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里做 我进去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等待是一个特别磨人的两个字,但是被等待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就像是三月里的花,还没有听见花开的声音,整个人都浸在醉人的芬芳里。

不管以后如何,此刻的叶欢的确是心动的。

她哽咽着声音说:“靳浔,给我一段时间好吗?”

靳浔倏得笑了,昏暗的车内一张俊脸变得明亮起来,眼底就像映着万千的星辉,“好!”

叶欢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眼睛肿的就像是核桃一样。赶忙从冰箱里抠出几个冰块用毛巾捂着敷眼睛。

她今天还要上班呢,这幅鬼样子怎么见人!

都怪靳浔,没事玩什么深情,害得她昨天晚上那么失控。

幸亏昨天晚上他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把自己送到楼下之后就老老实实地走了。

倒是也不知道他额头上的伤口怎么样了。

叶欢利落地收拾好自己,就匆匆忙忙地赶到了公司。

今天公司门口有些奇怪,门口聚满了一些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人,脸上都是义愤填膺的表情。

叶欢不是什么多管闲事的人,刚准备绕路进去的时候,就被一个眼尖的妇女看见,大声嚷了出来,声音尖锐刺耳,打破了所有的宁静,“这个女人来了。”

“快看,就是这个女的,靳家的二少奶奶,勾引了自己的大伯,被人赶了出来呢。”

叶欢的脑子一懵,漂亮的眼睛里都是惊恐,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看着眼前的这帮人朝自己看了过来,眼里带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她的身体一软,连路都走不了,呆滞地站在原地,无力地抗议着:“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别过来。”

“还没有呢,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有了丈夫不够,还勾引自己的亲大伯。”

“真是下贱啊,也不知道靳家是怎么看上你的,你这样在古代都是要沉塘的。”

“不要脸的贱人,多缺男人啊,这么饥渴,今天我非得来教训教训你。”

……

她们左一句右一句地把叶欢围在中间骂,公司里的同事都站了出来,看着叶欢被一群人围着,脸上露出鄙夷的深情窃窃私语着,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手帮助她。

叶欢只觉得难堪,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大喝一声:“够了,我没有做对不起靳北的事情。”

大妈们愣了愣,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直接揪住了叶欢的长发,向外面拖拽着,“小贱人,还有理由了,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对,好好教训教训她。”周围的人应和着。

叶欢的头皮都有些发麻,吃痛地被拽走。她本就没有见识过这样的架势,更别说,面对的是一群战斗力飙升的大妈。

一股粘液突然溅到她的脸上,破碎的鸡蛋壳混着腥气顺着她白净的小脸滑落了下来。

她呆住了。

这个鸡蛋就像是引发了大妈心中所有的暴虐因子,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是叶欢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黑暗。

两个膀大腰圆的女人邪笑着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她们瞪着眼睛狰狞着笑容冲叶欢走了过来,伸手就要扒叶欢的衣服。

“这个小贱人,不是喜欢勾引别人吗,我今天就把你的衣服扒了,让你勾引个够。”

“大家快过来看看啊,小贱人要脱衣服了。”

左口一个小贱人,右口一个小贱人,叶欢觉得自己的脸被人狠狠地踩在地上践踏。

叶欢护着自己的胸口,凌厉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的脸,“谁动手试试,我会报警的。”

刚说完,叶欢兜头就挨上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地疼着。

人群里也不知道是谁在说:“报警就应该先把这个小贱人关进去,让她勾引别人。”

说完就伸手在叶欢的衣服上拉扯。

“啊~”叶欢尖叫了出来,那一刻她的内心都是绝望的,委屈的泪水从艳丽的脸上流了下来。

难道今天真的要在这里被羞辱吗?

靳浔来公司找叶欢纯粹就是一时兴起。昨天虽然答应了她让她搬出去住,可是也没有打算就这么断了联系,毕竟追人也是要有追人的姿态的。

可是他没有想到一上来就看见了叶欢收到欺负的场面,是个英雄救美的机会不是吗?

靳浔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走上前去,“住手,你们在做什么。”

靳浔沉着脸,周身的寒气让这一楼的人提前进入了冬天。

他的的眼里含着滔天的怒气,一把把叶欢拉进自己的怀里。

躲在熟悉的怀抱里,叶欢的一颗心都安定了下来。在对峙的时候没有掉一滴眼泪的她哭得喘不上气来,将心底的那些害怕全部都发泄了出来。

靳浔的心里不合时宜地涌起一阵阵的心疼,“好了,好了,我在这里,没有谁能欺负你的。”

他饿狼般的视线慢慢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划过,被实现扫到的人忍不住在这种威压之下低下了头。

“动手的人都给我站在这里,我已经报警了,谁今天动了欢欢一根手指头,我让他十倍偿还。”

好事的大妈一听,脸色一白,全都望向了领头的那个人。

她们也就是收了别人的钱过来捣捣乱,可不想因为这么一点事情就进牢里啊。

有些胆小的人看情形不对,就想悄悄地从后面溜走。

靳浔凌厉的目光扫到,声音饱含着威胁:“今天谁要是离开了一步的话,我保证自己亲自动手的下场绝对更惨。”

他的话掷地有声,带着久居高位的威严,一时间压迫地让人喘不过气来。

有好事的人,问着身边的同事:“这个人是谁啊,怎么突然冲出来了。”

同事捂着嘴,“他就是靳浔,靳家的大公子,叶欢勾搭上的那一位。”

“原来那件事情是真的啊。”

靳浔正低着头问叶欢有没有什么事情,听到周围人的窃窃私语,温柔的眉目陡然凌厉了起来。

偏偏领头的人一点都不会看脸色,极度紧张之下就索性哭嚎着,捂着自己的胸口指责靳浔的不是。

“快来看看啊,靳家的大少爷出来打人了啊,仗着他的权势欺负我这种没有脸面的小市民,大可都看着啊,给评评理啊。自己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还拦着不让别人说啊。”

靳浔的脸色越发阴沉,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就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万鬼之王。

“都给我听清楚了。这件事情和叶欢没有任何的关系,她现在是单身,也是我先追求的她。我不觉得两个单身的人走在一起有什么你们说的那么的恶心。”

靳浔淡淡地俾倪着女人,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的小丑。

“你说的公平就交给警察吧。除了打人的事情,我还会追究你对叶欢女士的名誉损失和精神伤害。你要是有功夫在这里撒泼,还不如想想待会怎么和警察交代,怎么让你的家人给你请一个靠谱的律师。”

女人一听这话,脸色瞬间白了下来,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她的额角冒出,身子一软,就这么直接跌坐在地上。

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她的家人知道,要是她那酒鬼的丈夫知道她惹了这么大的祸事,他会直接打死自己的!

她现在是真的哭了出来。

在场的人也全都闭上了嘴,不再敢议论什么,现场只能听见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叫声。

靳浔不去理会,像这样的人,就算是死了一百次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靳浔怕叶欢受了伤,打了个电话让司机上来处理接下来的事情,自己抱着叶欢就走了。

靳浔直接开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将人抱进了洗手间之后,没有像往常一样纠缠,退了出来,给叶欢留下一点缓冲的时间。

叶欢仔仔细细将身体清理了一遍,发现身上多了大片大片的淤青,光是看着就有些吓人。

衣服的领口有一些撕裂的痕迹,她就索性裹了一件浴衣出去。

靳浔看着她,宽大的浴袍之下,身形显得越发地娇小。可能是因为刚刚沐浴过的原因,白净的小脸红扑扑的,发梢的水滴滴落下来顺着脖子没入在浴衣里。

靳浔看着她颈间的划痕,一张脸瞬间阴沉了下来“身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叶欢摇了摇头,“就是一些淤青,去医院了也不好检查,等过几天就好了。”

“欢欢,让你受委屈了。”靳浔忍不住伸手抱过女人“这些人我都打好了招呼,在里面都会好好招待她们一下的。”

叶欢没有说什么。

生活不是小说,一味地宽恕别人其实就是对自己的一种残忍。

但是今天的事情给了她一个提醒,她的确不应该和靳浔走得太近,就这么不清不楚地生活下去。

她装作若无其事地从靳浔的怀抱,拿了一个毛巾细细地擦着头发。

“我总觉得今天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太刻意了,就像是经过别人的安排一样。再说那些人我都不认识,我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来我的公司门口闹事。”

靳浔的眼神一暗,浑身的气息阴暗地可怕,“我已经让人去问了,如果有什么结果的话,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嗯。”

叶欢有些心不在焉,她总觉得这件事情和靳北逃脱不了什么关系,但是没有什么证据,她也不好开口。

她总还忌惮着靳浔和靳北的兄弟关系,就算是关系不怎么好,到底还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兄弟,叶欢没有兴趣去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

靳浔不愿意让叶欢接触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这几天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吧,这边的事情我来处理,别想太多了。”

“不行,我等会还要去上班。”叶欢摇着头。

靳浔盯着她,有些不悦,“欢欢,你不觉得你最近一直在拒绝我吗?”

叶欢直视他的目光,清亮的眸子毫不避讳,“今天在我的公司门口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我不继续上班的话,不知道谣言会传成什么样子,我不想成为别人议论的中心。”

靳浔知道她不喜欢多生是非的性子,倒是也不愿意勉强,只是心里面堵着一口气,黑着脸。

“他么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反正我们之间光明正大的,不怕他们嚼舌头。”

叶欢看着他倨傲的样子,只差在脸上写几个字“快来哄哄我”,只觉得好笑。

其中的要害关系不用她说,靳浔哪里能不明白。

现在的他更多的就像是一个要不到糖果的小孩子,叶欢只得撒着娇给他顺毛:“可是我不喜欢这个样子啊。做人就要坦坦荡荡的,我不希望别人说我的闲话。你就算是为了我想想吧。”

靳浔看着她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就算知道她只是在讨好自己,可还是说不出什么重话来,虎着脸交代着:“那我们先说好了,要是遇到什么意外情况的话一定要记得通我。我每天接你上下班好了。”

“靳家都破产了吗,你这个总裁怎么就那么闲。”叶欢白着眼睛吐槽着。

这小妮子,他这么做的到底是为了谁啊!

靳浔又拿她没有什么办法,上前去捉住她的手,拖在怀里挠她的痒痒。

叶欢什么都不怕,就是一身的痒痒肉,连碰都碰不了,当场就求饶,两个人闹成了一团。

等干洗的衣服送过来的时候,叶欢梳理了一下被靳浔弄乱的长发,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准备出去了。

靳浔在门口站着不动弹,手指撩起她前面的一缕头发在食指上绕了一个圈,挽留着:“还是不去了,去了还要受他们的气,看着闹心。”

叶欢拍开他的手,“我还要在那边工作呢,我们之前不都是说好的吗,怎么现在又变了。”

靳浔不管这些,霸道地搂住她的腰:“我反悔了,你上班就那么一点死工资,还不如过来陪我。”

叶欢只当他是说笑,也没有解释太多,敷衍了几句之后就走了。

叶欢回到公司的时候,不出意外地发现每个人看着自己的目光都有了一点微妙的变化,带着淡淡的打量和一种居高临下的蔑视。

这种感觉很让人不爽,但是叶欢也不会傻到去和别人争执。只要是别当着她的面恶心她,她完全可以当做没有看见的样子。

可偏偏就是有人不长眼,非要过来凑个热闹。

宫艾丽昨天折腾的比较晚,就错过了早上的那一场好戏,但还是有好事的人把这件事情传到她的耳朵里。

一开始听说叶欢是有妇之夫,老公还是靳氏的二少爷,宫艾丽整个人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难受。

凭什么?宫艾丽自认自身的条件不差,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可是不管做什么事情,总是会被叶欢压下一头。

真要是说叶欢那里得罪了她,也是没有的事情。可能就是出于女人天生的嫉妒心理,宫艾丽一直看叶欢不爽,想尽了办法来找她的麻烦。

可是现在叶欢竟然一声不响地成为了豪门的阔太太,而她呢,还要填着脸皮伺候着那个恶心到要死的家伙。

后来才知道早上发生在公司的那一幕情景,她整个人都高兴地快要跳起来。

嫁入了豪门怎么样,不是照样被赶了出来吗?没想到看着那么正经清纯的一个人,居然会去勾引自己的大伯,真的是下贱啊。

宫艾丽等了叶欢一早上,就是等着现在在众人的面前好好地嘲讽她。

她吹了吹涂着红的指甲油的手,指桑骂槐,“有些人啊,就是看着有些正经,指不定私下里怎么放荡。这不,到处勾搭别人,被自己的老公赶了出来吧。”

周围有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叶欢整理文件的手顿了顿,也不想去理会,这时候自己低调一点没有什么坏处。

况且和有些人像个泼妇一样争吵,出了自降身价,没有任何的好处。

宫艾丽只觉得自己拿捏到了叶欢的痛处,整个人都畅快了起来,捂着嘴娇声地笑着,连着自己的胸前一颤一颤的“说不定啊,人家就想着要被赶出来,这样的话在外面怎么乱搞都没有人知道。说不定啊,前脚刚出门,后脚就爬上了大伯的床。”

“碰!”叶欢将文件往桌子上一摔,闹出巨大的声响,原本叽叽喳喳的人全部都安静了下来。

真的是当她好脾气是吧。不发火的话,是不是被个人都可以骑到她的脖子上来指指点点。

“宫艾丽,你的那点破事谁不清楚,别没事找事到我这里来讽刺两句,完全就是在丢人现眼。”

宫艾丽“咯咯”地笑着,一张涂满脂粉的脸显得越发地讨厌,“知道就知道啊,我又不是那种假装正经的人。”

她陡然升高了音调,“叶欢,你和我们说说呗,靳家大少爷和二少爷谁的床上功夫比较好啊?”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音,看向叶欢的目光都带着不加掩饰的鄙夷。

这样的话可谓是难听到了极点,完全就是把叶欢当做是人尽可夫的荡女。

叶欢的脸色倏得变了,眼神变得凌厉起来,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场让在场的人一惊,再也不敢胡说什么。

“真的是什么人说什么话,自己不干净,就巴不得所有的人的像你一样不干净。我和别人是什么关系轮不到你在背后指指点点的,你这一辈子就算是凑上去和靳浔靳北说一句话,他们都还要嫌弃你脏。”

宫艾丽的脸色一白,再也维持不了什么风景万种,指着叶欢就骂着:“叶欢,你凭什么说我。我告诉你,你现在可不是什么少奶奶,要是得罪我的话,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叶欢眼角上挑,慢悠悠地扫了一眼在场的左右人,像是对宫艾丽说,又像是给在场的人一个警告。

“你不是说我爬上了靳浔的床吗?我怕什么。我告诉你,要是让我知道你在背后嘀嘀咕咕我什么,就算是我大人大量能够放过你,有的是人替我教训你。”

叶欢生得高挑,本来就是极其有气质的一个人,配着一张冷到极致的脸,说出的话也有了三分的威力。

在场的人神情一变,也都不围在这里看热闹,各自散了开来。

就像叶欢自己说的,就算是她再怎么不堪,她的背后都是一个他们怎么也得罪不起的人。

宫艾丽看着身边的人都散了,加上刚刚被叶欢一吓,也硬气不起来了,跺了跺脚,扭着小蛮腰就离开了。

只要是人在公司,害怕暗地里整不到她吗?

宫艾丽笑了起来,一张脸逐渐变得扭曲。

叶欢不管这么多的事情,只要是没有人在她工作的事情拿着一些不相干的事情来恶心她就好了。

经过这么一闹,叶欢在公司就处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上,原本还和她有说有笑的同事全部避她如蛇蝎。

就连她去开水房倒个水,都有一些人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出来,留下她一个人在里面。

有些看不起她的人,忌惮着她身后的背景,不敢过来招惹她:有些想要上来巴结的,碍着别人异样的眼光,也不敢上来和她套套近乎。

叶欢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失败,活了这么多年,身边竟然没有多少个能说说真心话的朋友,唯一的一个还被公司安排出差去了。

这样也不是没有什么好处,至少她的工作量一下子就减轻了下来。

她自我安慰着,没什么大不了的,看,现在自己还轻松了不少呢

叶欢走了之后,靳浔没有立刻去公司,反而拐了一个弯,直接将车开进了派出所。

王明看见他过来,立刻迎了上去,“总裁。”

靳浔摆摆手,看了一眼审讯室的方向,“问出点什么东西来了没有。”

王明的头上冒出一层汗,斟酌着开了口:“没有,领头的人咬死了说是无意中看见叶小姐和您在一起,一时气不过才找人动手的。其她的人都问了一遍,应该就是被忽悠进来的,并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

“怎么这么热心,管事情都管到了不认识的人头上了。”靳浔冷笑一声,眼神里闪过一丝狠绝。

他不容置疑地向王明下着命令:“查,这件事情给我查清楚。要是不说的话,就随便让她犯一点什么事情,一直关在这里知道她说为止。顺便找私家侦探查查她的背景,看看最近有没有和什么人接触。”

王明心里面悄悄叹了一口气,犯到谁的头上不好,偏偏要在这位爷的头上动土。

看着总裁现在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只怕是这帮人没有什么好下场。

靳浔又上去到办公室里转了一圈,和里面的人打了一声招呼,这才带着一身的戾气回到了公司。

刚在椅子上做了下来,靳浔就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己的助理齐江,“找几个退伍的特种兵在叶欢的公司的门口守着,确保叶欢的安全。”

齐江应着。

他通过网上知道了早上的事情,看着电脑上股票的下跌,一张脸揪成了一团,“总裁,现在全网的人都知道了您和叶小姐的事情,影响很不好,早上的股票一下子跌了下来,怕是董事的那边很快就会收到消息。”

靳浔听着那头的报告,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在桌面上敲击着,“我知道,你先联系人,顺便通知助理们,半个小时之后在会议室开会。”

“好的。”

靳浔的助理团是当初花了大价钱从各个地方请过来的,虽然说在公司的权利不大,可是直接影响着靳浔所做出的重大决定,是靳浔最重要的心腹。

靳浔对他们也很是看重,而今他却黑着一张脸,锐利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讨论了几个小时就给我得出这样一个结果?”

助理团的首席特助楚盛天推了推鼻梁上精致的金属眼镜,面无表情地说:“目前来说,这是最快最直接的方式。公布您和苏晴小姐的订婚消息,消除您今天早上的负面形象,董事会那边问起的话,也有一个搪塞的借口。”

靳浔大手一挥,“和苏晴订婚的事情暂时不能宣布,重新制定一个方案,联系公关公司,让他们配合着处理。”

楚盛天看着手中的资料做着计算,颇有些无奈。

“这次的事情来的这么迅速,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操作的。总裁,我们已经没有多少的时间了,股东大会马上要召开了。如果您担心叶欢小姐那边的话,可以提前给她吐露点消息。而如果这次的事情处理不好,直接影响着公司的主动全在谁的手上。”

楚盛天看了一眼靳北办公司所在的方向,话说的隐晦而又直白。

靳浔面色不虞,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沉默半晌,“先不管这些事情,按我说的做。”

楚盛天为自己总裁突然的任性感到牙疼,他现在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怎么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他看着自己总裁毫不犹豫地离开,认命地收拾桌子上的文件,吩咐着自己的手下开始公关行动。

靳浔出了门之后,就收到了王明传过来的资料,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透着冷峻。

他想了想,还是拐了一个弯,直接去了靳北的办公室。

事情进行地出奇地顺利,靳北心情颇好地在办公室里面煮着咖啡,看见靳浔过来,也没有了以前的剑拔怒弓,笑吟吟地开口:“大哥,今天怎么有功夫到我这里来了。正好我这里煮了一点咖啡,怎么着,要不要来一杯?”

靳浔自己坐在了沙发上,开门见山地说着:“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的。”

靳北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欢的事情是你找人做的吧。”靳浔也不绕弯子。

靳北冷笑着,一张温和的脸显得有些阴冷,“你说笑了吧,这种被自己亲哥哥带绿帽子的事情,我还要拿着个大喇叭出去到处宣扬?”

“叶欢和你没有了什么关系。”

“但是在所有人的眼里,她都是我靳北明媒正娶的妻子。”靳北眼底划过一丝黯芒,嘴角嘲弄着:“怎么,我的老婆你用着还爽吧。”

“不用你操心了,她以后的人生就由我来负责好了。”

靳浔摩挲着小拇指上的尾戒,看不出任何的表情:“说起来,我还是要感谢你,要不是你和你妈的话,我或许都不能和欢欢有这段姻缘。”

将叶欢亲自推给靳浔是靳北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情。

后来的靳北不止一次地想,如果当初他没有将叶欢当成一颗棋子,顺从自己的心,好好地和她过日子,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着不一样的结果?

靳北咬牙切齿地说:“靳浔,你别太得意了,事情还没有结束,欢欢最后属于谁的还不知道呢?”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