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人的教学楼里做啊学长你干嘛 学长一边撞我一边写作业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我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我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眼睛只有红色。

那是我孩子的尸体!

后面抓着我的人松开了我,我趴在地上,双手近乎僵硬捧着那些血水,不停哭,哭的声音都哑了。

尤佳用脚尖踢着我,对我讥诮嘲讽。

“慕南意,你这种低贱的身份,不配怀他的孩子。”

“将她扔出去。”

两个保镖过来拖着我离开,我的双手,却紧紧抓着那些血,眼珠子一动不动。

走出地下室,我看到了背光站立的学长。

他靠在一根白色花藤缠绕的柱子上抽烟,看到我被人拖出来的时候,他瞳孔微缩,有那么一瞬间,我看到他颤抖的手指。

“城谨,我这样处理慕小姐,你会怪我吗?”

尤佳扭着腰肢,走到学长身边,亲密无比抱着学长的手臂问。

学长弹了弹烟蒂,握着尤佳的下巴,亲昵吻了吻。

“说了随你处理,走吧,不是饿了吗?”

“好。”

尤佳用挑衅冷酷的余光扫了我一眼,仿佛我是什么肮脏的垃圾。

我自嘲笑了。

果然,有钱人的社会,不是我能触碰的。

可是为什么……死的是我的孩子?

学长带着尤佳离开,我被人像是丢垃圾一样丢了出去。

我抱着肚子,佝偻着身体,像条狗一样,在地上爬。

不知道爬了多久,我听到了杨雪的声音。

杨雪不知道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她看到惨兮兮的我之后,脸色发白朝着我扑过来。

“南意。”

“孩子……我的孩子……”

“别孩子了,我们马上去医院,你会没事的,别怕。”

杨雪抖着手,将我扶起,带着我去医院。

我坐在车上,靠在杨雪的大腿上,双手怎么都不愿意松开自己的肚子。

他才刚来我肚子没多久,我刚尝到当妈妈的喜悦,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学长……我只是想留下这个孩子,为什么要这么残忍?我只是想让他来这个世界看看罢了。”

“南意,别想那个贱男人了,他的身份,不是你能高攀的。”

对啊,学长的身份,不是她能高攀的。

可是,我为什么要爱他?究竟为什么。

黑暗将我吞噬的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跟学长初遇那天。

他说:“我们结婚吧。”

我说:“好。”

我以为,那就是一辈子。

最后,我输了,也错了。

……

“南意,南意。”耳边是杨雪的声音,我慢慢掀开眼皮,刺目的光线从我眼前划过,我看到了满脸欣喜的杨雪。

杨雪看到我睁开眼,高兴的不行,握着我的手,哽咽道;“终于醒了,你睡了一个星期了。”

“杨雪,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学长是豪门公子,他要杀我的孩子。”

杨雪的身体倏然绷紧,她垂头,什么都没说,只是将我抱在怀中,小声道:“南意,孩子还在。”

我浑身一颤,瞳孔微缩看着杨雪的脸。

我全身颤抖,几乎说不出话来。

杨雪……说的是真的吗?我的孩子……

“当时你只是流血比较多,但是孩子还在,这个孩子……真的太顽强了。”

杨雪见我这么激动,她将我的手放在我的腹部,我能感觉到,我的孩子,还在我的肚子里,没有走。

“杨雪,不能……不能让学长和尤佳知道。”

我摸着这个失而复得的孩子,想到学长和尤佳两人的冷血,一把抓住杨雪的手臂,对杨雪哽咽道。

杨雪点头:“你放心好了,给你看病的是我的同学,我已经拜托她,她不会乱说,在你的病历上会写你已经流产,学长不会察觉到。”

“那就好。”

杨雪这么说,我便放心了。

只要能够保护好这个孩子,我怎样都行。

“现在可以好好休息吗?”

杨雪拍着我的手背,朝着我笑道。

我点头,望着肚子里的孩子,温柔道;“我要保护好她。”

他在这种情况下还活着,说明是一个有福气的孩子,他想来这个世界,所以我一定会保护好这个孩子。

知道孩子还在,我的心情好了不少,杨雪给我炖的汤,我也全部都喝掉,公司那边因为我要养伤,所以将我辞掉了,我让杨雪帮我去公司结算工资,老板多给了我两个月的工资,杨雪说,我老板还是很有人情味。

我没说话。

在我养伤期间,无意中听到医院护士聊天,听到学长要下周要跟尤佳订婚的新闻。

我以为自己不会因为学长而痛心。

可是,我还是高估了我自己。

在听到那些护士讨论学长跟尤佳的婚礼。

我拿在手中的杯子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南意。”

杨雪走过来,将地上的碎片帮我收拾干净,看着我惨白的脸色,杨雪面露担忧看着我。

“我……没事。”

我放下近乎僵硬的手,朝着杨雪摇头。

“别骗我,你的样子,看着就不像是没事。”

杨雪朝着我深深叹息,一脸无奈道。

我垂下眼皮,哑着嗓子,闷闷道:“我……想出去转转。”

在医院呆了近半个月,我闷的不行。

“好,我陪你。”

杨雪扶着我去医院的花园转,我们在花园散步聊天,心情好了不少,正当我们在玫瑰花坛聊天的时候,我察觉到对面有人在看我,我本能回头看过去,只看到一个黑影快速转身,背对着我。

“学长。”

“南意,你说什么?”

杨雪扯了扯我的衣服,眉头紧锁问。

我回神,揉了揉酸涩的眼睛,闷闷道:“没……什么。”

我刚才似乎看到了学长的影子?

可能是我的幻觉吧,学长,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他现在应该陪着尤佳吧。

心莫名还是有些疼,有点难受,虽然极力克制,却还是无法自欺欺人。

“起风了,你身体还没恢复,回病房休息吧。”

“好。”

我回神,朝着杨雪勉强笑了笑。

杨雪扶着我,正要回病房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窜出,朝着我兴奋叫道:“南意,我可总算是找到你了。”

“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看着出现在我面前的大哥,惊讶问。

“还不是为了找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告诉我们?南意,你这可就不厚道。”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是他出现在这里,绝对跟钱有关系。

虽然有些讽刺,却也是一个事实。

我的家人,只有要钱的时候,才会想起有我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如果你是过来探病的,现在病探完了,你可以回去了,晚一点坐不到车回去。”

我垂下眼眸,对大哥淡漠道。

大哥不乐意了,拦住我跟杨雪的去路。

“你跟妈说和学长离婚了,还骗我们说一分钱没拿学长的,南意,你这么做,可真的伤我们的心。”

“南意都这样了,你们眼里就只有钱,还是不是人?还有,她跟学长离婚,还真没拿学长一分钱,你们要是打她离婚财产的主意,我劝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

我被大哥的话气到,这些年,我给家里的钱还少吗?

我离婚他们不关心,就关心我离婚拿了学长多少钱。

钱钱钱,在他们眼里,除了钱,什么都看不到。

我刚想说话,杨雪已经抢在我面前说话了。

但是大哥显然不相信杨雪说的话,认为我在撒谎。

“你真以为我没看新闻?学长是霍氏集团的继承人,京城首富,身价几千个亿,慕南意是学长的妻子,离婚后怎么也能分几个亿,她将钱藏起来,还骗我们,简直畜生不如。”

“慕南意,你真是好样的,嫁入豪门都瞒着我们,你是不是怕我们问你要钱?你现在存了多少钱?还不给我拿出来。”

大哥的话,让人心寒。

我也不想跟他解释这么多,我甩开他伸向我的手,神情淡漠道:“我一分钱都没有,还有,不管你信不信,我也是在跟学长离婚后才知道他是霍氏集团的总裁。”

“所以你是被学长骗的?”

大哥的眼睛闪了闪,抓着我的手臂问。

我皱眉:“别起什么歪心思?霍家不是我们能高攀的。”

大哥什么德行,我太清楚了,从小被爸妈宠坏,好吃懒做,一肚子坏水,只要能赚钱,他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

我是真的担心他会跑到霍家找死。

在见识了这些所谓的有钱人后,我知道他们的心,是冷的,血也是冷的。

就像是……学长和尤佳。

“什么歪心思,我作为你的大哥,肯定要帮你讨公道,你就等着吧,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大哥一脸嫌弃朝着我挥手,直接跑了。

“大哥,慕强,你给我回来。”

我看着大哥离开,气急败坏想去追,不小心动了胎气,难受的不行。

杨雪扶着我,对我劝说道:“行了,你别管他,我就不信,你大哥还真敢去招惹学长?除非他想找死。”

“可是……”

我摸着肚子,白着脸,目露担忧看着杨雪。

“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养好自己的身体,其他事情,不需要理会。”

杨雪拍着我的肩膀,对我意味深长说道。

我低头,望着自己的肚子,鼻子酸涩的厉害。

杨雪说的没错,我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养好身体,将肚子里的孩子照顾好,他好不容易逃过尤佳的棍棒,我怎么也不能让他出事。

下午四点钟,我刚睡了一觉醒来,尤佳一身红衣出现在我病房。

看到尤佳,我的身体本能抽搐起来。

“尤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极力克制心中的害怕,抓着身上的被子,看向尤佳,眼睛微红问。

尤佳漂亮的脸上满是寒意,将一叠报纸扔到我面前。

我疑惑看了她一眼。

“慕小姐,看来你还是没吸取教训,一个没钱没势的低贱平民,竟然也敢挑衅我们?”

什么意思?

我蹙眉,将报纸捡起,当看到上面的内容后,我浑身发抖。

#霍氏集团总裁学长,欺骗农村女孩,怀孕后将其抛弃,行为令人发指#

#富二代抛弃怀孕的妻子,还让人将她打到流产#

随后还附上一篇写的催人泪下的文章,还附上了慕南意的名字,家庭背景之类。

“这不是我……”

我抓紧手中的报纸,抬头看向尤佳,摇头辩解。

“你怂恿你哥哥,召集京城媒体,跑到阿锦的公司拉横幅,说阿瑾抛弃你,在那里抹黑阿瑾的名声。”

尤佳的话,让我抽了一口气。

我怎么都没想到,大哥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他这不是自找死路?

霍氏集团是什么地方,他竟然……跑到那里去闹。

“我现在马上去找我大哥。”

我咬牙,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对尤佳说道。

尤佳冷眼看着我,眸子带着讥诮讽刺。

“你们这种出生的人,真是见钱眼开,阿瑾在没透露身份之前,可没少给你家打钱,现在知道阿瑾的身份,就玩这种把戏,想狮子大开口,所以说,贱民就是贱民。”

“尤小姐,你们住的别墅,也是贱民堆砌起来的,没有贱民,你们再有钱,也做不出房子。”

我掐着手心,扬起下巴,对尤佳淡淡说道。

“好一个伶牙俐齿,我倒要看看,你能伶牙俐齿到几时。”

尤佳冷然说完,轻蔑瞥了我一眼,踩着高跟鞋离开我的病房。

我看着尤佳离开的背影,抚了抚额头上的汗水,收拾了一下,离开病房,去找大哥。

我从医院出来,打车去了霍氏集团。

果然看到霍氏集团被媒体包围,而站在中央,拿着扩音器叫嚣的,正是大哥。

我冷着脸,立刻上前,将他手中的扩音器扔到地上。

“慕强,你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到什么时候?”

“慕南意,你疯了?我这是为你讨公道。”

大哥见我扔了扩音器,还朝着我发火。

“别在这里丢人,跟我回去。”

我忍着怒火,抓着大哥的手,要带他离开,在不走,学长绝对不会放过他。

但是,大哥不肯,用力甩开我的手,对我厉声道:“你受了这么大委屈,难道不应该给自己讨一个公道,学长欺骗你的感情,白嫖了你这么长时间,还将你的孩子打掉了,他们这些有钱人,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就为所欲为,简直就是社会败类,人渣。”

看着一副大义凛然的大哥,我气的不行。

“将他扔到警局。”

我稳定身形,还想上前之际,学长冷漠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

记者们看到学长后,一窝蜂朝着学长跑过去,我被挤开了,大哥还在那里叫嚣让学长要给我巨额赔偿,否则就闹的学长破产。

我被人群挤压,双手护着肚子的时候,一个记者用力踩了我一脚还推开我。

我重心不稳,整个人往后面倒。

“啊。”我惊恐万分抱紧肚子,有些绝望闭上眼睛的时候,一只手环住了我的腰肢,将我搂在怀中,我嗅到了熟悉的味道。

这是……学长的味道。

我心有余悸仰头,看到了学长冷硬光洁的下巴,还有那张无情到极致的俊脸。

“我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我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眼睛只有红色。

那是我孩子的尸体!

后面抓着我的人松开了我,我趴在地上,双手近乎僵硬捧着那些血水,不停哭,哭的声音都哑了。

尤佳用脚尖踢着我,对我讥诮嘲讽。

“慕南意,你这种低贱的身份,不配怀他的孩子。”

“将她扔出去。”

两个保镖过来拖着我离开,我的双手,却紧紧抓着那些血,眼珠子一动不动。

走出地下室,我看到了背光站立的学长。

他靠在一根白色花藤缠绕的柱子上抽烟,看到我被人拖出来的时候,他瞳孔微缩,有那么一瞬间,我看到他颤抖的手指。

“城谨,我这样处理慕小姐,你会怪我吗?”

尤佳扭着腰肢,走到学长身边,亲密无比抱着学长的手臂问。

学长弹了弹烟蒂,握着尤佳的下巴,亲昵吻了吻。

“说了随你处理,走吧,不是饿了吗?”

“好。”

尤佳用挑衅冷酷的余光扫了我一眼,仿佛我是什么肮脏的垃圾。

我自嘲笑了。

果然,有钱人的社会,不是我能触碰的。

可是为什么……死的是我的孩子?

学长带着尤佳离开,我被人像是丢垃圾一样丢了出去。

我抱着肚子,佝偻着身体,像条狗一样,在地上爬。

不知道爬了多久,我听到了杨雪的声音。

杨雪不知道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她看到惨兮兮的我之后,脸色发白朝着我扑过来。

“南意。”

“孩子……我的孩子……”

“别孩子了,我们马上去医院,你会没事的,别怕。”

杨雪抖着手,将我扶起,带着我去医院。

我坐在车上,靠在杨雪的大腿上,双手怎么都不愿意松开自己的肚子。

他才刚来我肚子没多久,我刚尝到当妈妈的喜悦,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学长……我只是想留下这个孩子,为什么要这么残忍?我只是想让他来这个世界看看罢了。”

“南意,别想那个贱男人了,他的身份,不是你能高攀的。”

对啊,学长的身份,不是她能高攀的。

可是,我为什么要爱他?究竟为什么。

黑暗将我吞噬的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跟学长初遇那天。

他说:“我们结婚吧。”

我说:“好。”

我以为,那就是一辈子。

最后,我输了,也错了。

……

“南意,南意。”耳边是杨雪的声音,我慢慢掀开眼皮,刺目的光线从我眼前划过,我看到了满脸欣喜的杨雪。

杨雪看到我睁开眼,高兴的不行,握着我的手,哽咽道;“终于醒了,你睡了一个星期了。”

“杨雪,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学长是豪门公子,他要杀我的孩子。”

杨雪的身体倏然绷紧,她垂头,什么都没说,只是将我抱在怀中,小声道:“南意,孩子还在。”

我浑身一颤,瞳孔微缩看着杨雪的脸。

我全身颤抖,几乎说不出话来。

杨雪……说的是真的吗?我的孩子……

“当时你只是流血比较多,但是孩子还在,这个孩子……真的太顽强了。”

杨雪见我这么激动,她将我的手放在我的腹部,我能感觉到,我的孩子,还在我的肚子里,没有走。

“杨雪,不能……不能让学长和尤佳知道。”

我摸着这个失而复得的孩子,想到学长和尤佳两人的冷血,一把抓住杨雪的手臂,对杨雪哽咽道。

杨雪点头:“你放心好了,给你看病的是我的同学,我已经拜托她,她不会乱说,在你的病历上会写你已经流产,学长不会察觉到。”

“那就好。”

杨雪这么说,我便放心了。

只要能够保护好这个孩子,我怎样都行。

“现在可以好好休息吗?”

杨雪拍着我的手背,朝着我笑道。

我点头,望着肚子里的孩子,温柔道;“我要保护好她。”

他在这种情况下还活着,说明是一个有福气的孩子,他想来这个世界,所以我一定会保护好这个孩子。

知道孩子还在,我的心情好了不少,杨雪给我炖的汤,我也全部都喝掉,公司那边因为我要养伤,所以将我辞掉了,我让杨雪帮我去公司结算工资,老板多给了我两个月的工资,杨雪说,我老板还是很有人情味。

我没说话。

在我养伤期间,无意中听到医院护士聊天,听到学长要下周要跟尤佳订婚的新闻。

我以为自己不会因为学长而痛心。

可是,我还是高估了我自己。

在听到那些护士讨论学长跟尤佳的婚礼。

我拿在手中的杯子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南意。”

杨雪走过来,将地上的碎片帮我收拾干净,看着我惨白的脸色,杨雪面露担忧看着我。

“我……没事。”

我放下近乎僵硬的手,朝着杨雪摇头。

“别骗我,你的样子,看着就不像是没事。”

杨雪朝着我深深叹息,一脸无奈道。

我垂下眼皮,哑着嗓子,闷闷道:“我……想出去转转。”

在医院呆了近半个月,我闷的不行。

“好,我陪你。”

杨雪扶着我去医院的花园转,我们在花园散步聊天,心情好了不少,正当我们在玫瑰花坛聊天的时候,我察觉到对面有人在看我,我本能回头看过去,只看到一个黑影快速转身,背对着我。

“学长。”

“南意,你说什么?”

杨雪扯了扯我的衣服,眉头紧锁问。

我回神,揉了揉酸涩的眼睛,闷闷道:“没……什么。”

我刚才似乎看到了学长的影子?

可能是我的幻觉吧,学长,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他现在应该陪着尤佳吧。

心莫名还是有些疼,有点难受,虽然极力克制,却还是无法自欺欺人。

“起风了,你身体还没恢复,回病房休息吧。”

“好。”

我回神,朝着杨雪勉强笑了笑。

杨雪扶着我,正要回病房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窜出,朝着我兴奋叫道:“南意,我可总算是找到你了。”

“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看着出现在我面前的大哥,惊讶问。

“还不是为了找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告诉我们?南意,你这可就不厚道。”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是他出现在这里,绝对跟钱有关系。

虽然有些讽刺,却也是一个事实。

我的家人,只有要钱的时候,才会想起有我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如果你是过来探病的,现在病探完了,你可以回去了,晚一点坐不到车回去。”

我垂下眼眸,对大哥淡漠道。

大哥不乐意了,拦住我跟杨雪的去路。

“你跟妈说和学长离婚了,还骗我们说一分钱没拿学长的,南意,你这么做,可真的伤我们的心。”

“南意都这样了,你们眼里就只有钱,还是不是人?还有,她跟学长离婚,还真没拿学长一分钱,你们要是打她离婚财产的主意,我劝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

我被大哥的话气到,这些年,我给家里的钱还少吗?

我离婚他们不关心,就关心我离婚拿了学长多少钱。

钱钱钱,在他们眼里,除了钱,什么都看不到。

我刚想说话,杨雪已经抢在我面前说话了。

但是大哥显然不相信杨雪说的话,认为我在撒谎。

“你真以为我没看新闻?学长是霍氏集团的继承人,京城首富,身价几千个亿,慕南意是学长的妻子,离婚后怎么也能分几个亿,她将钱藏起来,还骗我们,简直畜生不如。”

“慕南意,你真是好样的,嫁入豪门都瞒着我们,你是不是怕我们问你要钱?你现在存了多少钱?还不给我拿出来。”

大哥的话,让人心寒。

我也不想跟他解释这么多,我甩开他伸向我的手,神情淡漠道:“我一分钱都没有,还有,不管你信不信,我也是在跟学长离婚后才知道他是霍氏集团的总裁。”

“所以你是被学长骗的?”

大哥的眼睛闪了闪,抓着我的手臂问。

我皱眉:“别起什么歪心思?霍家不是我们能高攀的。”

大哥什么德行,我太清楚了,从小被爸妈宠坏,好吃懒做,一肚子坏水,只要能赚钱,他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

我是真的担心他会跑到霍家找死。

在见识了这些所谓的有钱人后,我知道他们的心,是冷的,血也是冷的。

就像是……学长和尤佳。

“什么歪心思,我作为你的大哥,肯定要帮你讨公道,你就等着吧,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大哥一脸嫌弃朝着我挥手,直接跑了。

“大哥,慕强,你给我回来。”

我看着大哥离开,气急败坏想去追,不小心动了胎气,难受的不行。

杨雪扶着我,对我劝说道:“行了,你别管他,我就不信,你大哥还真敢去招惹学长?除非他想找死。”

“可是……”

我摸着肚子,白着脸,目露担忧看着杨雪。

“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养好自己的身体,其他事情,不需要理会。”

杨雪拍着我的肩膀,对我意味深长说道。

我低头,望着自己的肚子,鼻子酸涩的厉害。

杨雪说的没错,我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养好身体,将肚子里的孩子照顾好,他好不容易逃过尤佳的棍棒,我怎么也不能让他出事。

下午四点钟,我刚睡了一觉醒来,尤佳一身红衣出现在我病房。

看到尤佳,我的身体本能抽搐起来。

“尤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极力克制心中的害怕,抓着身上的被子,看向尤佳,眼睛微红问。

尤佳漂亮的脸上满是寒意,将一叠报纸扔到我面前。

我疑惑看了她一眼。

“慕小姐,看来你还是没吸取教训,一个没钱没势的低贱平民,竟然也敢挑衅我们?”

什么意思?

我蹙眉,将报纸捡起,当看到上面的内容后,我浑身发抖。

#霍氏集团总裁学长,欺骗农村女孩,怀孕后将其抛弃,行为令人发指#

#富二代抛弃怀孕的妻子,还让人将她打到流产#

随后还附上一篇写的催人泪下的文章,还附上了慕南意的名字,家庭背景之类。

“这不是我……”

我抓紧手中的报纸,抬头看向尤佳,摇头辩解。

“你怂恿你哥哥,召集京城媒体,跑到阿锦的公司拉横幅,说阿瑾抛弃你,在那里抹黑阿瑾的名声。”

尤佳的话,让我抽了一口气。

我怎么都没想到,大哥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他这不是自找死路?

霍氏集团是什么地方,他竟然……跑到那里去闹。

“我现在马上去找我大哥。”

我咬牙,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对尤佳说道。

尤佳冷眼看着我,眸子带着讥诮讽刺。

“你们这种出生的人,真是见钱眼开,阿瑾在没透露身份之前,可没少给你家打钱,现在知道阿瑾的身份,就玩这种把戏,想狮子大开口,所以说,贱民就是贱民。”

“尤小姐,你们住的别墅,也是贱民堆砌起来的,没有贱民,你们再有钱,也做不出房子。”

我掐着手心,扬起下巴,对尤佳淡淡说道。

“好一个伶牙俐齿,我倒要看看,你能伶牙俐齿到几时。”

尤佳冷然说完,轻蔑瞥了我一眼,踩着高跟鞋离开我的病房。

我看着尤佳离开的背影,抚了抚额头上的汗水,收拾了一下,离开病房,去找大哥。

我从医院出来,打车去了霍氏集团。

果然看到霍氏集团被媒体包围,而站在中央,拿着扩音器叫嚣的,正是大哥。

我冷着脸,立刻上前,将他手中的扩音器扔到地上。

“慕强,你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到什么时候?”

“慕南意,你疯了?我这是为你讨公道。”

大哥见我扔了扩音器,还朝着我发火。

“别在这里丢人,跟我回去。”

我忍着怒火,抓着大哥的手,要带他离开,在不走,学长绝对不会放过他。

但是,大哥不肯,用力甩开我的手,对我厉声道:“你受了这么大委屈,难道不应该给自己讨一个公道,学长欺骗你的感情,白嫖了你这么长时间,还将你的孩子打掉了,他们这些有钱人,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就为所欲为,简直就是社会败类,人渣。”

看着一副大义凛然的大哥,我气的不行。

“将他扔到警局。”

我稳定身形,还想上前之际,学长冷漠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

记者们看到学长后,一窝蜂朝着学长跑过去,我被挤开了,大哥还在那里叫嚣让学长要给我巨额赔偿,否则就闹的学长破产。

我被人群挤压,双手护着肚子的时候,一个记者用力踩了我一脚还推开我。

我重心不稳,整个人往后面倒。

“啊。”我惊恐万分抱紧肚子,有些绝望闭上眼睛的时候,一只手环住了我的腰肢,将我搂在怀中,我嗅到了熟悉的味道。

这是……学长的味道。

我心有余悸仰头,看到了学长冷硬光洁的下巴,还有那张无情到极致的俊脸。

“学长。”

我张嘴,忍不住喊了他一声。

他蹙眉,松开我,眼神冷漠道:“慕南意,离婚的时候,我说给你一笔钱,你不收,是因为嫌弃太少?所以才让你大哥来这里闹?”

学长的话,让我难受。。”

我张嘴,忍不住喊了他一声。

他蹙眉,松开我,眼神冷漠道:“慕南意,离婚的时候,我说给你一笔钱,你不收,是因为嫌弃太少?所以才让你大哥来这里闹?”

学长的话,让我难受。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