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课代表的胸软软的感觉 英语课代表你的水好多呀图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英语课代表会心一笑,心里暗自思忖这林诩倒是个头脑清楚的人,随即缓缓说道。

“我这里的确有一笔平价的生意想和少东家做。我按照普通价格将猎物出给您,后期尾金只赚取您本利差价的三分之一,您看如何?”

林诩仔细思量了英语课代表的话,心中暗自盘算着。

“酒楼的单菜售价是很灵活的,如果自己的野畜菜品多样化,且售价高于普通肉菜又低于对面酒楼,自然会招揽些新的顾客。至于这三分之一,倒貌似多了些。”

林诩抬眸看了英语课代表一眼,有些意味不明的笑笑,手中摆弄起腰间的配饰,话锋一转继而说道。

“姑娘凭什么认为,林某会同你做这单生意呢?三分之一可不是个小数目。这方圆几十里,猎户虽然不多,倒也并不难寻,如果林某借用姑娘的法子自己发展合作关系,兴许赚的更多。”

林诩说道这,看向英语课代表笑了笑,似乎很期待她的回答。

英语课代表看看林诩,大方的回笑着,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早已洞若观火,暗自叹道。

这小子根本一点也不傻,还说自己没有曹掌柜精明,分明是个人精。

这摆明了是告诉她这单生意是由谁来做主,若她真心要合作,自然一切都要听从林诩的决定。

“那少东家有什么想法?不如一并说说?”

林诩微微扬起唇角,心里似乎对英语课代表的态度很满意,随即大方的笑笑。“姑娘这么好的点子,倒也值得一试,只不过这三分之一,是否多了些?”

见林诩对自己的想法已有认可,英语课代表眸光一闪,连忙趁热打铁的说道。

“不如这样,我这里有个好东西可以先让您先尝试一下。至于价格,您看过货后心里自会明了,若届时还觉得有些高,我们可以再商量,如何?”

林诩谦和一笑,缓缓说道:“那林某岂不是占姑娘的便宜了?”

英语课代表弯眸摇摇头,挑起唇角打趣道。

“自然要让少东家先看看再做决定,毕竟我可不是来骗钱的。您稍等我一下!”

林诩微微颔首,见英语课代表转身走了出去,心里又继续仔细思量起英语课代表方才说过的话。

霍岩站着等了半晌,见英语课代表进去就没了动静,眸子始终没有移开客云楼的门口。

忽然见英语课代表从内堂走出,向他招了招手,又指了指地上,霍岩便提起鹿走上前去。

英语课代表向霍岩投来一抹胸有成竹的目光,一边笑着将霍岩拉进内堂,一边小声说道。

“回头赚了钱,记得请我吃好吃的!”

霍岩看着一脸兴奋的英语课代表,只觉得面前的女人像个孩子,竟还知道向他讨奖励,心里只觉有些好笑。

英语课代表拉着霍岩来到林诩面前,见到霍岩那一刻,林诩眸中突然闪过一丝讶异。心中也隐隐猜到这人就是英语课代表所说的猎户。

英语课代表看到林诩的表情倒也不觉得奇怪,毕竟自己昨天刚刚经历这一幕。这么大块头突然杵在面前,任谁都会有些惊讶。

霍岩将鹿放到地上,林诩瞪着眼睛,嘴里突然有些结巴起来。

“这……这是……”

对于这偏远的小地方来说,猎户的确是有的,可能猎此物的人却极为少见。因为附近的山林多地势凶险,且猛兽居多。

大多猎户为了安全起见,都不会走的太远,只在山林的边缘处猎些兔子、狐狸之类的小型动物。

可那些地方都无法见到这么稀有的猎物,因此林诩十分惊讶,抬眸间对霍岩投去了更为惊诧的目光。

英语课代表弯眸笑笑,对于林诩的神情似乎十分满意。

“不知道这个,少东家愿意给出什么价格?”

“这……”林诩面色浮现了为难的神色,他从没接手过这么名贵的货物,一时心里竟没有合适的价位。

英语课代表心里早有盘算,弯眸笑笑,打破了林诩的尴尬。

“不如这样,少东家觉得四百文如何?我方才也说过,这是我们第一次合作,待少东家用我的法子赚了钱,我再来收取尾金。”

林诩心里暗自算了算,这只成鹿的总利至少是两贯钱,去掉本金,利润就是一千六百文。

除去三分之一,就算是自己净赚一千,而这姑娘倒也不吃亏,相当于双方五五分账。

想到这,林诩突然失笑,原来自己是被她算计了。

听着英语课代表的话,霍岩看了一眼似是认同的林诩,心里微微有些好奇英语课代表与他谈了些什么。

林诩看着英语课代表会心一笑:“那就如姑娘所说。”

说罢林诩抬手向两人做请姿,三人一同走出内堂,林诩命账房拿了四串钱递到英语课代表手里。

英语课代表垫了垫手里的铜钱,心里突然有一丝小小的成就感,这可是她穿越来此赚的第一桶金。

英语课代表欣喜的勾勾唇角,将手里的铜钱尽数交给了霍岩,又向他投去一抹胜利的目光。

霍岩敛眸看看铜钱,眸子里仿佛少了一丝冷冽。看来她真的只是想帮他,貌似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思。

“还不知两位怎么称呼?”林诩拱手谦和笑问。

英语课代表看了一眼霍岩,弯眸笑道:“我叫英语课代表,他叫霍岩。”

对于英语课代表的介绍,霍岩眸子里突然升起一丝疑色,看了英语课代表一眼,她不是叫苏九娘吗?

林诩微微颔首,温笑开口道:“在下林诩,言羽诩。”

正当两人说话之际,一个十三四的灰色布衣的男孩子从街上跑了进来,眸色焦急,气喘吁吁的说道。

“九娘!你家出事了!”

“九娘!你快去我家看看吧!石头……”

还没待刘二蛋说完,霍岩神色一凛,眸色变得凝重起来,心里已猜到七八,定是王氏趁他们不在对霍石头兄妹做了什么。

霍岩微微抬起唇,眸子变得凌厉,脸上闪过一抹肃杀之色,转身便大步跨出门去。

英语课代表依稀记得,面前的少年正是刘婶子家的小儿子。

刚听他说了石头两个字,英语课代表心下便觉不好,眸中浮现一抹慌色,对林诩歉意的笑笑,嘴里字赶字飞快的说了一句。

“我们先走了!回头我再来找你!”

“苏姑娘留步!”

林诩唤了一声,从柜台后拿出之前的布包扔给了英语课代表,颔首微笑致意。

英语课代表接住布包,扬唇挥了挥手,边跑边喊了一声:“谢啦!”

林诩望着英语课代表离去的身影,倒是觉得这位苏姑娘可爱得很,唇角不觉浮现一丝笑容,眸中陷入了深思。

只是不知那位姓霍的猎户,与她是什么关系。

刘二蛋跟在英语课代表身后一路跑回村口,连霍岩的影子都没追上。

好不容易赶到刘婶子家,英语课代表老远就听见王氏撕心裂肺的哭嚎声。

“哎呦喂!活不了了!这天杀的猎户要杀人了!”

王氏的哭嚎声早已引来半个村子的人围观,相亲们看着霍岩交头接耳的指指点点,小声说道。

“你看,我就说他脾气不好吧,村长非得把他留在我们村子里。要我说,早就该赶出去了。”

“胡说什么?我听说是王氏拿人家孩子撒气,亲爹能不心疼吗!”

“再怎么也不能打人啊!你看王大姐哭的,没被欺负能折腾成这样吗?”

霍岩脸色是从没有过的难看,浑身散发着十足的戾气,透着百米内生人勿近的气息。冷冷扫了一眼窃窃私语的群众,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

他刚赶到刘婶家,就看见王氏指着刘婶的鼻子,一边扔东西一边破口大骂。

而这个该死的苏朋为了抢霍石头手里的吃食,拿起石头就砸了过去。要不是他到的及时,恐怕石头现在已经躺在床上了。

他霍岩不是什么柔肠的男人,平常无关底线的事他一切都可以不去计较,一旦被人触及逆鳞也是绝不会轻易罢休的。

见霍岩手提着哭喊挣扎的朋哥儿就往小河边走去。身后王氏头发凌乱面色苍白,神色似如刀割般嘶哑的哭喊着,像个疯妇一样追了出来。

“朋哥儿!我的朋哥儿!救命啊!杀人啦!”

见状,英语课代表眉头拧在了一起,面色慌张的跑上前,生怕霍岩把朋哥儿扔到河里,届时出点什么事,就是再有理也说不清了。

英语课代表拦在霍岩面前,看见面前人一对冷冽的目光扫过,像是一道冰锥直直插进了自己的心脏,让她有一瞬的窒息。

英语课代表深吸一口气定了定心神,扯出一丝难看的微笑,眸中带着一丝恳求,语气中隐隐透着劝说的味道。

“霍岩,你冷静一下,交给我好不好。”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