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的兔子好软水好多详情介绍 《迈开腿让我看看你的草莓图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冯校长掏出蓝格子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不用考了,这样吧,陈老师你直接带回你的班就是了。”

这越考影响越大,他更不好办。

冯校长一句话,把几个老师都说愣了,这孩子是连跳三级,直接读三年级了?

“谢谢冯校长!”玉婴喜得一个深鞠躬,头发差点擦到地上,把老师们逗得笑起来。

“小同学,跟我走吧。”陈老师伸手拉过玉婴,想带她去教室。他还真挺喜欢这个小娃的。

“不对,陈老师你班级好像没地方了,送到冯老师班吧。”冯校长又改了主意。

玉婴的心一沉,这个冯老师,是冯校长的妹妹,宿舍里有名的老姑娘,三十多岁了还没结婚,据说对象都没谈过。

平日里深居简出的,来去匆匆,常年是一件灰色西装,留着齐耳短发,带个黑框眼镜,一张鞋拔子脸沉得像一汪水,让人觉得欠了她三千吊。

看来冯校长真是如传闻一样,心眼有点小。玉婴落到冯老师手里,怕是日子不好过了。

“家长来办一下入学手续,让学生去教室就行了。”冯校长叫住孟巧莲,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儿的背影,瘦瘦小小的,没来由的心疼。

这孩子放着好日子不过,为什么非得上学呢?她是想不通的。

陈老师人高马大的,可是对玉婴很温柔,一路上已经在介绍学校情况了。

“三年级在二楼,下课只有十分钟,要去厕所就得下楼。小心点,你个子太小了,别让同学挤到。”陈老师也不明白,这么个小不点,应该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怎么跑来上学了。

不过这孩子也是真聪明,比他教的学生还机灵呢。

“谢谢陈老师。”玉婴看得出来,这是个好人,发自内心的感谢了一下。

“诺,你的班主任在这间办公室,我送你进去。”陈老师说着推开门,让玉婴走在前面。

冯老师正准备起身去教室,见他们进来怔住了。

“冯老师,冯校长说把新同学宋玉婴安排到你的班级。”

“什么?她这么小,上三年级?”冯老师当时就炸了。

“冯校长考试通过的。”陈老师好像有点怕她,小声答道。

“考的什么?”冯老师满脸的不信服。其实关于玉婴是小神童的事,她也有耳闻,不过没当真。

“背古诗,写字,还做了数学题。”陈老师耐心的答道。

“过来,做道题我看看。”冯老师不客气的一招手,玉婴只好走到她的桌边。

冯老师猜测,刚陈老师出了数学题,怕这个难不住她,不如出个语文题。

“你来给我解释一下这个成语。”冯老师俯身写下四个字,杯弓蛇影。

宋玉婴不慌不忙的说,“这句成语是形容人疑神疑鬼,自相惊扰。”

冯老师很是震惊,她不死心,又写了一句话。

“来填空。”

陈老师伸脖子看了一下题,感觉心里有点堵。

这道题是:赵州桥是隋唐石匠()参加设计和建造的。

其实这种题并不适合当入学考试,这不像考成语,有常识在里面。

现在考的是三年级教材里的内容,孩子没上学呢,怎么能要求一个五岁女孩无师自通?

陈老师替玉婴捏了一把汗。

玉婴不慌不忙在空里填上两个字:陈春。

这下冯老师有点黔驴技穷了。

这还真是简单到家了,宋玉婴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给搞定了。

冯老师这才算明白,刚她哥哥经历了什么,上课铃响起,她深吸一口气,拿起教案,大步向门口走去。

玉婴迈着小碎步跟上去,陈老师松了一口气。

冯老师的班在走廊尽头,没等走到门口,就听里面声浪一茬儿接着一茬儿,快把屋顶掀开了。

冯老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突然就瞬移到了讲台上,教室里马上安静下来。

玉婴紧跟着走进门去,站在门口。

所有目光集中到她的身上。

同学间传递信息也很快,有个五岁孩子要来上学的消息已经传遍了。

大家再没想到,她会直接到三年级来。

“咳,这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叫……”冯老师这才发现,她还真不知道玉婴的大名。

“同学们好,我叫宋玉婴。”宋玉婴向前一步,大大方方的说。

同学中发出吃吃的笑声,她打扮的像个布娃娃,说话也是萌萌的。

他们突然发现,上学好像没有那么枯燥,这不是开着玩笑就来了一位的吗。

“你坐到……这都满了,不好安排……那一桌吧。”冯老师眉头紧锁,端详了半天,用手向后面一指。

玉婴个子矮,前面黑鸦鸦一片坐满了人,她掂起脚也没看到有空座,只能硬着头皮向后走。

她正好对上郑直冷冷的目光。

只有郑直的桌子空了半边,他坐在最后一排。

玉婴叹口气。

她不是抱怨跟郑直同桌,是冯老师的报复太明显了。她的小个子,就是坐到椅子上,被前面同学一挡,也是什么也看不到。

好在她也没想在三年级呆多久,争取半学期就去五年级吧。

她嘟着小嘴打自己的小算盘,可在郑直的眼中,就是不高兴跟他同桌。

他把腿向前一伸,嗵的一下踢到前座椅子上,前桌敢怒不敢言,头都没回一下。

玉婴可没想这么多,她惦记着课本的事。

孟巧莲没想到小女儿上学这么快,所以小四小五的课本都没留,撕着引火用了。

那时的课本也是可着头做帽子,都是固定人数的。开学时已经按人头发下去,想多弄一套很难,新华书店都买不到。

玉婴知道不能指望冯老师教她了,还要自学,可是没书学什么?

她偷着看了一眼郑直的桌面,同样没摆着书。

不止是没有书,瞧他的样子,书包都没带。

“现在上课了,我们这课来点评一下作文作业。”冯老师敲了一下黑板,把同学们的注意力从玉婴身上吸引过来。

讲台上放着一叠作业本。冯老师抽出一本。

“冯小彬,你来朗读一下你的作文。”

玉婴这才发现,原来冯小彬也在这个班。

其实一想就知道了,冯校长怎么舍得把宝贝儿子交给别人?交给姑姑是最放心的了。

冯小彬得意洋洋,迈着大步上了讲台,大声朗读起来。

“我的爸爸。我的爸爸是校长,他管理着上千人的学校,每天都在勤劳工作,早出晚归,妈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把你卖给学校得了……”

同学们哄堂大笑。

“笑什么?这篇作文写的活灵活现,是范文,你们好好听!”冯老师气得又敲了几下黑板擦,一团白雾腾起,把冯小彬呛得咳嗽起来。

同学们继续大笑,笑得前仰后合。

玉婴没有跟着同学一起笑,凭心而论,冯小彬这篇作文很不错,虽然有点糙,可是真实。

“全班没有交作文的只有一个同学,郑直,你站起来!”冯老师点评完冯小彬的作文,大赞一通后,突然话锋一转。

“我咋了?”郑直懒洋洋站起来,漫不经心的把目光投向窗外。

“你不交作文,你说咋了?”冯老师气得用教鞭点向郑直的方向。

“不想写。”郑直还是懒懒的,说完就想往下坐。

“他的作文没办法写,他总不能写我的妈妈是疯子吧……”冯小彬突然怪叫一声。

这下可炸了庙,这些孩子都知道郑直的出身,平时都怕他太暴力,今天得了嘲笑他的机会,怎么能放过?

冯老师刚还一本正经管理班级纪律,现在突然就装聋作哑起来。

玉婴坐在郑直的身边,看不到他的脸,只看到他在桌边的那双手,紧紧握成拳头,青筋暴流。

她知道这是有多痛。

就像她读书时,去地方的小学。

小学老师似乎跟家长有仇,每次写作文不是我的爸爸就是我的妈妈,或者我最好的朋友。

这三种,玉婴一个也没有。

玉婴不肯交作文,宁可被老师罚站打手板,也不会去写。

历史重演在郑直的身上,玉婴恨不能站起来,保护他……

突然,玉婴被撞得随椅子转了半圈,郑直已经从她的身边窜了出去。

接着就听冯小彬杀猪一般嚎叫起来。

“姑!姑!快救我!”

冯老师冲下讲台想把郑直拉开,可是他疯了一般,力大无穷。

等体育老师闻风赶来时,冯小彬已经被打得满脸开花了。

这下可闯了大祸,冯校长去教育局开会了,接到电话马上骑着自行车跑回来。

进校门连自行车都不急锁,他就往教导处跑。

玉婴是跟同学们一起挤到窗口看到这一幕的。

她担心这次郑直要吃大亏。

他再厉害,也是个孩子,怕冯校长不讲道义,直接动手打人怎么办?

冯老师带着冯小彬去医务室,走得匆忙,也没嘱咐班长看着同学们。

这些孩子都兴奋得坐不住了,哪有人肯学习。

玉婴犹豫一下,从教室溜出来。

她找到教导处,先扒着门听了一下里面的动静。

“你敢动手打人?有娘生没爹教的东西!反了你了!”

啪!

玉婴身体一震,这是冯校长动手了。

她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用力一推,闯了进去。

屋子里只有冯校长,体育老师和郑直。

不用说,体育老师是冯校长留下当保镖的,他一个人对付郑直,还有点没把握。

郑直一动不动站在屋中间,嘴角有血迹,面颊上有清晰的五个指印。

“不许打人!”玉婴稚气的声音很严肃,有点莫明喜感。体育老师的嘴角抽搐一下,没敢笑。

“去去去!你出去!懂什么?”冯校长看她就烦。

“我是来作证的。”玉婴瞪着溜圆的大眼睛,寸步不让,一点惧色也没有。

“你作什么证?”冯校长一愣。

“是冯小彬先骂郑直的。”玉婴一句话,把冯校长说得一愣。

他只听说郑直打冯小彬,并不知前因后果。

正好这工夫,冯老师带着冯小彬走进来。

一见儿子满脸开花,冯校长又不淡定了。

“骂人!骂人就要下死手打人吗?”冯校长怒吼一声。

“他骂郑直的妈妈是疯子!”玉婴迎着他的目光瞪回去。

冯校长有点心塞,这败家孩子,骂人也不找个背人的地方,一个教室几十个孩子,嘴是堵不住的,这只怕这话早晚要传出去。

这就有点出师无名了。

“我又没说错,他妈妈就是疯子!”冯小彬鼻子还堵着棉球,在止血。

见爸爸和姑姑都在,刚受的委屈就要撒出来,跺着脚说。

郑直的脸色一变,拳手又攥紧了。

“看!当着这些人,他还在骂。冯校长,这是您的儿子。您是校长,要教书育人,讲师德,自己的孩子就可以不管了吗?”玉婴走到郑直的身边,唯恐他再动手。

现在动手只能吃亏。

玉婴这几句话,高帽子可是扣下来,冯校长刚去教育局开会,讲的就是师德建设。这不是给自己上眼药吗?

他瞪了冯小彬一眼,想让他闭嘴。

可是冯小彬错会了他的意思,竟然扑向郑直,拳打脚踢。

郑直怎么会干站着让他打,抬腿就是一脚,正踢在他的小肚子上。

冯小彬哎哟一声,捂着肚子就蹲下去。

见儿子疼得脸部扭曲,冯校长的冷汗都下来了。他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把冯小彬抱起来就往外跑。

冯老师也跟着跑了出去。

“快跑!”玉婴忙小声说。

郑直不知是早做了打算,还是听了她的提醒,撒腿就跑。

体育老师虚拦一下,又假意追了几步,就放他跑远了。

玉婴这才慢吞吞回到教室。同学们还是一片混乱,见她进来,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玉婴走到自己的座位,见一个女孩正拿着她的书包在看,翻来调过去的。

“这是书包吗?我以为是座椅套呢。”女孩子讥笑道。

玉婴没理她,夺过书包,放进书桌里。

女孩扬着头回座位去了。

冯老师没有回来,下堂课是陈老师上数学课。

他进来先在教室里找一圈,好容易看到了最后一排被人海淹没的玉婴,不由得皱了一下眉。

他想不到冯老师如此不留底线,这报复来得太明显了吧。

“宋玉婴同学,你坐在后面能看到黑板吗?”陈老师问。

“看不到。”玉婴站起来,委屈的说。

“你过来,以后你上数学课,就坐在这里吧。”陈老师指了一下靠窗的空桌。

那是给老师坐着批作业的,他讲课时用不到。

玉婴欢欢喜喜拿着书包坐到前面。

路过刚嘲笑她书包的女孩身边时,赫然见她伸出一条腿。玉婴轻轻一跳跨过去,她记下了,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冯老师一直没回来,陈老师自动上了两节课,上午的课程就结束了。

玉婴收拾好书包,就见小四小五冲了进来。

“妹,有人欺负你不?”小四进门就问,大嗓门,班级里还没走的同学,都听到了。

学校一直是等级压制的地方,三年级的学生欺负一年级的,五年级的就是食物链的顶端。

玉婴有两个上五年级的哥哥,等于买了保险。她下午再来上课时,同学们看她的眼神都柔和起来。

“你是不是没有课本?借给你看一下。”她前桌的女孩先示好。

玉婴听老师提问过她,她叫叶锦红,个子很高,黑黝黝的,五官倒是很精致。

“谢谢。”玉婴接过语文课本,认真看起来,不时还做一下笔记。

数学课她不担心了,有陈老师,吃不到亏。

只怕冯老师倒出工夫,要专心对付她了。

中午回家吃饭时,郑直打冯小彬的事已经传遍了宿舍。

孟巧莲一个劲追问玉婴,担心这事跟她有关系。

玉婴把她去教导处作证的事隐去没讲,怕孟巧莲白担心。

“这小子也太恶毒了,哪像那么大孩子说的话!”张婶子午饭就简单吃一口,跑来宋家听八卦的,一边狠狠用锥子扎鞋底,一边恨恨的说。

八十年代民风纯朴,虽然常婆子挺厌恶的,可是大家的同情心还在,郑直是个可怜的孩子。

“就是,这嘴太损了,专揭人短。”孟巧莲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阵一阵发慌。

她是从送玉婴去学校回到家就这样的,总觉得把女儿送进虎口了。

“那郑直回家了吗?”张婶子这话问的没人能答,她就自言自语道,“回家也没事儿,冯家也不敢登他家的门,老郑才懒得打他呢,还指着他照顾家里,打坏了谁干活?”

这几句话,说得更加令人心酸,郑直的处境堪怜。

下午第二节课是体育,同学们都盼着呢,早早到操场集合。

八十年代的体育老师风华正茂,连个感冒都不会有,生龙活虎的来上课了。

看到队尾的玉婴时,他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不许把弟弟妹妹带到学校来,我三令五申……”体育老师当时就怒了。

“报告老师,她不是弟弟妹妹,她是我们的同班同学。”叶锦红向前一步,大声回答。

同学们哄堂大笑。

体育老师上午没上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叶锦红的样子不像在说笑,将信将疑。

又见玉婴一本正经的站着,也不像在调皮,只能默认下来。

这堂课的活动是跳木马。已经练过不止一次了,连最笨的女同学在老师的帮助下都可以跳过去。

玉婴站在最后,默默记着要领。

等轮到她时,她远远就发力,迈着小短腿一溜小跑,中间还加了一下速。

可是到了木马前才发现,别说双手上去撑一下,她够都够不到。

同学们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体育老师叹口气,俯身把她抱起来,从木马上一跃而过,放在垫子上。

不知谁带个头,还鼓起掌来,引得另外一个在操场上体育课的班级,频频看过来。

有个个高的男同学抽冷子跑过来,把她从地上抄起来,也学老师的样子,举她过了次木马。

她也不恼,还一本正经鞠个躬,说:“谢谢。”

那本来是调皮捣蛋的淘小子,被她一谢,突然就脸红了,扭扭捏捏的,不忍心欺负她。

这堂体育课上得欢乐,同学们很快都喜欢上这个小家伙了。

她性格活泼,说起话来像个小大人儿,又有礼貌,很有凝聚力,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几个好朋友,叶锦红算是第一人。

玉婴自己也奇怪,上一世她一直没有朋友,在学校被同学排斥,工作后不是被嫉妒就是被排挤,她的人生几乎就是杀出的一条血路。

可这一世,不止是父母哥哥喜欢她,接触她的人,很快就会中了她的毒。

她也格外的阳光,心态也够开放宽容。

难道这就是她吸引人的原因吗?

最后一堂课时,冯老师回来了,从她铁青的脸色上看,冯小彬的情况不乐观。

难道他要成一个小太监?

玉婴心里画个问号。

在书里,冯小彬只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配角,虽然人品不怎么样,可也没掀起大浪。现在他出场的次数似乎多了些。

玉婴一直怀疑,真有平行宇宙一说,也许她进入的就是平行宇宙,因为她的到来,磁场发生了改变,所以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

可是郑直怎么办?难道从此他就不上学了吗?

冯老师从进教室就开始发飙,劈头盖脸一顿训,把学生们都训得晕头转向。

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是笑错了?

还是说错了?

还是做错了?

明明错的是冯小彬和郑直呀。

玉婴眼观鼻,鼻观口,看都不看她,反正也看不见,懒得听她在那儿胡说八道。

“宋玉婴!今天的事你要反省!谁让你跑到教导处乱说话的?如果不是你,冯小彬怎么可能受那么重的伤?”冯老师不知何时突然窜过来,向她发难了。

玉婴一惊,抬起头惊愕的看向她。

这三观歪得有点吓人呀。

原来冯小彬受伤,是她害的?

明明是他跑过去打郑直,郑直自卫的。

“你瞪着我干什么?听不懂人话吗?”冯老师抬手把教鞭一抬,顶着玉婴的胸口,把她向后推去。

要不是后面就是墙,玉婴一定随着椅子翻过去。

胸口被顶得很疼,她的眼泪汪上来。

同学们都傻眼了。

玉婴更傻眼。

这次怕真要吃亏了,两个哥哥离得远,冯老师真动手,她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哪有一个学生敢拦着老师的。

“还瞪我是不是?让你瞪!”冯老师猛然一收教鞭,玉婴刚是仰向后面的,突然失去控制,随着椅子向前一冲。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