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cp 今天坐在我的棍子上写作业网站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寒窗苦读三年,终于考上了心仪已久的复旦大学。

还没等来得及跟其他人分享她的喜悦,手中的录取通知书突然被人一把抢了过去。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母亲江云把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给撕的粉碎。

她大叫了一声,“妈,你这是在干嘛?那可是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我考上复旦大学了,你应该知道的是我的梦想,你怎么可以撕碎了它?”

江云冷哼了一声,脸上完全没有一个母亲该有的慈爱,“你还想着上大学?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你还有心情读大学?”

路棉心看着一地的碎片,上面还能看清楚复旦大学四个字,她只觉得撕碎的好像并不是这张纸,而是她的心是她的梦想,是她的人生。

垂在两侧的手,慢慢的紧握成拳,指甲慢慢的嵌进了皮肉,可是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

“我读了这么多年书就是为了这一天,你怎么能撕碎了它……”

江云见她的视线依旧落在地上的那堆破纸上,一只脚突然踩上了复旦大学四个字,彻底的踩碎了她的梦想。

“别做梦了,你哥哥那边出了事情,这些事情可是跟你脱不了干系的,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要为家里还债,别再做什么白日梦了!”

听完江云的话,路棉心差点晕厥过去,她不明白为什么她的亲生母亲要这样对她,“是哥哥犯的错,为什么要我来偿还?”

“我们家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你不过是个女孩子而已,反正以后也是要嫁人的,我们家把你养到了十八岁,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现在也该到了你偿还的时候了。”

路棉心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我不要……我也是你的女儿,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做错什么了?”

江云看着路棉心的眼神冷到了极点,“你做错了什么?你最大的错就是个女孩。”

“难道就因为我是个女孩子,就要承受别人犯错带来的后果吗?”

这句话直接激怒了江云,立刻大喊了一声,“什么别人?那是你的亲哥哥,牺牲你一个,换来全家的安宁,也算是值了,来人把这个死丫头给我绑起来!”

门口突然冲进来几个人,手里拿着绳子。

路棉心吓的连连后退,可是房间就这么大,她能退到哪里呢?

很快她就被人五花大绑了起来。

她恐惧的想要挣脱,她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只是本能的想要逃脱而已,不停地大喊大叫,希望有人路过,能把她救出去。

“你们放开我,救命啊……救命……”

就在她挣扎的时候,其中一个人拿着一个针管走了过来,在她的手臂上打了一剂镇定剂。

随后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最后昏迷不醒。

江云冷冷的看着昏迷不醒的路棉心,对其他人命令道:“把她送到皇庭娱乐会所!”

路棉心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都疼痛的厉害,她想动一下,却发现身上绑了绳子,根本动弹不得。

缓缓地抬起眼皮,视线却有些模糊。

此时她正躺在冷冰冰的大理石地面上。

房间的灯光很昏暗,面积很大,周围的一切是那样的陌生。

她现在是在哪里?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直到一道幽冷的男人声音传进耳内,才让她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醒了?”

突如其来的男人声音,让路棉心全身打了个激灵,努力的撑起身子,向沙发的方向看过去。

挡在她面前有一个宽大的水晶台,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能看见一双裹在西装下修长好看的腿,以及黑亮的皮鞋。

她紧张害怕,不知道要面对的是什么,母亲指的还债又是什么?

发生那么大的事情,根本不是赔钱能了事的。

她紧张得全身瑟瑟发抖,那是一种对未知的恐惧,就连声音都抑制不住的颤抖着,“你……你是谁?要做什么?”

男人的声音虽然低沉好听,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冰冷刺骨,仿佛让她感受到了死神降临,“你哥哥害了我在乎的女人,我也想让他感受一下自己妹妹被迫害的滋味,这辈子你都别打算挣脱,我要用一辈子来折磨你,让你哥一辈子忏悔,让你们全家陪葬!”

他的一字一句就像一把尖锐的匕首,狠狠的扎进了路棉心的心脏。

这声音仿佛是来自于地狱的恶魔,让她无助彷徨,不知道怎样才能逃离现在的一切。

她紧张的手脚发冷,嘴唇都在颤抖,“你……你误会了,我跟我哥的关系并不好,就算我死了,他也不会流一滴眼泪的,更加不会忏悔,所以我求你放过我好吗?你只要放过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男人冷笑,似乎在嘲笑她的无知,“放过你?别做白日梦了,我不仅不会放过你,也不会放过你们一家,这个游戏才刚刚开始,你可千万别急着投降,最好保持你现在的挣扎,我倒是想看看你这骨头到底有多硬,能挣扎多久,我拭目以待。”

说完,男人突然站起身,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就直接朝门口的方向走。

房间的灯光很暗,她的麻醉药还没有完全过去,视线依旧模糊,看不清男人的长相,只能看的出来这个男人个子很高,身上有一种冷贵的气质。

哪怕不靠近他,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气场的威慑力,让人不寒而栗。

男人走到门口,对皇庭的经理交代了一声,“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皇庭的经理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女人看起来十分干练,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妩媚,点了点头,“知道了,乔总。”

Emily推开房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女孩,让人把她解开。

面对陌生的环境,还有周围不善的目光,让她整个人蜷缩到了一起,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流浪猫一样。

Emily对身边的两个人说道:“你们先出去吧!”

等房间就剩下她们两个人, Emily才蹲下了身子,看向瑟瑟发抖的女孩,“你不用这么紧张,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路棉心脑袋里猛的想起了自己的那张录取通知书,那是她的梦想,她是要读大学的人,她不能认命的任人摆布。

对,她不能……

她突然在Emily毫无防备的时候站起身,迅速的跑出了包房。

Emily大惊失色,如果人跑了,她要怎么跟boss交代?

她立刻也跟着跑了出去,可是她脚底下穿着高跟鞋,哪里跑得过一个穿着运动鞋十八岁的少女?

她只能找人把她抓回来,连忙对外面的人喊道:“快把那女孩给我拦住,别让她跑了!”

此时的路棉心一心只想赶紧逃出去,下意识的认为只要逃出去就安全了。

她出去了,可以去找学校的老师帮忙,也可以报警处理,总之会有人愿意帮她的。

所以她拼命的跑,像是一个无头苍蝇一样的乱跑乱撞。

可是她太天真了,这个世界哪里像她想的那样干净透明?

权力滔天的大人物,想要弄死一个人轻而易举。

像路棉心这种无人庇护的蝼蚁,就只能任人宰割。

皇庭实在是太大了,她完全不知道出口在哪里。

她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人生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恐怖的事情。

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什么像迷宫一样,怎么跑都跑不出去?

现在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出去。

跑了没过多久,就听见身后的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脚步声听起来有些杂乱,应该好几个人一起追她。

她拼尽了全力,感觉自己在体育课达标测试都没有跑这么快。

因为她知道只要稍微慢一点,也许这辈子就完了。

人在求生欲极强的时候,就会激起身体求生的本能。

猛然间,她看见前面从某个包房里出来一个人。

那个人的侧脸怎么那么眼熟?

男人穿着一套黑挺的西装,听见身后不远处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下意识的向那边看了过去。

当看清楚男人那张堪称完美的俊脸时,路棉心的眼底先是一愣,随后划过了一抹惊喜之色。

她有救了,她相信他会救她的,因为他是个好人。

路棉心立刻跑向了男人,将脚步停在了他的面前,气喘吁吁的看着男人,焦急的说道:“夜……夜宸哥哥……救救我……救我……有人要抓我……”

可是男人却只是冷冷的看着她,眼底没有一丝温度,甚至冷的吓人。

路棉心怀疑乔夜宸是不是不认识她了,也不过才三年未见,难道就不认识了吗?

“夜宸哥哥,是我呀,我是路棉心,我是棉棉呀!”

可是乔夜宸却依旧冷冷的看着她,一言不发,眼底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冷的就像是冬天里平静的冰面,无论怎样的寒风都无法那冰面起一丝涟漪。

这样冷漠的夜宸哥哥也是她第一次见。

他这是怎么了……

路棉心立刻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她记忆里的夜宸哥哥不可能是这样冷漠的模样。

此时,身后追着她的那群人也追了上来,只是看见路棉心现在乔夜宸面前的时候,那些人停止了脚步。

路棉心突然紧紧的抓着男人的手臂,眼底都是惊慌,“夜宸哥哥……你救救我,救救我……”

说这话的时候,她眼底满是哀求,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想要抓住他,就像是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如果失去了,她不敢想象即将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可是无论她怎么求他,他都是那样的无动于衷。

这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高跟鞋的声音,随后Emily的声音在身后响起,“BOSS……对……对不起,我没有把人看好……”

BOSS?她叫谁BOSS?

路棉心看了看Emily,她的目光是直勾勾盯着乔夜宸看。

她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手像是被开水烫了一样,立刻松开了抓着乔夜宸的手。

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冷峻贵气的男人,那张脸那么冷,冷的仿佛从来就没有认识过他一样。

“是你……是你要抓我的?”

她不相信,他怎么会这样对她?

她那么爱他,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她摇着头,身体向后退,眼泪像是决了堤一般,不停的夺眶而出,“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怎么可以……”

她脑子想起刚才在房间看的那个男人的背影,身上穿的不就是乔夜宸身上穿的这套黑色西装吗?

对,她记得,那个人的袖口是有这种花纹的。

她只觉得心脏前所未有的疼痛,疼的让她肝肠寸断。

最后忍不住大吼了一声,“乔夜宸,你倒是说话呀,你说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对我?你说话呀……说话呀……”

可是无论她如何伤心欲绝,乔夜宸的脸上都是那样的平静,可越是平静就越是无情。

他看了一下旁边的人,沉声命令道:“抓起来。”

Emily看见这一幕的时候,也有些惊呆了,原本她只是以为这个丫头得罪了乔夜宸,所以才会这么无情的对待她。

可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两个竟然是认识的。

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BOSS迁怒于一个这么年轻的少女?

旁边有两个男人过来,一左一右的抓住了她的手臂。

她拼命的挣扎,眼泪不停砸在光洁如同镜面的大理石地面上,“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为什么……”

可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没有用,面前的男人都是那样的无动于衷。

他缓缓的迈步向路棉心走了过来,站在离她不到一米的距离停住了脚步。

男人突然抬手钳制住女孩精致的下巴,深色讳莫如深,“路棉心,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嘴硬?你让我瞧不起你。”

路棉心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用刀子一点点的凌迟着一样,从来没有想过他们有一天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看着面前这张让她魂牵梦绕多年的俊脸,可是如今的她眼底却满是恐惧,满是失望,满是伤心欲绝。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抓我……为什么……”

说到后面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对面前这个男人的失望,整个人像受了很大刺激一样。

一听这话,男人就眸色冷的如同冬夜里带着寒冰的海水一样,让人冷的彻心彻骨。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