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儿子这么厉害 孩子在我睡觉的时候上我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林长风的两个助理飞快的上前,又是开小风扇,又是为林长风补妆。楚婉儿见了,也连忙抱着一堆东西上前。

楚婉儿还不太熟悉怎么照顾艺人,只能有样学样的一边给谢方臣吹风,一边检查谢方臣的妆容。

“还行,你的妆没怎么花,头发这里有一点乱。”她说着,自然的去给谢方臣整理微乱的刘海。

谢方臣下意识想躲开,但不知怎么的,看着楚婉儿那认真的样子,硬生生的忍住了,一动不动的任由楚婉儿为他弄好了刘海。

看刘海被小梳子打理的整整齐齐,楚婉儿满意的点头:“好了,可以了。”

这时,她身后响起夏溪的声音。

“方臣,你刚刚演的真好,你真的是新人吗,我刚才在一旁看着,被你的发挥吓了一大跳,太惊艳了。”

楚婉儿看着夏溪走上前,用那种小女生的眼神看着谢方臣,还亲昵的用胳膊撞了撞谢方臣,好一副娇憨的做派。

如果是以前,她这样粘着谢方臣,楚婉儿看了顶多是在心里吃吃醋,并不会有其他的情绪。

但现在她只是听见夏溪那做作的声音,就难以克制的厌恶起来。

眼不见为净,她打算走到一边去。

然而她人还没来得及走开,夏溪就又开口了。这一回,话是对着她说的。

“小楚是吧,前面在化妆间里,我不是有意要凶你的,我只是看你工作态度消极,又不专业,所以才忍不住说了你几句,你别往心里去啊。”

楚婉儿:???

我的老天爷这还没完了是吧,是不是该夸这女人不愧是演员,演起戏来一套一套的,真是老母猪戴胸丨罩,一套又一套。

楚婉儿做事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但如果有人拐弯抹角恶心她,她也是以牙还牙的。

她抬头,迎上夏溪挂着笑容却并没有丝毫歉意的脸,露出八颗牙齿开心一笑:“夏姐你这说的哪里的话,你是为我好,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刚刚方臣已经跟我说过这个道理了,我不会往心里去的。”

说罢,她也不等夏溪有所反应,直接对谢方臣道:“方臣,接下来的台词没问题吗,你要不要看看剧本?”

“要。”谢方臣果断的说。

被晾在一旁的夏溪,虽然很不爽楚婉儿的回答,但她又实在挑不出什么错处,只能咬咬牙,闭上了嘴。

很快就又开拍了,夏溪想粘着谢方臣也是不行,只能抱着胳膊离开,去坐她助理给她搬来的椅子了。

楚婉儿站在场外,勾了勾嘴角。

这国内的演员一个一个的,都已经被公司和粉丝惯坏了,当个明星跟当祖宗似的,要别人巴巴的供着。尤其那个夏溪,一个助理打伞,一个助理扇风,还有一个助理在给她捏胳膊。

还真是有够“大牌”的。

楚婉儿在国外的时候,认识不少的明星大腕,据她所知,那些明星大腕,根本就不会让助理伺候,去试镜也是自己背个包就去了,在片场更是一门心思认真演戏,根本没什么“大牌”的作风。

别人不说,就楚婉儿母亲——楚妍,她的那些助理都是帮她处理平日里的琐事的,跟楚妍也是老板跟员工,甚至是朋友的关系在相处,压根就没有像夏溪那样,把助理当佣人使唤。

“切。”楚婉儿冷笑一声,移开了视线。

想拿明星身份在她面前耀武扬威,让她俯首称臣毕恭毕敬?做梦去吧。

第一天开机,导演不想让演员们压了太大,拍到下午六点就收工了。

夏溪作为一朵粘人的绿茶,又凑了过来。

“方臣,听说这附近有家特别好吃的酸菜鱼,今天收工早,我约了贞莉和陈扬,咱们一起去吃吧。”

贞莉全名叫李贞莉,在这部戏里饰演女三,而陈扬则是男三,两个也都算是主演。

夏溪脸上的妆还没卸,虽然经过了一天的日晒,已经掉了一些妆,但依旧是妥妥的精致美人,那小扇子一样的睫毛眨啊眨,很是勾人。

但这美色对于谢方臣来说是没什么用的,谢方臣直接拒绝道:“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我有点累,想回去休息,顺便预习下明天的戏份。”

在片场拉关系,是许多演员都会做的事情,毕竟这个圈子很讲人脉,大家也都一门心思的想跟用得到的人搞好关系。

所以,被谢方臣直接拒绝,夏溪是没想到的。

她愣了几秒,脸上的笑容几乎就要挂不住,“这样啊……方臣你真的好认真啊。”

谢方臣淡淡的笑,“笨鸟先飞嘛。”

“胡说,你才不笨,你演的可好了!”夏溪抓住机会卖了个萌,很有分寸的退了一步,“那行,我就跟他们一起去吃了,先去尝试一下是不是真的好吃。”

“嗯,好。”

夏溪走远后,谢方臣才对楚婉儿说:“走了,回去。”

楚婉儿本以为,谢方臣说回酒店房间预习剧本,只是搪塞夏溪的借口而已。她没想到的是,谢方臣居然是认真的。

吃过饭后,楚婉儿看着谢方臣盘腿窝进沙发里,拿起剧本认真的看了起来。边看,还边一字一句的读,似乎是在揣摩角色的情绪。

楚婉儿愣愣的看着,又是惊讶,又是佩服。

没几分钟,谢方臣抬起头,黑着脸开口:“你没自己的事情可做了吗,盯着我看什么看?”

楚婉儿吐了吐舌头,悻悻道:“没有,就觉得你之前都挺漫不经心的,很不在意演戏这件事,现在看你这么认真,老实说有点吃惊。”

“之前是觉得没意思。”谢方臣将剧本翻了一页,“现在觉得,演绎别人的人生,还挺好玩的。”

原来是这样。

楚婉儿不由得想起,她曾经问母亲为什么喜欢演戏,母亲的回答也很类似,说喜欢去体会不同的人生。

没想到,她今天又听到了同样的答案。

“你一定能行的。”楚婉儿捏了捏拳头,胸腔中的某个角落某种情绪也被带动了,“你有这个天分。”

谢方臣闻言,挑眉笑了,笑容中三分高兴七分调侃:“哦?你说我有天分我就有天分?”

楚婉儿被问住了。

确实,她又不是什么厉害的演员导师,更没有丰富的演戏经验,这样的夸赞,从她口中说出来,很虚。

可看着谢方臣略带着调侃的笑容,楚婉儿实在想证明,自己并不是说的恭维的话,她是真心的。

她想了想,说:“我妈妈是演员,她应该还算是比较厉害的,我看过她演戏,所以是懂一点的。”

“……你妈妈是演员?”谢方臣不由得又打量了一番楚婉儿,眯起眼睛,“还是头一次听你说。”

楚婉儿连忙比出一个打住的手势,“好,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就算你问了,我也是不能告诉你我妈妈的名字的。”

谢方臣耸耸肩,脸上写满了无所谓,“你爱说不说,说的好像我很想知道似的。”

“哼哼。”楚婉儿扁扁嘴,别的事情她都能跟谢方臣说,唯独母亲的身份不可以。

毕竟,母亲实在是太出名了,在国内可以说是上到八十岁下到八岁没多少人不知道,尤其,是从事演艺行业的人,那别说是母亲的名字了,对母亲的作品也是如数家珍。

虽然知道谢方臣不是大嘴巴的人,也应该不是势利鬼,但为了避免引人注目惹起更多麻烦,她还是不要多嘴的好。

因为这个并不愉快的话题,两人陷入了沉默。

楚婉儿莫名的觉得隐瞒了谢方臣心里有愧,便主动凑过去,厚着脸皮问:“你明天演的都是什么戏啊,难不难?”

谢方臣翻了几页剧本,扫了一眼,总结道:“宋墨正式就职,两场办公室的戏,还有第一次见到冯卉,跟冯卉的三场对手戏。”

配角不比主角,一般来说不会一整天都戏份排的满满的,谢方臣虽然上下午都各有几场戏,但戏份都不重。

楚婉儿自拿到剧本后大致翻过一遍,知道冯卉这个角色的来历。

由林长风饰演的董皓天的父亲有个大姐,大姐的女儿比董皓天还要成材,三十岁那一年就凭借着出色的业务能力进了总公司,成了董皓天父亲身边的得力助手。

冯卉这个角色第一次出场的设定年龄是三十五岁,由演员李贞莉饰演,李贞莉的助理,就是跟楚婉儿一起住的那个叫李允的女生。

“我记得剧本里,宋墨第一次见到冯卉,是在公司里,当时就被冯卉一眼相中了。是不是?”

谢方臣点头:“对,见色起意。”

“噗……”听谢方臣这么形容,楚婉儿被逗笑了,她笑着问:“怎么,你觉得这种戏码对你来说有难度?”

谢方臣居然大方承认了,“没错,我觉得这种状态很难把握,演的浅了没张力,观众不喜欢傻白甜,演的过了又很容易演成猥琐男。有点愁。”

楚婉儿很少有机会跟谢方臣聊这么多,听到谢方臣发愁,她立马拉过椅子,坐在谢方臣对面开始热心的帮忙分析。

“我觉得你可以根据人物性格来演,宋墨这个人,身上背负着仇恨,心眼儿又多,是不可能察觉不出冯卉对他的意思的。可他是到了后面,才答应了冯卉的要求,所以这个时候,他应该是知道,但是装作不知道这个状态的。”

谢方臣接上说:“他不容易相信别人,自然也不会相信冯卉,没有立马接住冯卉的暗示,一是因为他还在观望,不能确定冯卉能不能帮到自己,二则是他本质不坏,不是那种立马就能出卖自己的人,不到最后,他没打算走这条捷径。”

“正确!”

“不错,我有点感觉了。”

谢方臣眼底荡起一层笑意,是真的在开心,他快乐的带着一点天真烂漫的样子,看得楚婉儿微微怔住。

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见色起意的冯卉。

望着浅笑的谢方臣,她脱口而出,“要不,我来给你搭戏,你演着找找感觉呗。”

实际上,她是想再多点跟谢方臣的互动,当然,这个理由是不能说出口的。

谢方臣此刻沉浸在戏剧的世界中,并没有发现楚婉儿那点小心思,他很乐意的同意了。

“来,试试。”

冯卉是在代替小伯去视察表弟公司的时候,见到宋墨的。宋墨作为新任宣传部副部长,跟正部长一起接待了她。

她第一眼看到宋墨,就觉得这个男孩子,长的真是极好,不是好,是极好,笔挺的西装穿在他身上,将他的身形勾勒的如同秀场模特一样好看迷人,但比起模特儿的空洞,他又多了一份典雅与聪慧。

冯卉是个很要强的女人,虽然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但依旧没有结婚生子,对于她来说,事业才是她的爱人,她的男朋友。当然,她也是经常跟男人约会的,不过那都是打发闲暇时间而已,她从没真正走过心。

她一开始见到宋墨并没有想到那方面去,只是单纯的出于对美色的喜欢,多看了几眼而已,但半天的时间相处下来,她就喜欢上了这个比她小十岁的,甚至还可以称之为男孩子的男人。

不过冯卉到底是成功女人,她虽然心动了,却并没有害羞,更没有立马就向宋墨表明自己的喜欢,她只是略微暗示了一下,就离开了。

成年人是比年轻人能沉得住气的,尤其是事业有成的成年人。

楚婉儿要陪谢方臣搭的,就是这一段。

“小宋,你今年多大了。”楚婉儿捧着抄下来的小抄,念着冯卉的台词。

谢方臣微微躬身,“冯总,我今年二十五,前不久刚刚过完二十五岁生日。”

“才二十五就能坐到这个位置,看来皓天那孩子对你很是器重。”

“冯总说笑了,我才刚进公司不到一个月。”谢方臣顿了顿,露出一抹略微腼腆,但又颇为自信的笑容,“不过,的确是董经理通过了我的面试。”

“二十五啊,真年轻。”楚婉儿揣摩着冯卉的心思,拉长了调子,“不像我,都已经老了。”

谢方臣瞪了瞪眼睛,真诚的反驳:“才不是,冯总你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我刚才接待你的时候,还在心里惊讶了一下的。”

“真的吗?”楚婉儿突然凑近谢方臣,眼睛还眨了眨。

顿时,谢方臣就愣住了。

戏里戏外,这都是他的第一反应。

谢方臣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楚婉儿,尽管这个女人硬生生的闯入了他的生活,住在他家,做他助理,还和他有了一夜情。

或许对于别的男人来说,这可以称之为缘分、艳遇,甚至可以顺理成章的发展为爱情。

但对于谢方臣来说,这却是不可能的。

他根本不相信爱情这种东西,也不想发展爱情,十六岁那年,亲眼目睹了母亲的死亡后,他的心里,就只剩下了一个东西。

复仇。

他要让那些对不起他们母子的人,统统都付出代价,他要把属于他的东西,亲手夺过来。

所以,爱情什么的,对于他来说,都是多余的。

饶是楚婉儿赖在他身边,给他做起了助理,他也只是把她当做一个随时都会离开的过客,而对于过客,是不需要去浪费任何心思的。

谢方臣从来没有近距离仔细的打量过楚婉儿,所以他不知道,楚婉儿的眼睛居然这么好看,睫毛居然这么长,眨眼睛的时候,居然这样的俏皮灵动。

从前他只觉得楚婉儿性格有趣,大大咧咧的不矫情,现在才发现,原来她还是个美人。

尤其是她的眼睛,很有灵气,让谢方臣不由得想到小时候看过的剧里,有个形容美人眼睛的词——泉眼。

“你……你看什么?”

楚婉儿的声音,让谢方臣瞬间回神。他猛地后退一步,不自然的用手背捂住了嘴,喉结飞快的上下滚动了几个来回。

他不敢相信的是,自己刚刚,竟然会有种想要吻上去的念头。

这样的冲动,是他从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异样的情绪冲击着谢方臣的大脑,让他不禁慌乱起来,他忽然就垮下脸,没头没脑的说:“我累了想休息了,你走吧。”

说着,看也不看楚婉儿,就连推带搡的将楚婉儿赶出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房门,他背靠在门板上,紧紧闭上了眼睛。

足足过了五分钟,他再睁开眼睛,迷乱的眼神渐渐消失,再次恢复成往日的淡漠与无所谓。只有耳尖,还残留着他不愿去正视去接受的一点红。

---

门外。

楚婉儿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她根本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谢方臣二话不说赶出来了。

难道,是刚刚她凑的太近了,让谢方臣不舒服了?

可就算是那样,这家伙也不能就这么直接把她赶出来啊,也太过分了吧,她可是好心陪他对戏哎!

好吧,也有私心。

楚婉儿想到自己刚才跟谢方臣对戏,她突然靠近谢方臣,那一瞬间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她可以看清谢方臣眼睛里倒映出的自己。

要不是谢方臣及时后退了,估计她一个忍不住,就要扑上去了。

“真是的,你也太沉不住气了吧!”楚婉儿自言自语着,给自己脑袋来了一巴掌。

再看紧闭的房间门,估计刚刚她眼神太放肆,已经惹恼谢方臣了,再敲门无非就是自讨苦吃。

哎。

楚婉儿叹了口气,在门口站着纠结了半晌后,还是打消了敲门的念头。谢方臣的脾气她是见识过的,对于他那样的性格,硬来是没有用的。

得智取。

楚婉儿回酒店的时候就跟谢方臣一起吃了晚饭,这会儿又被谢方臣赶出来,完全没事干,便先回了自己房间。

今天是第一天拍戏,从导演到演员再到助理个个情绪高涨,收工后也都出去吃饭的吃饭,逛影视城的逛影视城了。

整个楼道里,都是静悄悄的,没什么人。

楚婉儿刷房卡进了屋,屋子里也没人,她的两个室友都没回来。她先是环视了一圈,看屋子里的一切都没什么问题后,才走过去一个大字躺在了床上。

酒店房间空调开得很足,就这么躺着,还有点凉。楚婉儿感觉着那沁入心脾的凉意,突然觉得有点孤单。

她不由得开始怀念起以前,以前不缺钱不缺时间,由着性子跟那帮男男女女吃喝玩乐的时光,真是太舒服了。

可是现在,她都不敢联系那帮人,那帮人以前虽然知道她母亲是谁,但都没直接跟母亲接触过,现如今母亲为了找她,肯定会使出铁血手腕,来追问她的下落。

估计啊,她前脚刚联系那边,后脚母亲的人就上门了。

以前的人联系不得,现如今唯一认识的谢方臣又是个情绪起伏不定、没法一起嗨皮的人。

楚婉儿长长出了一口气,盯着天花板上的旋转吊灯想,或许,也该交几个新朋友了。

就算不用到掏心掏肺的地步,但好歹也能带她一起打发无聊的时间啊。

……

第二天,依旧是早九点开机。

楚婉儿七点上谢方臣房间敲门,两人一起下楼吃了早餐,又去片场化妆。

一夜过去,倒是没了昨天的尴尬,只不过谢方臣一直在看剧本,两人也没怎么说话。

上午要拍的戏没什么群演,是室内戏,化妆师也没那么忙,谢方臣随便挑了一个没人的化妆间,就进去了。

他先是礼貌的朝化妆师欠了欠身,才过去坐在镜子前,坐下后,还不忘了说一句,“辛苦你了。”

化妆师是个二十多岁的女生,见到谢方臣微微红了脸,扭头问跟着来的楚婉儿:“是要化个什么妆?”

“啊?”楚婉儿不知道原来这还可以提要求的,朝镜子里看了眼后,怕自己说错搞砸,连忙掏出手机,把头一天偷拍的谢方臣的照片拿过来,放大给化妆师看,“就这样,他要穿西装的,尽量看起来贵气一点吧。”

化妆师是行家,看了眼照片上的妆发风格,当即就明白了。

她比了个OK的姿势,“放心吧,交给我了。”

镜子里,谢方臣眼睛盯着楚婉儿的手机,眼神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和善。

楚婉儿察觉后,忙主动解释:“这个照片,我拍了很多,不只是你的,还有工作人员跟导演的,我看夏溪他们的助理也都在拍,说是宣传的时候能用上。”

谢方臣听后,沉默了片刻,朝楚婉儿伸出手,“给我看看。”

“啊……这……”

“我不能看?”谢方臣皱眉。

楚婉儿:“……不……不是。”

她知道以谢方臣的性格,肯定不会乱翻她的手机,她没什么可担心的,但是,她昨天花痴的拉近距离,对着谢方臣的脸拍了好多张。我的孩子在我的睡觉的时候偷偷的上了我的。我故意不知道的。想不到儿子怎么厉害的。干我的好累。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