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班长做了我一节课 你们站着是怎么进去的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班长将手中的伞扔到我脸上,继续说道:“马上滚,他既然敢做,就要承担。”

班长的意思,还是不愿意放过大哥吗?

我看着扔到我面前的伞,心口发胀。

班长是……担心我?才会将伞给我的吗?

我被自己这个这个想法逗笑了,班长,怎么可能会担心我?

“他给你公司造成重大损失,我一力承担,我可以给你写借条……”

“闭嘴。”

班长突然朝着我怒吼了一声,我看着班长暴怒的表情,被吓到了,想说的话,瞬间不敢吐出来。

雨下的更大了,砸在脸上,很疼。

雨水呛到了喉咙,有点难受,我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我躬着身体,难受咳嗽的时候,身体被人腾空抱起,我惊呼一声,看到了班长冷漠无情的脸。

“班长。”

我嗅着班长身上的味道,忍不住喊着他的名字。

班长冷脸道:“闭嘴,不许说话。”

我扁了扁嘴,怏怏不乐靠在班长的脖子旁边。

我跟他,有多床时间没这么亲密靠近了?

我已经不记得了,仿佛有一个世纪吧?

班长抱着我进别墅,吩咐管家给我准备一套干净的欢喜衣服,将我带到楼上的浴室,神情冷酷道;“洗澡去,别脏了我的地方。”

“谢谢。”

虽然不知道班长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我还是跟班长说了一声谢谢。

班长冷冷笑了笑,转身离开。

我拿着管家给我准备的换洗衣服进浴室洗澡。

浴室比我的房间还大,浴缸都是白玉的,奢华的程度,无法用言语形容,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

我大概这辈子都不能达到这个高度。

我洗完澡出来后,管家给我端了一碗姜汤,说是班长吩咐的。

刚才我毕竟淋雨了,喝点姜汤,对我和肚子里的宝宝都比较好。

我喝完后,尤佳进来了。

管家看到尤佳后,立刻朝着尤佳行礼。

尤佳挥手,让管家离开后,走到我面前,眼神冷漠道:“慕小姐好手段,这一招苦肉计,用的倒是不错。”

尤佳阴阳怪气的话,让我有些莫名,我握着拳头,对尤佳说道:“我只是想要求霍总放我大哥一马。”

“你利用你大哥,抹黑阿瑾,让他成为圈子里谈论的笑柄,慕小姐觉得你能承担这一次的损失吗?”

尤佳犀利的话,让我全身绷紧。

我张了张嘴,掐着手心,闷闷道:“我没利用我大哥,以后我会看好他。”

“看来我给你的教训,你并没有放在心上。”

尤佳没理会我说的话,她踩着细细的高跟鞋,朝着我走近,伸手捏住我的下巴。

我被尤佳这个举动弄得有些不舒服,我皱眉,避开尤佳的手,尤佳却反手给了我一巴掌。

“你干什么?”

尤佳无缘无故给我一巴掌,我生气推开她。

就算她是千金小姐,也没资格不由分说打人。

“我说过,碰我的人,我会让她生不如死。”

“慕南意,我给你生的机会,你偏偏要选死这条路。”

尤佳阴冷眯了眯眼睛,出手抓住我的头发,拽着我的头皮,往一旁的墙壁撞过去。

我看到尤佳这个动作,咬牙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尤佳。

尤佳长着一张天使的面孔,没想到心肠竟然这么歹毒。

尤佳似乎早就料到我会反抗,她的眼底闪过一丝阴毒,整个人往后仰,我看到这一幕,心口一颤,突然意识到什么,我伸出手,就要去抓尤佳的时候,尤佳的后脑勺已经磕到地面,鲜血渗出来,血腥味弥漫,我看到那些血,全身发抖。

血……怎么会有血?她应该磕的没这么严重。

“佳佳。”

在我无措看着尤佳后脑勺流出的血之际,班长略显紧张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我抬头,看着一身黑衣,沉着脸朝着尤佳走去的班长,嘴唇发白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是尤小姐先动手……”

“慕小姐大概是记恨我将她的孩子打掉,所以才会伤害我,阿瑾,我疼。”

尤佳一脸虚弱无力的样子靠在班长怀中,对班长委屈说道。

班长抱起尤佳,双眸泛着冷意射向我。

“慕南意,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她大概是因为她大哥的事情,太着急了,阿瑾,看在她曾经伺候过你,还怀过你孩子的份上,今天的事情,我也不跟她计较。”尤佳握着班长的手,彰显大度说道。

我看着尤佳这幅虚伪至极的样子,气的不行。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女人?

我刚想说话的时候,班长冷着脸,对我厉声道:“慕南意,我会让你大哥老死在监狱,这是你伤害佳佳的惩罚。”

“班长,你不可以这么做。”

班长的话,让我浑身发冷。

班长怎么可以听尤佳一面之词就认为我要伤害尤佳?

“将她赶出去,我不想看到她。”

班长冷眼看了我一眼,让管家将我带走。

班长明明已经心软要放过大哥,可是,尤佳……尤佳害我,让班长以为我要伤害尤佳,更加不可能放过大哥。

我突然意识到,这或许就是尤佳的目的,她就是不让班长放过我大哥。

“班长,是尤佳想伤害我,我才会动手的,我没想过要伤她,是她设计好一切,让我跳坑里……”

“你是什么东西?敢污蔑佳佳?”

班长冷着脸,骇人的眸子扫向我,言语满是冰冷不屑。

我看着班长冷酷无情的脸,全身僵硬如石头。

尤佳朝着瞥了一眼,嘴角讥诮弯起。

她靠着班长的胸口,对班长低吟:“阿瑾,将她赶出去吧,我不想看到她。”

“慕南意,你大哥不管在监狱受到什么折磨,都是你害的,这是你伤害佳佳的惩罚。”

“班长,你听我解释……”

我拼命想要解释,可是班长不给我这个机会,直接让人将我拖走。

最后我还是被赶出了班长的别墅。

我蹲下身体,难受想哭。

班长,我们曾是夫妻,为什么你连一点点信任都不给我。

……

班长说到做到,他吩咐了警局的人,让他们欺负我大哥,他被人打得很惨,妈妈去警局看他的时候,哭的稀里哗啦,在警局撒泼打滚,警方这边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接妈妈回去,否则就要将她关起来。

我昨天在班长那边淋雨了,虽然孩子没什么事情,可是我身体不是很舒服,正想躺躺,谁知道妈妈会去警局闹。

我只好拖着不舒服的身体,跟杨雪一起去警局接妈妈。

刚到警察局门口,就看到坐在地上捶胸顿足要他们放了大哥的妈妈。

大哥在媒体上污蔑诽谤班长,还去班长公司闹,这已经构成犯罪。

加上班长是京城首富,大哥得罪班长,完全是找死。

没班长的命令,大哥怎么可能被放出来?

可是妈妈不管,还跑到警局瞎胡闹,我又气又急,上前抓着妈妈的手臂,对妈妈厉声道:“够了,你是不是也想被抓进去?”

“你不是说去求班长了吗?为什么你大哥会被人打的这么严重。”

妈妈看到我后,从地上爬起,抡起拳头,往我胸口砸。

我被她砸的有些难受,身体不由往后退,可是她还是不依不饶打我,一边打,一边骂我。

骂的很难听,我想到自己昨晚跪在班长别墅门口,又被尤佳欺负被班长误会,我做这么多,究竟为了什么?

“够了,我不欠你们,大哥自己做错事,我凭什么要帮他,我也是人,你知道我昨天跪在班长别墅门口求班长救大哥时候多难堪吗?你知道我被尤佳污蔑伤害她,被班长误会时候的痛苦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知道为了大哥骂我,打我,我究竟……是不是你亲生的,为什么你总是忽视我的痛苦和艰难?我也是一个人,我也会疼,你知不知道。”

长期压抑的痛苦,在顷刻间爆发,我朝着妈妈大吼大叫起来。

她像是被我吓到,随后抱着我,大哭:“我错了,南意,我看到你哥哥被人打成那样,我太难过了,才会骂你,你别生妈妈的气,你在去求求霍总好不好?现在只有你才能救你大哥了。”

“要是你大哥真的出什么事情,我真的会死的,我真的会的。”

我一动不动,任由妈妈抱,听着她的话,我忍不住大哭起来。

我求班长?我以什么身份去求班长?

“如果你不救你大哥,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妈妈见我不说话,松开我后,又要撞墙,我一动不动,也没有拦着妈妈。

杨雪皱眉,低声道;“南意。”

我知道杨雪的意思。

可是,我能眼睁睁看着她去死吗?

我终究做不到。

我揉着眼睛,哑着嗓子,淡淡说道:“我去找班长,我死在他面前,让他放了大哥。”

我决然的话,让妈妈愣住了,她哭道:“南意,妈妈不是想逼死你,妈妈只是想救你大哥,你就这么一个大哥,你们曾经是夫妻,他不会真的拿你怎么样,可是你哥哥……你哥哥现在在牢里被人欺负,在不救他,他真的要死了。”

“杨雪,麻烦你送我妈妈回去,我去找班长。”

我自嘲笑了笑,擦干眼睛,背对着妈妈,对杨雪哽咽道。

“南意,你疯了不成?”

杨雪拽着我的手,不让我去找班长。

我看着杨雪,淡淡解释:“我不去,她就要死在我面前,杨雪,我没的选择。”

出生在这种家庭,我不能改变,哪怕他们对我再不好,她将我生下来,让我来到了这个世界,我便不能……冷眼看着她死在我面前。

杨雪听了我的话后,松开了我的手。

“南意,你求他也没用,他不爱你。”

杨雪有些无力望着我,说出的话很残忍,却也很真实。

“如果不行,我会带着孩子,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我想带着孩子活着的,可是,妈妈用死逼我救大哥,班长误会我,厌恶我,我心力交瘁,若是我的死,能让他们消停,我愿意去死。

杨雪被我的决绝吓到,不敢说话。

“将我妈送回去吧。”

我揉了揉眼睛,对杨雪嘱咐完,便离开警局,打车去霍氏集团。

要见班长,没有预约,是不可能见到的。

加上大哥在霍氏集团大闹这件事,虽然班长不让人报道我跟他的关系,还是有不怕死的人将我的照片和名字放上网上。

什么霍氏集团总裁因为爱人嫁给别人,转而离开霍家,娶了一个灰姑娘,而灰姑娘不甘心,怂恿自己大哥在霍氏集团大闹。

评论区一众都是对我的鄙夷,说我野鸡还想当凤凰,什么家里缺镜子,应该好好照照自己什么德行,还有什么想钱想疯了之类的话,各种恶毒的言论,让人不寒而栗。

“抱歉,没有预约,我不能让你进去。”

我站在霍氏集团大门口,就被保安拦住了。

对方看我的样子,像是看臭虫一样。

我低头神情黯然往一旁的花坛走。

进不去里面,我只好在外面等待班长。

太阳有些晒,我坐在树荫下,看着来来往往的车子,陷入沉思。

大约等了十分钟,一个男人过来,自称是班长的秘书,说带我去见班长。

我心中一喜,跟在男人身后。

男人带着我上楼,一直到霍氏集团顶楼。

顶楼的风很大,快要将我整个人吹倒。

男人说让我在这里等一下,班长很快会过来见我。

我点头,站在天台边上等班长。

可是班长一直没来,风很大,还裹着一股奇异的香味,我不知道是被风吹的,还是昨晚受凉,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我甩了甩头,想坐在一旁休息一下,突然察觉到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靠近我,我刚想回头之际,一股巨大的推力,将我从天台推了下去。

“啊。”

我尖叫一声,双手紧紧抓住天台边缘,努力想往上爬,呼呼的风声从我身上吹过,我只看到一双恶毒的眼睛闪过,什么都看不到。

是谁推我的?谁想要我的命。

风越来越大,我的手慢慢往下滑,身体不停下坠。

宝宝,对不起,妈妈没能力让你看到这个世界。

 你们站着是怎么进去的具体的意思下面站长给你们介绍一下吧—— 立位就是男女两人以站姿进行性交活动,通常可让女性靠在墙上或桌边,两腿分开由男性决定前面或由后面进行,此种姿势不容易插入,女性也很难达到性满足,不过可以让男性在短时间内完成作爱的渴望。
站立式:女人靠着墙站立,微微分开双腿,面向他,由他抬起你的双腿放于他的臀后,把你的身体提升,然后扭动。

  优点:只要有一幅墙,你也可跟他在任何地方进行亲密行为。此外,由于你的双腿交叠,阴道收窄了,从而亦可增 的快感。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