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好吗我想你快想疯了 想把你融入我的身体是什么意思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宁暖暖坐到了三十六层,总裁办。

牧云野在总裁办公室和冷景承还在周旋,特意派了身边的助理叶佑来接她。

“总裁让我这边等您。”

“恩。”宁暖暖微微颔首:“人还没走吧?”

“没走。”叶佑摇摇头:“总裁把人骗过来了,冷景承发现自己上当了想离开。现在总裁那儿在软磨硬泡留人。”

“我现在就去。”

到了总裁办门口,宁暖暖叩了叩门后,然后用指纹刷开房门。

推开门,映入宁暖暖眼帘就是……

牧云野坐在地上,抱住冷景承的大腿,使着吃奶的劲儿不让他往外跨出一步。

瞄见宁暖暖来了,牧云野那张俊脸直接龟裂,猛地松开手中的大腿,拍了拍身上的灰,麻溜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妈呀!

总算等到老大了!

牧云野刚才还一副死不要脸的样子,瞬间换上总裁该有的肆意尊贵,眉毛一挑:“冷先生,我刚才都只是抛砖引玉,现在真正的正主来了。”

宁暖暖关上房门。

她看到冷景承的时候,不由狠狠地一怔。

六年前,她曾与二十八岁的冷景承有过一面之缘,可那时的他如天之骄子,意气风发,可现在的他却颓废憔悴,下巴上的胡须都快长成络腮胡了。

不止是宁暖暖打量冷景承,冷景承也细细打量着突然闯入办公室的宁暖暖。

“牧总裁,你说服不了我,就想找个黄毛丫头来说服我?”

牧云野一听把他的老大形容成黄毛丫头,不禁怒了:“放尊重点?谁黄毛丫头?”

“她不是,难道你是?”

“你要是敢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把你从楼上扔下去。”

如今的冷景承不仅没了当年的儒雅,身上更是充满棱角,充满锐刺。

宁暖暖瞥了牧云野一眼:“云野,不许对冷教授无礼。”

“冷教授?”冷景承声音阴测测道:“已经好几年没人这么称呼过我了?”

宁暖暖走到冷景承的面前,不紧不慢地说道。

“只有坠入过深渊,才知人心究竟有多险恶。是!你是曾被狠狠背叛过伤害过,但是你真的打算躺在深渊里,做一辈子烂泥吗?让贝若雪那女人看着你永远颓废下去?”

冷景承轻抿着唇,凝向眼前淡雅却又犀利的女子,眼底满是错愕和惊讶。

“我的过去,你都知道?”

“我知不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要爬出那个你曾经跌进过的深渊,重新站回原来的高点?”

宁暖暖的小手攥得很紧。

在说服冷景承的时候,她更是想到了自己。

想到那一对出生即夭折的龙凤胎……

想到自己曾视为唯一亲人的妹妹,想要将她彻底毁灭……

更想到外公和母亲曾呕心沥血打下的根基,被那些吸血鬼霸占着享用着……

对上宁暖暖的目光,冷景承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就算你和身边的这个男人敢用我,天梦的董事长也敢?”

“为何不敢?”宁暖暖反问道:“天梦是我一手创立的,我想我说我敢,谁又敢说不?”

闻言,冷景承狠狠一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是天梦的董事长?”

天梦制药是近三年在夏国新崛起的医药集团,凭着抗炎症特效药,迅速成为医药类的龙头集团。

众人都知牧云野只掌握天梦百分之十五的股权,其余百分之七十的股权都牢牢地被捏在董事长手中。

只是……

这背后的董事长颇为神秘,从未对外露过脸,所以不少人猜测天梦的董事长可能年逾古稀,不方便抛头露脸。

冷景承万万没想到,天梦的创始人兼董事长会是眼前其貌不扬的年轻女人。

“没错,她就是我的老大,天梦的董事长,宁暖暖。”牧云野拨了拨自己的刘海,一脸正色地介绍道。

宁暖暖没理会牧云野拍马屁的小心思,看向眼前的冷景承。

“是继续在深渊躺着,还是从深渊里爬起来重回巅峰,只看你自己……”

宁暖暖沐浴在夕阳里,身上宛若镀了层柔和的光芒,唯有那双杏眸却透着令人坚定的眼神。

美。

不美。

这一刻,已经不重要了。

她周身散发的气息,就已经足够让人坚信和跟随。

“我想爬起来,我想复仇。”

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宁暖暖唇角上扬起来。

“重回巅峰的第一步,就是好好收拾这身。”宁暖暖扫了一眼身边的牧云野:“云野,带他去打理下,把你的衣服先借给他。”

有宁暖暖的吩咐,牧云野带着冷景承去了总裁办公室的休息室。

不一会儿,当宁暖暖再见到冷景承的时候,心道:人靠衣裳马靠鞍,这话真心不错。

再简单不过的白色立领衬衫,黑色的职业长裤,双手抄在裤兜里,身姿舒展地站在那里,却还是让宁暖暖看到了冷景承昔日的帅气和俊逸。

宁暖暖点了点头,由衷赞叹。

“冷教授,很不错。”

冷景承不再像来之前那般抵触:“谢谢。”

牧云野见宁暖暖一直关注冷景承,口吻中含着几分委屈:“老大,我不好吗?”

“你啊?够好的了。”宁暖暖撇撇唇,揶揄道:“再夸你,你尾巴还真翘起来了。”

三人相视一笑。

宁暖暖找牧云野和冷景承说了最近的研发方向和战略布局。

牧云野早以习惯宁暖暖的思维方式,冷景承边听边思考,却对宁暖暖有着更深一层的佩服。

当宁暖暖快要结束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冷景承和牧云野两人低声商量公事,宁暖暖起身走到角落里接听电话。

“喂,宁小姐吗?”

“你是?”

“我是薄先生的管家管叔。”

这个电话对她来说有点突然。

她虽然答应配合薄语杉失语症的治疗,但是之前约定过是一个月一次,眼下距离约定的时间应该还有半个月。

“管叔,有什么事吗?”

“宁小姐,我知道我打这通电话不好,可是小少爷和小小姐在家里闹绝食。”

“他们怎么会绝食?”宁暖暖完全想不通,特别是那么乖巧软糯的语杉。

“还不是…他们吵着嚷着想见您?可是大少爷说时间没到就不给安排,他们就和大少爷闹脾气。

这一闹大少爷急了,连着他们手机都给没收了。两个小祖宗拗不过他,就干脆绝食了。”

宁暖暖震惊。

这两只小可爱,绝食归根结底…是为了她?

宁暖暖惊讶之外,却也担忧地问道:“管叔,那他们两个绝食多久了?”

“差不多从昨天下午开始,晚饭就没吃。现在眼看也要一整天,小少爷和小小姐真的是没吃过一粒米,连水都很少喝……”管叔的声音也是急得不行。

一整天没吃怎么行?

宁暖暖眉头紧皱地问道:“薄时衍呢?他的一双儿女闹绝食,他有什么反应?”

“大少爷知道,但他……”

“他什么他?!”

管叔颇为无奈地在电话那边说道:“他说约定好一个月就一个月,不能惯着他们。闹绝食就闹,饿了受不了自然会起来吃饭,饿晕过去就让医生给他们打营养针。”

宁暖暖一怔,此刻只觉得薄时衍这男人是彻彻底底的冷血动物。

语枫和语杉还那么小,哪能一整天不吃饭?

还等他们饿晕过去打营养针?

无语!这天底下怎么会用这种当爹地的!

“管叔,我现在就过来。”

挂断电话,宁暖暖一转身对上牧云野和冷景承的目光。

“有急事,我先走了。冷景承刚加入天梦,云野你好好配合他的研发工作。”

还没等牧云野说什么,宁暖暖就已经行色匆匆地离开了天梦的办公大楼,打了计程车就往薄公馆的方向去。

……

薄公馆。

宁暖暖付了车费,刚走到公馆的雕花铁栅栏处,就看见满脸急切的管叔。

管叔左右来回走,见到宁暖暖的出现,一双老眼欢喜得快要放光了。

“宁小姐,你来了就好。我真怕我这通电话打给你,我一个管家请不动你……”

“这都是小事,你先带我去见见他们,然后快些让佣人准备点好消化的粥食。”

“我知道了。”

……

二楼的卧室里。

薄语枫的小肚子早饿得咕咕叫。

薄语杉也没比自家哥哥好到哪里去,之前还有点软嘟嘟的小肚皮,现在饿得憋憋的,整个人也是恹恹的。

“妹妹,我们再坚持坚持。我们毕竟是爹地亲生的,他肯定舍不得我们饿死。”

杉杉妹妹点了点头。

“妹妹,我们要让爹地看到我们见那个女人的决心……要是现在放弃了,我们…我们之前不是都白饿了吗?”

杉杉妹妹再次点了点头。

“妹妹,可是…我好饿啊……”

杉杉妹妹不会说话,可是她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眼泪水含在眼眶里打转。

呜呜呜~~

明明两小只都委屈得要死,可是两兄妹互相凝视了一眼,却没人提出主动放弃绝食。

相反两只包子都在对方的眼里读出了对方要坚持下去的决心和毅力。

……

就在两人奄奄一息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

薄语枫知道又是管叔来哄他们吃饭了,他哼哼起来。

“不吃不吃,不要拿吃的来诱惑我和妹妹,我们都不吃!什么时候让我们见那个女人,我们就什么时候吃饭!”

门外的宁暖暖之前还觉得管叔电话里和她说得是不是有些夸张了,现在亲耳听到两个小家伙说得这么坚决,才知管叔没说假话。

这一刻……

宁暖暖的心狠狠揪了起来。

她不知道这两个小家伙为什么会那么喜欢自己,可是她对他们也亦是如此。

一听到这两个小家伙在绝食,她就抛下冷景承和牧云野就这么赶了过来。

或许……

她是把他们当做了自己曾经痛失过的那对龙凤胎吧?

理了理自己的思绪,宁暖暖又敲了敲门。

如果是想要把你融入身体,那么如果我是男生或者是女生,对于异性说的话,那么他的意思就是说想要跟你在一起,想要抱着你,拥抱你,然后这个亲密的接触。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