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一边撞我一边写作业 写作业错了往里面塞个东西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霍城谨冷冽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我撑大眼睛,看着站在我面前,眼神冰冷看着我的霍城谨。

“啪嗒。”手中拎着的袋子瞬间掉在地上。

霍城谨为什么会在这里?

“霍总,去你们公司捣乱,抹黑你,不是我,是慕南意教我这么做的,她说你骗了她,离婚还给她这么一点钱,还打掉她的孩子,所以她想要在网上将你的名声搞臭。”

大哥从地上爬起,看着霍城谨,对霍城谨结结巴巴道。

我看着大哥这幅样子,心瞬间变冷。

果然对他们,就别有什么期待。

“慕南意,你的家人,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你最好看着他们,要是在敢乱来,下一次就不是一条腿这么简单。”

霍城谨轻蔑扫了大哥一眼,对大哥冷冰冰说完,不看我,抬脚从我身侧离开。

我看着霍城谨的背影,心口泛着酸涩,霍城谨明明对我没有感情,却又救了我两次,究竟是……

“别以为有两个臭钱就和你了不起,我杀了你。”

就在我望着霍城谨的背影发呆的时候,大哥突然发狂,举起手中的拐杖,直接往霍城谨后背砸。

“霍城谨。”

我看到这个情况,身体比脑子更快,挡在了霍城谨面前,大哥的拐杖,直接砸到我的额头, 我疼的浑身一颤,双腿直接软下来。

粘稠的鲜血蜿蜒,黏住了我的眼睛,我嗅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脑子发晕的厉害,我的手紧紧抓着肚子上的衣服,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不能……不能去医院……尤其是被霍城谨送到医院,要不然,我的孩子……

“找死。”

霍城谨在我快要摔倒地上的时候,一把搂住我的身体,将我抱在怀中,抬起脚,朝着大哥狠狠一脚,直接将大哥踹晕到地上,然后将我整个人抱起。

我看着霍城谨冷峻骇人的脸,心情却无比平静。

“我……不欠你了……霍城谨。”

他救了我一次,我救了他一次,我跟霍城谨扯平了,是不是?

“闭嘴。”

霍城谨阴沉着脸,抱着我往他停在路边的车子走。

“我……自己能去医院,不麻烦霍总。”

我咬着牙,忍着晕乎乎的大脑,从霍城谨的怀里挣脱,捂着额头,对霍城谨闷闷说道。

“慕南意,要不是看在你刚才救我的份上,你以为我会管你的死活。”

霍城谨被我抗拒的动作刺激了,他阴沉着脸,对我厉声呵斥。

我看着霍城谨冷冰冰的脸,尽量用平静无所谓的口气说道:“我不需要霍总管我的死活,我救你……不过是还你上一次救我的恩罢了,我跟霍总,没关系。”

“好的很。”

霍城谨冷冽的凤眸,紧紧盯着我,看我很久很久,就在我以为霍城谨要将我整个人凌迟的时候,霍城谨从口袋拿出一张支票,写了五十万,扔到我面前:“这是给你的医药费,不想要就直接扔了。”

我看着地上的支票,弯腰捡起,淡笑:“这点看病的钱,我还是有的,谢谢霍总慷慨。”

说完,我将支票放在霍城谨面前,无视霍城谨仿佛要将我生吃的目光,摇晃着身体,慢慢离开。

霍城谨大概从未被人这样悖逆吧?

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反正我不能让霍城谨送我去医院。

大哥霍城谨会怎么处理,跟我无关。

他自己要作死,十头牛都拉不住,而我,也不会管他死活。

我走了一段路,实在是走不动了,整个人往后仰,一只手搂住了我的腰肢,在粘稠的血中,我看到了一张漂亮到令人窒息的脸。

“小姐,你没事吧?”

我张了张嘴,想说我没事,可是,我好晕,眼前一黑,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

醒来的时候,满鼻子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我掀开眼皮,见四周一片刺目的白,整个人懵了。

“醒了。”正当我茫然不已的时候,一道清冽温雅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我眨了眨眼睛,这才看到站在我床边的男人。

他的五官,精致漂亮的令人窒息。

用漂亮形容一个男人,或许有些过分,但是眼前这个男人的长相,真的只能用漂亮。

白皙的肌肤,秀气清隽的五官,给人一种非常圣洁的感觉。

“我叫学长。”

学长伸出手,扶着我坐起,还给我倒了一杯水。

我用微弱的声音,跟学长道谢。

喝完水后,冒烟的喉咙稍微更好受一点,我摸了一下额头,脑子涌起一些零星的片段,我想起自己怎么受伤的,我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手指近乎颤抖抚摸着自己的腹部。

孩子……没事吧。

“孩子很好。”

学长看着我的动作,淡淡说道。

“谢谢你,我叫慕南意。”

学长的话,让我松了口气,辛亏孩子没事。

“我知道。”

学长优雅叠着双腿,黑色的桃花眼落在我身上,意味深长表示。

他……知道我?

他是谁?

学长的话,让我心生警惕,我抱着肚子,一脸提防望着学长。

“我是霍城谨的发小,也是尤佳的发小,我们几个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学长见我这样,轻声解释。

我瞳孔微缩,顾不上脑袋上的伤,着急的要从床上下来。

学长是霍城谨的发小,孩子没死的事情就要曝光,霍城谨……尤佳,肯定会再次伤害我的孩子,我要离开这里,我一定要离开这里。

见我这么着急,学长皱了皱眉,上前按住我。

“我不会告诉他们孩子没死这件事。”

“你……说真的吗?”

学长的话,成功让我冷静下来,我抖着唇,望着学长。

“你跟城谨的事情,我都知道。”

学长目光幽幽凝视着我,扶着我再次躺好。

“慕南意,你离开京城,会对你更好。”

“豪门家族,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你若是想留下这个孩子,最好还是带着孩子离开京城。”

离开……京城吗?

我不想离开京城去一个陌生的城市。

其实是我有私心吧,我想让孩子待在距离他父亲比较近的地方生活,哪怕不能相认,哪怕霍城谨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还活着,只要……我陪着孩子,生活在霍城谨呆的城市,就能给孩子补偿。

“要想让这个孩子活着,你只能离开,而且还是不能被尤佳和霍城谨发现,要不然,他还是谁死的。”

“谢谢,我会考虑。”

学长说的没错,要是我一直呆在京城,总有一天会发现的。

我还是要尽快离开京城。

“这里是一百万,离开京城,独自抚养这个孩子,应该是没问题的。”

学长看了我一眼,拿出一张支票递给我。

我连忙摇头:“陆先生,我不能要你的钱,钱我会自己赚。”

“单身妈妈不好当。”

“没关系,我会坚强。”

我弯唇,朝着学长微笑。

学长愣了愣,垂眸道:“随便你吧,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你自己好自为之。”

“谢谢。”

我轻声道谢。

学长离开了,在离开之前,他还对我说了一句话。

他走到门口回头看向我,漂亮的桃花眼闪烁着复杂之色:“慕南意,不要爱霍城谨,去别的城市,找一个对你好的男人结婚吧,他不适合你。”

不要爱霍城谨吗?

我也爱不起霍城谨。

我会放下霍城谨,然后重新开始。

下午杨雪过来看我,看着我脑袋上缠着的纱布,杨雪心疼的不行,她问我傻不傻,竟然做出这么危险的事情。

“他救了我一次,我救了他一次,我们就当做是扯平了。”

我抓着杨雪的手,对杨雪浅笑解释。

杨雪戳着我的额头,气呼呼道:“什么扯平了?明明是你比较吃亏好不好?”

“没什么吃亏不吃亏,杨雪,我想在酒吧这边工作到孩子八个月,然后离开京城。”

“离开京城对你是最好的。”

“你去禹城吧,我姑姑在禹城,我会拜托她照顾你。”

“谢谢你,杨雪。”

我总是让杨雪操心,其实我心里真的很过意不去。

“跟我说什么谢谢,我们是好朋友呢。”

杨雪的话,让我更加感动了。

为了省钱,我让杨雪给我办出院手续。

我现在很缺钱,不能住医院。

杨雪见我这么坚持,只好帮我办理出院手续。

我跟杨雪从医院回到住所,刚到院子门口,就看到披头散发,拿着一把刀子的妈妈。

看到我后,妈妈直接朝着我砍过来。

“慕南意,你竟然这样伤害你大哥?你个没良心的贱人,我杀了你。”

“砰。”

我看着妈妈手中的刀,绷着身体,抓起一旁的木棍,将妈妈的刀子挥到地上,冷冷道:“够了。”

一直以来,我在妈妈他们眼里,都是逆来顺受,像是现在这样反抗的样子,他们从来没见过。

所以她被吓到了,傻傻看着我。

“你觉得一切都是我的错?大哥是什么样子的人,你比我更加清楚,还有,他会变成这样,就是因为你们无止境的纵容,不仅是大哥,还有慕枫,他也是,你们重男轻女,儿子什么都是对的,女儿什么都是错的。”

“我小学毕业就被你们赶出来工作,工资基本寄给你们,每次你们给我打电话,说的最多的就是要钱,大哥要工作需要找关系要钱,弟弟结婚需要钱,他们看上哪辆车不够钱,要钱。”

“你生女儿是将女儿当成提款机吗?”

“女儿本来就是补贴家里的,要不然,有什么用。”

“你这么瞧不起女人,你自己还不是女人?真是愚蠢至极的人,阿姨,我劝你现在马上滚出我家,否则,我立刻报警,你可以试试看,我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杨雪冷着脸,看向妈妈,对妈妈冷冷说道。

妈妈被我跟杨雪冷漠的态度吓到,她将地上的刀子捡起,指着我的鼻子,对我骂道:“慕南意,有本事你一辈子别回家,别认我们,以后你在外面死了,都不关我们的事。”

“你放心,我就算死了,也不会要你们花钱埋葬我。”

我握着拳头,冷漠说完,拉着杨雪往屋子走。

“你这个白眼狼,就等着天打雷劈,劈死你,你连自己的父母兄弟都不要,真是孽女啊,我做了什么孽,生出你这么个东西,当年生下你的时候,就应该掐死你,免得你在这里气我。”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