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长c了一节课怎么办 教授别c我了我在写作业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我没有恐惧,没有绝望,因为我的脑子里,都是教授的脸,临死的时候,好想要……在看他一眼,哪怕……只是一眼。

可是,我再也看不到了吧?

“慕南意。”

就在我绝望闭上眼睛之际,教授沙哑低沉的声音,在我的头顶响起。

原本下坠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扯住了,我睁开眼,入目的是教授那张冷峻完美的脸。

教授……为什么?

“另一只手,给我。”

教授抓着我的左手,用力将我往上拉。

我看着教授因为用力而充斥着红色的眼珠子,眼泪差一点滚下来。

我从没有像是此时这般想要看到教授。

“快点。”

教授见我傻乎乎看着他,他沉着脸,朝着我怒吼。

我恢复神志,努力将左手递给教授,但是天台的风太大了,我怎么努力都勾不着教授。

而教授因为用力拉我的关系,身体也开始往下降。

我看到教授这样,心口一疼,鼻子酸酸道:“教授,别管我……放手。”

要是在这个样子下去,我跟教授都会掉下去的。

“闭嘴。”

教授阴沉着脸,手臂上被剐伤的血,落在我的脸上,模糊了我的视线。

我闻着血腥味,身体狠狠颤了颤。

教授,放手好不好?

“放手。”

我扭动着手,想要甩开教授,可是教授不愿意。

就在我们两人都要掉下去的时候,秦明带着人过来。

他让人,将我和教授拉了上去。

劫后余生的我,浑身发抖,双腿更是不停颤抖坐在地上,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肚子,孩子……好像是没有任何感觉,这个孩子,很顽强。

“咳咳咳。”

教授急促痛苦的咳嗽,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扭头,看到咳得很剧烈,双手一直在流血的教授。

教授的脸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看的令人心惊胆寒。

我朝着教授爬过去,抓着教授的手臂,眼睛微红道:“教授,你……怎么样?”

“慕南意……我并不是……为了救你,所以,不要多想。”

教授甩开我的手,淡漠说完,摇晃着身体起身。

秦明立刻上前扶着教授,可是教授挥开了。

我看着教授冷然无情的背影,心脏传来一抽一抽的疼。

不管他为什么救我,都无所谓,这一次,我欠他。

“教授,你可以放了我大哥吗?要是你觉得不解气,可以将我关起来。”

我追上教授,拉着他的手,对教授哽咽道。

我以为,教授肯定会拒绝我,可是教授只是甩开我,冷漠道:“放过他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总是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教授阴冷无情的话,让我后背不由冒着丝丝冷意。

教授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还未等我回神,天台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被风吹乱了头发,我低头,目光温柔望着肚子。

“没事的, 宝宝,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突然,没那么恨教授对我的无情了。

我抬脚,就要离开天台的时候,地上一道亮晶晶的光芒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我蹲下身体,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是一只钻石耳环。

这只耳环,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突然脑子里闪过尤佳的脸。

是了,我记得那天尤佳害我被教授误会伤她的时候,尤佳戴着的便是这只耳环。

这么高端的钻石耳环,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

除了尤佳。

我将耳环握紧,钻石的棱角划过我的手心位置,我心中充满恨意。

尤佳,是尤佳……她让我引我上楼,然后将我推下去,想要我的命。

我忍着对尤佳的憎恨和愤怒,离开了天台。

我回到杨雪的住所,杨雪听我说差一点从天台上摔死的时候,她气的浑身发抖。

“妈的,好歹是尤家的千金小姐,豪门世家出来的,心思怎么这么恶毒?”

看着杨雪激动的样子,我倒是平静不少。

我看向杨雪,沉眸道:“杨雪,不要为了这种人生气。”

“我们现在去尤家,找尤佳算账。”

杨雪抓着我的手,要带我去尤家。

我摇头:“你觉得尤佳会承认吗?”

当时天台没有监控,我不过是捡到一只耳环,这只耳环还不是独一无二,尤佳有上百种借口不承认是她做的。

“难不成我们就这个样子忍气吞声?”

杨雪听了我的话,慢慢冷静下来后,对我撇嘴问。

我冷笑:“忍气吞声?怎么可能?她一次又一次想要我的命,我怎么可能就这个样子算了?对付尤佳,不能冲动,要靠脑子。”

毕竟她有权有势,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我们跟尤佳不能硬碰硬。

“你打算怎么做?”

杨雪看向我问。

我看着手中的钻石耳环,淡淡说道:“等她再次出手。”

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尤佳再一次出手,然后抓一个现形,现在不能打草惊蛇。

“尤佳这个人这么歹毒,若是她下一次动手,你怕是没这么好运。”

“放心,我会做好准备。”

既然知道身边有威胁,一些必要的措施准备,我一定会做好,绝对不会让尤佳继续嚣张得意下去。

“慕南意,你给我出来,听到没,出来啊。”

我将耳环保存好,以便不时之需,就要跟杨雪出去吃饭,门外传来妈妈撕心裂肺的怒吼和咆哮。

我蹙眉,走到门口开门,刚打开门,一道黑影朝着我扑过来,我连忙避开。

妈妈扑了一个空,坐在地上,锤着大腿开始骂我。

“我让你救你大哥,不是这样救的,我要你让你大哥完好无损从警局出来,可是,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不阻止。”

“阻止……什么?”

妈妈的话,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教授在天台的时候,说会放大哥出来,毕竟他在监狱里,已经受到教训。

“他的一直腿废了,听到没,是废了。”

妈妈眼睛红红瞪着我,再次想要扑到我身上,被一旁的杨雪阻止了。

“废了就废了,再说了,慕强腿废了,关南意什么事?”

“你知不知道,南意为了给你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求情,差一点被人从天台上推下去摔死。”

杨雪看着无理取闹的妈妈,帮我说话。

但是妈妈根本没有一点反应,她的心里,只有被打断腿的大哥。

教授会打断大哥的腿,我也没料到,可是,这也是给慕强一个惨痛的教训。

我并不怪教授,因为教授已经手下留情。

要不然,教授直接让慕强老死在监狱里。

一条腿,跟老死在监狱,孰轻孰重。

“就算她被人从天台上摔下去,也是她得罪太多人,可是强子做错了什么?他是为了帮你讨公道,你又做了什么?你竟然眼睁睁看着教授让人将你大哥的腿打断,我让你求教授放过你大哥,为什么你没保住他的腿?”

妈妈抓着我的手臂,用力掐着我的手腕,对我怒不遏制问。

我看着她狰狞扭曲的脸,惨淡笑了起来。

“妈,大哥是为什么跑去教授那边闹,你心里没数?大哥什么时候为我着想过?他要是真的帮我,就不会跑到教授公司丢人现眼。”

“什么丢人现眼?你被有钱人玩弄,他给你讨公道,你竟然还怀疑你大哥?你还是不是人?现在你大哥的腿断了,要治疗需要上百万,你马上给我钱,我听说教授给了你一张十亿的支票,你将那笔钱给我。”

教授给我十亿的事情,妈妈是怎么知道的?

“这是你欠你大哥的,而且,你弟弟也没什么钱,我们家房子也旧了,正好我们一家人可以搬到京城,这么多钱,在京城买一套别墅,还可以给你弟弟开工厂搞投资。”

妈妈越说越兴奋,我看着她的嘴脸,心凉到不行。

从小就是这个样子,她说女孩子不要读书,读那么多书都没用,还是赚钱比较实在。

所以,我十岁就被赶出家门,什么工作都做过。

后来,我自己自学,一步步拿到学历证书,初中没读开始自学,到拿到本科证书,然后找到一份编辑的工作,在这些过程中,我受了多少苦,爸妈从来不过问,他们每次给我打电话,就是家里没钱用了,让我寄钱。

我一直念着他们的养育之恩,所以都是逆来顺受。

可是现在我却厌烦了。

大概是心冷了,对家庭失去了期待。

“支票我撕了。”

我推开妈妈,淡淡说道。

“你说什么?撕了?你以为我是傻子?十亿,那可是十亿,你就是藏着那笔钱,不想给我们是不是?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难道你想眼睁睁看着你大哥变成瘸子?让人笑话。”

妈妈的眼睛像是灼烧的煤球,她朝着我张牙舞爪扑过来,杨雪实在是生气,拿起扫把往妈妈身上打。

“慕星辰,你这个没良心的,你竟然这么对自己的母亲,你会被天打雷劈的。”

“慕强就算是一辈子变成瘸子,也是他罪有应得,我没有钱给他治疗,还有,马上离开杨雪的家,要不然我立刻报警,你可以试试看,我是不是在开玩笑。”

我握着拳头,看着胡搅蛮缠的妈妈,对她厉声呵斥。

妈妈被我骇人的样子吓到,原本嚣张跋扈的气焰瞬间消失。

她颤抖着手,指着我的鼻子,对我说道:“你……竟然这么对自己的母亲,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滚出去。”

杨雪将扫把扔到门口,对妈妈大吼。

妈妈脸上挂不住,对我骂骂咧咧后,才离开了这里。

我看着妈妈离开的背影,自嘲笑了笑。

早就习惯,却还是会疼。

“别想那么多,这样的家人,不要也罢,而且,慕强断腿,关你什么事?你已经尽力了,要不是你,他现在还在吃牢饭,教授只断了他一只腿,已经便宜他了。”

杨雪握着我的手,对我安慰。

“杨雪,我需要尽快找一份工作。”

“我帮你留意一下,你现在怀着孩子,还是要找相对轻松一点的工作会比较好。”

我点头,摸着肚子,表情温柔道;“我会保护好他的。”

他经历两次生死,都还活着,我相信他是一个有福气的孩子。

下午我便开始在网上找适合自己的岗位,杨雪则是托自己的同事朋友问问哪里有招聘的,然后介绍我过去。

我找到几家比较符合我的工作,提交了简历后,对方通知我去面试。

我稍作打扮去面试,结果都被打回来了。

我也没有气馁,继续在网上搜。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