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的那么长是不是能力很强 好大,我吃不下去怎么办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顾柒月感觉鼻塞头有点发晕,在张妈|的坚持下吃了药上了楼。

时彦舟名下这栋别墅的占地面积很大,各种娱乐健身一应俱全,若是想花时间在这里游览,都得需要几天的时间。

二楼是她与时彦舟的卧室,上了右转是时彦舟的书房,平时在家需要办公用到的地方,从时彦舟的各种看不起她的语气中,顾柒月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无所事事的米虫,没想到在这个家还有一间属于她的书房。

推开房门,一股淡淡的纸香气息袅袅飘进她的鼻腔,顾柒月有所意外的凝着整间书房的摆设。

淡粉色的装修格调,书柜和书桌是米白色,各种小女生喜欢的小摆件随处可见。

外人口中对顾柒月印象的了解,她想象中应该是走黑白清冷风格的。

顾柒月微微皱着眉,纵使是失忆的‘顾柒月’,但说到底她们是同一个人啊。

记忆不在,第一感觉总不会差太多的,就拿这间粉色书房来说吧,她第一感觉虽然没有很排斥,但没有很喜欢。

顾柒月不懂那个她的脑回路,撇撇嘴角抬起脚走进这间充满少女心的书房。

她怀着好奇的心情四处走了走,手痒的摸摸这个小|东西又摸摸那个小摆件,还别说心情鬼使神差的变得不错。

难道,这是间治愈系的书房?

突然橱窗里摆着的两个孩子的照片吸引了顾柒月的注意力,依她的直觉来看,照片里的小女孩就是她,可那个小男孩是谁呢?

“太太。”

张妈|的声音使顾柒月欲要打开橱窗的手指顿住,她回过身,随手合上了那半扇门,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朝张妈领来的那位女人望过去。

这名在时家做事的佣人名字叫小桃,年纪不过二十五六,性子木讷,做事不如其他人有眼色,不过还算很听话。没想到她会背叛自己。

顾柒月凝着始终低头的她,语气没有一丝埋怨淡淡问道:“小桃,你在时家做事做的不舒服吗?”

“没。。。没有。”

半响后小桃才答道,声音里带着对她浓浓的惧意。

顾柒月又淡淡的问道:“时家有人欺负你?”

小桃又迟疑了一会继续结结巴巴的说:“。。。没有。”

“那你是不满意时家的工薪待遇吗?”

小桃摇摇头表示都不是。

顾柒月墨黑清亮的眼睛透着不解,那她真的想不通小桃为什么要那么做。

张妈站在一旁不免对小桃发出不满的声音:“你扪心自问,太太这段时间对你怎么样?因为你笨手笨脚打碎了先生了古董花瓶,还敢伪造现场试图栽赃给别人,你以为太太不知道?其实是太太心善,她为你担下了罪名,害得被先生骂了一通。”

小桃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泪水挂满面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因为太害怕了。。。我家里特别穷,我害怕先生让我赔偿。。。”

张妈失望的摇头:“这是你背叛太太的理由吗?”

小桃拢着眉,咬着唇陷入沉默:“我。。。”

顾柒月眼角眉梢郁着愁色:“张妈,把她手机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删了。”她抿了抿唇瓣,目光游移对小桃道:“念在你在时家做了几年,你走吧,我不为难你。”

小桃手里紧紧握着的手机被张妈夺走,眼看着张妈把她手机恢复出厂设置,拳头死死握着。

张妈将手机还给她,拧眉道:“还不快谢谢太太?”

小桃吸了口气,缓缓的走向顾柒月面前。

顾柒月看着她,发现她眸中有暗流涌动,转瞬恢复如常。

顾柒月狐疑的蹙了蹙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但那一秒钟之间,小桃给她的感觉并不舒服。

“对不起太太。”小桃深深的鞠下躬。

“谢谢太太。。。”她再次站直身子时,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迅速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只透明的玻璃瓶,朝她泼过来。

张妈站在小桃很近的距离,早在她动机不纯的时候,她就发现了不对劲,几乎是同一时间,张妈迅速拽起顾柒月,还用身子挡在了她的身前。

“太太小心!”

顾柒月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不知所措,她苍白着脸,瞪大眼睛看着小桃泼过来的液|体洒在张妈|的手臂上,刺鼻的酸味扑面而来。

很快顾柒月反应过来,把张妈扶到沙发上,眼圈怒到通红,大声的嘶喊道:“来人!快来人!打电话叫医生!”

小桃道:“门已经被我锁起来,他们需要花费一些时间的。”

张妈吃痛的呲着牙,反而安慰起顾柒月:“没事太太,这玩意没那么厉害,还好那小贱蹄子没把它泼到你脸上。”

闻声赶来的佣人围在门口,正在想办法开门。

顾柒月强行镇定,呼吸紊乱急促起来,她死死凝着小桃,后者一脸凶残,唇角扬起冷冷的笑。

“我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你什么时候准备放过我?刚才的硫酸真是可惜没有泼在你的脸上,每天看到你这张脸我都恨不得划花它。”

在顾柒月的注视下,小桃又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刀子,泛着阴寒的刀光慢慢朝她走来。

顾柒月的脸上全然没了血色,她从来没想过有人恨她恨到想让她去死。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桃步步逼近,脸上的神情几近疯狂:“无冤无仇?呵,真是可笑,不过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因为你出了车祸失忆,自然不记得从前做的那些事。”

忽然她握着刀柄狠狠刺向顾柒月,顾柒月躲开后找准时机握住她的手腕,她现在还在担心张妈|的伤势。

“有什么仇,什么怨,先把张妈送到医院再来谈,你想要什么补偿,我都给你。”

小桃满身尖锐又充满怒气,反手用力挣脱了顾柒月的桎梏,她大声笑着遍布着冰冷的嘲弄意味:“补偿?怎么补偿?你害我被人轮番凌辱,你说该怎么补偿?”

顾柒月墨黑的瞳孔剧烈的紧了紧,她在想自己会那么坏吗?会眼睁睁看着一个小姑娘被人凌辱!

小桃趁着她晃神,心横了横,拿着刀子朝她挥去。

顾柒月反应够快,但臂膀还是被划了一下,单薄的衣服连带着皮肉被划开了口,鲜红的血流了出来。

“嘭——”的一声。

书房的门被谁大力踹开,顾柒月顺着光线望过去,面容俊美,在看到她的那一秒阴霾到可怕的男人。

一涌而入的佣人制止了疯癫的小桃,拖着她离开了书房,临走前阴森可怕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顾柒月身上。

顾柒月没再涌起一丝波动跟起伏,她一手压住另外一只手臂的伤口。

划开伤口的手臂在白皙纤细的指间不断流出鲜艳的血,顾柒月像是丝毫没有在意,转身看着佣人抬起张妈,凝重开口。

“时彦舟,张妈|的手臂被小桃泼了硫酸,我不知道需不需要做紧急治疗,快带她送去医院。”

时彦舟沉默的把眼前这一幕映在眸底,淡漠的眉眼凛然一变,削薄的唇抿成直线,大步向前抱起她快步走出书房。

顾柒月惊异的抬起头,在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男人凸|起的喉结和下巴。

她不得不承认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宽厚有力的臂弯很有安全感,男友力简直爆棚。

但是她就是不知道:“干嘛突然抱我?”

男人没有说话,自顾自的往前走并下了楼。

“去医院的话,我可以自己走的,毕竟我伤得的事手不是腿。”

男人还是没说话,连低头瞅她一眼都没有,车子早被人准备好,男人把她小心放进后排车座。

顾柒月皱了皱眉:“不说话就不说话,为什么都不看我一眼。”

时彦舟眼睛敷衍的扫了一眼,拿起助理递过来的白色湿毛巾小心的按住她的伤口处,嗓音淡淡:“我晕血。”

顾柒月小脸因失血变得苍白,她哦了一声,此时车子发动飞速前进,她想到了张妈:“张妈呢?她受伤了。。。”

“知道,在后面的车子。”

顾柒月虽然痛的呲牙还是点了点头,这才发现自己的身子半躺在他的怀里,而且发现价格名贵的衣服上沾染上了她的血。

她好心提醒,声音却不自觉的孱弱:“额,你的衣服上沾到血了。”

时彦舟墨黑冷寂的眸凝了凝躺在他怀里气息都在虚弱女人:“你是在告诉我,你的命还不如一件衣服值钱吗?”

顾柒月不知道在胳膊上用刀划了一道口子后怎么还有心情去呛这个男人,她淡淡的提起气来:“以我一天二百五十块钱的工资,你这件衣服还真是要了我的命。”

时彦舟语气淡漠:“你总能无时无刻的在向我提出涨工资的建议。”

顾柒月呼出一口气,感叹这男人真是够了,她有说过要涨工资的意思吗?真以为全天下的人都在惦记他的千亿财产?

眼皮沉重的欲要阖起,突然想到了整件事情的作俑者,黑眸精神了几分:“。。。那个小桃,我觉得是魏清雅授意的。”

头顶传来男人没有起伏的嗓音:“别胡思乱想,清雅没必要这么做!”

顾柒月唇边的弧度愈发凝重,敛着眉眼中的情绪,露出几分轻嘲:“你怎么打算处置这件事?”

“送她去警局。”

她直接了断的问道:“那魏清雅呢?你怎么处置她?”

时彦舟像是顾及着她的伤势,语气不重:“和她的关系不大,顾柒月你现在还受着伤,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好吗?”

顾柒月眼底深凉疏淡:“所以你真的要包庇你的青梅竹马了?”

时彦舟道:“顾柒月我不喜欢你这么阴阳怪气,更不希望因为清雅导致我们吵架。”

顾柒月无声的眨了眨眼,现在这个状态确实不适合讨论这个问题,漠声道:“。。。好,我不和你吵。”

她现在只想安安稳稳的睡个觉,索性翻了个身在他怀里闭上眼睛。

不过是刚刚闭上眼的空,隐隐约约听到聒噪的声音在她耳边呼唤她的名字,她微微睁眼,模糊的看到男人俊美的轮廓。

“顾柒月,顾柒月不要睡,马上到医院了。”

“唔。。。”

温凉的手掌温柔的拍打着她的脸蛋,顾柒月不满的皱着眉心,语气很不悦:“。。。有病啊。”

温城第一尊重的男人被骂了,显然是愣了愣,他刚才看到她紧闭的睫羽颤|抖得厉害,呼吸并不平稳,颜色寡淡的唇瓣,还以为她。。。

“别睡,很快就到医院了。”

顾柒月声音淡淡哑哑忍不住吐槽:“感冒了。。。吃了点药,这会药劲上来了吧。。。你别再说话了很烦。。。本来伤口就挺疼的。。。”

男人沉默不再说话。

顾柒月浑浑噩噩的以为自己睡了很久,其实也不过几分钟,直到有了些意识时,努力抬起眼皮望着满目的白色才知道被送进了医院。

嘈嘈杂杂的环境中,有人在她耳边低喃了一句。

“别怕,没事不疼。”

…………

等到她彻底醒来,睁开双眼望着周围的环境,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

握草!这不正是她之前住过的病房吗?怪不得她会有熟悉感。

有没有搞错,虽然她不是有意要来的医院,可他们医护人员安排病房还带指定门牌号的吗?

“时太太,您醒来,想不想去厕所,我可以帮您。”

护士查房走进来,友好的对她道。

不就是有道伤口嘛,又不是残废了还不至于连上厕所都不能自理吧。

顾柒月全然忘记伤口在哪只手臂,一不小心牵扯到了缝合的部位,疼得眼泪直往下流。

小护士带着津城本地的口音,一字一句像是在给她说相声:“时太太,您还是别轻举妄动了,您这伤口可是缝了五六针呢?”

顾柒月蹙眉:“五六针?怎么缝了那么多?”

小护士一本正经的道:“可不呗,伤口深着呢,不多缝几针,怎么能快点长好伤口呢?反正时先生吩咐过的。”

顾柒月撇了撇嘴,那个男人管的还真是宽,她是靠颜值吃饭的,身上哪能多出一点点的伤疤。

“行吧!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办理的住院手续,到最后还是分到了这间病房?你们不知道我对这间病房敏|感吗?”

小护士对于她的疑问,给出了说法:“时太太是这样子的,咱们医院的VIP病房数量有限,但咱们温城的权贵显要的大人物有点不成正比,所以病房资源紧张,有的病人还得提前预定,更有专属病房套餐。”

顾柒月简直无语,她第一次听说医院还有这种扌喿作,义正言辞道:“你们医院的行为是不对的,你让其他病友住在哪里?”

“时太太,咱们医院病房是分等级的,普通价位的病房管够哦!”

“那我想搬到普通病房里去。”

不为别的,单纯的对这间屋子有偏见。

上次出院前,张妈和她白洒了一堆硬币消灾解难。

小护士笑着回答:“时太太,您在这呆的好好的,怎么想要换病房呢?实不相瞒,您的伤口虽然深,但完全没有住院的必要。”

“那我今天可以出院了?”顾柒月顿了顿,肯定的说:“不!今天必须出院,我去办出院吧手续。”

“时太太,时先生吩咐过,您,”

顾柒月郁闷的看着她,张口一个时先生,闭口一个时先生听得头都大了:“可别再给我提他了,我就是不想呆在这间屋子,算了我要先去看望张妈。”

说着就要下床穿鞋往外走,为了防止不牵扯到伤口,下床的动作略显浮夸,看起来很怪异。

“哎,时太太,您别乱折腾啊,那伤口可不就疼嘛?”

身后护士小心扶住她的身子,抬头就看到如同鬼魅悄无声息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并且将她半搂在怀里,一旁的小护士见状很有眼力见的走开了。

时彦舟淡淡的问道:“怎么了,想去哪?”

顾柒月一看见他,脑海里就不由自主的想起在车里发生的糗事情,当时她犯困的厉害,所以没空搭理他。现在回想起来他是在担心她一觉不醒吗?

顾柒月古怪的看他一眼:“我想去看看张妈,不知道她的伤势如何了!”

“她没事,你不用担心。”

“我就想去看看她。”说到底,张妈是因为她而受的伤,于情于理她都要去。

他道:“我刚才已经代替你看望过了,张妈让我替她转个话,她没事你不要担心。”

“那我想出院了。”

顾柒月眼神寡淡的望向别处,语气不重,意味明显。

时彦舟眸中波澜微起,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氛围变得很怪异。

顾柒月对他有隔阂,那个致命的导火索是魏清雅,经过小桃的事,张妈被泼硫酸,她的手臂受伤。她没办法做到无动于衷,更不可能安慰自己这一切与魏清雅无关。

一阵轻缓的敲门声将顾柒月的目光吸引过去,瞳眸紧紧的缩了缩后,面无表情的看了时彦舟一眼,转身折回病床上半躺着。

有句话怎么说来说: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脑海。

有人更厉害,想她的时候直接出现在你面前。

魏清雅明艳的脸蛋蕴着暗淡,她站在门口停滞不前:“柒月,我今天是来道歉的。”

顾柒月就在刚刚看到时彦舟不出意外的脸就明白,他俩是商量好的吧,颜色冷淡的一张脸即刻漠然下来:“道歉,你是承认所有的事都是你策划的咯?”

“柒月,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魏清雅震惊的皱着眉,不解的疑问。

顾柒月淡淡的笑着:“是啊,你当然听不懂,因为我也很不懂你是怎么安排了一个恨我入骨的佣人在我身边做事那么多年。”

“顾柒月,事情没有证据先不要过早阴谋论。”时彦舟的表态很平静,但这平静下不是已经代表他压根听信了魏清雅的言论。

“柒月,我很抱歉,因为事先很早知道你在为晞晞织毛衣,这件事确实不是彦舟告诉我的。但是我绝对没有别的用意,只是问过晞晞的意见,他说喜欢红色而已。”

顾柒月虚弱的眉眼被嘲弄晕染开:“魏清雅我们之间根本不是在谈论同一个话题,这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我只在乎是谁在背后推动的这一切。你不肯承认的话,我只能让警方介入了。”

魏清雅脸上无奈的笑了笑,像是把她当作了不懂事的小姑娘,语气缓和的道:“柒月,你是因为失忆了,所以小桃的事你并不清楚,但是。”她吸了口气怔怔的看着她继续道:“我可告诉你,小桃被人轮番凌辱的事确实你要占一部分原因。”

顾柒月没有血色的唇轻轻翘起:“你是准备告诉我,是我从前心思歹毒,心狠手辣,所以故意为难她的吗?”

魏清雅继续笑着,笑容在正常人的眼里似乎真的很温柔:“那倒不是这个意思,当时那条新闻挺轰动的,你可以在网上查一查。其实也不是间接的关系,不过是小桃向你求救时,你冷漠拒绝罢了。柒月如果小桃恨你,也是因为以你的身份救下她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可你并没有向她施舍出一点善心。”

顾柒月看着魏清雅脸上的神情,眸中是无穷无尽的漠然:“魏清雅你这朵白莲花少在我眼前装蒜,你以什么身份这里发表言论?”

魏清雅抿着唇目光朝时彦舟投过去,面上藏匿的委屈适中的露出些许:“柒月,我一方面在替你分析事情的真实性,一方面替我洗脱冤屈。”

魏清雅之所以敢在时彦舟面前演戏,不过是仗着顾柒月失忆,不记得,才这么肆无忌惮。

顾柒月脸色依然冷冷寂寂,淡漠讥笑:“你的意思是说,因果报应,我挨刀子就是活该。”

魏清雅抬脚走向她:“柒月,我没这么说过,是你想多了。”

“滚!”

最先打破气氛的人是时彦舟,他凝眸看着她:“顾柒月。”

顾柒月捏着手指,漂亮的脸蛋笑着望着他,仿佛还有些语笑嫣然的感觉,熠熠生辉的星眸却闪着生冷的光:“我不想看到她,想让她滚,消失在我眼前,有问题?”

魏清雅咬着唇瓣:“彦舟,柒月她”

时彦舟低低的嗓音染上了浓稠的黯哑:“清雅我先送你离开。”

魏清雅看了一眼顾柒月,又看着时彦舟:“好,那我等改日再去拜访柒月吧。”

“呵,真不好意思。”顾柒月嘴角扯了凉凉的弧度:“未来几十年,只要我还活着就不需要你去拜访。”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