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了一道题学长棒棒动一下 写作业错一题肉一下文轩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文轩,你可不能这样对我妹妹,她怎么说都陪你睡了这么长时间,你一分钱都不给我们家,也说不过去不是……”

我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大哥打断了,他冲过来,对学长叫嚣起来。

大哥的话,让我又羞又恼,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想要多少钱?”

学长阴沉着脸,冷蔑的眸子从我身上划过落到了大哥身上。

大哥这么一闹,学长肯定认为,我就是这么一个为了钱不折手段的女人。

这么想着,我的心,犹如被尖刀划破,疼的厉害。

我不由自主摸着肚子,咬唇几乎想哭。

“怎么说也要十个亿吧?霍家这么有钱,十个亿对你们而言,也不算很多吧?再说了,我妹妹每天陪文轩你睡觉,文轩不会十个亿都不想给吧?再说了,她还给你怀过孩子,你将她的孩子打掉,给她心灵和身体造成无法磨灭的伤……”

“啪。”

大哥的话,让我气的不行,我红着眼睛,直接给了大哥一巴掌。

大哥没料到我会打他,他双眼像是灼烧的煤球,指着我怒吼:“慕南意,你疯了吗?我在给你讨公道,你竟然打我?”

说完,他抬起脚,就要朝着我肚子踹,我睁大双眼,尤佳拿着木棍朝着我肚子挥过来的场景,染红了我的双眼,让我不敢动。

“啊。”

预期的剧痛没有袭来,我听到了大哥凄厉的惨叫。

“将他扔到警局,好好伺候。”

学长好闻的气息,充斥着整个鼻腔,耳边是学长冷酷无情的声音。

“我不要去警局,学长,你仗着自己有钱欺负穷人,你不得好死,慕南意,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救我,我可都是为了你。”

大哥被两个保镖架着离开的时候,他还不怕死咒骂学长,不知悔改朝我咆哮。

我绷着身体,看着那些记者的闪光灯朝着我拍,浑身的血液仿佛凝固,直到学长挡在我面前,他抬起手,一群黑衣保镖出来,将记者围起来,直接将他们的手机收走,带着那群记者离开。

以学长的能力,应该……不敢有媒体报道今天的事情吧?

“慕南意,这里是十个亿,以后你和你的家人,最好不要在做蠢事。”

学长冷然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一张支票扔到我面前,砸的我有些疼。

我看着地上的支票,手僵硬的厉害。

学长见我许久没有动,他朝着我露出嘲讽的表情,弯腰捏着我的下巴,冷漠道:“怎么?嫌弃少了?”

“不是我让大哥过来霍氏集团闹的,我也从没想过,要你的钱,我们闪婚,一切都是自愿……”

我强忍着锥心的疼,咬着牙根,对学长闷闷说道。

“你以为我会信你?”

学长凤眸泛着寒意,松开我的下巴,将我重重推开。

我差一点被他推到地上。

“慕南意,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别在挑战我的耐心。”

学长冷然说完,转身离开。

我看着学长离开的背影,身上的伤,又开始疼了。

我伸出手,努力想去抓学长的背影,却什么都抓不到。

一切还是化作了虚无。

慕南意,你究竟……还在做什么白日梦?你跟学长,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

“你大哥是不是脑残?他这是在害你。”

杨雪在我病房发脾气,一边发脾气,还一边数落大哥的脑残行为。

我摸着肚子,一句话都没说。

直到手机响起,杨雪停止吐槽,将我的手机拿起,眉头紧锁看向我;“是你妈的电话。”

“给我吧。”

大哥被学长扔到京剧,我就知道,他们肯定会找上我。

“我看你还是别接,准没好事。”

杨雪眉头紧锁,对我满是深意表示。

杨雪不等我说话,将电话按掉,可是两秒不到,手机又响了,杨雪又将电话挂掉。

重复十多次之后,手机没有在响了,杨雪握着我的手,认真道:“慕南意,你要想保住你肚子里的孩子,什么都不要去想,还有,既然这笔钱……”

杨雪将学长扔给我的支票放进我的手心,淡淡说道:“既然这是学长给你的,就收着,他本来欠你的。”

“你以后一个人养孩子,还要钱,这笔钱,算是学长给孩子的抚养费,你不需要觉得有心理负担,这些钱,是你应得的。”

可是,我不想要,因为我拿了这笔钱,意味着大哥会去霍氏集团闹,是我指使的。

我终究,不想让学长误会我是为了钱不择手段的女人。

我将支票拿过来,当着杨雪的面撕掉。

杨雪见状,表情无奈看着我。

“杨雪,十亿,不属于我,我跟他一开始,就是情出自愿,无怨无悔。”

“你怎么这么固执。”

杨雪戳着我的额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瞪着我。

我弯唇浅笑:“我不是固执,我只是……不想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慕南意,忘记学长,重新开始吧。”

杨雪抓着我的肩膀,对我认真道。

“好……”

“慕南意,你这个死丫头,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一直挂我的电话?你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你竟然这么对自己的妈妈,你简直不是人。”

我刚点头,门被人一脚踹开,妈妈拿着一根扁担,一边对我咒骂,一边朝着我挥过来。

“阿姨,你想做什么。”

我看着妈妈手中的扁担要往我身上挥,我本能往后躲,不让她打我。

杨雪更是挡在我面前,抓着妈妈拿着扁担的手,朝着妈妈厉声警告。

“滚开,这里没你的事,这是我们的家事。”

“这里是医院,你要是乱来,我马上报警。”

“报警?好啊,你去报警,我倒要问问警察,我生了这么一个没良心的女儿,要不要将她抓起来。”

“南意怎么没良心?她这些年,少给你们钱了?你们重男轻女就算了,还不把女儿当人,你们简直就是一群没血没泪的恶魔。”

“我是她妈,我生了她,她给我钱养我不是应该的?我们家过的这么苦,没钱用,她还骗我们,说跟学长离婚一分钱没拿,偷偷将钱藏起来想用,还不告诉我们学长原来是这么有钱的人,你还害你大哥?你怂恿你大哥问霍家拿钱,却让你大哥抗罪,你简直不是人啊。”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生了你这么一个没良心的白眼狼,你大哥要是出什么事情,我也不活了。”

妈妈指着我的鼻子,对我大骂后,索性坐在地板上,开始捶胸顿足。

我看着妈妈的样子,心冷的不行。

他们除了钱之外,看不到其他。

“大哥自己犯蠢,跑到霍家去闹,别把什么事情都怪罪在我身上,我说了,我没拿学长一分钱,信不信由你。”

我实在是太累了,不想跟妈妈辩解什么。

杨雪见我疲惫的样子,皱眉上前,抓着妈妈的手臂,想要将妈妈赶走,可是她不走,抓着我的手,大哭:“南意,刚才是妈妈说错话,语气重了,你可不能不管你大哥。”

我看着她,想到她为了两个儿子,总是压榨我的样子,心里莫名有些怨恨。

我甩开她的手,冷着脸道:“我管不了,也不能管,他在人家公司门口闹,原本就犯法了,我无权无势,怎么可能管?”

“你大哥还不是为了你,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为了我?

他是为了钱,想利用舆论,讹钱。

我的一家人,就像是吸血虫,他们总是会想法设法从我身上吸血。

“我说了,我管不了,而且,我跟学长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平复情绪,背对着妈妈,冷脸道。

“你要是不救你大哥,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慕南意,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这么狠心,连你妈妈的命都要。”

妈妈见我态度这么坚决,她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随后从地上爬起,真的往墙上撞。

我心口一窒,心中满是悲哀。

为了大哥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她真的连命都不要。

我握着拳头,眼睛泛红,怒吼道;“够了,我会……去求学长。”

我没办法眼睁睁看着生自己的母亲死在我面前。

就算她重男轻女,就算她只是将女儿当成赚钱的工具,我终究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她死在我面前。

“南意。”

杨雪不建议我帮大哥,我抓着杨雪的手臂,淡笑问:“杨雪,我能看着自己的母亲撞死在我面前吗?”

杨雪沉默了,而妈妈则是扑过来,泪流满面道:“南意,你一定要救你大哥,一定要。”

我看着妈妈的样子,鼻子酸酸的,我强忍着难过,绷着脸道:“我不知道能不能行,但是我会试试看。”

“肯定行,你们曾经是夫妻,他肯定会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你大哥,实在是不行,你就陪他睡一觉。”

“阿姨,你真是让人心寒。”

妈妈的话,让我全身发抖,杨雪则是指着妈妈的鼻子,咆哮了一声,然后将妈妈赶了出去。

将妈妈赶出去后,杨雪怒不遏制道:“你们这一家是什么人啊?真的有病。”

“算了,我已经习惯了,对我妈他们而言,两个儿子就是他们的命,我这个女儿,就是给他们铺垫的。”

“我看你还是别管慕强了,让他死在监狱算了,这种人,死了活该,活着都是浪费空气和粮食。”

“毕竟……是亲生的。”

我扯了扯唇,平复情绪后,让杨雪送我去霍家。

学长会愿意放过慕强吗?

我不确定,现在也只能这样试试看了。

杨雪原本要陪我,她担心我会被学长欺负,但是公司那边有事情找她,杨雪没法,只好回公司,在离开的时候,还不忘记跟我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给她打电话。

我点头说好。

杨雪离开后,我在霍家别墅门口徘徊。

我徘徊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终于看到了学长的车子。

我摸了摸肚子,松开手,往学长的车子走去。

车子停下,学长从车上下来,看到我之后,他眼神犀利冷漠问:“慕南意你在做什么?”

“我……想请文轩放过我大哥,他这一次只是犯糊涂。”

我不敢看学长的脸,抖了抖身体,握着拳头,对学长小声道。

学长闻言,朝着我冷笑:“犯糊涂?你知道你大哥对我公司造成多大的影响?还想要我放过他?慕南意,你算什么东西?来这里求我?以为陪我睡了几年,就真把自己当东西了?”

学长不屑冷蔑的话,让我浑身僵硬。

原来,我在学长心里,真的什么都不是?

我扯了扯唇,说道:“我哥哥给文轩造成的影响,我来承担,我会澄清一切,所有的罪名,我来承担。”

我的话,让学长一张脸瞬间变冷,男人一双凤眸,闪烁着犀利的寒意,像是要将我整个人生吃。

我绷紧身体,一动不动,任由学长盯着我看。

“慕南意,你能承担什么?我没追究你的责任,已经是念在以往的情分,给我滚。”

学长抚了抚领口,对我冷然说完,越过我的身体,往别墅走。

“学长,我求你,放过我大哥这一次,我保证他不会在做蠢事了,我会跟媒体澄清,你没有抛弃我,我们是和平离婚,我不会让你的名声受到任何影响……”

我见学长要离开,追上学长,抓着学长的手恳求。

学长冷漠甩开我的手,声音冷冽道:“慕南意,这是给你的教训。”

“学长,我求你,放过我大哥,就一次好不好。”

“将她赶出去。”

学长不让我继续纠缠他,他朝着一旁的保镖吩咐,让保镖将我赶出去。

我看着学长无情的脸,红着眼睛说道:“学长,我就求你这一次,好不好。”

学长没有理会我的哀求,很快便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被学长冷酷无情的样子刺激了神经。

我坐在地上,心疼的无法呼吸。

保镖上来,赶我离开,我不愿意离开,我说,我要跪在这里,直到学长答应放过我大哥为止。

保镖见我这么坚持,没在理会我,将大门关上。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学长依旧没有理会我。

我跪在大门口,萧瑟的风从我身上吹过。

一个小时过去,学长没有理会我,两个小时过去,学长依旧没有理会我。

晚上九点钟的时候,开始下大雨,我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会出事,只能佝偻着身体,双手紧紧呵护着肚子。

他能在尤佳的棍棒下活着,下雨肯定也不会让他离开我。

我在心里自我安慰,轻轻摸着肚皮。

冷风一阵阵吹,我冷的浑身发颤,肚子有些难受。

一边是大哥,一边是我的孩子。

我挣扎片刻后,我想暂时找一个地方避雨,最起码,不能让孩子出事。

正当我打算起身找地方避雨的时候,一双黑亮的皮鞋,出现在我面前。

“慕南意,你是不想活了吗?”

学长冷然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抬头,看到撑着一把黑伞,站在我面前的学长。

男人的双眸,在夜色下,显得很冷酷。

我低垂着眼皮,讷讷道;“我……只是想要你放他一马,一切都是我的错,不管你怎么想我都好,只求你,放他一命。”

“你以为这样做,我就会对你心软不成?”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