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英语课插英语课代表 我捅了英语课代表一节课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向媛媛都快扶不住了,咬牙对着英语课代表说道。

“磕着全部算我的!”

得了向媛媛的保证,英语课代表笑了笑,将车门打开,徐回衍跟向媛媛两个人都坐在后面。

这是她拿到驾照第一次摸车,一路走走停停的往医院挪,离这最近最好的医院就是——新和医院!

巧了,她昨天去了那家医院,今天又要去!

看到一个红绿灯大老远就开始踩刹车,银色的捷豹稳稳的停在第一排,旁边车道跟她并排的是辆保姆车,车身漆黑,亮的反光。

英语课代表盯着那个六十几秒的红绿灯丝毫不敢松懈。

陆温白是个老司机,等红绿灯无聊,隔着车窗就看到旁边那张明晃晃的脸。

怎么是她?

想着秦亦安今天心情不好,陆温白扭头说道:“三少,旁边的车道上的人好像是昨天的那个小姑娘。”

秦亦安一偏头,果然是,小姑娘有些紧张,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抿着唇,目光直视前方。

像是第一次开车,在看看那辆银色的捷豹,连车牌都没上,估计刚提的车。

还挺有眼光,捷豹这种车适合小姑娘开,尤其是长的好看的小姑娘。

秦亦安莫名的觉得心里舒服了不少,接受他的钱,那是不是也意味着接受了他的人。

昨天,她还是说不讨厌自己。

英语课代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红绿灯上,绿灯一亮,她还是慢了旁边车半拍,陆温白将车开又快又稳的,几分钟就将英语课代表给甩没影了。

开着开着陆温白就觉得背后不对劲了,冷嗖嗖的!

不用想,肯定是三少不开心了,难道是自己阻挡了三少看妹子。

想想只有这种可能,陆温白心里不断地哀嚎,三少,你可是有未婚妻的,不能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秦亦安想了半天才问道:“刚才那辆车是她新买的?”

“是吧!”这个问他,他也不知道啊。

“嗯!”秦亦安露在外面的喉结滑动,她喜欢就好,自己除了有点钱之外,也没什么可以给她的了。

两人以后要是在一起,还要她照顾他,那么瘦的一个人,怎么经得起那么折腾。

秦亦安低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陆温白听到那叹气声,顿时心里也不好受了,又将车子的速度放慢了许多,不一会儿,就看到那辆捷追了上来。

他们竟然是同一个方向。

“三少,我们跟那个小姑娘竟然是同一个方向!”陆温白惊讶的说道。

秦亦安伸手按开显示屏,后面果然跟着一辆银色的捷豹,他嘴角不卡察觉的扬了扬。

“下次不要叫什么小姑娘,叫姜小姐!”

陆温白哦了一声,前面就是进医院的大门了,他车刚好过档杆,所以后面那句话没有问出口。

你怎么知道人家小姑娘姓姜!

想了想,怕三少下不来台,还是选择闭上了嘴巴。

所谓熟能生巧,英语课代表开了一路车,在停车场里几下就将车倒进去了,徐回衍忍不住朝她竖起大拇指。

“厉害了!”

英语课代表有些不好意思,锁好车将钥匙递回到徐回衍手里,有惊无险道:“幸好没有磕着。”

向媛媛一抬下巴,“要是碰着了,你就做好给我带一个礼拜早餐的准备吧。”

徐回衍耳根子发红,轻声说道:“以后你们两个人的早餐我都包了。”

“哎呦呵!”向媛媛扶着徐回衍,“先去看病吧,病号!”

三人如果不看走路的姿势,单单看脸,还是特别吸引人,英语课代表对这边比较熟悉,所以麻利的挂好了号。

今天医院的人出奇的多,他们在外面排了好久的队才轮到他们。

“医生,你可看仔细点了,他这只脚很宝贵的。”向媛媛不放心的叮嘱着医生。

“媛媛姐,你不要说的这么严重,其实还好了!”徐回衍小声的回道。

医生仔细的捏了捏他脚踝附近的骨头,一直在问疼不疼,徐回衍摇头。

为了保险起见医生还是让开了单子,让拍个片子。

刚走了没几步,就听到一道略为尖锐的声音,“英语课代表?”

她一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低胸装,超短裙的女人,脸上还架着一副墨镜,英语课代表看了半天,也没认出她是谁来。

看到英语课代表发愣的样子,姜苒苒心里就冒火,又喊了一声,“英语课代表过来!”

这一下,她总算认出来这个人是谁了,姜苒苒,她不是在家吗?

“你们先去,我马上就过来!”

向媛媛也看了过去,那女人身上穿的是香奈儿最新款的衣服,眼镜也是全球限量款,并且要黑卡vip才能买的到,包包更是价格不菲。

“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个豪姐了?”

英语课代表尴尬一笑,“偶然间认识的,不熟!”

她虽然跟姜苒苒在同一家学校,但是两人从来公开过关系,所有人都不知道她跟姜苒苒是姐妹,就连向媛媛都不知道。

“哦!”向媛媛点了点头,忽然狡黠一笑道:“您能不能帮我借一下她的vip黑卡用一下,我也想买她脸上的那副眼镜。”

说道这里向媛媛就苦着脸,那款眼镜她可是看了很久的,苦于她没有vip黑卡,所以不能买。

那款眼镜是你有钱都买不到的。

她真的超级想要!

姜苒苒似乎等得不耐烦了,目光频频的朝他们看过来。

英语课代表似乎有些为难,她了解姜苒苒的性格,她只要开口要什么东西,姜苒苒丢了都不会给她,所以她开口借vip黑卡,姜苒苒肯定不会借给她的。

“拜托,拜托!”向媛媛噘着嘴巴开始撒娇。

英语课代表无奈的道:“我试试吧!”

平时自己遇到什么困难都是向媛媛帮她的,为了这个好闺蜜,她也要拼一把。

向媛媛立马松开徐回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哎哎,表姐!”

徐回衍重心不稳差点摔到地上,幸好英语课代表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

“你们自己注意安全!”英语课代表叮嘱了他们一句,就过去了。

姜苒苒不屑的翻了一下眼皮子,英语课代表今天穿的真是太寒酸了,跟她站在一起就都感觉丢人。

“怎么了?”英语课代表不冷不热的问道。

姜苒苒没好气的问道:“刚才那两个人是谁啊?”她怎么看到那个男孩子那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朋友!”

“哼!”姜苒苒听到那冷淡的口气,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英语课代表,我刚才可是看到,你跟那个男人拉扯不清的,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要是被秦家发现你在外面勾三搭四的,你就死定了。”

英语课代表咬着唇,倔强的说道:“我知道我自己在干什么!”

姜苒苒看到英语课代表那有些苍白的小脸顿时就觉得心里十分通畅,忍不住炫耀道:“我今天刚买了一辆新车!”

“你如果找我来就是说这些,抱歉,我没空,我朋友受伤了,我去帮忙了。”英语课代表叹了一口气,姜苒苒永远都这是这样,以自我为中心。

说着,她转身就要走,被姜苒苒拦住了。

“我刚开车撞到了一个人,你帮我顶替一下,就说是你撞的,反正不要让他们认出来是我就行了。”姜苒苒这口气不是商量也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反正英语课代表从小到大替她背锅也背的不少,也不在乎多这一件事情。

英语课代表心里一惊,“你撞人了?那人伤的严不严重?”

车祸可不是小事情,姜苒苒每次开车都开的飞快,而且是个路怒症。

姜苒苒脸上闪过几分不自然,“还行吧,好像是内骨断了几根!”她含糊其辞的说道。

“人呢?人在哪里?”英语课代表急忙问道,心里暗暗的祈祷,千万不要出什么大事情。

“在楼上的抢救室里,你赶紧去吧!”姜苒苒想到抢救室里门外几个农民工装扮的人就觉得恶心。

英语课代表瘸着腿,急忙想要去楼上,被姜苒苒喊住了。

“等一下!”姜苒苒叫住了她。

“还有什么事情?”她问。

姜苒苒从脸上将那款前一个小时刚买眼镜拿下来不情不愿的放到她手上,“去的时候记得墨镜戴上,他们认识墨镜,不认识人!”

那可是全球限量版的墨镜,她可是心疼的很!

当时就是就是她给那帮小姐妹开视频炫耀新买到了限量版的墨镜才没有看到人行道的人,出了车祸。

车是上午刚提的,墨镜也是刚刚买的。

都怪那个男人,不然她这会儿正开车她的新车带着新磨镜去约会。

英语课代表看着手里的墨镜,“你的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你说!”姜苒苒今天为了见秦亦安所以特意化了一个特别浓的妆容,这会看起来不像二十来岁的学生,倒像是三十出头女人。

“把你VIP黑卡借我朋友用一下,她也想买一副这样的墨镜。”

“呵!”姜苒苒嘲讽的笑了一声,“这副墨镜你知道多少钱吗?把你朋友卖都买不起。”

要是以前,她也买不起,现在有了秦亦安给VIP黑卡,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今天去买车的时候,那些女人眼中的羡慕,让她现在想起来就觉得骄傲。

在这新海城里有全球VIP黑啦的人只有那么两三个,自己竟然也有一张,她们能不羡慕嫉妒吗。

英语课代表不想看姜苒苒秀优越感,“你只需要给告诉我行还是不行,你里面钱,我们一毛都不会动!”

姜苒苒不屑将英语课代表从上打量到下,像是施舍一样,“行吧,但是你的帮我把楼上的事情处理好,钱都不是问题,你让他们不要报警就行了!”

“好!”英语课代表拿着墨镜直接上楼了。

急救室外,等着几个灰头土脸穿着黑色背心,迷彩裤子的人,见到一个带着墨镜的女人上来了,急忙拥了上去。

“你这个人怎么开车,眼瞎吗?”一个半大的小伙子,上来就推搡着英语课代表。

英语课代表一下子被推到了地上,昨天伤着的腿有撞到了地上,她痛的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先生,你们先不要激动,我是来赔礼道歉的。”她声音清脆娇嫩,像是春日里头的小黄鹂鸟,婉转动听。

“谁让你道歉了,你们这些富家女就是这样的,仗着有几个臭钱,开车都不看路的。”

有人想起来当时那惊险的一幕,顿时心里涌起怒火。

英语课代表自知理亏,不在辩解,手撑着地上起身了,腿上磕的似乎更严重了,站着都痛。

她强忍着腿上的痛,试图安抚他们,“我为我不当的行为向你们道歉,对不起!”

英语课代表拿下墨镜弯腰朝他们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对不起!”雪白的小脸上诚恳无比。

男人们被她这个举动给弄的手足无措了,眼前这个眼眸漆黑,笔挺唇红的小姑娘,顿时就傻眼了。

他们互相看了几眼,有些不好意思了。

眼前这个小姑娘真的很漂亮,就像是电视里的明星一样,不对,明星还化了妆,眼前这个小姑娘脸上干干净净的,皮肤白的跟细瓷一样,文文弱弱的,而且身上清冷的气质不像是那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

“我愿意双倍赔偿里面大哥的住院费,误工费,手术费,以及所有的因为车祸折损的所以的费用。”英语课代表真诚的说道。

因为她也看出来,这几个男人估计不富裕,所以她更加内疚。

刚才推她的男人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姑娘,你用不着这样,我们已经报警了,等着警察来判定,警察判多少算多少!”

“就是,我们也不是那种喜欢占便宜的人。”

大家七嘴八舌的,最后都安慰她,让她不要太难过,幸好她当时开的不开,应该不要紧。

她本来道歉和处理后面的事情,现在反而被这几个大男人给安慰了,英语课代表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

过一会儿,就看到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官来了,看到这一幕也傻眼了,他们见过太多出车祸,人还没从急救室抬出来,就开始争着嚷着要赔偿的事情了。

第一次见到这样和谐的场景,几个大男人围着一个小姑娘,轻声细语的。

小姑娘抿着唇,低头是不是的说了几句。

“谁是捷豹的车主?” 警官手里拿着笔和本子还有录像机问道。

英语课代表立马站出来,“我是!”

“来说说当时的情况!”警官朝英语课代表招了招手。

秦亦安的情况比想象中要严重一些,伤口发炎了,陆温白看着那几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心里大吃一惊,三少这是什么伤的,他怎么都不知道。

完了完了,自己太失职了!

老教授帮秦亦安处理好了伤口,陆温白推着轮椅的手都在发抖,正当他犹豫要不要晚上跟陆管家说三少受伤的时候,就听到秦亦安说。

“这件事情谁都不要说,知道吗!”

秦亦安看着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想起来,那个小姑娘腿上也有伤,她的是不是也伤口发炎了,所以才到医院来检查的。

自己早上不应该那么冲突要接她去秦家见面的,不然她现在肯定就在家里休息。

“是!”陆温白急忙答应,到时候如果陆管家发现了,他可以说是三少吩咐的。

“好了,你去车里等一下我,我想四处转转。”秦亦安不想让陆温白看到他去找那个小姑娘,便支开了他。

陆温白一副见鬼的表情,三少今天是怎么了。

不过难得三少没有发脾气,陆温白就去了楼下停车场等他。

秦亦安转动轮椅朝门诊挪过去,在经过急救室的走廊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他偏头一看,竟然是她。

旁边有几个男人和警官,听他们谈话,好像是小姑娘开车撞了人。

难道是小姑娘第一次开车上路紧张,将油门当刹车踩了。

看着小姑娘有些放泛白的脸,秦亦安眉头一皱,推着轮椅去了旁边,给了陆温白打了电话。

陆温白人刚走到楼下,就接到了秦亦安电话,“查查姜小姐今天撞到了什么人?赶紧替她解决了!”

撞人?

陆温白不敢马虎,刚准备拨通电话的时候,就看到姜苒苒扭着腰肢一脸不耐烦从医院出来。

姜苒苒很明显也看到他了,眼睛一亮,那个不是秦家的那个男人吗?

秦家实力那么强,肯定能帮她解决的。

不等陆温白跟姜苒苒打招呼,就看到姜苒苒踩着高跟鞋朝他跑过来,细细的高跟鞋踩着地面上“哒哒哒”的,听的他太阳穴痛。

“帅哥,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姜苒苒,我们早上的时候见过的。”姜苒苒怕陆温白的不记得她,还从包包里翻出一张vip黑卡,“这个是你给我的,你还记得吗?”

故意放嗲声音听的陆温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干笑了两声,“记得!你是姜小姐!”拿了钱就立马跑了的女人,他能不记得吗?

见对方记得自己,姜苒苒松了一口气,立刻娇滴滴说道:“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

姜苒苒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让自己看起来楚楚可怜的。

“我刚才开车时候不小心剐蹭了一个人,他们好像报警了,你能把我解决一下吗?”说着,她就往陆温白身边蹭了几下,胸口差点蹭到他胳膊了。

吓的陆温白急忙往后挪了几步。

姜苒苒也没想到对方报警了,这要被警官发现她找英语课代表冒名顶替,说不定要坐牢的。

她刚拿到黑卡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有买。

想到这里,姜苒苒抬起泛着水光的眼睛深情款款的看着陆温白,“求你了,帮帮我吧,对方都是男人,我好害怕。”

陆温白被她这么一看,浑身打了冷颤的,心里开始吐槽自己三少,什么时候喜欢这样的女人了?

早知道,他就随便去大街上抓一个来,也比姜苒苒好。

“我马上就去,您没事就现在车里等着吧!”陆温白只想快点从姜苒苒身边消失。

他怕自己会忍不住辞职,因为日后他实在没有勇气面对这样一个三少奶奶。

姜苒苒一把抓住陆温白,“先留个电话号码,有什么时候,我好找你!”

陆温白吸了一口气,不断的给自己洗脑,对方是三少奶奶,是三少奶奶啊!

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陆温白这才得以解放。

他们谈话还没有几分钟,医生就从里面出来了,说了一大串,英语课代表只是抓住了几个关键词,脾脏破裂,肋骨断了,腿断了,反正伤的很严重,不是姜苒苒说的,就是说肋骨断了几根。

医生看了看英语课代表那张惨败的脸,没好气地说道:“人先送到重症监护室,幸好小伙子命大,要是在晚送来一会儿,那就没命了!”

英语课代表连忙道谢:“谢谢医生!”心里觉得一阵后怕,姜苒苒差点害了一条人命。

诚恳认真的态度让旁边的警官忍不住说道:“早知道怕了,开车的时候看什么去了?”

“对不去,对不起!”英语课代表不断的道歉,她心里也是内疚的很,昨天她只是腿只是轻轻的擦了一下,今天就痛的要命,可想而知里面的人痛成什么样了。

“你们公了,还是私了?”警官见这个小姑娘穿的挺普通的,想着应该没什么钱。

“私了!”英语课代表面对穿着制服警官的时候还有些紧张,她老是做了一场噩梦,梦里有个穿着制服的人浑身是血的抱着她,两人从高空坠落,然后陷入无尽的黑暗。

“你们家属有意见吗?”警官看着那几个大男人中气十足的问道。

为首的男人搔了搔头,有些为难的说道:“我们不是小舟的家属,他家属还没过来。”

“那赶紧在催催!”

“好!”为首的男人急忙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将情况说了一下,电话那头的嗓门非常大。

“什么,出车祸了,那让他们赔钱,赔一百万给我们家!”

打电话的男人朝英语课代表看了一眼,替她说话,“能不能少点,小姑娘没有那么多钱!”

“不行,没有一百万,我就去告她!”电话那头的人强势。

“那你先来一趟医院看看小周,钱的事情警官会判定的。”

“没空没空,三饼,我胡了,给钱给钱!”

接着就是“嘟嘟嘟”的盲音,英语课代表心里对在重症监护室里的人也多了几分同情,竟然还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