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就湿地小文章推荐 超多肉和车的糙汉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顾柒月不敢保证,往后遇上了喜欢的男人,不会主动向时彦舟提出离婚。

就当她以为这男人会怎么出言讽刺时:“明天晚上回老院,晚上我过来接你。”

顾柒月愣了愣,好奇他的态度,还有他终于松口让她去见晞晞的意外:“真的?总监你终于想通了?”

男人的唇角翘起类似笑容,但没有笑意的弧度。

顾柒月见状干笑了两声,没出息的改了口:“太谢谢你了老公。”

嘴角上的辛酸除了自己大约没有谁能察觉出来吧!

不管晞晞喜不喜欢她,不送出去忙活了那么久的礼物,都太对不起熬了那么多夜的自己了。

隔天。

网络上的八卦新闻都炸翻了天,内容无外乎全是冷群和顾柒月的爱恨情仇。

本来人们对三天两头上新闻的顾柒月丝毫不感觉到多么新奇,沉浸了几个月的她偶尔也会被人问起,这会正赶上年度大瓜。

号称绝不招惹已婚男士的妖女,不仅吃了回头草,还拐走了别人的未婚夫,这不是打破了她长久以来的规则吗?

其实无论吃瓜群众再怎么骂,不是当事人根本不清楚状况,偏偏于晓莎这个被甩的当事人发出声明,箭头直指顾柒月,一时间铺天盖地的咒骂声纷纷淹没在服务器中。

顾柒月一早爬起来连着打了七八个喷嚏,她捏了捏不舒服的嗓子,认倒霉的承认自己是感冒了。

她对待这一次的见面还算比较注重,因为要去的时家老院,那可是时荣晞的奶奶,她婆婆的家。

经过旁敲侧打,也是知道她这个婆婆对她很有意见,为了不闹得特别难看,顾柒月还是决定和和气气点,给人家留个好印象。

时彦舟提前下班回到盛江别墅,顾柒月拎着礼品袋坐上他的车。

不知为什么,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很快,没由来的紧张。

“咳咳~那个…那个总监…啊不,老公,你妈…额…是咱妈从前到底讨厌我什么啊…”

“感冒了?有没有吃药。”

顾柒月不在意这点小小的风寒:“我没事,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你这么在意她的看法?”

“我不是在意,我就是比较好奇。”

“既然好奇,那你到家后直接问她,不过讨厌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

“……”

顾柒月暗戳戳的翻了个白眼:“那我换个话题吧,晞晞是喜欢我多点,还是喜欢魏清雅多点?”

时彦舟的目光始终注视着前方,声音淡淡:“为什么会以为时荣晞喜欢清雅,讨厌你呢?”

为什么?因为…她回答不上来啊!难道晞晞会更喜欢她吗?

“顾柒月,时荣晞是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他不讨厌你。”

“真的?你没有骗我?”

顾柒月很惊讶时彦舟没有毒舌,还说了这种让她不敢相信的话。

单纯的拿她开心吗?

时彦舟淡淡的侧过脸,深邃的眸子假以辞色的看她一眼,没有回答这个在他看来很愚蠢的问题。

顾柒月一颗心被扰得七上八下,她放大希望愿意相信时荣晞是喜欢她,更加期待时荣晞会喜欢她。

怀着这样的心情,顾柒月心情更加紧张了。

从江城别墅到时家老宅不过半小时的车程,顾柒月抱着手机临时抱佛脚,在网上搜索着如何与小孩相处的诀窍。

时彦舟菲薄的唇微微弯着:“在车上看手机,眼睛不会难受吗?”

顾柒月不止眼睛难受,头还很晕,嗓音也哑哑的:“还不是为了我的第一印象,争取表现的好一点。”

他淡淡的道:“你把时荣晞当成一次任务。”

“当然不是。”顾柒月下意识出声反驳,晞晞是她的孩子,当然希望晞晞真心实意的喜欢她。

可脑海里出现的魏清雅又在作乱,那女人在晞晞心目中扮演着甚之母亲的角色,真叫人心里添堵。

“我只是…只是不够自信,不如你支个招?”

时彦舟斜睨着她,大概是对她口中的不自信感到惊奇。

记忆中的女人,无论何时何地都摆着一张冷漠的脸,全世界我最厉害的优越感。

在他眼里,那个女人够聪明也够冷静,拥有温城很多纨绔子弟都不曾拥有的运筹帷幄。

顾仲誉,顾柒月的父亲,带领着顾氏集团纵横商业数十载,此生不过只顾柒月这一个亲生女儿,如今年纪大了力不从心了,时常也会和外人叹息:若柒月为男儿身,那我此生便不会遗憾了。

片刻后,男人嗓音清淡道:“求我不如求天。”

顾柒月墨黑的眸子闪了闪,盯着他立体英俊的侧脸小声抱怨:“果然信男人不如信老母猪。”

“老母猪管你吃,管你喝,管你零花钱。”

“……”

顾柒月默。

时家的老宅占地面积很大,像是个私人的庄园,时彦舟把车直接开进了大院。

时彦舟先行下车,等了半响也不见顾柒月的身影。

他皱了皱眉,绕到副驾驶窗前,敲了敲窗户,淡淡的道。

“下车。”

顾柒月缩着脖子,抬起眸,一双深沉漆黑的眸淡淡静静的盯着她。

“哦~原来到了呀!”

时彦舟笑了笑,他不过是逗逗她,至于怕成这样吗?

“别装傻了,快点下车,今天看你表现。”

顾柒月咬着唇,抱着她装着送给晞晞礼物的袋子磨磨唧唧的下了车:“那啥…今天表现好了有奖励吗?”

两人离得很近,他挑了挑眉,俊脸带笑,温凉的气息喷薄在她发顶:“比如什么?”

顾柒月发痒的揉了揉耳朵,脸色绯红,脑袋一阵空白,没出息的说了一个字。

“钱。”

意料之中的嘲笑在她耳边徐徐溢开,顾柒月拢了拢眉心,除了钱她还真的不知道要什么好处。

难道让她这三个月不用评判,直接给她通过,以他的尿性除非世界末日,否则免谈。

时彦舟掀起眼皮,带着笑意的视线留在她的脸上:“你是在侮辱自己还是在侮辱我?”

顾柒月眨了眨眼:“提钱就是侮辱了?不是说钱是万能的吗?你看钱都建立在万能之上了,难道不该是神圣吗?”

他凝着她的模样,不咸不淡的继续道:“对于花一辈子的钱都花不完的人就是侮辱。”

顾柒月内心仿佛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她酸了,没见过这么炫富的。

不远处时家老宅的佣人恭敬走过来。

“少爷,少…少夫人,夫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时彦舟回到自己家,面对这些熟悉的面孔自然没什么,顾柒月却不一样了,她就像来到了无比陌生的地方,需要重新认识他们。

她笑的很大家闺秀,杏眸弯成了月牙自以为很有亲和力,朝她挥了挥手:“哎,你好~”

这名佣人长了一张娃娃脸,不过眼角的细纹暴露了她真实的年龄,看起来不比顾柒月大几岁。

她大惊失色,忙低下头:“少…少…少夫人好…”

顾柒月怔了怔,这是什么情况,她不过友好的打了声招呼,怎么把人家吓成这样?

她搓了搓手指,声音软软,还带了点委屈:“我就是想问问你的名字而已。”

佣人咬着嘴唇浑身止不住颤、抖,时不时的抬眸目光却不敢肆意落在她脸上:“少…夫人…我叫夏玲。”

顾柒月继续道:“哦哦,夏玲啊,你好初次见面,唔,对我来说是初次见面。”

夏玲根本不敢接话,结结巴巴的:“少…少…少夫人…”

时彦舟面无表情,淡淡的对她道:“她最近脑子不太好使,后备箱还有些礼物,你去拿。”

夏玲微愣,全身僵硬,只留下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震惊的望向顾柒月。

她以为少夫人会大发雷霆,亦或者冷漠的看着少爷然后视若无物的走掉,却不想少夫人此时欲言又止,撅了撅嘴巴埋怨的望着少爷。

这样的场面无论如何,她连想都不敢想的。

这事也不怪她,顾柒月出车祸的人知道的并不多,他们佣人在时家做事多少是知情的,失忆的事儿却没人告诉他们。

接收到时彦舟淡淡疑惑的目光,夏玲这才反应过来,按照他的吩咐转身去拎车上的东西。

顾柒月在原地驻足了一会,时彦舟没管她抬起脚步走开了,她扭头看到不吭一声的男人走远,小跑两步追上去:“你什么时候带礼物了?是以我的名义送给咱ma的吗?”

时彦舟清隽的眉头皱了下,淡淡道:“自作多情的你再次让我刮目相看。”

顾柒月喉咙一堵,在这个男人的口中,她就从来不是什么好的角色,退一步讲,她确实没有为婆婆准备礼物,甭管时彦舟说是谁送的,归根到底是以他们夫妻俩的名义。

她翻过篇,提出了来自灵魂的质问:“我看夏玲是不是特别怕我?”

时彦舟施舍给她一个眼神,淡漠的开腔:“不是白失忆,终于能记住人名了。”

顾柒月:“………”

顾柒月:“我是说真的啊,就是搞不懂,我又不会吃了他们,这么害怕我干嘛?”

“温城第一霸王,从小天不怕地不怕,长大了更变本加厉。”

男人的语气淡淡的,顾柒月却听出了另一种含义。

“怎么听着你对我很熟悉的感觉,我们小时候认识啊?不然你怎么可能知道?不对啊,你的青梅竹马不是魏清雅吗?”

他腔调极淡,口气不像是在解释:“我不认识,有的是人认识。”

顾柒月首先想到的却是魏清雅,当即皱眉拧成一股:“不会是魏清雅告诉你的吧?她那个女人从小就这么白莲花的?难道她有未卜先知的本事,连我要嫁给你她要挖墙脚的事都知道了。”

时彦舟脸色沉了沉,口气没变:“你的事迹根本不需要谁来告诉谁。”

顾柒月眯起眸打量他,神色古怪:“老公你也太小心眼了吧,我发了几句牢sao,至于你直接向我翻脸吗?还说不喜欢她,就嘴硬吧!”

前几句顾柒月纯属在挖苦,后面一句明显带着涩涩的意味。

话落,时彦舟停下脚步,眼眸冷了几分垂下去:“根据法则第一百零七条…”

“好好好,是我的错。” 顾柒月破罐子破摔的直接认错,反正无论她有一点反抗,时彦舟都能找到把柄降服她。

他道行太深,她充其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妖,哪能是他千年狐狸的对手。

“我看你是虱子多了不怕痒。”

顾柒月感受到他冰冷的目光,缩了缩脖子:“啧,老公你这人就好无趣的啊,听不出别人在开玩笑吗?”

“彦舟。”

两人之间难得还算和谐的气氛被打破,顾柒月还没来得及扭过头,话题中讨论的人物就不禁念叨出现在他们面前。

“柒月,蓉姨已经等你们很久了。”

顾柒月脸色漠然的看着她,几日不见魏清雅还是这么令人讨厌,她撇撇嘴,忍不住在心底嘀咕。

原本还因为晞晞喜欢她,生了让她当晞晞的继母算了,直到现在看到她,顾柒月直想为之前的想法踹自己一脚。

“这可怨不得我,都是我老公上班回家的太晚。”

魏清雅保持优雅的笑容,以顾柒月的角度望去,她正爱意满满望着时彦舟:“彦舟平时工作很辛苦,柒月你要多包容他。”

听听这是人话吗?时彦舟是谁老公?包容?这句话该她说给她听的吗?

顾柒月呵呵笑着:“是吧,白天工作确实辛苦,一到晚上、身子虚的很。”

成人之间的理解向来深了几度,魏清雅神情复杂悄无声息的看了时彦舟两眼,转瞬恢复正常。

相反,时彦舟面无波澜,就好像没听出她的言外之意一般,实在是无聊。

顾柒月乖乖的跟在时彦舟身后,进了客厅时彦舟去洗手间接电话。

顾柒月一眼瞅见坐在沙发上的时荣晞,面上的表情都变得鲜活起来,她忍不住朝他挥手。

“晞晞,看这里。”

时荣晞听到声音抬起脑袋,白净的小脸淡淡漠漠的,直到顾柒月的身影映在他瞳孔,才抿起唇角小幅度扬了扬。

顾柒月发现时荣晞也不是特别讨厌她,心情愉悦的刚要走过去,魏清雅不合时宜的挡住她,冷艳的眼眸凝着她。

“柒月,晞晞最近身子不舒服,你别打扰他。”

顾柒月的脸上是被拉长的笑,淡淡的道:“你的意思是,晞晞之于我就是打扰?”

魏清雅冷脸上带着笑意:“柒月你别误会,我绝不是那个意思,不过以晞晞现在的情况,你还是避讳一下比较好。”

顾柒月看着她的眼睛淡淡的挑起眉,这女人是真的想做晞晞的继母啊。

唐丽蓉从楼上走下来看到两人僵持的画面,拢了拢眉:“清雅。”

魏清雅侧过脸:“蓉姨。”

唐丽蓉抬眸看了顾柒月一眼,径直走过去握住魏清雅的手语气透着明眼人都能听出来的疏离:“柒月,晞晞的事清雅比你更专业,你不用费心。”

顾柒月算是明白了,怪不得魏清雅这么肆无忌惮,原来人家有靠山啊!

她弯起唇角轻笑了笑:“妈,晞晞再怎么说都是我的孩子,纵使魏小姐再怎么喜欢他,也不过是个外人啊。”

唐丽蓉眼色有几分古怪,为顾柒月这一声‘妈’感到受宠若惊,要知道他们结婚这么多年,顾柒月可一声妈都没喊过。

她清咳了咳嗓子,开始数落近几年对顾柒月的不满:“你也知道当妈、的?这么多年你尽过一分钱的责任了吗?”

魏清雅温淡的提醒道:“蓉姨,晞晞还在这里。”

唐丽蓉及时止口,拢了拢套在身上的外衫坐在沙发上亲昵的抚着时荣晞的小脑袋。

顾柒月撇着嘴,看着他们,就像在看其乐融融的一家人,明明她才是最亲密的那个。

她顺手从茶几上拿起一只橘子,坐在一旁剥着皮,因为太无聊葱白纤细的手指认真撕掉橘子上的白丝,直到全部剥干净,才掰下一片塞进嘴里。

“嘶---”

顾柒月眉间隆、起皱褶,小脸皱成一团。

这什么橘子,这么酸。

她嫌弃的把橘子扔进垃圾桶,转过脸拖着腮帮静静看着时荣晞。

小包子长得特别漂亮,顾柒月喜滋滋的想,完全继承了她和时彦舟的优点嘛。

不过今天的小包子好乖啊,乖得不像话。

意识到这一点,顾柒月才感觉到不太对劲,之前看到的晞晞虽然很听话,但绝不是现在这种沉默无言,只低下头摆弄手里的积木。

夏玲拎着两盒冬虫夏草和唐丽蓉喜欢喝的黄山毛峰走过来:“夫人,少夫人带来的礼物你看要放在哪里?”

唐丽蓉瞅了一眼,紧抿起唇角:“到底是谁送的还不知道呢,行了,你直接放进储藏室吧。”

时彦舟挂完电话走出来,站到顾柒月身旁淡淡的道:“晞晞怎么样?”

顾柒月不解的皱眉抬起头看向时彦舟,明亮的灯光打在他的发顶上折射出的光线挡住了顾柒月的视线,她看不清时彦舟的神情,魏清雅温柔笑道。

“彦舟你别担心,晞晞的情况在好转了。”

时彦舟轻嗯一声,淡淡唤道:“时荣晞到顾柒月这里来。”

顾柒月才在想晞晞是得了什么病,忽然被点了名下意识的坐直身子,茫然的看着其他人的反应。

她好像听到时彦舟让晞晞到她这里来,她带着期盼把目光转到他的身上。

魏清雅咬了咬了牙关,脸上依旧挂着笑容摸着时荣晞的小脑袋:“晞晞,你愿意到柒月身边去吗?”

时荣晞呆呆的目光缓缓移到顾柒月身上去,她漆黑明亮的眼睛很漂亮,不同以往冷漠让他害怕,他当然很想去的,可他的身子就好像住了另个人,根本不听使唤得动不了。

他微微张开嘴巴,唤的是顾柒月的名字,只可惜没人能看到。

唐丽蓉不想为难自己的宝贝孙子,抱起时荣晞摆起脸色:“彦舟,晞晞才刚刚有了起色,不要强求他。”

顾柒月见状说道:“没关系,以后我可以经常来看望晞晞,总有一天晞晞会喜欢我的。”

魏清雅暗自捏紧手指,危机感伺机潜伏。

唐丽蓉冷哼一声:“行了,你是晞晞的亲生母亲,你愿意来看他,谁还能拦着你?就是怕你转身就把这茬忘了。”

失忆后的顾柒月脾气很好,她喜欢时荣晞同时又在深刻反省,深知自己以前做的不好,所以愿意改。

“恩,我不会忘的。”

“真是这样最好。”

顾柒月拖着腮帮,扭头朝时彦舟望过去,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眨仿佛在问‘今天的表现如何,有没有奖励’。

时彦舟俊美的脸上神色淡然,唇畔的笑意似有若无,但始终未散。

时家的佣人已经摆好了饭菜,一位年纪与唐丽蓉年纪相仿的佣人对她道:“小姐,可以开饭了。”

顾柒月听张妈说过,老太太还未出嫁前身边有一位丫鬟跟着她一块进了时家,两人相伴几十年,极其得老太太的信任。

想必张妈口中的慎芳说的就是眼前这位了吧。

她抬起头对上顾柒月的视线,浑浊的眼眸透着精明,微笑的颔了颔首:“少夫人,我是小姐身边的佣人,你唤我芳姨就行。”

顾柒月同样笑着礼貌道:“芳姨你好。”

饭桌上。

唐丽蓉坐在主位,魏清雅坐在她旁边然后是时荣晞、时彦舟、顾柒月坐在最下方。

她扯了扯唇,不过是出顿饭而已,不用在意那么多。

“芳姨,劳烦你帮我把晞晞的礼物拿过来。”

顾柒月无聊的看着饭桌上色泽鲜艳的美食,耳边响起魏清雅的声音。

她也有礼物也送?

顾柒月侧了侧身子凝着魏清雅,这女人不是经常出没在时家老宅,礼物哪天不能送,非要和她挤在一起。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