觉的开始泛凉。

事实也如同他所想。

宋南衣甜美的笑着,然后接过了他手中的豆腐脑。

继而打开盖子。

啪——

直接倒在了他的头上。

精心护理过的头发上,满满都是豆腐脑,混合着辣椒油,滴滴往下淌落,弄得他全身都是,狼狈不堪。

虽然还没到上课时间,可教室里也早已经来了不少人。

瞧见此情此景,真是后悔自己没有照相机,不然就能拍下来当留念了。

一向小白兔性格的宋南衣突然爆发。

太太太……太刺激了吧!

“忘了告诉你,我从来不喜欢吃豆腐脑,别拿宋诗余的喜好来讨我欢心,我觉得恶心,这碗豆腐脑,你还是自己吃吧。”

说完这话,宋南衣便拽着边上已经看呆的肖红起身,换了个远远地位置。

免得沾染晦气。

沈在松气得不行,真是恨不得要上去打宋南衣一顿。

可想起宋诗余给自己安排的任务,又只能含恨跑了出去。

为了诗余,他再丢脸都要忍住。

毕竟这样子,才能和诗余在一起的。

后进来的宋诗余脸色不太好,显然,也知道这件事情了。

昨晚她在宋南衣那里自讨没趣,今天派出去的沈在松又被羞辱。

宋南衣,突然就成了一块踢不动的铁板。

真是见鬼!

心中愤恨,面上却不能表露出来。

她选了个比较靠前的位置,只留一个背影给宋南衣,这样就免得宋南衣回头的时候,会看到她脸上异样的表情,继而穿帮。

事实上,宋南衣压根就没有要看她的打算。

恶心的人有什么好看的,何必给自己心里面添堵呢?

上完课,她便直接从后门离开了,直奔着校门外的苍蝇馆子而去。

她去还饭盒,以此换回顾青裴的勋章。

小小的一枚,握在手心却有些沉甸甸。

毕竟,这是顾青裴无数汗水换回来的荣誉,怎么会不沉呢?

“你的小男朋友一定很厉害吧?昨晚我老公看到这枚勋章了,说很珍贵的。”老板娘搭讪道。

何止是厉害,他以后,是要成为总指挥官的人啊。

第一次发现,在有人称赞顾青裴得时候,她的心中也会不自觉的升腾起自豪感。

“他很努力的。”宋南衣到底选了个比较谦逊的说法。

老板娘就笑起来,“那你快给你小男朋友送去吧,小心别弄丢了。”

“好。”宋南衣点头答应。

离开苍蝇馆子,她便直奔着训练场而去。

临近毕业,国防生们却没有半点松懈,反而训练强度越发加大。

没办法,毕业之后,他们将被分配到各个军营之中任职,到时候军队之中的强度更大,现在是想要让他们不能松懈下来。

宋南衣过去的时候,顾青裴那一连正在跑步。

整齐的军姿,统一的服装,在操场上成为了绚丽的风景线。

很是轻易地,她就从中认出了顾青裴的身影。

这个男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璀璨发光的,让人一眼就可以看见。

“顾青裴。”宋南衣朝着他招手道。

边上立马有人起哄,“老大,有妞儿找你哎,长得还挺漂亮的。”

“哎哎我知道,这不就是昨天亲老大的那个吗?真的在一起了啊?”

“老四,老五,加跑三圈,其他人解散。”顾青裴立马道。

刚才说话的那两个人就是老四老五,听闻这话,瞬间哀嚎顾青裴公报私仇。

可顾青裴头也不回,径直朝着宋南衣走去。

因为训练,他脸上满是汗水,却更显俊朗帅气,散发着让人着迷的气息。

“怎么这时候来?”顾青裴蹙眉,问道。

这时候来怎么了?

宋南衣不解,正要张口询问,顾青裴已经将双手摊平,挡在了她的面前,遮住了一部分阳光,“去树下说。”

这一点,顾青裴和前世毫无区别。

他对宋南衣,向来都是事无巨细的照顾。

二月刚带着暖意的阳光,他一样担心晒伤宋南衣。

不免,她心里有点暖暖的感觉。

两个人移步到了树上。

训练场边上,种了一排梧桐树。

十几个年头过去,十分高大,阳光被树叶筛成了一个个的小方块,四周的温度都降下来几分。

宋南衣朝着他摊开手,掌心,是那枚亮闪闪的勋章。

不知道是攥得太久有点捂汗,还是她太紧张了。

勋章上面,有汗水包裹。

“完璧归赵。”宋南衣道。

继而又朝着顾青裴眨了眨眼睛,“我猜出你的用意了,是不是有奖励?”

她的确猜出来了。

借用饭馆的盒子,其实抵押什么都可以。

学生们最常用的,就是学生证。

八三年的时候,科技还没发达到可以随便伪造学生证。

故而要是不去归还饭盒,老板娘就可以顺着学生证找到本人。

顾青裴却没有拿学生证,而是这么珍贵的勋章。

目的很简单,他想宋南衣再来找自己。

学生证可以假以人手,但勋章不行。

弄丢了,她赔不起。

顾青裴便勾起嘴角轻笑,俊逸的脸上多了几分明媚,“不如请你吃饭,怎么样?”

免了!

同样的招数,用一次就够了。

“等你训练完,带我去射击室看看吧。”宋南衣提出了要求。

去体验一下真枪实弹,多刺激啊!

顾青裴并未拒绝,微微颔首,“好,晚上八点,我在哪里接你?”

“在……”

不等宋南衣说完,跑道上便已经乱成了一团。

“老大,老四出事了!”

顺着声音看过去,被叫做老四的人正倒在地上,浑身还有些微微抽搐。

同为国防生,大家平时插科打诨还行,真要是遇到这种突发情况,顿时都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

作为老大的顾青裴,成为了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在这里等我。”顾青裴扔下这句话,便赶忙朝着操场上走去。

宋南衣也快步跟上去,尽可能的和顾青裴并肩前行。

对上他略有些诧异的眼神,她便道,“我是学医的,或许有帮助,别想了,赶紧过去吧。”

这个节骨眼上,有个学医的人,的确能帮上一点。

顾青裴也就没再坚持,越发加快了步伐。

宋南衣驱散开了众人,保持良好的通风,继而开始检查颈脉波动和瞳孔,寻找病因。

虽然前世她并没有当医生,可有空的时候也会去孤儿院敬老院这些地方去当义工,基本的东西还是没有忘记的。

瞧见老四全身微微抽搐,宋南衣便开始按摩起来。

“这……这是不是羊癫疯啊?”老五在边上担忧的问道。

马上就要去部队实习了,要是现在查出来有羊癫疯,老四就不能去实习,这四年里的努力,也就都算是白费了。

“不许胡说。”顾青裴沉着脸训斥。

继而也蹲下来,帮着按摩另一条腿,声音放低,“是真的吗?”

其实,他也在担心。

宋南衣察觉出他的紧张,便抬起头来轻声笑笑,而后道,“不是,羊癫疯属于脑神经放电异常,通常伴随四肢抽搐和口吐白沫,但是你看他,只是双腿抽搐而已,并且肌肉发紧,是肌肉痉挛。”

闻言,顾青裴便认真地观察了一下。

的确,老四军服之下的腿上,肌肉绷得很紧,和腿抽筋时候是一样的。

“你帮个忙,送他去医务室休息。”

边上的老五立马去背老四,“我来我来。”

说是他去,但顾青裴到底不放心。

这些个当兵的,谁都不算太轻,他担心老五吃不消,有他在,半路上也总能换个人。

宋南衣自然也跟着去了。

到了医务室,校医也检查了一遍,和宋南衣得出的结论一样。

缺钙性肌肉痉挛,还有就是训练强大过大,造成了局部供血不足,所以才会晕倒。

不是什么大问题。

老五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心有余悸。

那会儿正在跑步,他就开玩笑,用胳膊肘捅了一下老四的胸口,谁知道他就直接倒在地上了。

可把他吓坏了。

这会儿眼泪都簌簌往下掉,“这要是老四出事了,他妈一定要拿着菜刀满村追杀我的。”

他和老四是一个村子出来的,都姓刘,正儿八经的本家人,在村子里头的时候就按年纪分大小,一二三四这样的叫。

等出来上了大学,两个人也就改不掉。

久而久之,边上的人也都跟着这么喊,连名带姓,就喊个刘老四,刘老五。

穿着军装的男孩子抹眼泪,这场面还真是有点滑稽。

宋南衣没忍住,咬着唇轻笑出声。

老五也听到了她的笑声,有点不好意思,吸着鼻子说话,“大嫂,我这个人就是有点情绪化,其实我很男人的,你别笑话我。”

“我不会的。”宋南衣认真摇头道。

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话里的不对劲。

她什么时候就成大嫂了?

和顾青裴之间,八字还没一撇呢!

不免觉得有点尴尬,想要解释一下,又听见老五说,“大嫂,你刚才给老四做急救的时候,简直美死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以后你们夫妻档在军营里面的表现,一定让人很羡慕。”

去当个军医吗?

宋南衣倒是心中念头一动。

重生这几天,她都忙着对付宋诗余他们,完全没考虑自己的实习。

前世里,她被教授举荐去的是南城的市医院,只不过这个机会后来被宋诗余给抢走了。

去哪里实习不是实习,如果能离顾青裴近一点,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她在心中下定了主意。

等到老四醒过来,就和顾青裴告别,准备去找一趟教授,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来。

顾青裴却也站起来,神色不改,“去哪里,我送你。”

“不用了,我就去一下教授办公室,很近的。”宋南衣不想耽搁他。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