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哭着说不能再深了作文60 男生用跳蛋逗女生捅女生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杨雪因为要加班,没有回来,我喝了一碗鸡汤,才带着自己熬的汤和一些小菜,看霍城谨。

以前我跟霍城谨生活的时候,一日三餐也是我准备的,虽然他吃的不多,可是他的口味,我还是清楚的。

我拎着汤去医院,从出租车下来,我直接往医院大楼里面的电梯走。

霍城谨在十二楼,我直接按下十二楼的按钮,两分钟左右,电梯门打开,我从电梯出来,就跟班长撞到一起。

“慕小姐是来看阿谨的吗?”

班长眯了眯眼睛,打量着我手中的汤壶,朝着我笑得意味不明。

我被班长用这种目光审视,不由用力握住汤壶的手柄,冷淡道:“霍总救了我,我想谢谢他,所以给他炖了一些补汤。”

“你觉得阿谨缺汤喝吗?”

班长冷嘲瞥向我,满脸不屑问。

班长不客气的话,让我身体不由颤了颤。

“还有,阿谨可不是特意为了救你受伤的,他不过是刚好看到你有危险,救你罢了,毕竟他虽然外表冷漠,内在也是一个见义勇为的人,所以,慕小姐可千万不要多想。”

“我想这些事情,不需要尤小姐提醒。”

我怎么可能听不出班长想要表达什么?

我握紧拳头,神情冷淡看着班长。

班长眯起眼睛,朝着我靠近,身上那股浓烈的香水味,让我有些恶心。

我忍着胃部翻腾,不在班长面前呕吐,因为我怕班长会发现我的孩子还没死。

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要是知道我的孩子没死,肯定会下第二次狠手。

“慕南意,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人从天台推下去吗?”

班长伸出手指,修剪打理的非常漂亮的指尖扣住我的下巴,将我按在电梯边缘。

我蹙眉,看着班长漂亮的脸,冷漠道:“我不知道哪里得罪尤小姐,让尤小姐这么想要我的命。”

“哦?你知道是我推的?”

班长听了我的话之后,似乎很惊讶我竟然知道是她动的手。

而我也很惊讶,班长竟然没有丝毫掩饰,大喇喇表现出想要我命的样子。

我沉了沉脸,看着班长,嘴角勾起一抹冷意。

“尤小姐的耳环掉了一只,你应该是没注意吧?”

我的话,让班长愣住了,她摸着自己耳垂的位置,我以为会看到她的慌张,没想到班长只是放下手,朝着我扬眉笑道:“哦?你捡到了?”

“尤小姐不愧是出身豪门,做了坏事还能这么淡定。”

“慕南意,你不会以为,拿着那只耳环,就能在阿谨面前说我想杀你吧?”

班长像是没听到我的讥诮嘲讽,身体朝着我靠近,眼神轻蔑扫向我。

我看着班长满是不屑的脸,垂眸冷然微笑:“我还没这么蠢。”

“那就做聪明人做的聪明事。”

“别在靠近阿谨,要不然,你的运气,可不会一直这么好。”

班长冷蔑说完,用肩膀将我撞开,倨傲离开。

我看着班长的背影,眼神冰冷。

班长,我不会一直被你伤害。

班长因为自身的家庭背景,完全不怕被我知道她想要我的命,就算我知道凶手是班长,也无可奈何,我只能等,等一个机会,让班长不能脱罪的机会。

“慕小姐,老板说不需要,请你带着这些东西离开。”

我甩甩头,往霍城谨病房走,可是我见不到霍城谨,因为门口的保镖不让我进去,。

我看着拦着我,不让我进去的保镖,皱了皱眉解释:“可以让我见他一面吗?”

我想看看霍城谨的伤现在怎么样了。

我的记忆,始终停留在他被拉伤流了很多血的手臂上。

保镖为难道:“老板的意思是,让我们赶你离开,所以慕小姐,你还是离开吧。”

霍城谨不想见我。

我心里有些落寞,我强打精神,将手中的汤壶交给保镖,说道:“虽然他说不需要,但是我很用心熬的汤做的菜,麻烦你跟霍总说,谢谢他的救命之恩,就算他并不是特意救我,我也非常感激。”

我说完,便离开了霍城谨的病房。

我大概能够预料到这些饭菜的下场,应该是被霍城谨直接扔到垃圾桶吧?

霍城谨身边有这么多人照顾,自然是……瞧不上我做的这些饭菜。

……

我找了好几家公司,应聘的是文字编辑的工作,我编辑文字的能力还是非常强,像是报社,或者新媒体运营之类的工作,我都能做。

但是,没有一家公司愿意招聘我。

就连那种很小的公司,都不给我机会。

我过去应聘的时候,就说已经招到人了。

刚开始我以为真的是招到人了,可是,在我面试完最后一家公司出来的时候,我听到对方打电话的声音,他说:“尤小姐,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将人赶走了,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应聘她。”

尤小姐?

果然是……班长吗?

早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

她真以为,这样就能够将我击溃?

我没有调头去质问那个人,也没有跑到班长面前,问班长究竟想做什么?

因为我知道,问了也解决不了问题,既然解决不了问题,那么我何必问,我不会被班长打垮。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杨雪住所,我休息了一下,吃了一些水果之类的东西补充了一下体力,我继续在网上找工作,终于有人回应我,不过,这是卖酒女的工作。

我询问了一下相关的工作要求,我问他,不喝酒,能够将酒卖出去,可以吗?

经理很惊讶问我:“卖酒女一般都要陪客户喝酒,酒量好,客户满意,自然会买你推荐的各类酒,若是你不会喝酒,可以先培养一下酒量,对你非常有帮助。”

我怀孕……自然不能喝酒。

“但是如果我能不喝酒的情况下,说服他买我推荐的酒,喝不喝酒,是不是就变得不那么重要。”

经理听了我的话之后,觉得我这个人很有趣,他让我试用一个星期。

转正之后,底薪是五千,后面的提成就按照我卖出多少酒以百分之一算。

我算了一下,如果我业绩好的好,我一个月拿几万块钱,一点困难都没有。

只要坚持几个月,孩子生下来,我就有钱养。

我答应去尝试一下,经理让我晚上七点钟到酒吧上班。

这是目前唯一肯接收我的工作,所以不管是做什么,我都要去尝试。

下午杨雪回来休息,我将工作的事情跟杨雪说了一下,杨雪立刻摇头:“你怀着孩子,怎么可以去酒吧那么乱的地方工作。”

“这家酒吧我调查了一下,去那边消费的人,都是很有素质的人,不是那种鱼龙混杂的酒吧,而且,这家酒吧一般都是招待中上以上的客户,都是有钱人,素质品行什么,肯定很好。”

“难道没有其他适合你的工作。”

杨雪还是不放心。

我将班长从中作梗的事情告诉杨雪。

杨雪对班长原本无感,在听了班长还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对我的时候,杨雪气的不行。

“这个疯女人,究竟想干嘛?难不成真的想要你的命不成?”

“不管她想做什么,我都不会退缩。”

“没办法,谁让人家有钱。”

杨雪冷笑,握着我的手,认真道:“既然你决定了,那么就去做,不过要是发生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好。”

失去了霍城谨,没有亲情,这些都没关系,我身边还有一个这么好的闺蜜,真好。

晚上七点钟,我便去酒吧工作。

经理人很好,教了我一个小时,还让我看看其他人卖酒是怎么操作的。

我一边学习,一边用自己的口才,开始销售我想要卖的酒。

我之前虽然是做文字编辑的,但是我嘴并不算很笨重的那种,而且,我的声音还是很有亲和力的,所以跟一些面善的人打交道,还是非常容易。

晚上我卖了第一瓶酒,虽然不是很贵的,但是已经很成功了,经理让我继续加油。

我有了动力,开始更加卖力,十二点的时候,酒吧高峰期。

我端着酒,穿梭在人群,寻找我认为可以说动的客人进行销售。

很快,我将盘子里的酒卖光了。

经理给我一个锻炼的机会,让我去楼上的包厢卖酒,还给我一些比较贵的酒,看我能不能卖出去。

我端着酒,往楼上走,我去的第一个包厢,里面都是一些学生,玩的很嗨。

我看这种架势,只好放弃,去了第二个包厢。

第二个包厢是一对情侣,正在接吻,我敲门进入的时候,看到两人正吻的难舍难分之际,尴尬的不行,说了一句对不起便退出来。

我靠在门口的墙壁上,拍着发红的脸,心跳加速。

我强自镇定,平复好情绪后,打算去第三个包厢,却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帮你从阿谨那里将U盘偷过来,你打算给我什么奖励,嗯?”

“你想要我的命,都给你。”

男人奸邪的声音,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危险。

我用力握着手中的托盘,小心翼翼朝着一旁拐角的走廊走去。

走廊尽头靠窗的位置,一对男女正在亲密亲吻,男人的手还钻进女人裙子下面,惹得女人娇喘不已。

男人因为背对着我,所以我看不清对方的样子。

“上一次我可是帮你拿到了奥斯维项目,让你在霍氏集团得到不少股东支持,你只送给我一条钻石项链,这一次,我想要你送我一辆车,没问题吧?”

“当然,你可是我的宝贝,你想要什么,我都送给你。”

两人正在交易?而且这个交易,跟霍城谨有关系。

我沉眸,往前走近一点,而女人正巧仰头,我这才看清楚女人的样子。

她竟然是……

班长?

难怪我觉得这个声音熟悉。

班长竟然背着霍城谨,跟别的男人搞一起,还想帮别的男人偷他的商业机密。

霍城谨这么喜欢班长,班长却这么对霍城谨。

我心里莫名难受和悲伤。

我拿着手机,打开录像功能,将班长和那个男人亲密的画面拍了下来。

两人耳鬓厮磨了一个小时后,男人亲了亲班长的嘴角,转身朝着我这边过来。

我吓了一跳,立刻躲起来,而同时,我也看清楚对方的样子。

跟霍城谨是完全不一样的俊美。

他五官比较阴柔,整个人看起来很邪气。

而霍城谨给人的感觉,是冷漠高贵,又霸气侧漏。

“慕南意,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正出神之际,没发现班长已经走到我面前。

我被班长吓到了,手不由自主紧紧抓着手机,目光警惕看着班长。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