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这是学校 过来趴下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肖子与心里一片担忧焦急,拿出身上的手机拨打薄战夜的电话:“九哥,我把九嫂撞出事了!”

“怎么会?”男人尾音往上,天生的磁性好听。

刚刚兰娇还发消息说到楼下,怎么会出车祸?

肖子与看着地上“兰娇”惨白的脸,解释:“我刚刚从机场接小墨过来,转弯的时候太急,九嫂又突然冲出来,来不及踩刹车,就撞上去了……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薄战夜本还有疑虑,听及孩子,剑眉骤然拧起:“她现在情况怎样?小墨有没有受伤?”

薄小墨是薄战夜的儿子,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极为重视宠溺,就连出差也是带在身边。

肖子与自然知道小祖宗的重要性,他连忙摇头:“没有,小墨毫发无损,现在坐在车上玩呢。九哥你别担心,我马上把九嫂带回医疗室检查,顺便也给小墨做个身体检查,你尽快回来。”

他是医生,而薄战夜的别墅内,有最高端的医疗室,比送去医院快捷好几倍。

薄战夜掀唇,冷嗯:“好。”

随后,他矜贵的身姿起身,大步流星的离开。

男人离开后不久,兰娇踩着精致的高跟鞋,迈入包厢。

她今晚是故意来看老师的下场,担心出现日后引人怀疑,才特意跟薄战夜发消息见面,制造在场理由和证据。也想趁今晚,拉近和薄战夜的感情。

此刻,看到包厢里空无一人,她秀眉蹙了蹙,难道没等到她,出去了?

她转身走出去准备找。

结果……

“老师,原来你在这儿啊!”一只肥胖的大手将她抓住。

王磊在楼下找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人,还以为找不到的,上楼准备叫兔女郎的,没想到在这儿遇到老师。

虽衣服换了,但更漂亮了。

他兴奋的满脸都写着邪恶,加大蛮力直接将她抱住:“别想跑了!今晚你逃不掉的!”

兰娇面对突然出现的男人和拥抱,一脸懵逼,这个丑逼不是该和老师做苟且之事吗?怎么在这儿!

而她是谁?帝城兰家的宝贝千金,最尊贵男人薄战夜的未婚妻!岂是这种矮丑穷可以触碰的?

她心里直犯呕,抬起手就给王磊一巴掌,命令道:

“你放开我!我不是老师!放开!”

王磊之前被踹,现在又猝不及防挨一巴掌,心里的怒火愈发蹭蹭蹭直冒:“你个小贱人,不知道天高地厚,看老子怎么让你求饶!”

王磊拽着她的头发,就把她重重摔到沙发上……

……

别墅。

薄战夜矜贵身姿径直步入三楼医疗室:“情况怎样?”

倒不是他多在意兰娇,只是她是他未来的妻子,孩子的母亲,对她自然有几分负责的态度。

肖子与看到他回来,连忙回答:

“没有大问题,小祖宗安然无恙,九嫂膝盖有点擦伤,晕倒主要是体力不支。不过九哥,我记得九嫂以前身体很好啊,这次检查各项指标都明显下降,体质差的不行。你平时虐待九嫂了吗?”

薄战夜面对肖子与一连串的话语,矜贵的没有回答,因为……

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身姿娇小,面色苍白,灯光照射下,如同破布娃娃,十分瘦弱单薄,惹人心疼。

但她并不是兰娇,而是老师!

这个女人,之前在老男人身下成欢,转眼又以兰娇的身份出现在他家?

她在打什么主意?

“不用管她,醒来后让她离开。”

“诶,那怎么行啊。”肖子与拉住要离开的薄战夜,不解道:

“你和九嫂吵架了吗?即使吵架,她现在受伤,身体虚弱,正是需要人关心的时候,你作为男人以及未婚夫,也得照顾啊。我不管,你留在这里,我去给她熬药。”

说完,不等薄战夜拒绝,就飞快地跑了。

撮合九哥九嫂,无时无刻,势在必行!

薄战夜站在原地,立体精致的脸,冷的快要猝冰。

看到老师的脸,他眼前自然而然浮过她在老男人怀里的画面,以及那份资料,迈步过去,端起桌上的水杯。

“哗啦!”一杯水淋在脸上,冰凉入骨,老师瞬间清醒了。

她睁开眼,就看到站在床边高贵冷漠的男人。

他一身黑色西装,连领带和腕表都是黑色系,从下望上去,周身都透着一种凌驾于苍生的王者魄力,不寒而栗。

她惊的直接坐起来:“薄战夜!怎么是你!”

“这是哪儿?”

她的反应太过震惊,懵逼。

薄战夜冷冷噙着她,向来不屑与不自爱的人多说一个字:

“滚出去。”

冷漠无情,惜字如金。

老师浑身一抖,不明白他这怒气从何而来,更懵逼了。

她记得她为了躲避王磊,急急忙忙跑出会所之后,好像被车撞了?再然后发生什么,完全想不起来!他怎么一副她欠了他十亿八千万的表情?

让她滚?她还不屑与他这种眼瞎男多待呢!

哼!

她起身,掀开被子准备离开。

然,脚刚刚沾地,一阵剧烈的痛意从膝盖处传来!

“啊!”

她身子一软,不受控制朝男人怀里倒去,求生的本能,让她抬手紧紧地抱住男人高大的身躯……

太过突然,女人的身子就那么柔弱无骨地全贴进怀里。

她细长的手臂抱着他,身子曲线有致,毫无缝隙。他宽大伟岸的身姿,俨然成了她的依托。

一高一矮,一男一女,姿势太过于爱昧!

薄战夜脊背狠狠一僵。

他竟对她这样的女人不抵触?觉得香软?

不想承认这不该有的情绪,他压下血液里的跳动,垂眸,视线愈发冷漠的盯着她:

“你就是用这么低劣的手段勾引男人?”

老师:“!!!”

勾引他个大头鬼!

“可惜,我不是那些肤浅的男人,别把你那些手段用到我身上。”

老师:“我……”艹。

“九哥。”话未骂出口,肖子与端着药突然走了进来,见到两人的画面,一脸见鬼的诧异:

“天,我来的好像不是时候!你们继续,继续!”

肖子与转身就要走。

老师这才注意到暧昧亲密的姿势,连忙离开薄战夜的怀抱,羞窘叫道:

“不是,我差点摔倒,跌进他怀里而已,我们什么都没有!”

跌进怀里没推开,那对九哥来说也不得了。

肖子与一副笑眯眯的神态,开口说:“九嫂,你不用害羞的,九哥好不容易才有情趣,你应该主动一点,好好把握的,加油!”

老师:“……”这人听不懂人话么?

等等,九嫂?

“我不是你九嫂!”

肖子与脸色一变,望着老师笃定又微微生气的脸,懵了一瞬,随即吓得走过去:

“九嫂你没事吧?你记不记得你跑在马路上,不小心被车撞?其实也没有真撞上,只是磨了点皮,你受到惊吓晕了过去,我看到是你后,就给九哥打电话了。你难道撞出失忆症了?

天,你要是失忆,我可怎么办!”

老师:“……”

她懂了,这个人撞了她,把她认成姐姐了!

然后薄战夜八成误以为她故意出现在他面前,才会说那样的话。

这误会闹得,绝不背锅!

老师转眸看向薄战夜:“是你兄弟撞到我,把我带回来。没想到你眼瞎就算了,你兄弟和你一样眼瞎!”

言下之意,她根本不可能勾引他!

薄战夜俊脸倏地冷了。

他冷嗤一声:“你不碰瓷?他会撞上你?要不要调监控看看?”

老师一哽。

当时她被王磊追,一时焦急冲出去,的确也有责任,但谁碰瓷了?

“我是不小心的,要是碰瓷,早问你们要赔偿金了。不过算了,看在你们眼瞎的份上,不和你们计较,这是挂号费,劝你们早点去挂个眼科。再见,再也不见!”

说完,她拿过一旁柜子上的包包,摸出10块钱拍在桌上,一瘸一拐的跳着离开。

薄战夜:“……”

肖子与:“……”

这女人太彪悍了!全世界财阀跟九哥说话都得客客气气,礼礼貌貌,她却如此跟九哥叫嚣,知道九哥什么身份吗?

老师才不管他什么身份,她对他只有恨!

当年她本可以考好的大学,成为优秀的人,和南大哥谈甜甜的恋爱,结婚生子,拥有平凡而美好的一生,可惜那一晚,将她的人生毁的天翻地覆,人人都骂她是未婚先孕的贱女人。就连南大哥,她也没有资格喜欢他了。

现在养母还觉得她破烂,将她卖给那样的老男人。

她再也不想看到他!

“别走……”却在这时,一道突然的稚嫩声响起。

老师随声低头,整个人就狠狠怔住! 

只到她膝盖腿儿的小男孩儿,一身儿童版黑色西装,三七分发型,脸蛋精致可爱,皮肤白的如同洋娃娃,帅极了。

老师瞳孔剧震!

薄小墨!她的儿子!

这些年,老师经常会想念被自己抛弃的儿子,只能通过新闻或报纸,看少的可怜的消息,现在他这么真真实实的站在她面前,像做梦一样!!

是因祸得福吗?

与此同时,同样震惊的还有薄战夜,肖子与。

自薄小墨出生,没人听他说过一个字,人人都以为他先天性失声,不会说话。碍于身份,特意将这个消息封锁起来。

现在居然开口了!

他不是哑巴!

薄战夜漆黑的眸子里滚动着异常涌动,肖子与也满是激动,跑过去:“小墨,快跟秦叔来治疗室检查!”

薄小墨抗拒摇头,一双小手拉住老师,仰头,黑咕咕的眼睛望着她,充满渴求。

老师猝不及防被自己儿子萌到,心里满是激动地蹲下去,捧住他的脸,仔细看着那每一个轮廓。

这是她的儿子啊,从她身上掉出去的肉,当时离开的时候,他还如小猫儿般大小,现在都长这么大了。

她眼眶酸涩,声音难掩欢喜:“小墨,你好可爱,太可爱了。你是喜欢我吗?”

薄小墨毫不抵触地点了点头。

被无视的薄战夜,俊脸寒了一个度,臭小子,谁才是他亲爹?

不想儿子和品行不端的老师牵扯,他掀唇:“她不是你母亲,不可能留下。过来。”

薄小墨站着不动。

薄战夜再次掀唇:“过来,别让我说第三遍。”第二遍,已经是父亲对儿子的纵容。

他的声音,带着命令。

薄小墨小脸暗淡下去,低落地走过去。

就在薄战夜以为他要听话时,他突然抱住他的腿,一口咬下去。

“嗯……”一声闷哼从唇角溢出。

“九哥!”

“小墨!”

肖子与和老师脸色骤白,立即上前帮忙。

然,薄小墨小身子死死缠着地薄战夜,“啊啊啊”的越咬越深,唇角还溢出了鲜血。

如同失去理智!

场面难以控制。

薄战夜剑眉紧紧拧起,气息森暗无比!

儿子从小有病,要是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就会陷入暴走状态,谁也哄不好,严重时还会自虐。

医生曾经说过,尽量让他开心。

所以一直以来只要是不过分的要求,他都尽量依着,距离上次发病到现在,也有半年之久。

没想到现在居然因为老师……

“九哥,你快答应他吧!”深知后果的肖子与焦急开口。

薄战夜剑眉拧着,扫了老师一眼,再看向陷入疯狂的儿子,最终冷漠掀唇:

“我同意她留下。”

随着这话,薄小墨总算松了力道,却还是没有彻底松口。

薄战夜犀利的视线望向老师,命令:“告诉他,你会留下。”

啊?什么鬼???

肖子与焦急对老师解释:“小墨从小有自闭症,受到刺激会发病,现在正在治疗阶段,再不安抚,会让之前的治疗功亏一篑,更严重。”

什、什么!

小墨居然有自闭症?

老师不可置信,偏偏墨墨现在的精神太失常了,她不敢耽搁:“小墨,乖,别咬了,阿姨愿意留下来。”

随着这话,薄子墨终于放开薄战夜。

薄战夜冷冷对老师丢下一句“等着”,便抱着薄小墨回房间了。

肖子与也拿了医药箱快速跟上去。

老师一个人待在原地,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居然有自闭症。

心脏一阵阵的抽疼。

老天爷,是在跟她开玩笑吗?

一个小时后,薄战夜从楼上下来了。

他身上西装微微凌乱,显然是照顾小墨时产生的,却依然不影响他的俊美矜贵。

他凉凉掀唇:“以后每天过来,照顾小墨。”

老师知道,自闭症孩子想要的东西,一定要顺从。而她作为母亲,从未尽过做母亲的责任,现在自然不能退缩。

她毫不犹豫答应:“好,我会配合。”

就这样?不问薪资报酬?

果然是心思不纯。

薄战夜俊脸下沉,偏偏小墨现在需要她,没有别的选择。

他道:“别答应的轻松,我有条件。”

“第一,留你只是为了小墨病情,你要时刻明白自己的身份地位!”

“第二,小墨病情好转,你必须第一时间离开,若是敢对孩子打什么主意,或者利用孩子,我会让你分分钟后悔做人。”

老师:!!!

这是以为她目的不纯,要打他主意?

老师心里人不要再翻个白眼,自恋的大孔雀!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薄战夜站起身,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形成极大的气场。

他一步一步走进老师,在距离她一步之远的位置停下,高贵地将一张黑卡高贵的递到她面前:“作为照顾小墨的私人助手,我不希望你再和男人勾勾搭搭,品行不端,影响小墨。以后有需要,花卡里的钱。”

冷漠的声音透着命令。

黑卡象征着无上尊贵的身份。

老师再次瞪眼。

他哪只眼睛看她勾搭男人,品行不端了?只有他这种男人才女人无数,纵欲无度!

不过他敢给,她就敢拿,正好拿回去养丫丫。

她接过卡,说:“你放心,只要你们不眼瞎,一般都不会造成什么误会,我留下来也只是因为小萌宝,对你绝对没有别的想法。就算我要觊觎,也是觊觎温柔体贴,绅士帅气的男人,才不是你这种30岁的已婚男人,二手货,面瘫男!”

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这样的词语形容完美如神的九哥啊!

角落里的肖子与暗暗钦佩。

薄战夜亦没想到老师如此伶牙俐齿,锐利眸子一眯,如同危险锋利的刀:“最好如你所说,否则……”

后面的话未说完,但可怕的后果,不言而喻。

老师清楚,心里一点也不害怕,因为她真的没有别的想法。

“我会做到。”她万分笃定的丢下话语,转身,迈步,傲娇的扭头离开。

肖子与等她消失后,总算有了时间询问:

“九哥,她是谁?哪儿来的?看起来真不是九嫂。”

最后一句话,是肯定句。因为九嫂对九哥温柔爱慕,不可能这种态度!

薄战夜俊脸笼罩着浓浓深沉,掀唇:“老师,兰娇的双胞胎妹妹。”

“双胞胎,长得简直一模一样!完全分不清。”

“而且九哥,小祖宗居然亲近她,还开口说话,好奇怪!”

薄战夜自然也惊讶,却并不意外:“兰娇工作忙,小墨想要母亲,应该是把她认错了。”

说话的声音很是薄凉,因为他断定老师是故意利用那张脸接近,不论昨晚,还是今晚。不然哪会有这么多巧合?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