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说考满分就随便我整她 老师说今天随我怎么玩都可以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老师的意思就是说,只要你把学习学好了,把试考好了,以后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但是必须要先把学习学好,把试考好才行哦。

薄战夜完全没想到老师会扑出去,他恍惚了瞬,随即反应过来,转身下楼。

宽敞的大厅,已然被群众包围。

诺大的充气城堡上,两人落在上面,清晰可见孩子在上,女人在下。

“还好有充气城堡,不然死定了。”

“那位母亲居然不顾一切扑出来保护孩子,太伟大了。”

薄战夜推开人群,迈步过去,迅速扫了眼薄小墨,确认他没事,视线落在被压着的老师身上。

只见她小脸儿苍白,好看的眉拧着,明显很痛。

他道:“你情况怎样?”

老师只觉得内脏好痛,但她顾不得,望怀里的小墨:“小墨怎样?有没有受伤?”

这个时候她还在问孩子!

薄战夜内心被什么牵动着,他目光一暗,将薄小墨抱开:“他没事,你先躺着。”

然后,他摸出手机,给肖子与打电话:“以最快的速度过来银河广场。”

肖子与就在附近医院,听说情况后,马不停蹄赶了过来:“小祖宗,你摔了?怎么样,快让叔叔给你检查。”

这可是九哥的心尖宝,薄家的继承人,可不能出任何意外。

然。

“小墨没事,替她检查。”第一次,薄战夜没以小墨为第一,而是先让检查那女人。

肖子与惊了,九哥什么时候在意别的人了?

注意到男人投递过来的冷凝视线,肖子与不敢有二话,快速替老师检查。

“还好摔在气垫上,没大事,手臂骨折,治疗一下就好。”

闻言,薄战夜拧着的眉方才渐渐舒展。

这时,商场负责人终于敢站出来了:“对不起,对不起,发生这样的意外,我们很抱歉,这位小姐和孩子的医药费,我们愿全权承担,也会加强设施维修。”

他的道歉很是诚恳。

但薄战夜冷俊的容颜没有丝毫动容,他薄凉唇瓣掀开:“不必,这商场没有再开的必要。另外,那位撞人的小姐,最好自己去自首。”

丢下话语,他抱着孩子,径直离开。

不到半个小时,银河广场“母子坠楼”的事件,就上了新闻热搜。

不知谁认出是薄战夜和“兰娇”,新闻更加轰动。

#兰娇救儿#

#薄小少爷坠楼#

新闻里,铺天盖地的描述当时的现场经过,还附有惊心动魄的高清视频。

网友们炸了:【天,好惊险!】

【那是著名经纪人兰娇耶!好善良】

【难怪配的上薄九爷!】

【爱了爱了。】

与此同时,兰娇被关在暗室里整整两天了。

她的手上脚上绑着麻绳,嘴里也缠着纱布,那个王麻子还给她服了软药,全身没有一点力气,根本反抗不了。

这两天,她遭遇的只是虐待,绝望痛苦极了。

外面的电视里,传出声音“薄战夜携妻儿逛街,突发意外,妻子竟为了救儿子,不顾一切。”

战夜?战夜!

兰娇发了疯的摞动身子到门口,透过门缝看外面的新闻播报,然后,整个人更加的崩溃了!

那不是她!不是她!

该死的老师,说过不出现在战夜面前,为什么会和战夜一起逛街,还带着孩子!

她不会放过她!

“唔……唔!”放她出去,她要出去,撕了那个贱人!

王磊打开门,走进来:“叫什么?看来还有力气啊。”

“唔,不!”

……

塞纳国际。

薄小墨从发生意外开始,就受到惊吓,一整晚没有言语,守在老师身边,不肯离开。

最后,还是肖子与担心他的状况,千说万说,发誓老师没有大事,他才肯跟薄战夜回屋。

薄战夜带着他回房间洗澡,哄他入睡,等他安睡以后,整个屋子安静下来,他自己的心却怎么都无法安静。

初见老师,她骂他眼瞎,邻牙利齿,粗鲁无礼。第二次见面,她在老男人怀里,不知自爱。第三次见面,她再次以兰娇的身份闯入别墅。

在他印象里,她性格差,品行不良,做什么都别有预谋。

但今天发生意外时,他亲眼看到她不顾一切的扑出去,将小墨牢牢地护在怀里,若不是她,小墨可能根本无法周全。之后,她甚至连自己的安危都没顾,第一时间关心小墨。

她的行为,勇敢,果断,毅然,完全把小墨放在第一位,看起来,并不是心机深沉,只是个单纯,特别善良的女孩儿。

是否,对她有什么误解?

“叮咚叮咚叮~~”

一道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打破思绪。

薄战夜担心吵醒儿子,拿出手机,才发现是之前老师摔跤后,他暂时保管的她手机。

此刻,宽大的来电屏幕上愕然显示:“亲亲宝贝”四个大字。

这是对男人的备注?如此亲密?肉麻!

薄战夜剑眉微蹙,盯着屏幕足足3秒,才关闭静音,拿着手机轻声起身,去对面老师的房间。

老师手臂打了石膏,这会儿正在浴室里冲洗身子,听到敲门声,她皱起秀眉。

这么晚了,谁来敲门?

难道是小墨还放心不下她?要来陪她?

她快速拉过一旁的浴巾裹上,跑出去。

“卡兹”房门拉开。

意外的,外面站着的人居然是薄战夜!

他一如既往的冷漠尊贵,西装革履,仅是往那里一站,都如同神的存在,自带气场。

他声音听不出情绪:“有男人跟你打电话。”

男人?

老师好奇,茫然的拿过手机,点开通话记录,然后看到上面的“亲亲宝贝”后,恍然过来。

原来是丫丫的来电,他误会了。

还好误会!不然丫丫被他知道,就完了!

“谢谢。不早了,你快回去休息吧。”老师有丝心虚不自然的掩好手机。

薄战夜拧起剑眉。

就这样?不解释?还真是男人打的电话?而她催促他离开的表情,是嫌他妨碍她煲电话粥了?

莫名的,薄战夜心里一阵异样的酸意,随即又觉得,她给男人怎么备注,煲不煲电话粥,和他有什么关系?在意什么?

他冷嗤一声,高冷转身,准备离去。

老师也第一时间打算关门,进屋回丫丫的电话。

可因为动作幅度过大,她本就因为手伤没系好的浴巾,瞬间散了!

“呀!”

老师一声惊呼,整个人猝不及防,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灯光之下。

薄战夜听见声音,下意识转眸,然后就看到——

灯光下,女孩儿曼妙年轻的身体。

精致小巧的香肩,如蝴蝶般美丽的锁骨,身上每一寸,不多不少,曲线恰好。

有水滴从肌肤上滑落,清纯中带着美丽,秀气中透着勾人。

娇若晚香,纯若茉莉。

薄战夜眸色一深。

“……”空气陷入死亡般的窒息。

一秒……

两秒……

三秒后……

“啊!”尖叫声划破别墅,窗外的鸟儿惊飞!

老师囧的捂住自己的眼睛,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薄战夜:“……”

大晚上她这样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非礼。

何况……

他锁着惊慌失措的她,嗓音因为某种情绪异常暗沉沙哑:“还打算让我看多久?还是说,你故意的?”

这语一落,老师才猛然意识到她捂的是自己的脸和眼睛!和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

她更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脸红跺脚道。

“才不是!你、你快转过去!”

那惊羞尴尬的模样,倒不像装的。

薄战夜喉结滚动,转身,看向别处,抿了抿干涩的唇。

老师在男人转身后,立即蹲下去,捡起地上的浴巾,想要裹上。

只是她一只手打着石膏,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很是不方便,加上心慌,半天都没裹好,反倒将手弄得有点疼。

薄战夜没听到声音,回眸,看到老师蹲在地上拙笨艰难的姿态,拧起眉头,伸手拉她起来。

意外的,掌心触碰下的肌肤异常细滑,他本就深邃的眸愈发深邃。

该死,他在想什么?

他快速替她将浴巾裹好,暗哑道:“受伤了就不要洗澡。”

然后,迈步回屋。

老师惊在原处,如遭雷劈。

他……他刚刚面对面,替她裹浴巾!

“啊啊啊!”老师关上门跑回屋,一头栽在床上,脸狠狠地埋进枕头里,猛锤床。

不想活了~~

在男人面前掉浴巾,还让他亲手帮她系上,怎么可以那么丢脸!

让她死了算了!

“嘟嘟嘟……”视频通话响起。

老师看到又是丫丫的来电,担心有什么急事,快速深呼吸一口气,接听电话:

“喂,宝贝。”

丫丫看到妈咪,很是开心,不过下一秒,小眉头却一皱:

“呀,妈咪你咋啦?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老师:“……没,没有啊,可能光线问题吧,晚上光线不太好。”

“可是妈咪,你其他地方也没有变红耶,只有脸红?”

额emm……

这个机灵鬼!

老师转移话题说:“你别瞎想啦,妈咪不在,你有没有听朵儿阿姨的话?”

江朵儿出现在视频里:“你放一万个心吧,丫丫跟着我很听话的,就是想你了,跟你打个电话。”

“那就好,这段时间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江朵儿说着,声音忽然压小:

“你悄悄跟我说,你是不是和九爷发生什么了?大晚上的,孤男寡女……脸才会那么红吧?”

噗咳咳!

“你想什么呢,没有!绝对没有!”老师红着脸否认。

江朵儿笑道:“双重否认表肯定,即使没有,也不远啦,期待ing。”

老师:“……”

这闺蜜真的有毒。

生怕聊下去会更犀利,她直接挂断电话,趴在床上,逼迫自己不去想之前的事情。

睡吧睡吧,睡着了就不会觉得丢脸了!

……

一夜难眠。

第二天早上,老师顶着厚厚的黑眼圈起床。

由于手受伤,她没有做饭,莫南西已经准备了早餐,意大利面。

此时,薄战夜和薄小墨坐在餐桌上,一大一小,大的优雅绝伦,小的冷酷可爱,如同一幅贵族世纪的画作,格外和谐。

似听到声音,男人抬起那双潋滟如星辰的邃眸,瞬间,四目相对,电光火石。

老师看到他,一下想起昨晚在他面前掉浴巾的画面,脸颊一热,飞快地移开视线。

好尴尬!

“阿姨,你脸和耳朵好红,是昨天摔到哪里了吗?”薄小墨还在担忧老师,走过去关心询问。

老师脸红,局促摇头:“没有没有,天气太热,太热而已。”

“可是今天的温度只有二十三度。”

“……”emm……

这小家伙,和丫丫一样,也鬼的很!

老师想哭,转移话题:“小墨,阿姨真的没事,快吃早餐吧,阿姨也喜欢吃意大利面,和你比赛,看谁吃的多。”

说着,她拉着薄小墨坐到餐位上,拿起叉子用餐,不敢看对面的薄战夜一眼。

薄战夜将女人的羞窘闪躲看在眼里,深邃视线里浮过复杂的流光。

资料上说她和男人私混,她那害羞的样子,哪儿像开放的人?

还是,太会掩藏做戏?

饭后,莫南西走了进来,一脸严谨恭敬递上平板:“九爷,昨天兰三小姐救小少爷的事情上新闻了。”

她上新闻?

老师好奇看过去,就看到宽大的平板屏幕上,全是“救小墨”的伟大新闻,只不过主人公成了姐姐兰娇!

完了,姐姐估计也看到了,肯定恨不得拍死她!

薄战夜最不喜这种阴差阳错的事情,薄唇矜贵掀开:“处理一下。”

“可是九爷,这件事从昨晚发酵到现在,薄氏股票就涨了好几个点,还有未来夫人的娱乐公司也广受好评,很利于即将上映的几部影片,这时候想压下去,怕是很难。

最重要的是……唐先生联系我们,说约你今天见面,带上未来夫人。”

唐先生,南方最神秘且最大商业巨鳄,传闻他年纪轻轻,攀上事业的巅峰,无人可及。

若说薄战夜是帝都神话,他便是南方传奇,实力相当。

薄战夜此次来S城的目的,便是想与唐氏达成合作,在S城创造出新的奇迹,只可惜约了一次,还没回复,现在竟主动联系?

因为老师?

薄战夜俊容深了。

老师目光却是一亮,若是把这功劳让给姐姐,可以让姐姐少生点气?

她开口道:“就当是姐姐做的吧,我没意见!”

话落,薄战夜和莫南西皆是微惊。

常人遇到这种事,巴不得邀功领赏,趁机火一把,老师却毫不计较将功名让给兰娇?做个小透明。

她,如此大方善良? 

老师觉得两人看她的目光好奇怪,她眨了眨眼睛:“怎么了?我说真的。人家不是等着嘛,你们快跟姐姐打电话,去谈合作吧。”

她说的自然干脆,还带着催促,完全不是说说而已。

莫南西对老师有点琢磨不透了。

昨天她拼命救小少爷,今天让功给兰娇,真的是资料上那种声名不堪的女人吗?

他深深看她一眼,收下思绪,快速拨打兰娇的电话。

然,手机里响起客服官方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莫南西焦急皱眉:“总裁,未来夫人的手机关机了,这可怎么办?唐先生已经定了地方,在等着了。”

薄战夜剑眉蹙起。

每次兰娇进新剧组,都忙的晕头转向,这次也是如此?

他没有多想,视线落在老师身上:“你去。”

“什……什么?”老师惊得尾音拉高,不可置信。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