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体育课课被捅了一节课渺渺 体育老师在单杠c了我一节课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渺渺可不怕这个,昨天她偷着试了一下,她把那一手好书法给带过来了。

她蹬蹬跑进里屋,转眼就拿了五哥的笔记本出来,跪到椅子上,用右手拿起笔。

她是左撇子,可是现在不敢用左手写字,这要是露出一手好字,不把人都吓着了。

右手还真不怎么听话,写出字歪歪扭扭的,很稚气。

可是宋渺渺三个字,一笔没错。

洪厂长很吃惊。

七十年代没有早教的说法,没什么早教班,幼儿园教字都很少,这种在家散养的孩子会写字,很难得了。

渺渺见洪厂长凑过来看,又写了一个洪字。

“哟哟,渺渺厉害!”洪厂长服气了,他抽出手,写了一道数学题,10-7=。

渺渺毫不犹豫写上了一个3。

洪厂长有点急了,写了一个29-13。

看热闹的有点忍不住了,这不是欺负人吗?这里面的老娘们可能都有人算不出来。

没想到渺渺直接写了一个16。

渺渺扬着小脸得意洋洋的笑了,心里话,要不要让我来几句英语吓死你?

“你还会写什么字?”洪厂长又问。

渺渺的右手控制力已经好得多了,略微工整的写了一句,我要上学。

“你这字哪学的?”洪厂长好奇得要死,他也问出了这些看热闹人的心声。

瞧那俩口子,能教出这样的机灵鬼儿?

“我哥哥教的呀。他们学习时就教我了。”

宋渺渺没说谎,哥哥们学习时,她捣乱,会被抱在怀里。

可是并没有人认真教过她,都觉得学习是苦差事,谁舍得让宝贝妹妹去学习?

“好,我给你写个条,明天让你妈妈领你去找冯校长,让你来插班。给你考试,能上几年上几年。”洪厂长这可是狮子大开口了,不止是批了她上学,还允许跳级,这可是不得了的事。

现在厂长权利很大,学校都是子弟学校,隶属于重工机床厂直接管理,所以洪厂长的批条,比教育局的还有用。

洪厂长并没有因为渺渺提了条件,对她有什么看法,对她倒是越发喜欢了。

出门时还嘱咐那俩口好好带这个孩子,这可是个宝贝。

不用他说,宋老蔫儿两口子可不傻,这渺渺比大人还厉害,怎么这孩子突然就变得陌生了呢。

因为厂长来这一回,晚上宋家又热闹起来。渺渺提条件的事,被当成笑话,讲了一遍又一遍。

听得她都烦了,低头专心喝粥,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嘴。

“看这孩子,斯文的像个大家闺秀。”张婶这么一说,众人忙应和。

“都瞎了!还大家闺秀,也不照镜子看看,真当自己是个玩应儿了!”卢旺香的骂声从墙那边传来。

渺渺皱了一下眉头,她后悔了,怎么不把这事儿提一下,这严家欺负人,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呢。

看来还要狠狠收拾才成。

十点多串门的人才散了。

渺渺洗漱干净,先钻进被窝儿。被子白天晒过了,有阳光的味道。

孟巧莲怕女儿冷,要了几个输液用的生理盐水玻璃瓶子,灌上热水,先捂了一会儿。

渺渺乖乖躺进去,被子拉到下巴,只露出一张小圆脸。

这可爱的样子萌了人一脸血,哪个哥哥路过都忍不住亲一下。

“去去去!都给我家宝贝亲馊了!”宋老蔫儿扒开儿子,抢过去在渺渺的头发上亲了几口。

“不让我们亲,你还亲!”五哥不服气。

“我亲的是头发!我宝贝儿头发都是香的!”宋老蔫儿得意的说,被铁刺儿刮得麻麻赖赖的手,划过渺渺的秀发,刺拉刺拉起静电,他又舍不得了。

“你宝贝脚丫子都是香的,你忘了她小时候,你天天抱着她的胖脚丫啃?”孟巧莲又来揭宋老蔫儿的短。

“那是,我宝贝哪都好。唉。”宋老蔫儿莫明其妙叹口气,眼圈突然红了。

“爹,你怎么了?”渺渺担心了,一轱辘坐起身。

“没事。没事。”宋老蔫儿走到一边黯然神伤。

“怎么了?”孟巧莲也问道。

“我师父家女儿出嫁时,他哭得那惨,我还笑他。现在一想到有一天我家宝贝儿也会让人拐走,这心里就……”

“哼,谁要敢欺负我妹,我弄死他!”四哥补了一句,把大家都逗笑了。

宋渺渺突然有点担心,她还嫁得出去吗?

又过了半晌,一大家子人总算都钻进被窝,安静下来。

渺渺知道到了宋老蔫儿俩口子卧谈的时间,虽然没有入睡,也把眼睛闭了起来。

那年代的生活太局促了,俩口子白天要忙生活,晚上也要守着一大堆孩子。只能等孩子睡了,才能说几句体己话。

“我得带渺渺找周大娘看看了,这孩子一出一出的,我看着害怕。”孟巧莲说出了心里的忧虑。

“也没什么不好,渺渺也没闯祸,也没做什么不好的事,你瞎担心什么?”宋老蔫儿一听她这么说宝贝女儿,当时就不乐意了。

“倒也是,也没什么不好的。”孟巧莲被他怼了一句,想想也有道理。

“就是上学这事儿?这么小就去学校,能行吗?”宋老蔫儿担心的是这个。

“我倒不担心她被欺负,有老四老五,护得住渺渺。就是写作业有点累吧?”孟巧莲叹口气,她就不喜欢写字,所以小学都没毕业。

“孩子想去就去吧,你给准备一下,书包咋也得买一个吧。”

“明天我去商店看看。老五那书包都补得看不出本色了,也没舍得买。现在书包忒贵了,一个要十来块呢。”

“什么?一个书包十来块?”宋老蔫儿吓得差点蹦起来。

也不怪他吃惊,他一个月才48元的工资,加上资金也将将60元,一个书包去了十分之一,真心疼。

“可不是,本呀书呀的,加起来也得一两块,你算算。”孟巧莲又叹口气,歉疚的说,“也怪我没算计这些,一点钱没存下。”

“这怎么怪你?是我赚的太少了,让你们受委屈。”宋老蔫儿把孟巧莲收进怀里,两个人都暖暖的。

渺渺听着那俩口在抢着往身上揽责任,感动得快要落泪了。

爹娘放心吧,以后咱家不会穷的。

她在心里默默发誓。

虽然拿到了厂长的批条,可是宋家没急着把渺渺送去。上学也要准备一下,这已经是周五了,下周一去正好。

把上班的上学的打发走,孟巧莲一回头的工夫,见渺渺已经把衣服穿戴整齐了。

今天又降温了,她给自己加了一件毛衣。

孟巧莲看着渺渺就是一愣,平时都是要她给穿衣服的,她给怎么打扮怎么是,这怎么自做主张了?

这件毛衣是明黄色的,艳的刺眼的颜色,孟巧莲的审美在那儿呢,没弄个大红大紫就不错了。

毛衣的款式简单,圆领紧下摆紧袖口,织的有点大,没打算给渺渺穿,想留到明年开春。

渺渺不知从哪里翻的,找出一件五哥穿小了旧衬衣,放在毛衣里面。虽然衣服旧了,可是孟巧莲爱干净,都洗得清清爽爽的收着呢。

渺渺翻出一个小白领儿,袖口也露出一截白,这样随便一搭,把肥大的深紫色条绒裤子都带得时尚了。

不怪孟巧莲诧异,这明明是电视里走出来的娃儿!

怪是怪,又不得不说好看,就由她去了。

渺渺自己去洗了一把脸,顺手把娃娃头整理一下,婴儿肥的娃娃脸扬起来,笑得异样明媚。

“哟,这是外国来的小孩儿吧,真好看!”朱主任家有电视,见过世面,看到渺渺就叫起来。

孟巧莲借着别人的目光打量一下,才发现女儿确实像小洋人儿。

渺渺还是像原来一样,见人就是一笑,甜甜打个招呼。可是大家都能感觉到,跟原来不同,似乎有了距离感。

为什么会这样,谁也说不出来。

她们一起走到路口,孟巧莲就拉着渺渺过马路去群英楼百货商店里,那边才有卖文具的。

孟巧莲带着她上了二楼,先去看书包。

现在最好的书包是人造革的,其实并不适合北方用,冬天就冻得嘎嘎响,一捏就裂。可是上面印了铁臂阿童木,小孩子都喜欢。

“这小丫头真好看。”卖文具有营业员一见渺渺,就喜欢得紧,都凑过来,殷勤的把书包取来递到她的手上。

“娘,我不喜欢。”渺渺把手背到身后,不肯接。

“不喜欢?来这个,花仙子的!”营业员忙把花仙子书包递过来。

花仙子这个动画片可是家喻户晓,哪有小女孩不喜欢花仙子小蓓的?做梦也想要有她的七色花,能变出各种好看的新衣服来。

“这个我也不喜欢。”渺渺严肃的摇了摇头。

孟巧莲不解的看着渺渺,只是她一向对女儿百依百顺,既然说不喜欢,就不敢作主了。

就这样转了一圈回来,只买了几个本和笔,还有一块香喷喷的水果橡皮。

“噫?这娘俩怎么没买书包?过来过来!”

她们转到副食店时,朱主任跟张婶子还在排豆腐。

孟巧莲拒绝了她们夹塞的邀请,站在队伍最后。

队伍里的人对她投来满意的一瞥。

“这孩子都不喜欢。”孟巧莲苦恼的说。

“我要娘给做书包,在带花边的。”渺渺扬起小脸,笑眯眯的说。

“娘做的书包太土气了,你同学会笑你的。”孟巧莲吓得摆手。

“我就要娘做的!”渺渺一嘟嘴,扯着孟巧莲的衣摆,扭呀扭呀的。

“哎哟,我要有这么个闺女,要月亮我都去摘。”旁边排队的人受不了了。

“就是,要书包就给做呗,又省钱,这孩子真懂事。”

孟巧莲大概也明白了,渺渺懂事怕她花钱,眼圈一红,把渺渺搂在怀里,亲了又亲。

说是让孟巧莲做书包,渺渺也不放心全权交给她做。

孟巧莲的审美有点村气,看她从包里翻出来的大红大绿的绣片儿,就惊得渺渺出了一身冷汗,这可HOIL不住呀。

她跑到小屋,找了一张纸,在上面画了一个书包的样式,递给孟巧莲。

“娘,做成这个样子。”

孟巧莲人如其名,手是真巧,就是设计能力弱,现在有样式就好办了。

渺渺坐在缝纫机边,捧着圆脸蛋,看着她忙碌。

快到中午时,孟巧莲把书包做好了。

布料是用的藏蓝色工作服上截下来的,上面用了些天蓝色装饰,边是用薄薄的白的确良推出的小花边。

渺渺选出这些布料时,孟巧莲还担心,布太素色了,不像小女孩用的东西。

等书包做好了,她又疑惑了,这是她做的?怎么像工艺品一般?

藏蓝色配上天蓝出了层次,再加上白色花边,又俏皮又素雅。

看到新书包,渺渺欣喜若狂。

娘有这手艺,还受穷,那真是没天理了。

她把书包背到身上,登时把身上的明黄色压了一些,更添了几分气质。

“这是我妹吗?”五哥先跑进屋,看到她眼睛就直了。

四哥从后面冲了进来,一时刹不住车,直撞到他身上。

“糟了!”孟巧莲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没做午饭呢。

除了宋老蔫儿和宋玉桥带饭,其他孩子都回家来吃。她忙去灶前生火做饭。

好在孩子们不吵不闹,虽然饿了,可是体谅娘不容易,就围着渺渺,帮她把本子订起来。

渺渺坐在炕边,小脚踢来踢去的,又自在,又满足。

午饭简单,孟巧莲用一点香油爆锅,煮了一锅浑汤的面条,一人分了一大海碗,就着咸萝卜吃,吃得他们鼻尖都冒出清亮的汗珠来。

吃过午饭,二哥三哥去上学了,四哥五哥的小学放假。

渺渺发现八十年代的小学工课很少,学生经常放半天假。那时的孩子都是散养,放假了就到处找同学玩。

上午孟巧莲一直忙渺渺的事儿,下午还有活儿,快入冬了,还有两个孩子的棉鞋没赶出来。

她夹起线叵箩去张婶子家,出门前嘱咐,“小四小五,带好妹妹。”

这两个淘小子不肯在家玩的,又觉得今天的妹妹格外好看,所以想带她出去显摆一下,拉着渺渺就出了门。

机床厂宿舍读小学的孩子不少,虽然都有自己要好的几个朋友,没事儿时也会一起跑。

有时也打架,不过回头就好了,还是记吃不记打的年龄。

严丽丽比渺渺大三岁,还没上一年级,每天在外面野,看到有玩伴,吸溜着鼻子跑出来。

跟严丽丽玩的最多的是冯校长家的小儿子,叫冯小彬。

因为在宿舍孩子的眼中,他们是同类,是边缘人。

冯校长家住在宿舍的最里面,兄弟两家挨着,就把墙给扒了,打通成一个大院子,供养着一个老太太。

刘家这一代人丁单薄,生了几个丫头片子,只得这一个孙子,宠得不像样。

宿舍里的孩子都不喜欢跟他玩,他惹一下就会哭,他娘就挨家去找麻烦,谁也不想没事儿找事。

小四看冯小彬和严丽丽一起过来,就给了小五一个眼色,带着渺渺往反方向走。

“走啊!去后院扯菇娘秧子!”冯小彬叫住小四。

渺渺不由得把四哥的手给攥紧了。

“我娘不许我们去。”小四马上回绝道。

“切,多大了还听你娘的话,你也就这样了。”冯小彬不屑的说。

小四差点被激将成功,好在渺渺的小手死活不肯松开,他只好悻悻转身走开。

渺渺家这幢房在宿舍的最后一排,再后面就是一片空地,连着大墙,大墙那边是干部楼,里面住的都是领导。

空地里长满了杂草,被常婆子收拾出来,种上了瓜果蔬菜,还有几株菇娘。

北方的水果匮乏,菇娘虽然味道一般,也是难得的。

只是这常婆子疯疯颠颠的,种了也不收,还不许别人碰,成了孩子们的一块心病。

虽然小四没跟他们去,可是心里种了草,也没带渺渺走远,时不时还向后院瞄一眼。

突然就听着一阵鬼哭狼嚎,是严丽丽和冯小彬,杀猪一般叫着,从后院冲出来。

他们身后追来的就是常婆子,她手里举着一把钢叉,面目狰狞。

冯小彬跑在后面,眼看着常婆子要追到了,一急之下,把路边的铁蒺藜拖过来拦到路上。

这要是正常人,一定会停下来把铁蒺藜搬开,可是常婆子心智如正常人不一样,直接就踩上去,嗷的一声就矮下去。

她挣扎着向后退,衣襟下摆刮到铁刺上,带着铁蒺藜也跟着她移动。

她惊恐得哇哇大叫,像面对一个怪兽,吓得脸都变形了。

渺渺看不下去了,她也曾这样被人捉弄欺负过,那种恐惧,无助,她都懂。

她松开哥哥的手,上去帮忙。

小四小五见妹妹上了,也只好跟过去。

他们两个按住常婆子不让她动,渺渺伸出小手把她的衣襟从铁刺上摘下来。

常婆子不知道他们要帮忙,吓得乱挥手里的钢叉,差点扎到小四。

小四一急就跟她抢起来。

严丽丽和冯小彬已经不跑了,站在远处看热闹,拍着手大笑,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就在这时,突然远处冲来一个黑影,转眼间小五就被掀翻在地,接着小四也摔了一个仰八叉。

渺渺吃惊地抬起头,一个黑炭头样的男孩已经拎着她的衣领,把她揪起来,另一个巴掌举得高高的,就要抡下来。

渺渺吓得一闭眼睛……

“啊!啊啊!”她听到耳边一阵乱,接着就到了一个硬梆梆的怀里,这气味可不怎么样,是人常年不洗澡的味道。

她忙睁开眼睛,抱着她的是常婆子。

常婆子把她护在怀里,比比划划,对着黑炭头一顿吼,不让他伤害渺渺。

渺渺已经认出来了,这黑炭头是常婆子的小儿子,跟五哥同岁,叫郑直。

“郑直!你敢动手!”小四和小五见妹妹落到常婆子怀里,当时眼睛就红了,冲过来先对付第一道防线。

“别打!听我解释!”渺渺见状忙大喝一声,不能让坏人得逞,真动起手来,两败俱伤,让冯小彬他们得意。

几个人都停下来,盯着她。

渺渺安抚了一下常婆子,从她的怀里钻出来,又扶她从地上站起身,拍打了一下她身上的尘土。

“是他们惹了你娘的,害她被铁蒺藜扎。我是帮她解了开刮到衣襟的铁刺,哥哥们是帮忙按住她。我们没有伤害她。真正的罪魁祸首在那边。”渺渺抬手一指。

常婆子本来哼哼唧唧的,抬头看到冯小彬和严丽丽,又发疯了。

可是跑一步就痛得哼一声,脚上的伤很重。

“快,背你娘去卫生院,她脚受伤了。”渺渺想扶住常婆子,只是她太小了,力气不够大,只能招呼郑直。

郑直已经看明白了,只是嘴硬,不好意思道歉,矮身把常婆子向背上一背,小跑着向卫生院而去。

渺渺咬着嘴唇琢磨一下,拉着两个哥哥去了张婶子家。

孟巧莲跟张婶子一边聊天一边纳鞋底子,见三个孩子进来,身上衣服很乱,又是土又是灰的,就知道闯祸了。

“渺渺,又有人欺负你了?等我能下地的,我都帮你打回来!”炕上还躺着一个呢,这是张婶子的儿子张汉雄。

他比渺渺大三岁,从小到大跟她一起玩,前段时间翻了墙把腿摔断了,打了石膏不能出门。

“娘,郑大娘受伤了,郑直送她去了卫生院,我怕他没钱……”渺渺说着为难的低下头。

她知道孟巧莲身上也没几毛钱了。

“啊,那我去看看吧。”孟巧莲是热心肠,虽然穷,可是总不能看着不管。

张婶子忙起身,从抽屉边上掏出几个毛币,两个人凑了一元钱,这才去了卫生院。

“谁欺负你们的?是不是严丽丽?”张汉雄急得恨不能从炕上跳下去。

“你老实儿躺着吧,别把骨头蹦歪了。”渺渺瞪了他一眼,他马上就老实了。

小四和小五还气鼓鼓的,虽然不说话,可是两个人眼神一直在交流,不是想找严丽丽他们报仇,就是要收拾一下郑直。

“哥,你们别找郑直的麻烦,他也挺难的呢。”渺渺猜到他们的心思,警告一下。

郑家的情况很特别。

郑直的父亲也是个老实巴交的人,还有点结巴,又是最脏最累的翻砂工种。这种工作,很容易得气胸,是用生命在赚钱,所以一直找不到老婆。

常婆子是大学生出身,本来前途似锦,后来突然就疯了,有人说是因为她被劫了受刺激,有人说是因为跟领导生气,反正原本漂亮干净的一个女孩子,突然就疯疯颠颠的到处跑。

后来有那好事儿的人,就把他们撮合到一起。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