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着玩具坐公交车找不到遥控器了 跳dan放在里面坐公交去学校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谢方臣率先反应过来,他沉下脸,眼中带着明显的愠怒。

只不过相比于怒气,楚婉儿看到的更多的,是诱人。

她像个痴女一样,面对着谢方臣因为泡澡而热的薄红的脸颊,因为雾气而水汪汪的眼角,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

真是上上下下都……极品啊。

“啊,那个什么,你摔的严重吗,能站起来吗?”楚婉儿一边偷偷乱瞄着谢方臣,一边问谢方臣。

“出去!”谢方臣声音拔高,明显是有些生气了。

楚婉儿不敢真的惹怒谢方臣,虽然她是挺想看美人生气的,但万一真的惹毛把她赶出去,那就不好了。

秉持着能进能退原则的楚婉儿,点头哈腰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别生气,我这就出去。”

出了浴室,楚婉儿一把捂住嘴,笑得整个人都在颤抖。

这男人也太好玩了!

楚婉儿在浴室门口站了约莫五分钟,才等到谢方臣裹着浴袍出来。

一看到谢方臣,她立马收敛脸上过于淫丨荡的笑容,伪装的一本正经的问谢方臣,“那个,你真的没事吗?”

“……”谢方臣眼角眉梢还带着不悦,他鼻孔出气冷哼了一声,大步进了卧室。

然后,嘭的一声,甩上了门。

楚婉儿再也忍不住,放声哈哈大笑起来。

她原本只想着谢方臣是个沉默寡言的性冷淡小可怜,谁知道,居然还有傲娇高岭之花的属性!

真是可爱到让人想犯罪!

经历了这么一遭后,楚婉儿是一点都不再见外了,大大咧咧就在谢方臣家里住了下来。

而谢方臣,除了面色不善大部分时间都闷在书房,倒也没再赶过楚婉儿。

转眼到了面试那天。

一想到能出去转悠玩耍,楚婉儿就特别有劲,她起了个大早,洗漱收拾完后,拿剪刀给自己剪了个厚重的齐刘海,顺便戴上头天去楼下眼镜店配的黑框眼镜。

捯饬一番后,妥妥的将自己打造成一个死板土气的助理形象。

嗯,不错。楚婉儿很是满意。

外面传来拖鞋的声音,接着洗手间门打开,楚婉儿扭头看向谢方臣,笑得一脸小白兔。

“你起来啦,早啊。”

与楚婉儿打了个照面,谢方臣万年不变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缝。

他目光从洗手池上的碎头发上扫过,冷飕飕从牙齿缝里蹦出几个字:“你、又、在、干、嘛。”

“我为自己设计形象啊,不是说好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助理了嘛。”楚婉儿三下五除二将碎头发收拾干净,丝毫不给谢方臣反驳的机会,“你赶紧收拾哦,等下我们就要出发去面试了,去光度大厦的路线我都查好了。”

谢方臣:“……”

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有点毛病。

谢方臣生的极好,不需要化妆,就已然英俊到能秒杀众多男明星。

住了这两天,楚婉儿也了解到了,谢方臣前几天才刚刚被星探发掘,眼下甚至连新人都算不上。

也难怪,会被那种拍广告片的小导演欺负了。

楚婉儿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眉飞色舞的为谢方臣规划未来。

“我从小在娱乐圈长大的,看人很准的,你单凭这幅皮囊,就一定能火起来的,这两天我照你的气质给你打造个路线,咱们就一步一步来,我敢打赌,用不了几年,你绝对能红遍大江南北!”

谢方臣不发一言的开着车,脸上一点波动都没有。

“现在不流行花样美男了,不然你绝对能一炮而红。”楚婉儿摸着下巴盯着谢方臣分析,“不过长得好总是占优势的,或许我们可以另辟蹊径,紧跟时下热点,给你打造个冷酷耿直boy之类的人设。”

楚婉儿嘚吧嘚吧说了好一会儿,都没听到谢方臣一句回应。

她不甘寂寞,伸手推了一把谢方臣,“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这可是关乎你的未来前程啊。”

“……”谢方臣冷淡的开口,“这种事情,签约之后不是有公司在管理吗。”

楚婉儿噗嗤一声,“就说你根本没经验吧,我告诉你,像你这样被星探发掘的小新人,如果没有翻起什么火花,公司是根本不会搭理你的。”

说着,楚婉儿嘚瑟的摇摇头,“哎,幸亏你遇上我了,不然你到时候被人欺负的骨头都不剩,可怎么办哦。”

谢方臣:“……”

光度大厦是一座外表极为普通的大厦,只有在娱乐圈混迹的人才知道,这里有着众多节目录制的摄影棚和工作室。

谢方臣是被敷衍的通知过来试镜的,当然连试的是什么角色都不知道,他跟楚婉儿一路走进去,问了几个同样来试镜的人,才找到了一个挤满了俊男美女的大厅。

“哇,这么多人。”楚婉儿低声惊呼。

谢方臣冷眼扫过在场的神色各异的人们,抱着手臂站到了一边。

楚婉儿看谢方臣这样,又开始脑补谢方臣的情绪,她拍拍谢方臣的肩膀,安慰谢方臣。

“你别灰心,我观察了一圈,不管男人还是女人,没一个长得比你好看,你是最亮眼的星!”

谢方臣:“……”

明明是夸人的话,怎么听起来这么不舒服呢。

试镜是在一个与大厅连着的小房间里进行的,按照排队顺序进去试镜,照这熙熙攘攘的人群,谢方臣和楚婉儿得等到下午去了。

“哎,早知道咱们就早点来好了,真是失误啊。”楚婉儿看着长长的队伍,气的捶胸顿足。

谢方臣对此不置可否,他的心思根本就没在这里,他在琢磨最近的股市与基金。

就在吵吵闹闹的氛围中,突然,出现了一男一女。

女人挽着男人的手甜甜的笑着穿过长长的队伍,直接进了试镜的小房间。

顿时,大厅就炸开了锅。

“那男的女的谁啊,不知道要排队吗。”

“嘘,那男的是谢家的独生子,谢一衡,女的是他最近的新宠,听说这次电影的投资方之一就是谢家,关系户,懂不懂?”

“哎我看今天这角色又没戏了。”

在一众叽叽喳喳的讨论中,先前还意见颇多的楚婉儿,出奇的沉默了下来。

她眼睛死死盯着那间试镜的小房间,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头。

谢一衡。

可不就是母亲给她安排的相亲对象、她要嫁过去的人吗。

垃圾!

幸亏她溜了!

如果谢方臣此刻朝楚婉儿看一眼,就一定能发现楚婉儿的不对劲。

然而,谢方臣也与楚婉儿一样,愣愣的望着试镜房间的方向。他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甚至,还夹杂着仇恨。

不管是哪个圈子,出钱的都妥妥的大爷。

投资方谢家的独生子谢一衡陪同女伴进去小房间后,外面大厅里等着的人立马就沮丧了起来。

“这一上午,怕是白等了。”

“谁说不是呢,本来就听说只空着不多的几个角色,那女人肯定能把其中一个拿走,剩下的也不知道还有哪些关系户,哎。”

“谁让人家攀上了谢家的高枝啊,不过我听说谢一衡挺花心的,一段时间换一个女伴,咱们谁要是能搭上他,那不也就不用愁了吧。”

“那是你说想搭就能搭上的啊。”

“嘘,人出来了。”

兴许是有谢一衡陪在身边,所以夏溪的试镜很快就结束了,两人又亲热的如同连体婴儿一般从小房间走了出来。

一直叽叽喳喳八卦的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顿时噤声,尽管脸上表现的不在意,但眼底写满了不甘心与羡慕。

谢一衡与夏溪两人旁若无人的穿过大厅,从谢方臣身边擦肩而过,走出了大厅。

“切。”楚婉儿黑框眼镜下的视线紧紧追随着谢一衡,直到看不见谢一衡的踪影,才不屑的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

她长长出了一口气,正准备跟谢方臣吐槽两句,却看到谢方臣突然直起身,快步出了大厅。

谢方臣这是干嘛?

去上厕所了?

楚婉儿被谢一衡的突然出现搅的心烦意乱,她抱着手臂等了一会谢方臣,不见人回来后也跟着出了大厅。

谢方臣这家伙,该不会是看试镜没戏,临阵脱逃了吧。

楚婉儿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探头探脑的找谢方臣。

……

谢方臣不远不近的跟在谢一衡与夏溪身后,看着两人走出大厦,你侬我侬的在大厦门口亲热了一会,谢一衡才钻进车里。

轿车临离开前,夏溪还弯腰趴在车窗边,对着谢一衡撒娇。

“亲爱的,等下人家听导演安排完具体的进组时间,就过去找你哦,你可是答应人家,今天要跟人家一起吃午饭的。”

那娇滴滴的语气,听的路过的人都要掉鸡皮疙瘩。

偏偏谢一衡就很吃这一套,谢一衡点点头,十分有做派的道:“好,等你忙完了,我让司机来接你。”

“我就知道亲爱的最好了,啾!”

“好了,中午见。”

夏溪依依不舍的送走谢一衡,目送着谢一衡的车开出去一大截,才转身回大厦。

她转身后走了几步,一抬眼就看到了愣愣看着她这边的一个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的眼神直勾勾的,令夏溪有些疑惑。

她正猜测着这男人到底在看什么,男人突然就朝她走了过来,向她伸出了手。

“你好,夏溪小姐,我是你的粉丝。”

男人突然笑了起来,眼角弯弯,宛如三月刚开的桃花,嫣然到令人情不自禁的为之倾倒。

夏溪虽说只是个几乎没名气的小明星,但也混迹娱乐圈有一段时间了,她还从来没看哪个男人,笑得这么甜,这么好看过。

“你……你好。”夏溪懵懂的伸出手,握住了男人的指尖。

男人的指尖微凉,与他脸上热情的笑意截然相反。

“今天能在这里见到夏溪小姐,我真是太开心了,我真的很喜欢夏溪小姐,不过夏溪小姐你还有事要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我那边还排着队,先去试镜了。”

男人一脸真诚的说完,又彬彬有礼的欠了欠身,才转身离开。

等夏溪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男人已经不见了。方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梦境一般。

指尖似乎还残留着男人手指冰凉的触感,夏溪不知怎么的,脸突然就红了。

她虽然踩了狗屎运成了谢一衡的情人,但说到底,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小女生,面对这样优质的粉丝真诚告白,又怎么能不得意,能不心动呢。

夏溪嘴角高高翘起,脸上的笑意止不住的溢了出来。

方才这个粉丝说要试镜?

怎么,难道也是来这个剧组试镜的?

……

楚婉儿追出去找了一圈,最后才看到了在大厦门口柱子后面的谢方臣。

她刚要上前盘问,结果就看到谢方臣从柱子后走了出来,迎上了从大厦门口进来的夏溪。

接着,楚婉儿就看到了令她差点惊掉下巴的一幕。

她听着谢方臣那又奶又甜的崇拜语气,看着谢方臣脸上的笑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

这……这家伙不是个面瘫性冷淡吗?

楚婉儿就那么站着,愣愣的看着谢方臣对夏溪表达完自己的崇拜,然后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喂,你认识她……”

楚婉儿一句话还没说出口,谢方臣已经越过她,回试镜大厅去了。

楚婉儿:“……”

这也太差别对待了吧。

楚婉儿气的跺了跺脚,追着谢方臣的脚步回了试镜大厅。

她进去后,就看到谢方臣又站在了方才排队的地方,脸上又回归了面无表情的状态。

楚婉儿凑上去,皱着眉头吐槽:“我还以为你不认识她呢,没想到你居然是她粉丝啊。国内娱乐圈我不太了解,她很红吗?有多红?”

谢方臣没有回答楚婉儿一连串的问题,甚至还冷淡的闭上了眼睛。

楚婉儿看谢方臣这抗拒的态度,在这人多眼杂的地方也没法再多问下去,只能暂时讪讪闭上了嘴巴。

长长的队伍终于排到尽头,此时已经差不多到了中午饭点了。

楚婉儿跟在谢方臣身后,一起走进了演员试镜的小房间。

小房间正对着门的一侧摆着一个长桌子,长桌子后面又摆了七八个椅子,椅子上坐着一干导演副导演等人。

一进小房间,谢方臣身上的懒散气息顿时收了起来,他落落大方的走过去,在长桌子前两米处站定,轻轻弯腰鞠了一躬。

“几位导演好,我叫谢方臣,是过来试镜的。”

坐在最中间的男导演眼底乌青很重,看上去有点疲累,但还算是客气的点了点头,对谢方臣道:“坐吧。”

“谢谢。”

谢方臣乖巧的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还没开始自我介绍,就被导演旁边副导演的一个问题给问住了。

“之前都拍过什么戏?”

谢方臣局促的摇摇头,“……没有拍过戏。”

“所以,这是你第一次拍戏?你是新人?”

尽管副导演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谢方臣还是规规矩矩的如实回答:“是,我是新人。”

听到谢方臣的回答,副导演问都不问了,啪的一下合上文件夹,朝谢方臣摆了摆手,“不好意思,我们剧组不想带新人,我们需要的起码是有经验的演员,不然会耽误进度。”

这样干脆利落的拒绝,把站在不远处等谢方臣的楚婉儿都听愣了。

谢方臣同样也是没想到就这么完事了,他微微诧异,但很快就又反应了过来,站起身,礼貌的朝一排导演和副导演欠了欠身。

“谢谢指导,麻烦了。”

他说完,转身就走。

谢方臣走到门口的时候,被楚婉儿一把拉住了手腕,“喂,你怎么就这么走了,你好歹争取一下啊!”

楚婉儿表现的比谢方臣积极多了,她见谢方臣无动于衷,叹了口气自己大步朝导演们走了过去。

“导演好!”楚婉儿先是深深鞠了一躬。

接着,她也不等导演们说什么,自己就快言快语的吹起了牛皮。

“导演啊,虽然我们家谢方臣是新人,但是他有专门的表演老师,有前辈带他,是绝对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你们就给他一个机会吧。让他先试试戏,先给他一个试戏的机会,好吗?”

几个导演互相对视一眼,没吭声,显得有些犹豫。

楚婉儿连忙接着说:“你们这剧是偶像剧对吧,我们家谢方臣他今天没化妆来的,就是想来让导演看看他这个人原本的样子,争取个角色。你们给个试戏机会吧,求求了。”

楚婉儿卑微的乞求,听的谢方臣眉头一拧,很是不悦。

但几个导演却被楚婉儿的真挚的请求说服,另一个方才就对谢方臣多打量了几眼的副导演点点头,道:“那就试一段戏吧。”

楚婉儿高兴的连连鞠躬:“哎!谢谢!谢谢!”

试戏是给一小段剧本,让演员自己演出来。

谢方臣拿到的这一小段剧本,是一男一女的对手戏。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试戏的话就是无实物表演,对着空气将这一段演出来。

原本做演员就是阴差阳错,既然被人家拒绝,谢方臣也没想多做打算,反正,他既不靠做演员吃饭,未来的志向也不在此。

但既然楚婉儿给他争取到了这个机会,谢方臣也就打算死马当活马医,演一演算了。

他读了遍台词,正要开始表演,这时候,夏溪突然推开房间门,走了进来。

夏溪径直走到谢方臣面前,看了眼谢方臣手中的剧本,扭头对导演道:“这个刚好是和我的对手戏,我来和他演吧。”

作为被资本大佬塞进来的人,导演们即便是心里不满意,口头上也不能说什么。

况且,夏溪也确实没说错。

“行,你跟他对一下戏试试看。”

这是一段感情戏,女人发现男人背叛了自己,所以上门质问男人,而男人的态度则敷衍又绝情。

试戏开始。

夏溪仰头看着谢方臣,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夏溪:“他们都在说,昨天晚上你在那个女人那里过了夜,今天你坐着她的车来上班的,这是真的吗?”

谢方臣面无表情,眉宇间甚至带着些许不可一世的傲慢,他盯着几乎快要哭出来的夏溪看了片刻,才轻轻启唇。

“是。”清冷好听的嗓音,使得他周身的气场更加冷漠。

“为什么?!”夏溪吼了出来,嘴唇下巴都在颤抖,“你不是一向瞧不上这种事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谢方臣嘴角抽了下,像是厌恶,又像是不敢直视女人的深情似的,轻飘飘移开了视线。

“我累了。”简短的三个字,听在人耳中,却能激荡起万千的情绪。

“累了?你这么就累了?”一行泪水从夏溪眼角滑下,她却讥讽的咯咯笑了起来,“宋墨,你是不是忘了,你母亲是怎么死的了?你是不是忘了,你母亲临终前,跟你说过的话了?”

那一瞬间,谢方臣身上的气场就变了。

他突然瞪向夏溪,额头青筋迸起,“你闭嘴!你给我闭嘴!”

谢方臣突然拔高的声调和变得骇人的表情,吓得夏溪不由得屏住呼吸,后退了一步。

不光是夏溪,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楚婉儿在内,都被谢方臣突然的情绪爆发吓到了。

夏溪更是吓到忘了接下来的台词。

不过,也不需要了。

坐在正中央的正导演,突然站起身,啪啪啪为谢方臣与夏溪的表演鼓起了掌。

“不错,很有灵气。”

谢方臣还有点懵,像是沉浸在戏里似的,没有反应过来。

只有他自己知道,方才他那样激烈的情绪并不是在演,而是他最真实的表现。

因为夏溪那句质问的台词,和他的人生经历,一模一样。

夏溪很快出了戏,她笑着上前挽住谢方臣的胳膊,对导演道:“导演,我很享受和他对戏的感觉,您看……”

“宋墨这个角色就他了,从外形上来说也很合适。”既然不必担心不会演戏,又有夏溪这样极力举荐,导演当场就拍板决定了。

夏溪高兴的笑起来,“谢谢导演!”

这时,谢方臣也恢复了正常,他恭敬的朝那一排导演鞠躬,“谢谢导演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尽量不给大家添麻烦的。”

鞠躬完,他又看向夏溪,与夏溪默契的相视一笑。

谢方臣试镜的宋墨这个角色定下来后,此次试镜也就结束了。

在场的工作人员发给谢方臣一个剧本,两个写满了注意事项的小册子,并告诉了谢方臣要开机的时间和进组的时间地点。

“你叫谢方臣?”夏溪走过来,笑的眉眼弯弯,很是清纯可爱。

谢方臣也笑了起来,“对,夏小姐,刚才真是谢谢你了,没想到我能和你一起演对手戏。”

夏溪很是友好,丝毫没有前辈的倨傲,“我也没想到,作为新人,你能演的那么好。”

谢方臣脸颊微红,眼皮垂了下来,“夏小姐过奖了。”

夏溪看着谢方臣这幅害羞的样子,心中又是一动,她笑得嘴角都合不拢,“那我们开机那天见,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好,夏小姐再见,路上小心。”

“会的,拜拜。”

跟在谢方臣身后,抱着剧本和册子一言不发的楚婉儿,直到看不见夏溪的身影,才啧啧了两声。

谢方臣听到,皱眉看向楚婉儿。

楚婉儿这几天在谢方臣跟前已经没脸没皮惯了,也不在乎什么形象,直接问谢方臣:“喂,你这是干嘛呢,人家可是谢一衡的情人,你勾搭人家谢一衡的情人,不怕被揍啊。”

谢方臣听到谢一衡三个字,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了下来。

他不理会楚婉儿,抬脚就往大厦门口走去。

被谢方臣抛在身后的楚婉儿又啧了一声,没好气的吐槽:“大混蛋还给我搞两面派,跟人家夏溪就笑得那么甜,跟我就这么凶,哼,什么人啊。再说我又没说错,给我甩什么脸子啊!”

眼看谢方臣就快要出大厦,她连忙追了上去。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