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考得好老师随便你怎么弄 老师说今天随我怎么玩都可以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老师叉着腰回头笑笑,歪着头说道:“掌柜的,虽然无奸不商,但您做生意也要讲良心不是!转口就三百变四百,你要知道,这只鹿可是一吊钱都卖得的。”

说罢老师抱臂嗤笑一声,抬起下颚,扬眉说道:“相公,以后出门做生意可要擦亮眼睛,离这种人远点!我们走吧!”

霍岩看着老师盛气凌人的模样,心里倒不觉得讨厌,随即将鹿扛起,跟老师走出了酒楼。

曹掌柜看着两人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眸子,狠狠“呸”了一声,面色变得阴鸷起来。

老师站在酒楼门口心里早已有了打算,带着霍岩走到对面的小巷口,弯眸看向霍岩说道:“你先在这等我,我去去就回!”

霍岩当然不晓得老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也没有拒绝,淡淡应了一声:“嗯。”

老师看向另一家酒楼,客云楼,眸中闪过一抹算计,气定神闲的抬腿走了进去。

对于老师的古灵精怪,霍岩第一次有了想探知的念头,目光随着老师的背影追去。

老师跨进客云楼,迎面便见刚才在门口与对面伙计较劲的小二。

在酒楼工作的伙计为了维持顾客,眼睛和记性都是一等的好。

小二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刚刚走进对面酒楼里的客人,连忙甩着毛巾跑上前,脸上满是笑容,伶俐的问道。

“客官您吃点什么!”

老师四下看了看,目光最终落在客云楼每日菜单的木牌上。

上面肉菜每日的份例竟比对面要少上三分之一,虽然仔细对比之下,客流似乎不如对面,然而生意却也还算过得去,想来一定是服务十分周到,让老顾客宾至如归吧。

老师收回目光,心里准备试探一下,遂站在柜台蹙眉叹了一声,俯首执起袖子佯做抹泪状。

“小二哥,我能不能和你讨些馒头。家里的娃病了,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你看我浑身上下能当的都当了,实在没办法了。”

小二仔细打量了老师,一身薄薄的棉衣套在她瘦弱的身子上,面色也病恹恹的有些苍白,心里不禁同情起来。

可他毕竟不是掌柜的,随意施舍这种事说好听的叫施舍,说不好听的就是自己偷拿老板的东西来做好人。

小二思量了片刻,微微叹了口气,还未等他说话,便听得账台的帘后传来一个声音。

“阿平,给这位姑娘拿几个馒头,把厨房的碎肉也一并包去吧。”

老师循声看去,一个年纪约有二十六七的男人从帘后走了出来。

只见他手里拿着账本,面容白皙清秀,眉似小山,目若朗星,一身素青衫好不斯文。

比起霍岩凌厉的俊朗,面前的男人五官尽显温柔,看上去更平易近人,像是邻家哥哥一般。

见少东家张口了,小二连忙点头应了一声,眸子里满是欣喜,这下可不用自己为难了。

他看了老师一眼,转身跑进了厨房。

老师打量着笑意谦和的林诩,心里微微有些讶异。这小镇上还有这样斯文的公子,看起来也像是个读书人。

可除了苏朗,在她的记忆里,这十里八乡的确没有其他的秀才了。若是这样的人都没考上秀才,那苏朗的功名真是老天瞎了眼了。

想着,老师不经意的轻叹了口气。

见老师看着自己叹气,林诩有些摸不着头脑,也只当她是为自己的境遇伤神,随即摇摇头将手中的账册放在柜台上翻看。

“姑娘!东西都包好了!你拿去吧!若日后有难处只管来!我们少东家人可好了!”

小二从厨房抱着一个布包跑了出来,面上笑盈盈的将东西塞到了老师怀里,嘴里还不住的念叨着。

面对林诩的和善,老师笑笑,心里开始打起了算盘,遂将布包放到柜台上。

见老师似乎无意将东西拿走,林诩眸中略带疑惑的看向面前的女人,心里以为她嫌东西太少,遂正准备开口,却听老师率先说道。

“少东家,我想和您谈一谈。”

老师微微顿了顿,侧身看了一眼四下的堂客勾起唇角,刻意拉长声音说道。

“关于——客云楼的生意。”

听得老师这番话,林诩方才仔细打量起面前的女子。

一身雪青色素衣,头发简单的用筷子绾起,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多余的点缀,无论怎么看都只是个普通的农妇,并不像个生意人。

然林诩向来都不以貌取人,虽然心里并不觉得她会有什么生意跟自己做,但见老师既然开了口,便想着听听也无妨,随即温和一笑。

“那,便劳烦姑娘移步后堂一叙。”

小二看着柜台上的布包,又看看两人离去的背影,眸子里满是疑惑的挠了挠头,一时倒不知这东西该怎么办才好,随即暂时收到了账台后。

林诩将老师请到后堂落座,又吩咐伙计斟了茶,温笑道:“姑娘有什么话请说吧。”

老师面对林诩如此客气的招待,心里对他自然又多了一分好感。

毕竟无论现代还是古代,能做到没有差别心去待人的人,是极少的。

老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眸子里微微有些歉意,“刚刚骗了你,不好意思,不过我没有恶意!”

林诩笑着摇摇头,心里反倒觉得有趣,眸子里升起一抹探究之色。

“既然姑娘并无恶意,这倒无妨,只是方才姑娘所说客云楼的生意一事,不知有何见教?”

见林诩不做计较,老师正了正神色,硬着头皮缓缓说道。

“不瞒少东家,我是刚从对面的悦群酒楼走出来,对比了一下两家的每日菜单,发现客云楼在菜色上逊色了不少,不知少东家可曾有留意?”

老师说完这番话,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毕竟当着主人的面说起酒楼的缺点始终有些唐突。

然而有些话却是不能省的,只是不知面前的林诩会做如何想。

老师心里暗自盘算,若林诩发怒也是情理之中,届时再做打算。但若他也认同自己的想法,这事就有门了。

方才从林诩对待陌生人的态度看,老师赌他会认同自己,虽然她心里也没有底。

听罢老师的话,林诩脸上微微泛起一抹愁色,无奈的开口说道。

“姑娘说的却是属实,这镇上只有我们两家酒楼,而供应食材的农户却不多,许多人家种菜饲畜都是为了自给自足。”

说道这,林诩脸上微微添了一抹愧色,继而又道。

“我虽接手酒楼也有一年光景了,可年纪尚轻,的确不如曹掌柜精打细算,许多供货渠道也无法与之相比。”

林诩轻叹一声,心里也犯难起来。自从父亲重病将酒楼交给他后生意就渐渐冷清,久也不见起色,每日来的都是父亲在时的老客。

父亲一直希望他能将客云楼的生意经营的蒸蒸日上,可事实却是相反,生意每况愈下。

然而父亲却从不责怪他,反而鼓励他慢慢尝试,不要心急,更让林诩心中有愧。

因此他常常责备自己枉读多年圣贤书,却连个酒楼都经营不好,愧于父亲对自己的信任。

听罢林诩的话老师有些慨叹,果然什么行业都是不易的,要做好一件事真的很难。

想罢,老师对林诩的话心里还是升起一丝窃喜,眸中浮现一抹期待之色,弯眸笑道。

“既然如此,我这里倒有一笔生意,定能让客云楼日日高朋满座,不知少东家可有兴趣?”

听着老师的话,林诩心中并非全然相信,只觉得她有些夸大其词,便也当做是听个新鲜,温笑说道。“哦?若有这样的好事,林某又何来拒绝之理。姑娘请讲。”

见林诩眸中虽然并无信任,但既然他肯听,老师倒是觉得自己有一丝机会,连忙将自己的想法道来。

“我注意到两家酒楼肉菜的每日份例都很少,想来是鲜肉的供应上略有缺失,这附近村子里猎户并不多,酒楼也大多在靠农户饲养来供给,如此下去竞争力就会变大,两家必然有一方要处于劣势。”

听着老师的分析,林诩心里倒突然对她多了一丝赞许,身为一个女子思维如此有条理,真真是不多见的。

“所以我建议少东家可以发展一条另外的供给渠道。”

“另外的渠道?是指什么?”

林诩看着老师,似乎提起了一些兴趣。

老师弯眸笑笑,也不绕弯子,直接说道:“自然是猎户!”

“猎户?”林诩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老师微勾起嘴角,解释道:“我们这里地处北方,由于地域原因和生存适应性,许多动物都很凶猛极难捕获,所以较为稀罕,且体型又普遍比家畜要大。”

老师的话让林诩微微有些发愣,这些奇怪的说法他从来没有听说过。

见林诩脸上满是不解,老师又继续说道:“换句话来说,比如一只家养的成年猪有两百斤,那么一只成年野猪就要有五百斤重,且野猪稀罕于家猪,那么即便用同样价格出售,仅从体重差价来算,野猪的利润自然要大一些。”

听得老师这番解释林诩方才有些明了,微微点点头,突然又皱眉思虑道。

“可如你所说的,野畜正因稀罕,收购的价格自然也高于家畜,但客流不增长,赚取的利润自然不会理想,岂不就赔本了吗?”

听得林诩的顾虑,老师勾唇笑笑,气定神闲的说道。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