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面一颗一颗塞珠子文章 塞跳d开到最大不能掉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叶欢暗暗的朝着宫艾丽吐了吐舌头,转脸又是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

宫艾丽却像是受到了挑衅似的恼羞成怒,想都没想的直接抬手把自己的咖啡朝着叶欢泼了下去。

叶欢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一出,一个闪身半滴的咖啡都没有溅到身上。躲过了咖啡的叶欢想都没想脚一抬放在了宫艾丽的腿旁,穿着恨天高的宫艾丽没注意‘砰’的一下摔在了地上。

旁边一片惊呼声,看热闹的员工们不由暗暗觉得好笑。

“哎哟,叶欢!你这个小贱人,啊~气死我了,还不赶紧扶我起来。”宫艾丽摔在地上,低领口的衣服前两团巨大的波微微晃动,看着感觉都要跳出来似的。

一旁看热闹畏惧宫艾丽的小员工,赶紧上前了两个,乖乖的把宫艾丽从地上服了起来,畏畏缩缩的站在一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叶欢瘪了瘪嘴无语的后退了两步,把眼睛从宫艾丽的胸口移走,心里不住的暗示自己千万不要提醒她衣服快要被撑破了的事实。好像故意显摆自己的胸有多大似的,这么费劲心机的穿着超低领装乱晃荡。

就在这时,突然偌大的办公室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慢慢吞吞的让开了一条路,很是识趣的开始各自做着自己手上的工作。

叶欢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不远处走出来,有些不理解的若有所思着。

“尹柯,呜呜~”刚刚还趾高气昂想要找叶欢算账的宫艾丽,瞬间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变的跟小绵羊似的,温顺可怜的跑到了那个被叫为尹柯的男人身边。

叶欢眨巴了一下大眼睛,大脑快速的运转,想要搜索这个尹柯的名字怎么感觉这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到到底是何人物。

尹柯看起来三十左右的样子,一身服帖的西装,看着挺人模狗样的,眼角的鄙夷和狂傲确是怎么也遮盖不住的。双手插着裤兜,一脸不屑的看了叶欢一眼,转眼却温柔异常的环腰抱住宫艾丽,一脸宠溺的说道“是谁欺负你了,我帮你出出气。”

说着,似乎还觉得不够,竟大庭广众之下,无所畏惧的把手放在了宫艾丽的翘臀上,轻轻地揉了揉。

宫艾丽似乎是找到了自己的庇护,柔软的揽在尹柯的怀里,娇羞的抬手捶了下尹柯的胸口“尹柯,没事的,可能是叶欢姐姐不喜欢我吧,才把我的咖啡弄撒也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在地上的。你别怪叶欢姐姐,都是我的错。”

仿佛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话,又或者觉得自己委屈,宫艾丽一边装模作样的把错都往自己身上揽,一边暗示尹柯。

叶欢听到宫艾丽这么说,还真是哭笑不得,一时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生气还是该笑的好。

“哦,我竟不知道公司里居然有品行这么差的员工,还真是给我公司丢脸呢。”尹柯听到宫艾丽这么说,也不给叶欢任何说话的机会,劈头盖脸的就对叶欢一顿的说教。

靠在尹柯怀里的宫艾丽背地里朝着叶欢还以骄傲得意的笑容,似乎是很喜欢这种高高在上,什么都唾手可得的感觉。

一边却装的可怜兮兮,好像委屈的那个人自始至终都是她自己。

“尹柯,你别生气嘛,别怪叶欢姐姐了她不是有意的啦,我们别生气,你就放过她吧。”宫艾丽抬手抚摸着尹柯的胸口柔声柔语的说着。

“艾儿,你就是太善良了,这种人如此恶毒,这么欺负你你还替她说话,你这样让我如何放心的下你自己。”尹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心疼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两人就这么在办公室里,你一句我一句的你唱我喝着,临走时尹柯还呵斥了叶欢两句,让叶欢一会儿好好反省反省,否则等着她的就只有辞职。

叶欢一脸懵逼的站在一旁,看这两人如此搂搂抱抱就走了出去,很是不解的眨了眨眼睛,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这么嚣张。

似乎是看着尹柯和宫艾丽终于走了,旁边的同事往叶欢的身边蹭了蹭,生怕被尹柯听见似的压低了声音说道“欢欢姐,你别生气,幸亏你刚才没有得罪尹柯,那是老板的侄子啊。”

说着,免得同事拍了拍叶欢的胳膊,赶紧遛回了自己,生怕宫艾丽再回来看到自己和叶欢走的近也找自己的麻烦。

“唉,你说这宫艾丽什么时候和老板的侄子勾搭到一起去了,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旁边的同事一边忙着自己手上的东西,一边无奈地摇了摇头。

原本大家都还是平起平坐,现在宫艾丽找到自己的靠山,以后整个她们这个办公组都要热闹了啊。

“可不是嘛,你知道她是怎么勾搭上的老板的侄子呢。”一旁的女同事酸溜溜的跟着附和道。

现在他人在这儿你一句我一句的,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叶欢不由得摇了摇头,女人多的地方事就是多。

还不如赶紧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早点下班,叶欢不在插嘴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然而另一边,靳浔坐在自己的总裁办公室里,怎么也忘不掉和叶欢在一起的画面。一天的时间全都无心工作,只要一闲下来满脑子都是叶欢、叶欢。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纠结的人,想要的东西都会不择手段地抓在手里,想了想,就打了个电话,向自己的助理交代着:“你离我远点,四点半开车去天泰城把叶欢接到我的别墅里来。”

“好的,总裁”助理立马回答着。

转而琢磨起这个命令来。叶欢?不就是昨晚在别墅里过夜的女人吗?难道说自己家的总裁动了凡心?助理脑海灵光一闪,结合这今天总裁重重怪异的举动,大手一拍,下了一个结论。

自己的总裁动了凡心,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出师不利,并没有把叶欢彻底的拿下啊。

想到这里,助理屁颠屁颠的驱车朝着天泰城的方向驶去,自己怎么说也是总裁的左膀右臂一定要帮助总裁,有了自己在肯定是志在必得。

办公室里重新归于平静,只留下靳浔一人慢慢思考着,暗下决心不管怎样一定要拿下叶欢这个臭丫头。

……

下班后,终于松了一口气的叶欢拖着自己疲惫的身子和同事们挥手再见后,终于出了公司的大门。

黄昏时的阳光已经不再那么耀眼,有还感触的抬头看了看天空,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自己需要好好的梳理梳理休息一下。

然而就在叶欢想着要回家的时候,才突然恍然大悟,那个自己住了两年的家,就在昨天不是自己的家了。

想着,叶欢摸了摸自己包包里揣着的小本本,庆幸自己并没有在这场婚姻中迷失了自己,否则现在等待自己的肯定是万劫不复。

就在叶欢各种遐想时,一辆奔驰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微风吹过,车门缓缓摇下,助理看到叶欢后屁颠屁颠的跑下了车,满脸的笑容,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脸上写了狗腿二字。

“夫人,是总裁让我来接您的。”助理谦虚的笑了笑,半推半就的就要把叶欢弄上车。

叶欢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见过一两次面的男人,想着靳浔竟然会派人来接她,竟有点无言以对。

叶欢身体灵活的逃离了助理的魔爪。

在被助理推上车之前,赶紧远离了这辆奔驰车,朝着助理喊话道“你告诉你家总裁,我不想去。”

“夫人,我就是混口饭吃的。什么是事情你家呢总裁再说,别为难我们这些人。”小助理以退为进,要哭不哭地说着。

叶欢当时就纠结了,让别人因为自己而受到责罚从来就不是她打的作风。

小助理在商场上混了那么久,当下就看出了叶欢的纠结,堵在她的面前请她上车。

“叶欢,你怎么在这呢,下班这么久了还不走么?”就当叶欢要把眼前的助理拖走时,一旁出来的同事看到叶欢和别人拉拉扯扯走到跟前疑惑的询问着。

叶欢尴尬的回头,看着站在一旁的同时,抬手揉了揉脑袋,无害的笑道“这就走,这就走!”

说着,叶欢借此摆脱掉助理的纠缠,赶紧地抬步步朝着公交站小跑去。

后面,助理跟着瞅了旁边的同事一眼,连忙朝着叶欢追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大喊着“夫人,您别跑啊。”

这声夫人喊的,只要耳朵没聋都能听得见,女同事不敢相信的看着叶欢的身影和停在一旁的私家车,有点心里嫉妒的盘算着叶欢结婚的对象到底是谁,看起来这么有钱,竟不知怎么被叶欢给攀上的。

叶欢听到‘夫人’二字更知是大事不妙,心里一团乱麻的,看着已经追上自己的助理,怕再有其他同事看见,只得不再和他纠缠乖乖的上了车。

车内,叶欢怒气冲冲的坐在后坐上,两眼跟要杀人似的,视线紧紧的锁定在开车的助理身上。

助理透过镜子看到叶欢的眼神,握着方向盘的手忍不住的抖了抖,自己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小心翼翼的伺候了一天的总裁,现在又落在总裁夫人的手里,那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啊。可怜了自己,一个小人物就只有苦命的份。

“咳,夫人,您别这么看着我行嘛,我害怕。”助理委屈兮兮的瘪了瘪嘴角,朝着叶欢说道。

“哦~”叶欢淡定的坐在后坐上依旧不为所动,视线紧紧的锁住他。如果视线能杀人的话,他现在恐怕早就死了一万次了。

两人就这样在车上沉默着,好几次助理都想找话说打过这种尴尬,但是在看到叶欢冷酷的脸庞,不仅心里打鼓,默默的闭紧了嘴巴。

没过多久,还是叶欢主动放下了自己的架子,她心里憋着好多事情最后还是忍不住的问出了口。

“靳浔为什么要派你来接我。”叶欢挑了挑眉故作淡定的,心里却忍不住打鼓。

不知道靳浔对自己到底是要做什么,两人明明都是在相互利用,虽然有过那么两次亲密的接触,但是怎么说两人的关系也好或者是其他的都不会有在一起的结果。

更何况,她根本不知道靳浔对自己到底是觉得好玩呢,还是故意找自己的麻烦,给自己添堵。

开车的助理听到叶欢终于放弃制造冷气,连忙松了一口气,琢磨着叶欢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摇晃着脑袋,思考着如何回答才能不惹怒叶欢的同时还能讨得叶欢的欢心并且给自家总裁说两句好话。

车子慢慢的远离了市区的繁华地带,朝着风光秀丽的半山腰驶去。

“夫人,我虽然不知道昨天你和总裁发生了什么,但是总裁今天来上班一直一直郁郁寡欢做什么事情都心不在焉的。”助理透过镜子看着后边叶欢的一举一动,挑眉观察着叶欢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表情不由瘪了瘪嘴角,想着自己是不是该放大招了。

“夫人,您别不当回事,总裁认定了你和他躺在了一个床上,就一定要对您负责的。”助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此话一出,叶欢面无表情的脸蛋,瞬间凝结尴尬而又气愤的不知这助理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事情都知道。

手机攥着的手机紧了紧,叶欢刚要说话,手机在这时突然响了起来,清脆的铃声暂时掩盖了叶欢的尴尬。

屏幕上赫然出现的靳北两个大字,明晃晃的印在叶欢的眼里,烦躁的猜测着靳北这个时候打来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自从昨晚如此决绝的做法之后,叶欢以为靳北就不会再来找自己了。没想到,他却出人意料的打开了电话,但是就算如此,叶欢也不相信他会对自己说些什么好听的花。

并没有再多思考一下,叶欢也想好好的和靳北做个了断,便不好意思的朝着助理笑了笑,索性接起了靳北的电话。

电话接通的一瞬间,叶欢便率先先发制人。

“靳北,你有什么要说的么?”叶欢冷冷的声音从电话的这头传到了那头。

靳北坐在办公室里,听着叶欢熟悉而又冷酷的声音不屑的勾了勾嘴角“你以为勾搭上靳浔就会有好日子过了吗?小心贪得无厌。”

靳北一改往日里温柔体贴的语气,很是阴森的警告着叶欢。仿佛是恼羞成怒,便撕下了自己平日里的伪装。

叶欢坐在车上,没想到靳北的第一句话表示如此的令人恶心,胃里倒腾着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了便吐了出来。

“你要是想来警告我这些的话,那真是不好意思我很忙没时间应付你。”叶欢冰冷的回答道,说完便不想听靳北是什么反应,当机立断挂掉了靳北的电话。

两人怎么说也是两年的夫妻,就算没有情分,自己也万万没有想到嫁给的竟是这么一个人模狗样的畜牲。如此歹毒的和自己的婆婆一块这样利用自己,还真是把自己当傻子了,如此欺负。

叶欢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一阵阵的疼痛让她莫名的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难道女人的生命就这么不值钱,却要依附着男人如此卑微的活着。

另一边,靳北话还没说完,没想到却被叶欢涉先给挂掉了电话。气急的看着手中已经挂断了的通话,儒雅的脸上瞬间龟裂,一丝丝的阴暗在眼眸里流转。

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和母亲如此完美的计谋,竟然让两人一个都没有钓上钩,白白浪费了自己的一番计划,却还是让靳浔安然无恙的坐稳着总裁的位置。

‘啪’的一下,靳北手掌上青筋暴露,一个气结便将手机的手机丢了出去,发泄似的把桌上的资料都挥到了地上。

手机应声摔在了地板上,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靳北却怎么也平复不了自己的心情,慢慢的流转着,不知道再想什么坏主意。

“夫人,您怎么了,别因为不值得的事情气坏了身体,咱们马上就要到了。”助理适当的转头看了眼故作坚强的叶欢,微微皱眉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安慰她。

叶欢听着‘夫人’两个如此刺耳的字眼,微微一丝恼怒,瞪了助理一眼“别把我和你家总裁掺和在一块去,我和他没有任何的瓜葛。”

“好的,夫人!”助理惟命是从地应着叶欢说的话,适当地装傻充愣左耳朵听了右耳朵出,依旧我行我素。

“唉~”叶欢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再和一个小助理呕气,静静的靠在车窗边看着来来回回的车辆,和一旁优美的灯光,心也跟着慢慢的静了下来。

比不多20分钟左右的时间,车子慢慢的到了原先的别墅,别墅修在了半山腰上,一面靠山一面观海,简直就是一处绝佳的居住地方。

然而,偌大的地方,却只有这么一座孤零零的别墅坐落在这里,环境清幽空气也好,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

车子稳当的停在了门口,管家像是早就料到一般,早早的就在门口等候着。看着叶欢从车上下来,这才连忙恭敬走了过来“夫人,您随我来。”

管家在前面带路,领着叶欢穿过以前偌大的花园,才来到了略有一丝熟悉的地方。

叶欢皱了皱眉,有点不干想象自己竟然会有这般待遇,又有一丝心里过意不去,自己只是想和靳浔说明白才勉为其难过来的,结果没想到来了却受到了这么高级的待遇,有点不知所措。

“管家叔叔,您就不用对我这么客气了,再说了我和靳浔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您还是别这样了吧。”叶欢深吸了一口气,连忙抬手拉住一旁的管家,不想让别人感觉自己是高人一等的,连忙开口说道。

“夫人,这都是我们下人应该的。”管家朝着叶欢笑了笑。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微微点头认可叶欢。感觉少爷这次是真的找到了相爱之人,不像其他的千金小姐那么傲气,不可一世。如此想着,管家算是轻了一口气,希望自己的少爷能够幸福吧。

跟着老管家的步伐慢慢的走着,穿过了花园之后,便来到了真正的别墅里。也还进了大厅之后看着里边的陈设和摆放的各种名贵的摆件和画框,不由羡慕的砸吧了一下嘴角。

以前自己在家里的时候,也看见过他喜欢摆弄这些东西,或者是老物件,但是离开了家以后就再也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了。现在看着相似熟悉的一幕,心里不知到底是什么感想。

唉,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连家里摆的东西都如此的奢华,以前和靳北住一块儿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家里有多么的有钱,处处都透露着低调。

然而,这里虽然看着也是低调奢华,但是不管怎么比,那边都是和这里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

叶欢暗暗的打量着别墅里的格局摆设,想象着靳浔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自己都有点感觉不出来呢。

管家让人上了茶水和一些点心之后,就退了出,偌大的别墅里瞬间就只剩下叶欢自己一个人可是的。她空荡的客厅里叶欢四处走了走,不由觉得渗的慌变乖乖的坐会了沙发上

哼,我都没问你们少爷什么时候回来,你就走了,唉!

叶欢不住的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刚刚真的是脑子坏掉了,竟然忘记问这么一个重大的事情了,万一靳浔加班,自己不是要在这里等到半夜嘛。

就在叶欢的各种游神中,只听见微微的脚步声慢慢的朝着自己靠拢。叶欢听着声音,连忙收回了自己的心思,抬头茫然的看着现在自己面前的人。

“你怎么才回来。”

脱口而出的话语,根本没有经过叶欢的大脑便突然的蹦了出来,此话一出叶欢都是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就像是小夫妻似的,妻子盼着自己的丈夫早点回家。

靳浔听着叶欢如此说话,眉头一挑似乎都露出了笑意,顺势坐在了叶欢的旁边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小女人。

“欢欢这是等不及想让我早点回家了么。”靳浔一扫今天所有的阴霾,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抬手将自己衬衣的第二颗扣子解开,身体向前倾慢慢的朝着叶欢靠近着。

微开的领口里露出一片小麦色的皮肤,滚动的喉结加性感的锁骨,看的叶欢自己都忍不住的咽了下口水。

“哎哟,你给我坐开点。”叶欢的脸上迅速的爬满了粉红的光芒,不自然的抬手推了推靳浔的胸口,想要远离这厮发情的野兽。

靳浔那里会让叶欢得逞,一天没见了心心念念的人儿,自己怎么能说放手就放手。顺势抓住叶欢的小手,一把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让叶欢感受着自己跳动的心脏。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