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让我给你 把腿抬起来做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宁暖暖低头对上宁小熠那双乌黑清澈的大眼,心儿立马就虚下来了。她这儿明显不是过敏,可是她总不见得要和一个五岁孩子解释什么是吻,而她又为什么和薄时衍吻上了?

宁暖暖想不到更好的理由,就顺水推舟。

“是啊…过敏了。”

“这样啊……”

“恩…就这样。”

宁小熠忽闪着如紫葡萄般的眼眸,又紧张又认真地追问道:“妈咪,那你的耳朵呢?你的耳朵为什么也出血了?”

他清澈的大眼人畜无害,包子脸上全然一副关心你的模样。

“咳咳。”宁暖暖被口水呛到了,好一会儿才缓下来:“小宝贝,还好你今天没和我一起去近郊山上给你外婆扫墓。那边蚊子毒虫特别多,我的嘴和耳朵都是在山上被蜇咬的。”

“妈咪,我给你拿下药膏。”

宁小熠智商再高,也不过就五岁,听宁暖暖这么一说倒也没再怀疑。

宁暖暖见小家伙相信了,揪着的心才慢慢放下来,可她在心里把薄时衍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

啧啧啧,这薄时衍到底是有多饥渴,连宁云嫣喂都喂不饱,竟然把她搭进去了。

宁小熠拿来消炎的药膏时,也抱来笔记本电脑。

宁暖暖接过药膏后,就见小家伙把电脑屏幕对向她,迫不及待地搓了搓小手:“妈咪,我发现一个男人和我还有哥哥好像啊!我把照片发给哥哥了,哥哥看了也说很像很像。”

宁暖暖单手托腮,一语道破小家伙的小心思。

“觉得那男人不是你们亲爹,你们还在找你们心目中的亲爹?”

六年前那个与她春风一度的男人,宁暖暖离开夏国后也托人查过,查到了宁云嫣当时有花钱雇过一个叫周今阳的亡命之徒。

事后,那个男人拿了宁云嫣的钱,就没留下再多的踪迹,感觉像是从人间蒸发了。

但所谓的人间蒸发,大概率就是被宁云嫣彻底灭了口。

所以宁暖暖也没其他证据,手中只有他的照片,她也没瞒着两个小家伙,都给他们都看了。

谁知这两个小家伙却不约而同咬定周今阳不是他们的生父,说他们的生父肯定还活着,而且是另有其人。

也就是这个原因……

两个小家伙。

大儿子受邀当了童星,就是想让所谓亲爹主动看到。

小儿子自学编程黑客,就是想在各国网络上查亲爹。

“那个长得獐头鼠目,和我们完全不像的男人,怎么可能是我们爹地?”宁小熠的小嘴儿嘟得老高:“倒是今天我查到的这个男人,比妈咪你说的那个男人,更像是我们的爹地。”

得!

小家伙拗得很,她今儿个估摸着怎么都得看一下了。

“好,那你让我看看,你说得像倒是有多像。”

宁小熠的两只小手在键盘上捣鼓了一下,很快屏幕上就出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这个男人脸部轮廓深邃,一双凤眸幽若深潭,五官精致绝伦。

纵使这不是张独照,但是他站在人群中,依然是最鹤立鸡群的那个存在,让人一眼就被他锁定住所有的视线。

“妈咪,怎么样?很帅吧?”

宁暖暖倒吸一口凉气,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在咖啡书店内将她压在书架上狂吻的男人。

薄时衍?!

宁暖暖看得傻眼,半晌说不出一个字。

宁小熠却蓦地将电脑屏切换了一个界面,粉嫩的小手指了指画面。

“薄时衍,夏国顶级财阀世家的家主,三十岁,身家高达百亿。

他跟我和哥哥长得像吧?哥哥还好,像个四五分,妈咪你仔细看看我,薄时衍和我是不是长得很像?”

宁暖暖捧住小家伙的包子脸,定睛一瞧。

妈呀!

还真得是与薄时衍有八九分像!

之前没注意是因为薄时衍的面部轮廓更为坚毅立体,而宁小熠的包子脸粉嘟嘟的。

但是现在仔细看,这一大一小,五官确实长得几乎如出一辙。

“是有一点像,但他不是你和小烯的爹地。”

宁小熠被宁暖暖捏着包子脸,口齿含糊不清地解释。

“妈咪,我和他是很像很像!他肯定是我…的爹……地!”

“小宝贝,你别费力脑补了,谁都可能是你爹地,唯独不可能是他!”

宁小熠急了:“为什么?”

“没为什么。”

闭了闭眼,宁暖暖无奈地转过身,将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合上,将小家伙抱着往卧室里走。

“快睡。”

宁小熠看出妈咪已经刻意在和他转移话题了,他怕真的惹得她不开心,也就没执拗地问下去。

他安静下来,搂住宁暖暖的脖子,在她脸颊上落下很轻的一个吻。

“妈咪,晚安。”

“晚安。”

宁暖暖为宁小熠关上卧室的门后,她整个人贴在冰凉的木门上,心脏最深处狠狠地被揪起。

这五年来……

她这个妈咪当得再好,都不可能填补小熠小烯心中对父亲的向往和依赖。

小熠和小烯确实和薄时衍长得很像,可是他绝对不可能是他们的生父。

宁云嫣不会让那夜的男人是薄时衍,而薄时衍更不是可以任人牵扯摆布的提线木偶,愿意接受宁云嫣的设计和摆布。

长痛不如短痛。

宁暖暖知道自己说这话很打击小家伙的心情,可是她不希望他陷入不切实际的想象之中。

……

卧室内。

宁小熠却抓紧被子,完全没有因为宁暖暖的那番话而死心。

他要继续追查和跟踪薄时衍的消息。

就算他不是他和哥哥的亲爹地,他们也要想办法把他变成自己的后爸!

他和哥哥已经私底下达成一致。

也只有像薄时衍这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他们美若天仙,聪慧过人的妈咪!

……

翌日。

薄氏集团办公大楼。

薄时衍在开会,薄时礼来得早了些,就由苍梧接待在会客室接待他。

苍梧把昨天在咖啡书店薄时衍与‘宁云嫣’之间的事说给薄时礼听了。

薄时礼刚喝了口咖啡,一个没忍住直接喷了出来。

“噗……”

苍梧内心嫌弃,还是递了张纸巾给薄时礼:“二爷,你擦擦。”

“不可能!不可能!这事绝壁是不可能!”薄时礼上来就三重否定。

苍梧摇头:“二爷,我原来也不明白爷当初怎么会和宁小姐生下小少爷和小小姐的?现在,我完全能理解了。

昨天我亲眼所见……

爷望着宁小姐的时候,眼神都在开车。”

薄时礼刚擦完的嘴,再次没忍住喷出咖啡来。

他大哥从来都是禁欲系的代名词,怎么就眼神开车了?

他觉得苍梧形容得夸张了,但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他知道苍梧是有些耿直的老实人,绝不可能说话没把。

不过……

薄时礼也嗅到一丝不对劲。

这宁云嫣不是正在象屿的影视基地拍女主戏份吗?

难不成这宁云嫣拍戏途中还溜了回来?

重案组法医部。

姜怡菲将漓江碎尸案最终的尸检报告送到宁暖暖的手边,让她签字。

“头儿,刑侦那边对你可是叹为观止。前两个死者的身份快速锁定,为营救第三个受害者争取到了时间。

刑侦那儿找到受害者的时候,受害者都已经麻醉昏迷了,凶手下一步就要给他注射氰化钾,准备分尸了。”

这何止是缉凶?

这次宁暖暖出手,那完全是…救人一条性命。

姜怡菲单手托腮,满眼都是崇拜,望向她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救下就好。”宁暖暖心里也舒了口气,翻看了下报告没问题,在上面落下她的签名。

“头儿,晚上组里要办庆功宴,刑侦的丁队点名要你出席。”

“不去。”

宁暖暖将文件还给姜怡菲,淡淡地说道:“姜老头允许我只验尸,不参加其他与破案无关的事情。”

姜怡菲愣了愣,才点了点头,但是想到宁暖暖从报到第一天开始,从来都是如此不卑不亢,只拿专业和能力说话。

她不美。

可是姜怡菲望着宁暖暖的脸,再次看得有些痴了。

宁暖暖被她盯得有些心虚,摸了摸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才确定面具还好好地戴在脸上。

“怡菲,没事我就先走了。”

……

宁暖暖换下白大褂,挎上背包就离开了重案组,打了一辆计程车就去了天梦制药。

刚坐上车,宁暖暖就接到天梦制药总裁牧云野的电话。

一接听电话,话筒里就传来牧云野和怨妇有得一拼的声音。

“老大,你什么时候到?”

“在路上。”宁暖暖看了一眼路况:“半个小时左右。”

“好,我等你。”牧云野心虚道:“这个男人脾气很怪,我用高价请他担任公司的研发总监,但他却完全不心动。”

“你不用说动他,帮我拖住他就好。”

“老大,你快来啊……”

“知道了。”

宁暖暖挂了电话,红唇微微一撇。

天梦制药是三年前她亲手创办的医药集团,因为她在韬光养晦,不方便透露的身份,所以她一直让牧云野担任总裁,而她则是担任退居幕后的董事长。

这些年……

她从来没有放弃过让自己变得更强。

同样,她也无时无刻谨记着外公和母亲的遗愿。

正在宁暖暖想得出神时,司机开口道。

“到了。”

宁暖暖付了车费,从计程车里走了出来。

天梦制药的楼宇恢弘气派,玻璃门前有员工和访客络绎不绝。

宁暖暖正要迈步走进去,却看见一对男女正从天梦里的大堂往外走,与她来了个正面相逢。

只一眼……

宁暖暖就认出了这对男女。

贺毅和柳蓁蓁。

七年前,当母亲去世,她捧着母亲的骨灰盒从乡野来到帝都时,贺毅曾像个邻家大哥哥一样给予她无微不至的温暖。

却也是在六年前,她才知道柳蓁蓁才是贺毅的未婚妻。

贺毅所谓的关心,都是宁云嫣和她的好闺蜜柳蓁蓁在把她当猴耍。

快六年了…没想到自己竟然和她们在这个地方能遇上。

贺毅和柳蓁蓁手挽着手,两人谈笑风生。

与宁暖暖擦肩而过,对戴着人皮面具宁暖暖浑然未觉。

宁暖暖却是红唇冷勾,杏眸内闪过一道腹黑。

看来……

这贺家也是天梦制药的客户。

那不就是送上门找虐吗?

不过不急,一桩桩陈年旧事,得慢慢算,算仔细了才好。

宁暖暖进入大堂,用自己的指纹刷开第一道门禁,没去坐不少人排队的常规电梯,而是径自走向直达顶楼的VIP电梯。

两个前台看着宁暖暖的背影,眼都快看直了。

“她准备坐VIP电梯?”

“这女人是不是新人啊?不知道VIP电梯只有公司最高领导的指纹才能刷啊?”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