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过去趴下自己准备好 自己过去趴着别让我说第二遍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沙发上的男人终于开了口:

“兰娇,家里没红酒了,去外面替我买一瓶吧。”

兰娇步伐突顿。

她和他虽不说亲密,但有过不少相处,了解他挑剔讲究的性格,怎么会喝小地方买的红酒?

可对他的话,她从来不会拒绝:“好。”

说完,她迈步离开别墅。

只是在走出门的那一刻,她扫了眼窗帘下的脚,美眸骤然变了颜色。

真当她眼瞎吗?那么明显的一双脚,她怎么会看不到!

她倒要看看,什么样的女人,敢勾搭她的未婚夫!什么样的女人,值得高贵严谨的薄战夜为此欺骗。

……

随着脚步声远去,别墅恢复安静。

兰溪溪悬着的心终于落回原位。

好险,刚刚差一点点就被发现了,还好……

不过偷藏起来,薄战夜还帮她解围,好像他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似的,她红着脸走出去:

“刚刚谢谢,我先走了……”

“走?”薄战夜冷嗤,犀利如刀的视线锁着她:“为什么和兰娇长得一样?”

他的声音冰冷质问,像审问犯人,言下之意解释不清楚,不能离开。

兰溪溪脚步倏地一顿。

她和姐姐是双胞胎,当然长得一模一样,甚至第一次见面时,她们自己都惊讶了。

但她要怎么说才能不露出马脚?

她的犹豫,让薄战夜原本就冷的容颜如若敷霜。

他站起身,矜贵走到她面前,垂睨着她,声音异常冰冷:“整容?想李代桃僵?勾引我?”

每个字,都透着讽刺。

兰溪溪秀眉一皱。

她全身上下,连眼睫毛都是原装的,哪儿像整容了!她看他全家才整容!

她开口道:“先生,是你先对我‘动手动嘴’的好吗?

我刚刚只是来送个外卖,你抱着我说什么角色扮演,之后又亲我,分明是对我骚扰,我可以告你的!”说起之前的接触,她还是一阵脸红羞涩。

薄战夜从没被人骂过,就连总统都要礼让他几分,现在这女孩儿居然说要告他?骚扰?

他狭长的黑眸冷眯:“呵?告吧。看看到时候警方会觉得我对你骚扰,还是判你顶着我未婚妻的脸,蓄意非法接近?我们拭目以待。”

磁性好听的声音,透着浓浓意味,危险。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她是一介贫民,谁胜谁负,谁想接近谁,在外人看来,一目了然!

可是,她真的没有刻意接近他!

兰溪溪委屈又生气,他之前抱她亲她,不道歉就算了,现在还给她安莫须有的罪名?

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软柿子,随他捏啊!

兰溪溪黑眸异常清亮的望向他:“先生,难道你没听说过双胞胎么?我叫兰溪溪,是姐姐的双胞胎妹妹!遇见你只是意外,刚刚躲起来只是因为一些原因不方便出现在姐姐面前,害怕姐姐误会,不信的话你可以查。”

声音清丽,掷地有声。

薄战夜剑眉一蹙。

双胞胎?他完全没想到这种可能,而且兰娇什么时候有个双胞胎妹妹?

“还有先生,你这种眼瞎,连自己老婆都认错的人,我是不会喜欢你,勾引你的!一辈子都不会!”

丢下话语,兰溪溪抬着下巴,傲气的转身走人。

薄战夜盯着女人离开的背影,俊脸飞快地黑了。

眼瞎,不喜欢他?说的好像他对她有兴趣似的。

不过……

想到之前亲她时的画面,他唇瓣抿动。

为什么会对她有感觉?

像是四年前那个餍足的夜晚……

别墅外。

兰溪溪一口气走出小区,夜晚的风凉凉的,她吸了吸鼻子。

虽然她没想过和薄战夜有什么可能,但他那么误会她,还以权压人,她心里还是怪不舒坦的。

自恋,自大,自以为是的男人,要是他做侦探的话,得冤死多少无辜小白?

“兰溪溪!竟然是你!”一道突然的熟悉声响起。

兰溪溪抬眸,就看到从喷泉后走出来的兰娇!

她一身优雅漂亮的气质,如她的名字一样,骄傲,娇贵。只不过此刻脸上的表情有点震惊狰狞。

“姐姐,你怎么在这儿?”她不是去买酒吗?超市不在这边啊。

“啪!”还未等兰溪溪反应,一巴掌就狠狠落下。

巨大的力道,打的兰溪溪猝不及防摔在地上,细白的小脸儿上当即起了一个鲜明的巴掌印。

兰娇生气地盯着她,骂道:

“姐姐?你还知道叫我姐姐?几年前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现在居然跑到战夜面前勾引他!

你说,你们刚刚在屋里做了什么?你是不是想让他知道那件事,破坏我的幸福,代替我嫁给他!你怎么那么坏!怎么可以那样对我?我可是你的亲姐姐啊!”

一连几句的话语,激动又尖锐。

兰溪溪脸颊和手肘火辣辣的疼,脑子一阵眩晕,她心里有些委屈生气,站起身:

“姐姐,我过来是送外卖,并不知道订单的人是姐夫,是姐夫认错了人,我们什么都没发生,当时只是害怕你误会我才藏起来的。

我要是真的对姐夫有什么非分之心,怎么会躲三年?”

兰娇被问的脸一僵。

的确,这三年她也担心兰溪溪做什么手脚,结果兰溪溪并没有出现过一次,这次应该是意外。

兰溪溪又道:“况且我为你躲了三年,你竟然因为他就打我吗?我把你当姐姐,你把我当什么?”

兰娇自然把兰溪溪当眼中钉,肉中刺!

但这自然是不能说的,她嘴角扯了扯:

“妹妹,我当然把你当妹妹啊,刚刚是我误会了。只是你的出现很容易引起战夜的怀疑,稍不注意,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我想你也不希望被你大家骂,还害姐姐失去幸福吧。

所以战夜在S城出差的三个月,你能不能先离开一下?”

似担心兰溪溪不同意,她还刻意补充:“看在我这些年为你奶奶出医药费的份上。”

说到底,姐姐还是太在意这个男人!

兰溪溪一笑:“我奶奶在医院,我也在这里生活了22年,是不会离开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出现在眼瞎男面前,也不会和眼瞎男有任何牵扯!”

是暖男他不香吗?还是单身不嗨吗?

那种冷的像冰,在那种事情上还一点都不温柔的眼瞎男!真的不是她的菜!

“还有,姐姐,火车的出轨不在轨道,也不关乎外面的风景,是火车本身。我离不离开,和你的幸福,都没有直接的关联。”

说完,她就迈步离开了。

兰娇僵在原地,气的脸白。

这个该死的兰溪溪,居然敢用这种口吻跟她说话!

想到薄战夜今晚居然为兰溪溪说谎,她心里气不打一处来!

兰溪溪,留不得了!

她拿出手机,拨打冯翠红电话:“兰溪溪养母?”

“你好,我是她姐姐,听说你最近手头拮据?帮我做件事,事成后给你10万。”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溪溪她年纪这么大了,也该结婚了,你们县城那位王麻子就不错,懂我的意思吧?”

……

兰溪溪送完外卖,直接回家。

听到动静,穿着绿色睡裙的冯翠红从房间走了出来。

她是兰溪溪的养母,一头驼色羊毛卷,脸上贴着面膜,唇纹的绯红,本是农村出生的她,愣是靠着兰家给的领养费,护理的有几分贵妇模样。

她将一份自制腌菜丢在桌上,说:“明天晚上7点,把这份东西送到盛宴人间,给王总。”

王总,体重200,满脸麻子,年仅40,克死五妻,s城人人皆知的胖丑圆,好色鬼。

兰溪溪秀眉一拧,本能拒绝:“不去,我很少跑那边。”

冯翠红脸色耷拉下来:“王总花钱买的我独家腌菜,我钱都收了。你不去我怎么交代?再说,这钱是想着换季,拿来给丫丫买新衣服的,又不是我自己花。”

兰溪溪倒是没想到冯翠红会给丫丫买新衣服,看在丫丫的份上,她没有再拒绝。

“好。”

反正明天花点时间,她顺便去送一趟。

兰溪溪回到房间,看着床上已经熟睡的小女孩,一天的疲惫瞬间消散。

“妈咪,你回来了?”小丫头迷糊的睁开眼,挣扎着起来给兰溪溪一个吻。

“晚安,宝贝。”兰溪溪亲了亲她,让她继续睡。

小丫头叫丫丫,是她的亲生女儿。

3年前,她离开医院后,在车上又产下一女,原来她怀的是龙凤胎!

只不过当初姐姐害怕产检泄露消息,从没让她产检,导致她们都不知道。

后来她舍不得,就苦苦哀求司机,悄悄留了下来。

丫丫的存在,绝对不能让姐姐和眼瞎男知道!

……

第二天。

兰溪溪照常送丫丫上学,照常工作,没什么订单时,抽空去盛宴人间。

她到达卡位时,位置上没有人。

奇怪,还没来?

她坐下,随口喝了口桌上的白开水,拿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王磊跑了出来:

“溪溪来了啊,不好意思,我刚刚去了趟洗手间。你看看要吃点什么,我买单。”

兰溪溪礼貌一笑,将东西放过去:“王总,东西我就不吃了,这是我母亲让给你送的东西,我还有工作,先走了。”

“诶,急什么?”王磊一把拉住她,一脸热情的说:“我们好歹也见过面,是朋友,你看你送外卖这么累,钱那么少,不如嫁给我,我天天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边说,他的手边往她身上游离,那满脸的油腻,满嘴的烟酒味,恶心至极。

兰溪溪“啪”的一声打掉他的手,惊慌站起身:“王总,我喜欢自食其力,请你自重!”

说完,她站起身准备离开。

然而头脑一阵眩晕,身子一软,她猝不及防摔倒回沙发上。

“你……你在水里放了什么?”

王磊坏坏一笑,大手牵起兰溪溪的芊芊细手:

“没什么,就是听你母亲说,你喜欢喝白开水,就在里面放了点东西。你放心,你母亲已经答应你嫁给我了,过了今晚,我们就结婚领证,我会好好疼爱你,还有你那乖巧的女儿。”

话落,他一把将她拉入怀里。

兰溪溪内心狠狠地震惊着。

原来,养母让她送东西是假!卖她才是真!

她终究还是太单蠢!

她抬手想要推开王磊,可落在王磊身上的手臂很是无力,软的无骨!

在外人看来,反倒像是拥抱!

刚迈进会所的莫南西眼尖,一眼瞧见位置上的两人,震惊道:“九爷,那……那不是未来夫人吗?”

薄战夜闻声,矜贵视线扫过去,然后便看到光束下相拥相抱的两抹身影。

男的又胖又丑,满脸油腻,女的漂亮年轻,那张脸精致好看,无比熟悉。她身上的特制外卖服,第一时间分辨出她的身份。

兰溪溪,昨晚骂他眼瞎的女人!

她居然在这儿和老男人亲热?

昨晚见她,她伶牙俐齿,浑身带刺,他还以为她一身傲骨,有点个性,没想到是这种女人。

心内一阵莫由来的烦躁,他冷冷掀唇:“她不是兰娇,别拿她和兰娇比。”

语气中带了浓浓嫌弃,在他看来,兰娇虽不了他的眼,但好歹知书达理,善良自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莫南西一脸懵逼,不是兰娇,那是谁?怎么九爷的脸这么黑?

而九爷身份特殊,有张和夫人一模一样的脸,难免不被有心人利用,为了稳妥起见,他拿出手机点开高级软件,快速搜索,紧接着更震惊了!

【兰溪溪,女,22岁,身高163,体重90,出生时因八字不吉,被兰家送到乡下,让人抚养。

从小性格顽劣,人品低下,15岁和男同学私混,骗取钱财。高三时怀孕不知爹是谁,被学校开除,之后无脸见人,辍学在家。

就连养她的奶奶,也是被她气到脑瘫住院,医药费一直由姐姐出资。现在,她还与几名男性关系不纯,不知自重……】

“天,这一模一样的长相,品行也差的太多了,还好九爷你娶的是兰大小姐,不然……”莫南西由衷感叹。

薄战夜扫见资料,原本俊美黑沉的脸愈发下降,如敷寒霜。

这女人,竟如此不能直视?

只是,与他有什么关系?他在烦闷什么?

他冷冷掀唇:“不可能的事没必要议论,走。”

“是,九爷。”

两人消失在大厅。

暗中看到这一幕的兰娇,嘴角勾起浓浓的得意。

她事先知道薄战夜今晚要来这儿,故意让冯翠红定的这里的位置,至于资料,她早有预算,四年前就作假了。

这下,以薄战夜讨厌不知检点女人的性格,怕是再也不会多看兰溪溪一眼。

她微笑着看向兰溪溪的方向,我的好妹妹,今晚就好好享受吧……

兰溪溪并没看到薄战夜和兰娇,她被王磊拉着,动弹不得,心里酸楚极了。

出生时,算命先生说她克爹克妈克全家,亲身父母就把她丢了,养父母为了钱领养她,她从没有过一丝家庭的温暖。

现在居然还这么算计她!

王磊又是什么人?听说几任妻子都是被他折磨死的!嫁给他,别说幸福,就是活着都难!

而且他还有怪癖!丫丫怕是都要落到他手上!

不,她要保护自己,保护丫丫!

她拼命挣扎:“你个丑逼土肥圆,放开我!”

王磊早对兰溪溪觊觎已久,此刻人就在他眼前,哪儿会放开?

他粗鲁控制着她:“你敢骂我?你都娃儿她妈了,矜持什么?你其实很随便吧?不然也不会19岁生娃。不过我也不是那么古板的人,只要你嫁给我以后乖乖在家,三从四德,我不会跟你计较的。”

“走吧,我带你上楼。”

说着,他就要抱她上楼。

兰溪溪深知跟他上楼,一切就全完了。

在他强力动手的那一刻,她狠狠一拧自己的腿,掐出一道紫痕,疼痛总算换来一丝理智和力气。

她抬起腿,用尽全身力气,猛地往上一蹬!

“啊!”杀猪般的叫声响起。

王磊紧捂裆,面色扭曲。

兰溪溪趁机一把推开他:“王磊,我19岁生不生孩子跟你无关,现在女人的三从四德是从不温柔,从不讲理,从不手下留情!你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不然我有力气了,分分钟踢到你做太监!”

骂完,她拖着身体,起身快速跑开。

王磊哪儿想到兰溪溪还有力气蹬他!他气的青筋暴跳,咬牙骂道:

“你个小贱人,给老子回来!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他夹着腿追上去。

兰溪溪生怕被追上,不顾三七二十一,踉踉跄跄跑出会所,直接往外冲,完全没注意马路。

“嘟嘟嘟!”无比急促的车鸣声响起!

兰溪溪扭头,就看到一辆火红的限量版法拉利直冲冲开过来,又快不急!

不过,已经没有机会做反应了!

“砰”

“哧!”

她身子被撞倒在地,一阵眩晕,晕了过去……

“卧槽,撞到人了!”

车上,叼着烟一脸痞帅的肖子与低骂一声,快速望向后座的小祖宗:“小墨,有没有受伤?叔不是故意的。”

他这第一次替九哥接小祖宗,本想秀下车技,谁知道闯了大祸……

薄小墨只有3岁,穿着一身黑西装,很是冷酷。

他抬眸扫肖子与一个白眼,那眼神明显在说:有事还能好好坐着?车技烂的二货,早知道宁愿走路,也不坐你车。

肖子与:“……”

得了,他努力营造的光辉形象算是毁了。

“意外,都是意外,你乖乖坐在车上,叔下去看看情况。”

说完,他推开车门下车。

马路上站了几个围观的人,女人躺在地上,姿势凌乱。

肖子与快步走过去,正想询问状况,却愕然看到口罩掉落下,那张熟悉无比的容颜,脸色一惊。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