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儿子的大东西就想要吃 儿子那方面技术很好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谢方臣冷着脸扔下一句话,转身回了房间。

楚婉儿拌拌嘴,连忙跟了进去。

谢方臣也不扭捏,当着楚婉儿的面开始吹头发,换衣服,期间不时朝放在床上的剧本看上一眼,嘴上念念有词的,显然是在背台词。

看他背的认真,楚婉儿也就没打扰他,静静坐在一旁,等着他。

谢方臣换上黑色的运动裤,白色T恤,裤子的口袋旁边和T恤的袖口,各自有两个卡通图案,一男一女,很是可爱。

这两件衣服穿上谢方臣身上后,把他衬的跟高中生一样,清秀挺拔,跟高三的帅哥校草似的。

然而,当事人自己压根不将自己的外表当一回事,他随意的拨了拨八分干的头发,拿起床上的剧本。

“走吧。”

S市的影视城规模排全国第三,占地一千多亩,总投资超过十亿,不仅有已建成的全布景式“民丨国街道”,各种风格的欧式建筑,还有三座大型摄影棚和三座小型摄影棚,先后约莫有上百部电视剧和电影在影视城内拍摄完成。

从侧面来说,因为场地精细,所以租场地的费用也是昂贵的,谢方臣所在的剧组能决定在这里拍完一整部电视剧,那么资金方面,还是很阔绰的。

楚婉儿戴着象征工作人员的工作证,跟在谢方臣身侧,好奇的打量着。

这是她头一次到影视城里面,她觉得很是新鲜。

“哎,那不是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嘛。”

“哇,这小洋楼能上去吗,里面应该能进去吧。”

“方臣方臣,你快看,那边有剧组拍戏呢,我好像看到那个挺红挺有名的明星了!”

楚婉儿拉着谢方臣的袖子,激动的用手指着弄堂里,正在拍戏的一个剧组。

谢方臣淡淡扫了一眼,冷笑道:“你说那个卫国林?醒醒,他早就过气了,现在连三线都算不上。”

“啊……”楚婉儿诧异,“他不是演电视剧《卫子夫》里面那汉武帝的吗,那剧那么火那么经典,他怎么会过气呢?”

“那都多少年的剧了,现在明星一茬一茬的,都多少茬子过去了。”

楚婉儿吐吐舌头,连忙跟上了已经走到前面去的谢方臣。

沿着笔直的马路走了约莫十分钟,楚婉儿才看到他们的剧组,红色的横幅拉在一群人上方,很是显眼。

两人走过去,向执行导演问了好。

执行导演手里拿着对讲机,一推谢方臣,“去去去,演员都别杵这儿了,都去换衣服化妆,等会开拍了!”

立时,一群人乌泱泱的就往屋子里面冲。

楚婉儿和谢方臣也连忙跟上,边往里面化妆间走,楚婉儿边观察身边的人,有长得好的,有长得一般的,但无一例外,穿的都很一般,从气场和穿衣的品味来看,应该都是些没咖位的。

化妆间有七八个,其中有几个门是关起来的,门口也没人,而剩下的几个,被冲过来的人群汹涌而入,都挤到了门口。

谢方臣跟楚婉儿走到门口看了一眼,看里面化妆师身后站在五六个在排队,他便退出去,远远的站着。

“怎么这么多人需要化妆啊,每场戏不是就几个人吗?”楚婉儿摸着下巴嘀咕。

旁边,一个抱着几个文件夹的男生,接上话头道:“一般来说是那样的,不过今天第一场戏是群戏,入镜的群演比较多。”

楚婉儿大吃一惊,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原来群众演员也要化妆啊。”

“当然啊,咱们这剧是都市轻喜剧,群演也要高大上妆容精致的。”男生打量了一番楚婉儿,“我说,你该不会是第一次跟组吧。”

咦,是前辈。

楚婉儿连忙将手伸上去,恭恭敬敬道:“你好,我叫楚小婉,是演员谢方臣的经纪人,第一次跟组,是新人,请多多照顾。”

男生轻轻碰了下楚婉儿的手,速度极快,神色中带着几分嘲讽和同情,“谢方臣就是新人吧,怎么连他的经纪人也是新人,你们这两个都是新人,公司也够可以的啊。”

楚婉儿讪讪的笑,心道这已经算是不错了,真实情况更糟糕,谢方臣公司压根没打算理他,连经纪人跟助理都没给他配。

但面上,楚婉儿还是客气的说:“新人都这样嘛,没办法的事,不过你怎么知道方臣是新人的?你是?”

眼前这人,黑色短裤搭配黑色T恤,穿着很是简单,但眼尖的楚婉儿一眼就认出,这一套都是国外一家潮店里的,价格绝非普通工作员工能可以负担。莫非,是谁家的经纪人?

然而,男生却说:“我是场务,在剧组打杂的,哈哈,跟你一样,我也是新来的。”

楚婉儿没有完全相信,但依旧笑着说:“是嘛,那咱们新人要互相帮助啊。”

“行啊,互相帮助。”

楚婉儿跟男生聊的虽然不算投缘,但也很是融洽了,这还是第一个跟楚婉儿聊的这么多的剧组工作人员,为了接下来工作顺利,楚婉儿果断跟男生交换了微信。

站在远处的谢方臣低头在手机上打字,似乎没看到这一幕。

男生跟楚婉儿又聊了一会后,接了个电话就走了,楚婉儿存好备注,一蹦一蹦的跳到了谢方臣面前。

她正要开口跟谢方臣说自己的打算,突然就听到身侧传来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方臣,你怎么在这儿站着呢,负责你妆发的化妆师造型师呢?”

楚婉儿扭头,果不其然看到了夏溪。

夏溪已经妆发齐全,穿着一身OL职业装,紧身的黑色中长裙将她的线条勾勒的玲珑有致,若不是胸前稍微平了一些,口红稍微淡了一些,也能够得上火辣二字了。

“我正想跟你说这个呢。”谢方臣收起手机,露出无奈的笑容,“化妆师都在忙着,排满了,我正愁该怎么办呢。”

言下之意,夏溪出现的刚刚好,宛如救星。

夏溪听了谢方臣的话,连忙道:“那你来我的化妆间啊,我让我的化妆师给你化。”

“可以吗?”谢方臣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

“当然可以,走,我带你去。”

夏溪笑得眉眼弯弯,像是好朋友一般,挽上谢方臣的手腕,喜不自胜的拉着谢方臣往自己的化妆间走去。

一阵凉风应景的吹过,楚婉儿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

她一直看到谢方臣都快被夏溪拉进化妆间了,才暗暗切了一声,三步并作两步跟了上去。

一般而言,剧组里比较大牌的明星都有专属的化妆间和化妆师,夏溪作为背后有金主的女二号,自然也是有的。

她拉着谢方臣径直进去,将谢方臣按在椅子上,气势凌人的对化妆师命令:“给他上妆,拿出你的本事来。”

夏溪的专属化妆师是个有点娘的男人,听了夏溪这话,一点也没有受气的样子,还对着镜子比了个OK的手势。

“我的夏公主,你就放一百个心,保证给你整一个王子出来。”

楚婉儿刚进去,就听到化妆师台湾腔混搭东北腔,捏着嗓子说话,顿时被雷的掉了一层鸡皮疙瘩。

不过,虽然这化妆师姿态与说话语气都让人很不舒服,但他专业水准却是丝毫不含糊,开完玩笑后,他便认真的开始为谢方臣做造型。

楚婉儿坐在一旁,看化妆师跟造型师讨论发型和服饰,夏溪又命令自己的助理去领剧组为谢方臣的角色准备的衣服,几人围绕在谢方臣的周围,好一阵忙活。

倒是她,分明是谢方臣的助理,却跟个没事人似的,在一旁坐在发呆。

楚婉儿正看着谢方臣的背影发呆,想着是不是该给谢方臣备点卸妆液卸妆棉,不然这一层层的妆上上去,皮肤压力很大的。对,还要买点好的护肤品。

突然,她眼前一暗。

“喂,你!”

她抬头,看到夏溪抱着胳膊,立在她面前。

楚婉儿没吭声,盯着夏溪看,等候夏溪发话。

“你这个助理怎么当的,不知道为你家艺人忙活啊,公司花钱请你来,是让你干坐着的啊。”

夏溪声音不大,但化妆间面积小,基本上是所有的人都听见了。

楚婉儿在心里骂了句娘,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是我太怠惰了,我现在该干什么,夏姐?”楚婉儿眨眨眼睛,尽最大的努力表现的毕恭毕敬。

只不过表演痕迹太重,一看就知道不是真心的。

夏溪冷哼一声,继续发难,“你要干什么,还用得着我说吗?你作为助理,自己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吗?我看你应该回公司再培训一下,不然你这个样子呆在方臣身边,不仅帮不了他,还会拖他的后腿。”

这话说的实在是太难听,尤其,现在是当着谢方臣的面,这架势,就像是在替谢方臣教训楚婉儿似的。

化妆间内,没有一个人敢吭声,安静地能听见谢方臣头发被摆弄的簌簌声。

楚婉儿舌头顶着上颚,努力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不那么的难看。

她不懂她是哪一点触了夏溪的霉头,惹得夏溪发疯至此,但她可以断定,理由一定是跟谢方臣有关的。

且不管理由,现下的关键问题是:她该怎么办?

让她低声下气的道歉?不,她绝对不道歉,不是自尊心强没法低头,而是她不想对夏溪低头。

那态度强硬的反驳?不行,她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新人助理,没有任何背景,按理说她是不敢跟明星夏溪争论的。

进退维谷,那她就这么梗着脖子沉默?

就在楚婉儿抓耳挠腮想对策的时候,一直没有吭声的谢方臣,突然开口了。

他平静无波的说:“小楚,刚刚我不是叫你跟道具组要点红绳吗,你去看看他们有没有。”

尽管谢方臣的语气算不上和气,但楚婉儿却很清楚,谢方臣这是在为她解围,给她台阶下。

因为,谢方臣从来没有叫她要什么红绳。

那一瞬间,楚婉儿的心头涌上丝丝感激。

既然自家艺人发话,楚婉儿也懒得再跟夏溪对峙,她应了一声后,飞快的离开了。

楚婉儿离开后,夏溪转身,走到谢方臣身边。

她张口,声音再次变得甜美,还带着三分委屈三分撒娇:“方臣,我刚刚凶了你助理,你不会生气吧。”

发型师正在给谢方臣做刘海,他只能闭上眼睛,闻言他淡淡道:“当然不会,我为什么要生气,你是在提点她。”

因为看不见他眼睛里的情绪,只听他的声音,似乎是真的不生气。

夏溪高兴的搭上谢方臣的肩头,娇哼一声,为谢方臣打抱不平,“你公司怎么回事啊,给你配这样的助理,哎呀,我真是心疼你。”

谢方臣嘴角翘了翘,没回应。

……

屋外,楚婉儿像个工人一样蹲在地上,盯着自己的影子发呆。

她一想到方才夏溪那耀武扬威的样子,就心痒嘴痒,很想冲进去不带脏字的问候夏溪的祖宗十八代。

真的是,要是她做错什么骂她就算了,她什么都没做就那样训她,真是够了!

而且,还摆出一副女主人的姿态,难道她自己心里没数,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份是谢一衡的情人?

呵,真是西瓜地里散步,左右逢源。

好在谢方臣这次没站在夏溪那边,倒是让她降了不少火气。虽然她现在被母亲手下的人四处找,她也对谢方臣有点意思,但是真惹恼她了,她绝对撂挑子不干了。

本来就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谁还没点脾气了真的是。

楚婉儿一个人嘀咕了好一会儿,气消得差不多了,才扶着墙站起来,去找道具组。

尽管谢方臣那句话听起来像是随口说的,但既然谢方臣说了,她还是去找一找的好。

剧组将这一整个摄影棚都包了下来,整个摄影棚里都是剧组的人,楚婉儿也不用怕串组,到棚里的各个房间都挨着溜达了一圈。

最后,才找道具组要了根红色绳子,随意的缠在手腕上,哼着歌儿回化妆间。

还没回到化妆间,她就看到谢方臣跟夏溪一行人,朝着已经搭好准备开拍的棚区走去。

谢方臣身上的那套运动服换掉了,换了一身西装,剪裁得体的西装,刚好贴合他倒三角的身型,微收的腰身衬托出他的好身材,利落的袖管卡在他的手腕上,再往下是他纤细又白皙,好看的跟模特一样的手,自然的垂在身侧,随着向前迈出的步子,小幅度的摆动着。

这是楚婉儿第一次看谢方臣穿西装。

她呆呆的望着几米远处的谢方臣,心里只有四个字:绝代美男。

当然,这一回不只是楚婉儿一个人这么想,夏溪、夏溪的助理,包括路过的工作人员,都跟楚婉儿发出了一样的感慨。

女娲造人的时候,大概是偏心的。

造普通人的时候,她只是随手甩了甩泥绳,而造谢方臣的时候,她应该是认真的雕琢,细心的打磨,所以才让他生的这般面如冠玉,目若朗星,这般的昳丽。

这部戏的男一林长风,也算是一表人才了,但往穿着西服的谢方臣边上一站,立马泯然众人。

因为谢方臣不止有男人的帅,还有女人的美,但凡好看到一定的境界的人,就绝不会单一的只有一种特质。

楚婉儿痴痴的看着,突然听到身旁一个男人发出感叹的声音。

“难怪,人家都说,真正的美,从来都是雌雄莫辩的,以前我竟然没明白这句话。”

楚婉儿扭头,看到了方才跟自己交换过微信的那个场务。

看她看过去,男人也看向她,眼里迸射出羡慕至极的光:“你这个新人也是有福气,一来就能跟这么优质的艺人。等着吧,不出三年,他绝对会红遍亚洲的。”

虽然楚婉儿第一次见到谢方臣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当着外人的面,尤其是不怎么熟悉的人,她还是谦虚了下。

“谢谢你给出这么高的评价,要是公司能像你这么想,那就好了。”

男人蹙眉:“你们公司没打算力捧他?”

回想着谢方臣成功试镜男二这个角色后,公司那边给的不咸不淡的反应,楚婉儿摇摇头:“没有。”

“那真是太愚蠢了。”男人冷笑。

这说话的语气,实在是太不像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了,楚婉儿盯着男人看了片刻,伸出手:“对了,我叫楚小婉,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知道你叫楚小婉,前面你介绍过了。”男人礼貌地握住楚婉儿的手:“我叫冯小明,你叫我小明就行。”

“小明,噗……”楚婉儿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男人也被逗笑了,似乎已经习惯了别人听到他名字时的反应,挑眉:“小婉,你笑什么呢?”

顿时,就化解了难堪,还拉近了与楚婉儿的距离。

“没什么,小明,你的名字很棒,朗朗上口又好听又好记,很特别。”

冯小明也笑了,“你也不赖。”

摄像机前,导演在为演员们讲戏,从哪个位置出场,怎么个走姿,走到哪里停下,事无巨细讲着。

因为这是开镜后第一场戏,大家的情绪高涨,导演又这么认真,所以气氛也被带动的严肃了起来,除了导演跟演员,其他人都是将声音压到最低,尽量不发出任何杂音。

楚婉儿远远的看着听导演讲戏的谢方臣,一颗心像是漂浮在海上的小船,被海浪摇啊摇,浮浮沉沉的。

约莫讲了半个钟头,来回卡了位置后,就开始拍了。

楚婉儿趁着其他人拍戏的空当,观察了一番别的演员的助理,照猫画虎的去买了水,买了小扇子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于是,谢方臣拍完第一场有自己的戏,下来暂时休息的时候,就看到楚婉儿跟个卖货郎似的,怀里抱着一堆东西。

见到他,还热情的笑着迎上来:“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穿这么厚的西装热不热?我这里有小电风扇,你吹一吹,要是觉得小电风扇风太大的话,我这里还有扇子。”

谢方臣:“……”

“啊,对了,你累了吧。”楚婉儿看谢方臣冷着脸站着,连忙把怀里的东西放旁边地上随便一放,从身后拿出个折叠的小凳子出来,打开放在谢方臣面前,“来,快坐下。”

谢方臣:“……”

半晌,他才抽着嘴角,开口道:“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刚说完他就想起来了,应该是受夏溪刺激了。

也是,就算楚婉儿这个女人性格开朗,脸皮厚的要命,但被那样训斥,想来也是受不住的。

于是,还没等楚婉儿回答,他便说:“你不用这样的,我习惯自己的事自己做了。”

“可是我是你的助理啊,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啊。”楚婉儿迅速的接话,眼巴巴的看着谢方臣。

她就像是看到了闪闪发亮的珍品一样,连眼底都被映照的反射出光芒。

谢方臣很不适应被这样看着,皱了下眉头,但看楚婉儿似乎不是在说反话,也不像是在密谋什么坏事,只能由她去了。

反正,刚刚他已经被很多人用这样动物园里看动物一般的视线看过了。

他问楚婉儿:“我让你去跟道具组要的红绳呢,你要了没?”

“要了要了。”楚婉儿连忙把缠绕在自己手腕上的红绳解下来,递给谢方臣,“不过,我不懂的是,你要这个干什么啊。”

谢方臣不回答,从西裤的口袋里掏出钱包,将红绳塞进钱包那个塑料的夹层里。

楚婉儿:“这是干什么?辟邪?”

谢方臣没吭声,很快又到了他的戏份,他拿起剧本看了一眼,就又过去了。

先前,剧本只是被楚婉儿当普通道具一样,很随意的装在包里,现在谢方臣递到她手上,还是翻开在正拍的那一页,她顿时就来了兴趣。

她扫了眼远处开始走位的演员,读了下去。

剧本上面写,谢方臣饰演的宋墨,成功进入了跨国集团董氏集团旗下的皓天传媒,并以无可挑剔的简历,拿下了宣传部副部长的位置。

就在他刚刚通过面试,与林长风饰演的总经理董皓天握手的时候,公司里突然闯进来一帮人,叫嚣着让皓天传媒赔钱。

剧本跟小说不同,剧本是非常简洁的,没有描写性的词语,只有时间地点以及人物的对话。楚婉儿看了两页,就看不下去了。

除了没什么可读性,还因为这剧情,实在是太玛丽苏了,作为一个在M国长大喜好重口味美剧的人,这样玛丽苏的桥段,楚婉儿实在是不感冒。

她将目光投向那个在灯光中心,认真演戏的男人。这一段没有他的台词,他只是安静的站在一旁,看董皓天处理眼前的突发状况。但他即便是不说话,不走动,她的视线,也牢牢锁定了他。

保安冲了进来,将闹事的一群人围了起来,董皓天则站在保安身后两米远处,压着怒气听闹事人的申诉。

这时,站在董皓天背后的宋墨,突然露出了个讥讽的笑。洗澡的时候看到儿子那大的东西,我就要吃的。想不到儿子在那方面的技术很好。做的好累。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