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把校霸往死里做的视频 两个男生一起做不可描述的事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宁云嫣走了进去。

宁云嫣不喜欢那对龙凤胎,可是为了讨好他们,却依然强颜欢笑:“语杉,语枫,妈咪来看你们喽。”

薄语枫和薄语杉都坐在羊毛地毯上,听到宁云嫣那一声妈咪,两小只一阵恶寒。

虽说爹地亲口承认这女人是生下他们的妈咪,但是他们就是不喜欢她,而且是很不喜欢。

薄语枫乌黑的眼珠骨碌转了几圈,眼底闪过一丝顽皮。

“你过来一下,好不好?”

宁云嫣不知道薄语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走到了他的身边。

“我有一个很宝贝的东西,想要给你看。”

薄语枫难得收敛起恶魔的一面,粉嫩嫩的包子脸上的笑容要多无邪就有多无邪。

宁云嫣见薄语枫对她的戒心弱了很多,当下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和他拉近关系,故作温柔地开口道:“好呀,给我看看是什么宝贝呢?”

薄语枫把藏在背后的小手拿了出来,在他的手腕上有条通体雪白的小蛇缓缓缠绕,不断地吐着红信。

“这是我的宠物,小白。”

小白蛇似乎是听到薄语枫的介绍,琥珀色的蛇眸盯着宁云嫣,蛇信子吐得更加兴奋卖力。

当宁云嫣看清眼前的白蛇之后,她吓得魂飞魄散,后退了好几步。

“拿走!快拿走!别过来!”

薄语枫摸了摸蛇头,故意往宁云嫣这边走了几步。

“我和语杉都很喜欢这条小白蛇。要是你怕的话,那就别待在这里了。”

语杉不能开口,但她却在一边点头,表示对哥哥话的认同。

宁云嫣瞧了瞧这一对存心和她作对的龙凤胎,心里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巴掌扇他们脸上,可是再想了想打下去的后果之后,她还是忍住了。

“我毕竟是你们的妈咪!你们这样太过分了!”

丢下这句话后,宁云嫣怒意汹涌地离开薄语枫和薄语杉的房间。

薄语枫的小肉手把玩着宠物蛇小白,恨铁不成钢:“这女人也太废了吧?小白就能把她吓成这样?我们爹地当年到底是多想不开,会看上她?”

薄语杉点了点头,心中又想起机场上遇见的那个阿姨。

她真想换妈咪,那个阿姨才是她心目中的妈咪呢!

……

深夜十一点。

学霸回到了家里,管叔向他汇报了宁云嫣来家里探望过语枫语杉的事。

“宁云嫣这次待了多久?”

“比之前几次稍微长些,满打满算十五分钟。”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学霸扯开衬衣上的纽扣,微敞开衣襟,露出精致绝伦的下颔线和锁骨。

六年前,他被人下药,在欲火焚身快要爆炸的时候,他找了宁云嫣做解药,没想到后来有了语枫语杉。

明明六年前那一夜,他对那具青涩而又妖娆的身子深深着迷,即使她在身下如同小兽呜咽,他也不顾她的求饶,狠狠地霸占她。可这五年来,他面对同样的脸,同样的人,他再也没了那种血脉喷张的感觉。

他现在只把宁云嫣当孩子的生母,仅此而已。

学霸此时并不在意宁云嫣,她更在意那个让他早上吃了闭门羹的校霸,想着他给苍梧拨了一通电话。

“苍梧,校霸这边盯得怎么样了?”

“到现在还没下班,据说她验的是一桩碎尸案,工作量很大。”苍梧据实回答道。

学霸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眸光幽邃地开口道:“以我的名义,给她送夜宵。”

苍梧一听都惊呆了,忍不住道:“爷,这个女人这么不知好歹,您还……”

学霸冷冷打断道:“什么时候轮到你教我做事?”

苍梧:“不敢,爷,是我错了。”

挂了电话,苍梧就去安排送给校霸的宵夜。

学霸起身站在大片落地窗前,望向院子内大片盛开的白蔷薇。

他不在意校霸到底有多难缠,自己又需要付出多少,他只在意最后是否能请动她协助治愈语杉的失语症。

对学霸而言,他不想自己的宝贝女儿一辈子都不能说话,连一声爹地都叫不出来。

关掉解剖室的绿灯,校霸摘掉脸上的口罩和护目镜,走到办公区域。

她刚想坐回位置上手签尸检报告,却见自己的办公桌上堆满了一盒盒包装精致的的夜宵,纸袋上印着三个古风字体——云海居。

“黄彬,这是什么?”校霸的眉头一皱。

“头儿,这是给你的外卖。”黄彬的目光往精致的餐盒瞟了好几眼,颇为眼馋地说道:“云海居是帝都最高级的餐厅之一,传说是会员制的,光成为会员就要百万入会费,得要什么样的身价才能让云海居这么晚送外卖啊?”

“我的?”校霸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谁送的?”

黄彬在餐盒旁边找到了一张小卡片,边看边念了出来:“宁小姐熬夜工作,辛苦了——学霸敬上。”

黄彬刚念完就被这卡片上吓到了,连着姜怡菲也是看不明白了。

校霸在法医专业上的造诣已经令他们毋庸置疑了,可是论长相她真是个丑女,满脸的雀斑不说,五官也是平庸得让人根本记不住。他们怎么都不相信学霸会眼瞎到追求校霸这个丑女,但是眼前云海居的外卖,却又让他们不得不相信这两人之间的关系特殊。

黄彬硬着头皮问:“头儿,你和学霸是…什么关系啊?”

“陌生人。”

“头儿,你是在骗人吧?”

“爱信不信。”

校霸从黄彬手里拿过卡片丢进垃圾桶里,然后扫了一眼桌上的外卖餐盒,冷冷道:“黄彬,你拿着这些给今晚加班的法证部同事一起分,那边如果还发不完,就给看门的大爷送些。”

说完,校霸从包里拿出一包压缩饼干吃了起来。

黄彬看不懂了:“头儿,你云海居不吃?吃压缩饼干?”

校霸白了他一眼:“有问题?”

黄彬忙摇头:“没问题,我赶紧去发饭了。”

校霸咀嚼着压缩饼干,当真连一眼都没再看那些餐盒。

云海居再奢侈豪华又如何?无功不受禄,不该她校霸得的,她一分都不会要,只不过这些毕竟是来之不易的粮食,她不吃还是可以转赠他人饭香的。

姜怡菲没有去碰云海居的餐盒,而是一眨不眨地望着校霸。

姜怡菲现在是越发觉得这个新来的头儿有点东西,不止是专业技术够硬,面对她爷爷和学霸这样的权贵,不卑不亢,进退有度,明明没有多耀眼夺目的外在,却偏偏一身从容淡定也能让自己看得目不转睛。

“头儿,能给我一块压缩饼干吗?”

校霸与她四目相对,微微一笑:“你不吃学霸送来的外卖?”

“我也不认识学霸,之前只是对你和他之间有些好奇。既然头儿你说他是陌生人,那我自然要跟头儿保持一列。”姜怡菲见识过校霸的专业和为人,已经心甘情愿将校霸当上级来看待。

校霸觉得老姜头的这个孙女挺有意思的,掰了块压缩饼干给她。

“给。”

两个女孩咀嚼着没什么味道的压缩饼干,却忍不住相视一笑。

这一对视,姜怡菲忽然觉得校霸的五官虽然很普通,但是这双眼眸未免太漂亮了,特别是眼中含着笑意时,那眸底的灵韵和狡黠就更教人一眼难忘了。

……

第二天清晨。

高耸挺立的办公大楼里,学霸面对着玻璃幕墙,俯瞰着帝都川流不息的车流。

一袭黑色衬衣将他宽肩窄腰衬得更加完美,精致绝伦的五官如同雕塑般俊冷,周身散发着上位者的气息。

“爷,我怀疑那女人上的是2G网。”苍梧脸黑如锅底地汇报道:“校霸不知道薄姓在帝都意味着什么,她好像也不知道云海居是什么级别的餐厅,我昨夜亲眼看到她派下属把云海居的餐盒派发给看门的大爷!”

学霸薄唇轻启道:“她未必不知道薄家,不知道云海居。”

苍梧咬了咬牙,说出自己大胆的猜测:“爷,如果校霸不是真无知,那八成就是在欲擒故纵。这妥妥的就是给你放钩子,让你对她一步步产生好奇。如果她的城府真的那么深,也许以后还会利用语杉小姐……”

学霸的凤眸流转,指尖有节奏地敲击着办公桌。

“苍梧,你这脑洞可以写小说了。”

“爷……”

“我们养的人都黑不到她的信息,到现在你还会觉得她是普通人?”学霸坐在老板椅上,凤眸内眸光暗涌,唇角勾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法医顾问?那不过是那女人的冰山一角而已。”

听了学霸的话,苍梧后知后觉地醒悟过来。

“爷,是我错误低估了。”

“没关系。”学霸双手交叠,抵在下颔处:“帮我推迟晚上所有的商务,我亲自接她下班。”

第二天下午,讨论会议室内寂静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一筹莫展。

作为这个案子总负责的警司,丁希俊归拢了面前的材料:“如果没有补充就散会,今晚继续跟进近期女性失踪名单,一定要锁定身份。”

就在众人打着哈欠,准备离开会议室后继续干的时候,一道身影从角落里缓缓站起。

“我有问题。”

校霸一袭白大褂,单手插在口袋里,周身散发着从容淡然的气质。

随着校霸这一站,周边的同僚纷纷侧目,忍不住窃窃私语地讨论起来。

“新面孔,以前都没见过,法医部的新人?”

“现在新毕业大学生都这么狂吗?那么多老经验老资格的人都没什么要补充的,这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补充的?”

“我倒是要听听她能说出什么个三四五六出来!”

姜怡菲和黄斌对视一眼,却秒懂对方的眼神,啧啧啧,把他们头儿当新人?那就等着脸被他们头儿给打成猪脸吧!

校霸完全不介意这些外界声音,走到了丁警司的身边,蹲下来捡起一份稿纸,稿纸上还赫然有道被踩过的黑脚印。

“除了尸检报告,我还手写了一份材料,但似乎被人当成废纸。”

她的声音并不响,可是每个字都说得掷地有声,眼眸的光芒锋利得直抵人心。

当着众人面,丁警司的脸有些尴尬,却也不以为然:“你把材料给我,我会看的。”

“既然能当废纸第一次,那就能当废纸第二次。”校霸的小手儿拍了拍稿纸上的浮灰。

“尸检绝不只是检测死亡时间和提取DNA信息,两名女性死者的尸身我已经缝合完整,虽然面目全非,五官难辨,但是身体上的特征告诉我,她们已婚,家庭生活足够优渥,经常出入高级美容私人会所。

符合这些信息,失踪人口信息名单上符合条件的就只有三位。

结合死者的年龄,符合的人就只有两位,王月娟,廖碧荷,你们可以请这两位女性的家人过来测DNA确认。

侦查部这边要加大寻找力度,抓紧找到第三位失踪女性,要赶在她遇害前将她救出来。这个凶手刀法果断干净,没有半点同情心,而且是连环作案,是很典型的反社会人格,如果不抓紧时间将他缉拿归案,还会有更多的女性遇害。”

说完,校霸不急不缓地将那份材料放到丁希俊的面前。

丁希俊一目十行地看了下去,知道校霸刚才说的所言非虚,真的是将上百人的搜索名单缩小到只有两人。

“因为刚来就出了这起碎尸案,还来不及和大家打招呼。”校霸的目光沉静如水:“重案组特聘法医顾问,校霸,以后请多多指教。”

随着校霸的话音一落,整个会议室瞬间就沸腾了。

“我以为是四十多岁的大妈,没想到这么年轻!”

“她刚刚分析的这些,是不是就代表我们不用再肝那份一百多人的名单?”

“天呐!这简直是拯救我们于熬夜水火的救星啊!”

“……”

校霸不在意他们的质疑,更不在意他们的夸奖。

“法医部分说完了,我先走了,希望各位再接再厉,让我近期少加班。”

校霸的唇角勾着一抹似是而非的上扬,澄澈分明的杏眸里如秋水般剔透晶莹。

在座的同僚望着校霸那决绝的背影,竟无一人觉得她狂傲。

嗷呜,这也太牛逼了吧!

二十几岁又怎么样?

放眼整个重案组,谁能像她如此敏锐,缩短数个昼夜的爆肝调查,为提前破案争取到这么多宝贵的时间。

更衣室里,校霸刚换下身上的白大褂,就接到小儿子的电话。

“妈咪,你是不是忙起来又把我忘了?”宁小熠虽然是对校霸的抱怨,但是却听不出任何责怪的意思,相反满是暖心:“把我忘了就算了,但你别忘了饮食休息,我给你煲了猪肚鸡汤,回来就能喝上。”

想到小儿子的厨艺,校霸不禁对着电话亲了下。

“小宝贝,爱死你了~~”

“妈咪,我也爱你。”

宁小熠又嘱咐了校霸好几句,他才依依不舍挂了电话。

“头儿,你刚刚叫电话里那位小宝贝,是在和男朋友打电话吗?”姜怡菲听见那句‘小宝贝’,不禁好奇地问道。

男朋友?

校霸不禁轻笑出声,拍了拍她的肩膀:“怡菲,我的宝贝,可不止一个。”

姜怡菲听得呆若木鸡,妈呀!头儿那么刺激的,前有学霸送外卖,后有两个鲜肉小宝贝。

校霸下了楼,走出重案组大院。

但是她的脚才迈出去没几步,一辆锃亮的悍马车就停在她的身边。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