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弄了几次路都不能好好走 迈开腿让尝尝你的森林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楚婉儿之所以能跟这些名流大腕玩在一起,是因为楚婉儿有个特别厉害、牛气冲天的母亲,楚妍。

楚妍是中国最早的国际影星,出演的电影拿遍各项国内外大奖,她获得的成功和地位,放眼望去,没有一个女明星可以与之相较。

可也正是因为母亲实在是太完美太优秀了,楚婉儿从小就性格叛逆,每天过的没心没肺,压根就不想努力。

她经常跟楚妍说的一句话就是:“反正我再努力,也比不上您十分之一。”

楚婉儿正舒服的眯着眼睛,一边吃五星级米其林厨师做的蛋糕,一边听Christine Dale聊超模圈子里的八卦。

谁在上台前故意踩伤了谁,谁抢了谁的男朋友,谁又和摄影师有一腿,可比那些都市情感撕X剧和宫斗剧有意思多了。

就在楚婉儿听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她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楚婉儿偏头看了一眼,看到屏幕上显示的mum后,脸上的笑容立马就消失了。

她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接起了电话。

电话接起来,说话的却不是楚妍,而是楚妍的经纪人,李菲。

“婉儿,你怎么不在家?你妈妈现在在你的公寓,你立马回来,你妈妈有话跟你说。”

楚婉儿刚要反驳,李菲那边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说起来楚妍前段时间特地去冰岛拍摄时尚大片,楚婉儿也有段时间没见母亲了。

虽然对母亲有诸多抱怨,但毕竟是生养自己的母亲,目前还是自己的经济来源,楚婉儿没多耽搁,几口把蛋糕吃了,匆匆与姐妹告别。

临走的时候,还嘱咐姐妹把那个睡了摄影师的超模八卦回头完完整整告诉她。

楚婉儿住的是一间独栋公寓,她出了餐厅开车过去,到家已经是四十分钟后了。

一推开门,楚婉儿就听到楚妍的经纪人正拿着手机,用着不知道哪国语言斥责电话那头。

楚婉儿怪不怪的点头打了个招呼,放下包包走进去找楚妍。

走进卧室,楚婉儿看到楚妍端着一杯颜色复杂的鲜榨混合果汁,端坐在她卧室的小沙发上,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那一看就难喝至极,但吹嘘有美颜养肤功效的果汁。

“坐。”楚妍看到楚婉儿,下巴轻轻一点。

楚婉儿走过去,没个正行的往床上一瘫,面无表情的问楚妍:“突然叫我回来,干什么?”

“你有什么人生目标吗?”楚妍一开口,问题就直击灵魂。

楚婉儿愣了愣,扑哧一声笑了,她笑着向后仰去,往床上一躺,“有啊,我的人生目标就是睡醒了吃,吃饱了睡,无拘无束,潇洒一辈子。”

楚妍眉头微蹙。

她虽然年过五十,但依旧美的如同一幅名画。当然,这和她多年来良好的生活习惯与砸在脸上的各种天价护肤品脱不了干系。

片刻后,楚妍终于喝完最后一口混合果汁。

她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楚婉儿,优雅又掷地有声的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回国嫁人吧。结婚对象我已经给你挑好了,你嫁过去慢慢玩吧。”

楚婉儿正为自己这“别具一格”的人生目标暗暗得意呢,突然就惊天霹雳,她整个人都被霹晕了。

什么?

嫁人?

Excuse me?

楚婉儿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冲已经走到卧室门口的楚妍怒吼:“妈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呢!我不结婚!”

楚妍停住脚步,头也不回,短短几个字就终结了楚婉儿企图发起的争吵与反抗。

“这事没商量。”

楚妍眼睁睁看着母亲就这么冷静的迈步走出房间,气得抓起枕头就朝门口扔过去。

“fuck!”

于是,楚婉儿被楚妍押上飞机,送回中国。

楚妍作为国际知名巨星,行程十分忙碌,当然没有时间亲自监督女儿相亲,跟着楚婉儿的,是楚妍的另一个助理石娅,以及随行的五个保镖。

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楚婉儿戴着硕大的墨镜,气呼呼的走出机场大门,坐上早已经安排好的保姆车。

上车后,她抱起手臂,面无表情的问坐在对面的石娅,“喏,我们现在去干什么?”

石娅恭敬的回答:“先找个酒店住下,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和谢家少爷谢一衡见面。”

“呵,是嘛。”

楚婉儿从小就尝试过无数次母亲的铁血手腕,很清楚母亲决定的事,那讲道理争辩都是没有用的。

但仅凭母亲这么草率的决定,就想让她乖乖去结婚?

想都不要想。

楚婉儿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盘算着逃跑的方案,在到了酒店进入房间之后,她立马就落实了计划。

酒店的房间定在四楼,楚婉儿假装要补觉,关上门将床单和窗帘做成绳子,顺着窗户滑了下去。

可落地之后,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酒店的保安发现了。

“危险!”

保安一咋呼,警惕的石娅和保镖们也都发现了。他们立马出动,开始追楚婉儿。

楚婉儿没办法,只能撒丫子狂奔。

在大马路上狂奔当然跑不过专业的保镖,楚婉儿只能钻进小巷,没头苍蝇一样乱跑。

“在那边!”

一道女声凌厉的落下,几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保镖齐刷刷朝着公园的方向追了过去。

“真是没完没了了。”被发现的楚婉儿吐槽了一句,加快脚步跑过被修建的整齐又美观的行道树,绕进了旁边的林荫小道。

小道的尽头是一处公共厕所,楚婉儿来不及多想,没仔细看就冲了进去。

就在楚婉儿风风火火跑进去,准备找个隔间躲起来的那一瞬间,正好其中一个隔间门打开,一个年轻男人从隔间里走了出来,抬头看到男厕所里跑进来的楚婉儿,年轻男人一脸的不可置信。

看到男人,楚婉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跑错厕所了,但此时她已然没法再回头,出去,就意外着被抓回去!

而抓回去……

电光火石之间,楚婉儿一把将男人推回了隔间,压在墙上,飞快的锁上了门。

“帅哥别叫!借我躲躲!”

难得在这么危机的关头,楚婉儿还分了心思对男人的外貌进行了评价。

谢方臣微微蹙眉,沉默的看着眼前喘的这个上气不接下气、一脸通红的女人。

女人虽然头发乱糟糟的有点狼狈,但不管是从乌润的发质还是吹弹可破的肌肤,都可以看出生活条件肯定不差。

可这是在干什么,玩躲猫猫游戏?

谢方臣向来不喜欢这种低级无聊的游戏,他虽没吭声,但眉毛十分不悦的蹙了起来。

他不过是在等导演的间隙来上个厕所,怎么就遇到这种倒霉事情?呵呵,他可没那么多闲工夫陪人玩这种无聊游戏。

谢方臣刚要推开楚婉儿,厕所的隔间外,突然响起了一串急促的脚步声。

“找一下!”

一间一间隔间门被粗暴的拍开,楚婉儿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躲在了谢方臣身后。

很快的,保镖就找到了楚婉儿与谢方臣藏身的这间隔间门前。

“这一间。”保镖在外面对话。

紧接着,薄薄的隔间门,被砸的震天响。

“咚咚咚——”

楚婉儿紧张的大气不敢出,抓着谢方臣胳膊的手,越收越紧,越收越紧。

要是这道门被强行破开,她肯定就要被逮回去了!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直像个木头人似的立着的男人,突然开口了。

他声色清冷,柔和,带着一点点不耐烦的沙哑。

“干什么。”

顿时,外面的敲门声就停住了。

本来这就是男厕所,保镖们毕竟不是无赖流氓,没有强迫人家正在方便的路人出来的道理,沉默片刻后,保镖们便离开了。

“去外面找找。”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楚婉儿慢慢松了一口气。

“呼……刚才真的好险啊。”

“人已经走了,你可以松开我了吗,你捏的我有点疼。”

楚婉儿抬头,迎上男人的视线,危机解除之后,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此刻她和男人的距离有多么亲密。

楚婉儿连忙松开牢牢握着男人的手,往后退了半步,“sorry!”

要不是自己身世特殊,平时见过的帅哥美女实在太多了,楚婉儿敢保证普通人面对着这张脸,一定会尖叫出声。

长的这么极品,也难怪她刚才在紧要关头还会花痴一下了。

谢方臣神色淡淡,对楚婉儿的道歉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和表情,拉开隔间门径直走了出去。

“哎,你去哪儿!我还没跟你说声谢谢呢。”

谢方臣走到洗手台洗手,楚婉儿跟了过去,看谢方臣洗手,她想到什么似的,连忙也将自己的手放在水龙头下冲。

虽然刚才这男人救了她,但是与人家上完厕所没洗的手紧紧相握,想起来还是有点小小的恶心啊。

谢方臣洗了手,掏出手帕擦干,迈步朝厕所外走出去。

自始至终,他都没再多看楚婉儿一眼。

楚婉儿看谢方臣往外走,担心那帮保镖还没走远,生怕他们杀个回马枪,当机立断紧紧跟上了谢方臣。

谢方臣对此视而不见,走出男厕所,穿过草坪。

公园的一隅,架着一排机器,数十个人在那里忙碌着。

楚婉儿鬼鬼祟祟的跟着男人走了过去,才发现这是个正在拍摄广告的小剧组。一个穿着短裙的女人正迎着阳光,在草坪上做出各种可爱的动作。

“卡!换机位!休息十分钟!”

趁着这个间隙,谢方臣走上前,对拿着小电风扇为自己驱热的导演轻轻鞠了一躬,“赵导您好,我叫谢方臣。”

导演像是听不见似的,眼皮都不抬,拇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

谢方臣微微弯腰,又重复了一遍,“赵导您好,我叫谢方臣,Lucy姐叫我过来,见您一面。”

听到Lucy的名字,导演才抬头瞟了谢方臣一眼。

“Lucy?昂,叫你过来干嘛。”

谢方臣一点也不拘束,也没有因为导演的不待见而自卑,落落大方坦然的任由导演十分不礼貌的打量,在导演质疑的视线中,他得体的回答:“Lucy姐说,您在为新戏选角,叫我过来试一试。这是她让我给您的。”

那是一张纸条,上面有几个手写的大字。

导演将信将疑的接过,扫了一眼确认是Lucy本人的字迹后点点头,没什么好气的说:“后天上午,光度大厦,过来试镜。”

“好的,谢谢赵导,那您忙。”

谢方臣转身,正准备离开,身后的导演又开口了。

“这年头,真是有一张脸就想演戏,一个个苍蝇一样往里头扎,烦都烦死了。”

“可不是嘛,都还做着前些年被星探挖掘一朝成名的美梦呢,哈哈。”导演旁边的助理帮腔嘲讽,“不过Lucy姐的面子,您怎么说还得给几分啊。”

“切。”

楚婉儿虽然站的不近,但这些对话声音实在太大,摆明了就是故意说给旁人听的,她想不听见都难。

楚婉儿在国外跟娱乐圈的人经常混在一起,也见过不少拜高踩低的,眼前这一幕不禁让她在心底里冷哼一声。

再看向谢方臣,他神色依然淡淡,眼眸低垂,纤长浓密的睫毛挡住了他的情绪。

不知怎么的,就给了楚婉儿一个绝世而无人怜爱的错觉。

顿时,就给了楚婉儿一个暴击。

长得这么好看人还这么善良的人,居然被这样挖苦讽刺,这帮人真是丑人多作怪!

怀揣着愤愤不平的心思,楚婉儿在谢方臣迈步走过来的时候,连忙凑了上去。

“喂,你是艺人啊。”

“你是演员?”

“是不是新人?”

“他们那么说你你不生气?”

谢方臣视若无睹的从楚婉儿身边走了过去,一路向前,径直往公园外走。

楚婉儿左瞧瞧右看看,这一大片人她也不认识,呆着也不知道能干什么,索性,她心一横,追上了谢方臣。

“那个什么,你是艺人,给我介绍个工作吧。我在国外认识可多大牌明星,娱乐圈方面的经验,我可是相当的丰富。”

说话间,楚婉儿已经跟着谢方臣出了公园,来到一辆越野车前面。

楚婉儿看谢方臣打开车门上了车,刚想开两句玩笑,眼角一瞥看到不远处还在搜寻自己的保镖。

她二话不说,拉开后座的车门就钻了进去。

见这个狗皮膏药一样粘着自己的女人自顾自的上了车,前排正打算启动车子的谢方臣沉下脸,盯着后视镜命令楚婉儿。

“下车。”

楚婉儿为了躲避保镖,连男厕所都敢闯,又怎么可能乖乖下车。

她立马委屈巴巴的哀求谢方臣,“那帮人就在后面,救人救到底,帅哥,求求你了。”

谢方臣再一次不悦的蹙眉,他今天一定是出门没看黄历,才惹上这么麻烦的事情。

“下车。”谢方臣不为所动。

“你刚刚都帮我一次了,再帮一下吧。”楚婉儿声音里带了哭腔,“我要是被那帮人抓走,就要被迫嫁给一个我见都没见过的老头子,去为人家传宗接代,成为婚姻的牺牲品。我作为女人的一生,就彻底的毁了。”

楚婉儿演技逼真,愣是将这半真半假的事演的跟真的一模一样。

谢方臣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微动,随后,他便没有再赶楚婉儿下车,而是不发一言的启动了车子。

车子行驶了半个钟头左右,停在一栋小区门前。

“下车。”依旧是冷冰冰的语气。

眼下是没有保镖追过来了,但楚婉儿却对面前这个有多英俊就有多冷漠的年轻人产生了兴趣。

这样气质逼人的帅哥,可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极品啊。

她扒着前排座椅,笑嘻嘻的同谢方臣商量,“那个什么,帅哥,我们交个朋友呗。”

谢方臣:“……”

这女人还真是烦人。

楚婉儿并不知道谢方臣的心声,她继续道:“我听你完了要去试镜,对不对?你是不是还没经纪人和助理?要不我做你助理吧,我在这方面是真的有经验。”

像是害怕谢方臣不信,楚婉儿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相册划拉给谢方臣看。

“瞧,我跟大明星们的合影,还有这个,好莱坞最有名的编剧保罗,你今天遇上我,可真的是赚了,我这方面很有人脉的。”

那些照片大多数都是私人酒会上的合照,没点背景身家是不可能进入的。而且照片看起来很逼真,不像是P的。

谢方臣虽然对楚婉儿风风火火的性格依旧不待见,但是能认识这些人,想必也真的会对他有点用……

尽管心里已经转了十几个弯有了点想法了,谢方臣面上依旧冷淡的不行。

他重复道:“下车。”

“哎别这么快拒绝啊,你好好想想啊,你要当演员对吧,当演员人脉很重要的,你认识我,就相当于……”

楚婉儿正喋喋不休的劝说着,周围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喇叭声。

原来是谢方臣的车停在进小区的关卡口太久,挡住了后面进来车的道儿。

眼看着前方保安走了过来,谢方臣脚踩油门,开车进了小区。

看谢方臣停好车打开了车门,楚婉儿也连忙下了车,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谢方臣进了楼门口。

“我说,你作为一个演员,住的地方也太寒酸了点吧。”乘坐电梯上楼,楚婉儿看着电梯墙上掉落的漆皮,摇着头吐槽。

电梯停在六楼,谢方臣率先迈步出去。

楚婉儿跟在后面絮絮叨叨,“我可是听说现如今国内演员片酬特别高,你只要能接到戏,怎么着也能换个条件好一点的地方住吧。”

谢方臣不吭声,但是嘴角牵起一个不屑的弧度。

“噢,我的天哪!你家这是被抢劫过吗?”楚婉儿跟着谢方臣进了屋后,望着几乎没有任何家具和装饰品,空荡荡连个沙发都没有的客厅,震惊的张大了嘴。

“你自便,别打扰我。”谢方臣在玄关处换了鞋,沉着脸对楚婉儿扔下一句,便进了书房。

尽管态度冷的骇人,但这话里的意思,不就是同意她留下来了?

楚婉儿高兴的原地蹦了蹦,开始细细参观这套房子。

两室两卫,中间夹着一个书房,进门左转是开放式厨房,不过除了一台冰箱,什么厨具都没有。

仔细一看,这房子其实还挺大的,比她在电梯里设想的要好得多了。

只是,这简洁到几乎可以当样板房的装修,实在令楚婉儿不敢恭维。她想到男人那从头到尾就没什么表情的脸,啧啧几声,偷偷吐槽。

“八成是个性丨冷淡。”

看完房子后,楚婉儿无聊起来,她一个人呆着没事干,便随便叫了个外卖,然后点开网页,开始搜索与谢一衡有关的新闻。

毕竟是母亲要她去嫁的人,她虽然不愿意这么生硬的相亲没有感情的结婚,但对于那个人,她多少还是有点好奇的。

结果,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三跳。

《谢一衡到底有过多少女人?》

《谢一衡新丨欢大揭秘,火锅店门口露丨骨亲昵》

《跟谢一衡传过绯丨闻的女明星数不胜数,唯她最得宠》

《睡过女星最多的富二代,谢一衡是第一吗?》

……

上百万个搜索结果,随便点进去一个,用词之浮夸造作,描写之香丨艳,都让楚婉儿瞠目结舌。

甚至,还有更恶趣味的猜测,说谢一衡是千丨人斩,有收集癖,所以女朋友每个类型都不一样,本质上是在体验不同的女人带给自己的不同体验。

诸如此类的言辞,看的楚婉儿外卖都吃不下去了。

她气哄哄的关掉网页,把手机扔在了一边,她怕她再接着看下去,会恶心的吐出来。

真没有想到,母亲居然让她嫁给这样一个人渣败类大色狼,母亲平日里对她不闻不问就算了,现在还这样坑她!

她真是气的肺都要炸了。

要不是她不想结婚逃出来,她恐怕就要去做接丨盘侠了。

楚婉儿越想越气,她直接把手机卡抠出来,一折两半扔进了垃圾桶。母亲既然能狠心让她嫁给这样的烂人,那就别想再找到她了!

她楚婉儿就算是死在外面,没人要没人爱,也绝对不会嫁给一个油腻又恶俗的富二代!

谢方臣一直在电脑前忙到了傍晚,起身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腰都麻了,便关了电脑,打算进浴室放热水泡澡。

走出书房,往浴室走的途中,他余光扫到,死皮赖脸跟着他来的那个女人,正背对着他,对着手机嘀嘀咕咕。

谢方臣微微蹙眉,心道:自己该不会捡了个傻子回来吧……

舒展四肢浸泡在热水里,谢方臣舒服的长长叹了口气。

虽说成为艺人进入演艺圈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但能有个表面的身份,帮助他拓展人脉,收集和谢家有关的资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而至于外面那女人,看起来胸大无脑,貌似还真有点资源,边走边看吧,能用则用,不能用踢掉就算了。

他谢方臣,可不是收容所,不会无偿收容傻子,更不是什么好人。

忙碌了一天,谢方臣也累了,他泡的头晕脑胀的站起来,闭着眼睛去捞浴袍,不料手臂一挥扫到了置物架。

噼里啪啦,沐浴露护肤品掉了一地。

谢方臣跨出浴缸,弯腰去捡,没注意到沐浴露盖子摔开了,一脚踩上滑溜溜的沐浴露,嘭的一声摔了下去。

“啊——”谢方臣整个肩膀都磕在硬梆梆的浴缸边上,疼的他叫了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浴室门打开,楚婉儿冲进了浴室。

谢方臣目瞪口呆的看着冲进来的楚婉儿:“……”

楚婉儿目瞪口呆的看着谢方臣的下半身:“……”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