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早晨两人还连在一起做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白清初在白翩然笃定的目光中倏地笑了,茶色瞳仁美得似有星星坠落。

“身为白家女,我身上还没揣过一万块呢!”

说着白清初自己先笑了,笑得心酸。

在对方露出轻松表情时,她又慢悠悠道,“我在那里受了三年折磨,身上被发出无数道伤疤,几次都快死在床上。我现在的命都是捡来的,你以为我会在乎这几个钱?”

白翩然焦急的看了一眼四周,“你要是再不走我就派人把你赶出去!”

这话像是打开某个开关,白清初笑着,茶色眸子里的阴郁更盛,她背过了身子遮住别人探究的视线。

伸出细长的手指指了指旁边扛着摄像头的记者,“你敢啊,只不过我可不敢保证我回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这些人会怎么写了。”

威胁,还是**裸的那种!

白翩然气得鼻子都歪了,咬牙切齿道,“白清初!”

曾经肆意欺辱的人竟然敢威胁自己!白翩然紧握着的拳头微微颤抖。

“哎,你可小声点!”白清初恶趣味的将手指按在她烈焰红唇上,“我早就不喜欢这个男人了,你要就送给你,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小姨,我当然不会破坏这场订婚宴。”

看着他们婚后相互折磨成一对怨偶,可比现在有趣多了。

自己的唇被这人碰了,白翩然眉头拧得死紧,飞快拍开了她的手。

这手正是被车门夹过的那只,手背传来阵阵刺痛。

白清初眉头也没蹙一下,眼中有什么一闪而逝,随即将手猛地压向对方的胸口。

白翩然下意思往后退,却慢了一步。

瞬间,洁白的小礼裙上沾了一小块红色膏体。

“白清初!”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白翩然气得发抖,扬手便要一巴掌扇过去。

白清初把自己的脸往前松了松,挑衅的道,“打呀,让记者宾客看看你是怎样对待自己侄女的。”

一句话,让白翩然悻悻收回了手。

她低吼,“你说不破坏订婚宴就不破坏?”

白清初耸耸肩,“不信的话你就派人把我丢出去呗。”

白翩然气得七窍生烟却拿面前的人无可奈何,看向她的目光似淬了毒的利刃,“你给我安分点,否则……”

白清初丝毫不惧她的威胁,给对方一个不屑的冷笑后,就推开她往外走。

流淌的空气夹着她似有若无的嗓音,“我所经历的,所遭受的痛苦可都要拿回来哦……”

一出门,挂着甜甜笑容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简直判若两人。

所过之处,时不时听到让人别人说两人金童玉女有多般配的话。

白清初只想冷笑。

以前,还有人这样说她和靳凉呢。

一股烦闷憋在心头,上不去下不来难受极了,这种情绪在路过走廊时彻底爆发。

穆西承修长手中夹着一根香烟,袅袅烟雾将他冷峻线条柔和些许,旁边和他交谈甚欢的男人正是她的前男友,准小姨夫!

见到她,两个男人都没什么表示。

白清初攥紧手指,冷笑,“你们一个冷血无情,一个恬不知耻,一丘之貉的男人果然能相谈甚欢!”

冷血无情?

不是第一个人这样说他,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穆西承没怎么在意,只是饶有兴致的瞥了一眼靳凉,“你们有仇?”

面对着穆西承扫过来的视线,靳凉收起难看的脸色,只是嘴角的弧度微僵硬,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能不那么尴尬。

白清初双手环胸,讥讽的盯着靳凉,等着他的回答。

空气中流淌着诡异的气氛。

良久,他才呐呐回答,“我们算是大学同学吧,至于哪里得罪她她,我自己也不清楚。”

看着他撇得一干二净的纯良模样,白清初恨不得扒了他那层虚伪的皮!

狠狠瞪了靳凉一眼,白清初似笑非笑,“大学同学可不敢当,毕竟被开除了不是?不过小姨夫忘性可真大,要不要我来提醒你一下你都做了什么?”

闻言,靳凉眼中掠过一抹惊慌和愧疚,不由得叫出声,“清初!”

白清初冷嗤,若穆西承有心去查这种事情他能瞒得住?

见白清初走了,靳凉收回复杂的视线,“穆总,我们接着说这次合作吧。”

刚那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仿佛只是溅在大海里的一多小水花,翻不起大的风浪,甚至不值一提。

穆西承摇晃着高脚杯,时不时敷衍应上两句,一双眼睛似有若无的落在一楼门口处。

在女孩转身的刹那,他瞥到她泛红眼角有点点晶莹。

走得那么急,是怕眼泪掉下来么?

白清初走到门外,仿佛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般顺着门口刷着红漆圆柱蹲了下去,肩膀微微耸.动着。

说着毫不在意,心却微微痛着。靳凉是她最纯真年华里的初恋,她幻想过的结婚对象。

尤其是看到他和小姨站在一起的画面,晃眼又心酸。

一阵杂乱仓促脚步声倏地蜂拥而至,白清初来不及擦干净脸上的泪水就抬头,四周乌压压的全是记者!

无数摄像机对着她布满泪痕的脸大拍特拍,黑压压的摄像机似张着血盆大口,释放着对她最大的恶意。

“白小姐是今天出狱的吗?和翩然小姐的婚礼撞到一起是故意还是无意呢?有没有家人去接你呢?”

“如果没有,白小姐的心情是怎样的?”

白清初默不作声的擦掉眼泪,心想她这样蹲着会不会被这些记者踩成一滩肉泥的时候,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剥开人群像巍峨大山在她面前站定。

他逆光站着,像救世主那般让人安心,白清初眨眨眼睛。

下一秒,那人揪住她后颈衣服,将她提了起来。

白清初嘴角抽搐着挣脱开来。

心里升起的微妙情绪荡然无存。

“蠢,躲在这里给人家踩吗?”

想到那条快要踩到她脸上的腿,穆西承幽深如潭的黑眸更加暗沉。

白清初委屈的觑了他一眼,不说话。

女孩儿眼眶红红的,清汤挂面的脸上还有道道未擦干的泪痕。

摄于穆先生强大的气场,记者自觉退开了一些,其中一个大着胆子道,“白小姐,能说下你在监狱的感受吗?”

这就过份了!穆西承皱眉正要出声,就听到身旁女孩儿扬声,“这么想知道,你亲自试试不就知道?”

看着被堵得哑口无言的记者,穆西承唇角微掀。

穆西承迈开长腿不紧不慢的跟在白清初身后。

男人面容英俊如神袛,气质又卓尔不群,回头率杠杠的,连带着他身前的白清初收到了不少嫉恨的目光。

白清初忍无可忍扭头,“你跟着我干什么?!我可是因为杀人才进监狱,你就不怕我一个不爽送你上西天?”

穆西承上上下下打量了白清初一眼,似笑非笑,“哦,期待你的尝试。”

感觉被人鄙视了哎!

好不爽!想当初她最后还凭着一股不怕死的狠劲才在B区稳定下来!

想着,白清初忽然凑近,在男人面前站定,两人的身高差让她不得不踮起脚尖,然后呲牙眯眼,做出一副凶狠的表情。

右手,距离他身体某个部位只有三厘米的距离,阴测测道,“就是这里,我狠狠砸碎了一个花瓶!穆先生要试试吗?”

是的,当初她随手砸了下去,结果把人家那处彻底毁了,不过她从不后悔。

莫名觉得下腹一紧,下一瞬,穆西承蓦地按住她的手,朝着那个地方压过去。

触到那个地方,白清初像是摸了团火,滚烫灼热。

忙不迭的抽回了手,凶狠的拿眼刀子剜穆西承,恨恨道,“流氓!”

视线落在女孩通红的耳垂上,穆西承心情莫名愉悦,“不是你说要我试试吗?这就不敢了?”

这个哑巴亏吃的!

白清初胸闷不已,这人莫不是她的克星!

她快速往前走,边走边悄悄揉脸,驱散脸上热度。

揉着揉着,她脸色一变,僵硬的放下收,连走路都开始同手同脚。

她刚刚……是用哪只手摸得他那个地方来着?

呸呸,那不是她自愿摸的好不好!

又走了一小段路,穆西承接了个电话,转而问白清初,“你就打算靠两条腿走到什么时候?我送你。”

不容置喙的语气,和铁钳般的手臂下,白清初被硬塞进车。

摸了摸零钱包里两枚钢镚,白清初也没拒绝。

“你为什么帮我?”

男人正闭目养神,闻言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淡淡道,“无聊。”

白清初不信,他那种级别的大人物会有这嫌心放在她身上?

思索片刻后,白清初就释然了。她一穷二白的,身上没有任何价值。

车子在一栋装修精巧华丽的别墅前停下。

这是白家别墅。

白清初坐在真皮座椅上动也没动一下,侧目,纠结开口,“谢谢你把我送到这里,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她不想回这个没有半点温情的家里。在酒店她还骂了他,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帮自己。

白清初抓着零钱包的手微微收紧,紧张的看着对方。

没问她要钱的原因,薄唇微启,冷酷无情拒绝,“不能。”

“就当投资好不好?以后我翻倍还给你!”白清初绷紧手臂,捏着拳头,做出一个我很强的姿势。

穆西承嗤笑,“我会看得上你那点钱?”

他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懒懒对司机吩咐道,“好了,时间到了,去‘明月珰’酒店。”

白清初垂下手臂,做着最后垂死挣扎,“一个成功的商人应该有独到的眼光,充分挖掘每一个有潜力的事物!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