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英语课代表按在地上C 把英语课代表的处破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姜辉光不相信的眼神在她脸上停留了一会儿,目光落在她腿上,“你腿怎么回事?”腿摔成这样,应该没脸去秦家吧。

英语课代表小声的说道:“放学的时候摔了一跤。”

“最好不是你,不然看我不打死你!”姜辉光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朝楼下去。

英语课代表伸开手掌,里面掐出了几个红色的指甲印,她还要在这里熬多久,什么时候是尽头?

“张妈说那丫头今天晚回来了一个多小时,平时她都是准时回来,肯定是她告密去了。”

刘心柔气的不行了,但是有没有实际证据,不然又可以修理英语课代表一顿。

姜辉光不耐烦,“好了好了,你暂时不要去招惹她,要是把她惹急了,她真的去秦家捅破我们的事情。”

“那苒苒怎么办?”刘心柔也知道这个道理。

姜苒苒坐在沙发上,垂着脑袋,眼里闪过恨意,“肯定是英语课代表去告的密,她就是见不得我过得好。”

“对!”刘心柔拍拍姜苒苒的后背,安抚她,“别看她在家里什么话都不说,咬人的狗不叫!”

姜苒苒鼻子一酸扑倒在刘心柔怀里小声的哭着,“妈,我不想嫁给那个瘫子,他不仅腿坏了,脸也被毁容了,听说跟个五十岁的老头一样,面目狰狞的。”

“不嫁不嫁,让那个英语课代表嫁!”刘心柔最见不得姜苒苒哭了,用她的话来说,姜苒苒的眼睛是用来欣赏美的事物的,不是用来掉眼泪的。

姜辉光也急了,“可是秦家今天点名让苒苒去,而且秦家的管家是见过苒苒的。”

“那怎么办?”刘心柔也急了,她不能将姜苒苒往火坑里推。

“没办法,明天先让苒苒应付着,后面的事情我们这在从长计议。”姜辉光也着急,可是到底是不敢糊弄秦家。

英语课代表躺在床上也是忐忑不安,又忍不住的上网搜索了一下秦家三少的信息和昨天她查到的没什么区别。

她真的要这么草率的嫁给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吗?

想好了很久都没有结果,又是一夜的噩梦,好在今天是周六,学校没有课,而且天气也出奇的好。

一大早,她就被好友向媛媛给打电话叫醒了,“小柒,今天天气这么好,去爬山吧?”

向媛媛是英语课代表从高中到大学的好友,最近正在减肥,一到周末跟疯了一样,到处运动,为了那小腹上的马甲线。

英语课代表一抬腿,膝盖上痛的要命,“我昨天摔了腿,爬不成山了!”

“不要找借口了,赶紧的,我在南屏山下等你,小柒,你要不来,你就死定了!”向媛媛恶狠狠的威胁道。

英语课代表叹了一口气,“我真的受伤了,要不要我把受伤的照片发给你啊!”

听着她口气不像开玩笑的,向媛媛又改口了,“那陪我一起去健身房吧?没有你在,我就没有动力!”

“好吧好吧,我收拾一下就出门!”

“老位置等你!”

英语课代表从床上起来从衣柜里翻出一条运动背心和运动裤穿上了,她可不想一路上被人盯着腿看。

陆管家精神抖擞的让司机开车保姆车来到姜家,今天算是好个日子。

姜辉光也是一大早等着在门口,看到陆管家来了,顿时笑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陆管家快请进,你说吩咐我开车将苒苒送过去就成了,哪能劳烦您亲自过来接。”

陆管家今年也五十岁了,一身妥帖的西装手工皮鞋,梳了个小背头,胸口还放着一个小小的放大镜,颇有种资本家的模样。

本来他是看不上姜辉光这样的小老板的,但想着昨晚秦老爷子那喜笑颜开的模样,陆管家也对姜辉光也有了几分好脸色。

“规矩不能坏了,姜小姐人呢?”

“在房间换衣服。”姜辉光连忙侧身给陆管家让地方,他一伸手,“您请!”

姜苒苒躲在房间闹脾气,死活不肯换衣服,“妈,我不去,你让英语课代表去!”

刘心柔也想让英语课代表去,但是今天来接人的是陆管家,她也没有办法,只好哄着姜苒苒。

“苒苒今天你先过去,将今天应付过去,后面事情妈来想办法,不会让你嫁给那残废的。”

姜苒苒听到刘心柔都将那个男人称为残废,心里更加不乐意了,声音拔高了许多,“万一今天秦家那个残废对我怎么样怎么办?”

“不会的,听秦家的意思今天你先过去熟悉一下环境,两人见个面。”刘心柔安慰道她。

可她还是不愿意,气的将屋里的东西乱砸了一通,都是英语课代表那个小贱人害的。

房间隔音效果不怎么好,陆管家隐约听到几个字眼,顿时心里一万不痛快。

可是碍于昨天秦亦安的表现,他生生将这份不痛快压下去了。

听到屋里摔东西的声音,陆管家脸色一僵,看向姜辉光,后者擦擦头上的冷汗,“不小心摔的!”

刚好英语课代表从楼上下来,姜辉光指着她鼻子吼道:“没事你摔还什么杯子?不知道今天来客人了吗?”

英语课代表被吼的肩膀一愣,很快就明白了,姜辉光这是让她为姜苒苒背锅。

看着面前这个穿着考究的老头,她猜,应该是个很重要的人。

英语课代表淡淡的笑了笑,朝陆管家说道:“不要意思,手滑了,打扰到你们了!”

陆管家看着面前这个小姑娘,穿的普通的很,白色的运动背心,黑色的运动裤,脸上的笑干净又单纯,不招人讨厌。

陆管家轻轻的点了点头,问道:“这位是?”

“这是我大女儿!”姜辉光讨好的笑了笑。

陆管家虽然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不错,但是也不能将她带回去,谁让自家三少爷点头要姜苒苒的。

“爸,我去图书馆了!”英语课代表跟姜辉光打了声招呼,又朝陆管家甜甜的笑道:“再见!”

英语课代表出了门还觉得奇怪,平时也没见到姜光辉有这样生意伙伴,一路坐公交车去了东皇商场楼下。

大老远就看到一身粉嫩的向媛媛朝她招手,“小柒,这里这里!”

今天伤口应该是结痂了,一扯膝盖还是痛,她尽量走的慢一些,走近一看,还有个不认识的男生。

“我的姜大小姐你终于来了!”向媛媛朝她眨了眨眼睛,是她看先旁边这个颜高腿长的男生。

男生看到她的时候,轻轻的“哇”了一声,似乎怕吓到眼前这个女孩子,安安静静的站在向媛媛身边。

向媛媛挽着英语课代表的胳膊,清理清嗓子,郑重的给她介绍道:“这是我们的学弟,徐回衍!”

徐回衍笑嘻嘻的跟英语课代表打招呼,“学姐,你好!”

“你好学弟!”英语课代表也回了个微笑,暗暗的掐了掐向媛媛的胳膊,意思说,向媛媛你还有没有人性,竟然朝学弟下手!

向媛媛疼的龇牙咧嘴的,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这是我表弟!”

“到底是表弟还是学弟?”她坏笑的问道。

向媛媛立马伸出三根手指头信誓旦旦的保证,“表弟,亲表弟!我想把我表弟介绍给当男朋友,我表弟这么帅,你不亏!”

英语课代表瞪圆眼睛,看着向媛媛,“你要死啊!”这么大的事情不跟她商量一下。

向媛媛还很得意,“我这表弟是不是帅呆了?”

“帅帅,可是我有男朋友了!”英语课代表自认为不是什么好女孩,但是脚踏两条船的事情她还真做不出来。

“骗鬼呢?你一个母胎单身到现在的人你跟我说有男朋友,你说慌也带点技术水平行吗?”向媛媛不由分说,扯着她往健身房去。

“我说真的,前天定下来的!”向媛媛的步伐走的大,她不由的也加快脚步,膝盖痛的她要死要活的。

“呿!”向媛媛不相信,“你肯定是还惦记着傅学长是不是?”

英语课代表立马掐了向媛媛一把,“不要胡说!”

两人在那里说着悄悄话,向媛媛走的飞快,英语课代表都快跟不上她的步伐了。

徐回衍似乎也看到英语课代表走路的怪异了,嬉笑着上前挡在她们前面,倒退着往后走,向媛媛只能跟着他的步伐走了。

“两位仙女姐姐在聊什么呢?”

向媛媛也笑嘻嘻的回道:“我们在聊你帅呢!”

说到底,徐回衍也个半大的孩子,听到有人夸他帅,顿时笑的眉眼弯弯的,他看着英语课代表不要脸问道:“仙女学姐,你说,是我帅还是我们金融系傅学长帅!”

他们学校金融系的傅元一在他们学校就是阳春白雪一枝,学习好不说,各种奖项拿的手软,而且篮球打的好,人也长得帅,尤其是冲你笑的时候,温润儒雅,又带着年轻的气息,把人迷的不要不要的。

英语课代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上次那个轮椅上男人比傅元一更帅,而且是那种冷禁欲的帅。

“你帅,你帅,等傅学长走了,你就是全校最帅的!”英语课代表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了,腿受伤了,真的不能运动了。

显然,徐回衍很爱听这话,顿时笑了眉眼弯弯的,“嘻嘻,到时候我给你签名不收钱哦!”

“你一个破签名竟然敢问我们要钱!徐回衍,你不想活了吧?”向媛媛一声吼,吓的少年肩膀缩了缩。

“媛媛姐,你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啊!”徐回衍嬉笑的回了一句,气的向媛媛追着他打。

英语课代表看着这样热闹的气氛,不禁的想到了自己和姜苒苒,姜苒苒从小对她敌意就大,什么东西哪怕扔了都不会跟她分享,而且不许任何人对她好,不然就闹脾气。

跑了一圈,向媛媛还是没有抓到徐回衍, 少年跟条泥鳅一样到处钻。

一下子蹿到英语课代表身后,左闪又闪的,向媛媛干着急打不到。

“好了,好了,你们再不锻炼,都要中午了!”英语课代表一面笑,一面弯腰给向媛媛让位置。

她一躲开,徐回衍就挨了向媛媛一巴掌。

“不闹了,我们去锻炼吧!”向媛媛手里的包往英语课代表身边一扔,“看包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等会请你吃冰淇淋啊仙女学姐!”徐回衍也毫不客气的将包放到英语课代表手里。

英语课代表朝他们挥手,“去吧去吧!”拿出手机玩一盘游戏。

秦亦安脸色煞白的,眼睛都都有红血丝了,气色非常不好。

他挽起裤腿,小腿上的几道疤痕泛着白,肯定是昨晚洗澡沾水了没有处理所以发炎了。

想到那个小姑娘弯腰帮他伤口吹起的样子,他冰冷的心莫名的多一丝暖意。

陆温白从外面进来看到秦亦安那憔悴的样子,“三少,您气色不好,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

秦亦安听出情绪的问了一声,“脸色是不是特别差?”

“是!”

“哦!”秦亦安应了一声,对着陆温白说道:“那先不见面了,我睡一会儿。”

这........

陆温白愣了几秒,也不敢劝他,万一秦亦安有个三长两短,就算把他剁成肉馅,估计秦老爷子和陆管家都不会放过他。

“那一会让姜小姐他们先回去!”

“等等!”秦亦安叫住他,扭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黑卡,“给姜小姐,让她喜欢什么就买什么!”

姜苒苒忐忑不安的跟着陆管家去了秦家,秦家的别墅建市中心,寸金寸土的地方,秦家花园别墅就很显眼,而且建的非常有气魄,三幢别墅建立在绿色的草皮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来到了美国的庄园。

相比秦家,自己家那个小别墅简直就不值得一提了。

如果秦家三少爷不是个残废,这样的豪门生活正是她梦寐以求的。

陆管家将她领进其中的一栋别墅里,里面装修考究,到处都散发着清冷的感觉。

陆温白守在门口,看到陆管家领着一个女孩子进来,急忙拦住了陆管家。

“怎么了?难道三少又反悔了?”陆管家看着陆温白欲言又止的表情,心里咯噔了一下。

陆温白急忙解释道:“不是,不是,三少今天有点不舒服,睡了!”

陆管家急忙问道:“严不严重?叫医生过来看了没有?”

“三少不让,给了姜小姐一张卡,让她喜欢什么买什么!”陆温白也不明白为什么秦亦安要这样安排,不过他还是将话给带到了。

“行了,我明白了!”陆管家叮嘱他,“三少生病的时候脾气不好,你赶紧去看看,别出什么大问题。”

“嗯!”陆温白一溜烟上楼了,可是总感觉身后又到目光再看他。

一回头,刚好看到姜苒苒眼里带着娇羞的看着他,陆温白浑身一个激灵,跑的贼快!

陆管家看着手里的卡,直接忽略了刚才姜苒苒刚才无理取闹的表现,笑眯眯的将手里的卡递到她面前,恭敬的说道:“姜小姐,今天三少有些不舒服,这是他补偿给你的一点心意。”

姜苒苒看到陆管家手里的VIP黑卡顿时眼里放光,一把夺过来,欣喜的问道:“我可以随便花吗?”

陆管家脸色一僵,心里有些不满,难道她不应该问一下三少为什么不舒服吗?

陆管家收回手背在身后,语气淡了几分,“可以随便花,三少吩咐,你喜欢买什么就买什么,这卡不限金额。”

姜苒苒顿时有种被天降馅饼砸晕了的感觉,高兴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有了这一张卡,她就可以去疯狂的买衣服买珠宝。

她要学校里看不起她姜苒苒的人,睁大眼睛好好看一下,她可是有VIP黑卡的人。

陆管家在怎么有修养,也见不得小姑娘这样虚荣,现在比的是钱,那以后就是比男人了。

如果他家三少是个正常男人,陆管家有足够的信心,应为新海城里,再也没有人比的上他家三少更有钱更帅了。

可是三少因为腿残疾了,日后小姑娘不得嫌弃三少不能站起来,还要她伺候。

陆管家摇猛地摇头,将那个恐怖的想法给甩出脑外,不能想了,走一步算一步,万一三少过几天也看出这个小姑娘爱慕虚荣,不喜欢了呢。

姜苒苒手里拿着卡十分心急,现在是夏天,她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添置,所以只想快点回去。

“陆管家,还有事情吗?没事我先回去了,我有些累了。”

陆管家朝她看了几眼,小姑娘精神抖擞的,哪里像是累了的样子。

小姑娘那点心思都写在脸上,他便喊来司机将姜苒苒送了回去。

秦亦安靠在床头手里拿着一本书,听到车响,便知道人回去了。

“三少,人都来了,怎么又让她回去了呢?”陆温白真想拖着秦亦安去,让他看看姜苒苒是个什么样的,脸上那个妆浓的吓死人,一点都没有他们昨天看到的那个女孩子可爱。

明明都是一样大的年纪,一个看起来青春单纯,一个浑身都是风尘气。

秦亦安冷睨了他一眼,目光落在书面上,从刚才到现在,他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现在被陆温白这么一问,顿时心里不高兴了。

要不是他说自己气色不佳,他能拒绝见那个小姑娘吗?

陆温白被那个眼神给冷到了,悻悻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不说话。

秦亦安现在满脑子都是小姑娘低头给他吹伤口时的样子,睫毛微颤,小嘴轻轻的送着气,雪白的肌肤在阳光下泛着细光。

想着,他就有些心烦,将书扔到一旁。

现在想有什么用,刚才人来了,怎么不下去见她?

陆温白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看着来阴晴不定的秦亦安,心里想到,天喽,咱家三少这是怎么了?

“三少,你要不要喝水?”他看着秦亦安舌尖撩了一下唇,心想难道是自己没有眼力劲,让三少渴着了?

秦亦安抬起眼皮看他一眼,“去医院!”

陆温白立马起身,推来了轮椅,将秦亦安从床上扶起来放到轮椅上,也没问要去医院干什么。

陆管家送走了姜苒苒刚进门,就看到二楼的电梯下来了,陆温白推着秦亦安出来了。

“三少,人走了!”

意思是说,你现在下来晚了!

秦亦安淡淡应了一声,下颌绷的紧紧的,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陆管家朝陆温白使眼色,询问这是要去哪里。

陆温白张着嘴,无声的吐了两个字,医院!

医院几乎家里一个禁词,因为每次秦亦安想到医院就会心情不好,家里人病了,除非必要,他们都不会去医院。

为此,秦老爷子还专门在家里建造了一个小型的急救室,为了就是防止秦亦安有什么意外。

陆管家将他们送上车,反复叮嘱陆温白做事情要仔细些,千万不要他们的三少给碰着摔着了,不然回来要他好看。

这么热的天,健身房里凉快的很,向媛媛连续运动了一个小时,汗流浃背的跑到她身边休息。

“腿怎么伤的?”向媛媛开了一瓶依云问道,目光落在她腿上问道。

英语课代表撇撇嘴,无所谓的道:“还能怎么伤的,出门没看黄历被车撞的呗。”

“什么?”向媛媛惊叫了一声,“去医院看没有?严不严重?你狠狠讹他一笔钱了吗?”

连续的几个问题将她都给问懵了,不知道先回答哪一个。

“不严重,就是擦破了点皮。”英语课代表缓缓的回道,她像是那种会躺在地上讹人的人吗?

徐回衍也锻炼完了,用毛巾擦着汗朝她们过来。

“仙女学姐,我一会儿请你们吃冰淇淋怎么样?”徐回衍鼻尖上都挂着汗,头发也湿漉漉的贴在额头前,像是一只落水的小奶狗。

“不请我?”向媛媛眉头一挑,看起来凶巴巴的。

徐回衍立马认怂,“请,请请!”

英语课代表从桌子上拿了一瓶递给徐回衍,“先喝点水。”没有控制好距离,水瓶刚好戳到了徐回衍。

徐回衍感觉有个东西一下戳在了腰上,他往后退了一步,刚好有人拖着健身器材从他后面过去。

没有防备,徐回衍一下子撞到器材上,为了不让自己摔倒,他又连续跳了几下,这才稳住身形。

左脚刚落地,痛的他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了是不是脚扭伤了?”英语课代表急忙站起来问道,刚才她看到徐回衍脚落地的时候拧了一下眉头。

“没事!”徐回衍暗自懊恼,不就是被戳了一下腰吗?怎么反应那么大,都吓着仙女学姐了。

向媛媛过来了,“回衍,走两步看看!”

徐回衍硬着头皮将左脚掌放在地上,刚一用力,痛的他直咧嘴。

好丢人啊!

向媛媛的目光在徐回衍身上转了几个圈,“怎么了?”

“扭到脚了,走不了!”徐回衍低着头,不敢看向媛媛。

向媛媛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什么大事,不然你妈非得劈了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英语课代表觉得心里非常内疚,刚才自己应该看着点的,不应该将水瓶戳到徐回衍身上的。

徐回衍急忙说道:“不管你的事情,是我自己不小心。”

“去医院吧!”英语课代表给他们让了一条道来,现在讨论谁的责任也没用,赶紧去医院看有没有受伤才最关键。

向媛媛扶着徐回衍,英语课代表跟在后面,向媛媛不会开车,徐回衍现在脚受伤了,司机这个角色只能落在她身上了。

看着那辆新款的捷豹,车应该是新买的,还没有来得及上车牌。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