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作业就顶你一下 学长说做错一题就爱做一下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我正从浴室出来,手中拿着毛巾擦着湿哒哒长发之际,斜靠在床上正在抽烟的学长,突然对我说道。

我愣在原地,呆呆看着学长,以为自己听错了。

学长将手中的烟蒂弹开,裸着身体起身,将地上凌乱的衣服捡起来,一件件穿上,扣好扣子,一贯寡淡无情的脸上,没有丝毫起伏的直视我,不厌其烦再次说道:“明天律师楼见。”

“等一下。”他扭头就要离开之际,我上前,一把抓住学长的手。

“学长,为什么要离婚?”

我和他始于一夜情开始,终于闪婚。

这种事情,若是放在以前,我也不相信自己会这么疯狂,可是事实就这么发生了。

一年前,我糊里糊涂和学长睡在一起,当时因为父母逼我结婚,因为我弟弟需要钱娶老婆,他们需要我嫁人得到彩礼给我弟娶老婆。

我老家在一个偏远的乡下,那里封建思想比较严重,父母更是重男轻女的厉害,我很早便出来打工。

一个月工资四五千,三千是交给家里,剩下两千自己省吃俭用。

可是就算这样,父母还是不停的问我拿钱,大哥需要买房,要我拿钱,弟弟需要工作找关系,问我拿钱,现在就连他娶老婆都需要我嫁人给他娶。

我当时太苦,便去酒吧喝酒,醒来就看到站在我床边,犹如天神一般的学长。

他当时提出要和我结婚,因为他想结婚,而我,正好合适。

我脑子一热,便答应了,当天我们领了结婚证,我甚至连他的家庭背景都不知道。

结婚后第二天,他给我家里打了三十万的彩礼钱,我妈高兴的不行,直言让我不用回家了,和学长好好过日子。

这种卖女儿的行为,我心里虽然发苦,却无可奈何。

好在学长个性虽然冷了一点,却从未亏待过我,他家境还算殷实,但是却从不会和我说他家里的事情,我想,他或许是一个孤儿,一个很有能力的孤儿。

我以为,我们会这个样子过一辈子,学长却在这个时候,和我提出离婚。

“因为我爱的女人回来了。”学长扬起下巴,原本就浅的瞳孔,带着些许凉意,对我说道。

学长……爱的女人回来了,所以,他要和我离婚。

“这套房子,还有车库里的车,我留给你,好聚好散。”

他没理会我出神的表情,漫不经心的挽着袖子道。

“我不需要,房子车子,都是你婚前就有的,我没资格分走,明天我会去律师楼。”我握紧拳头,努力克制心中的难受,故作平静的对学长道。

学长瞥了我一眼,神情冷淡道:“这些当做是给你的报酬。”

丢下这句话,学长抬脚离开了卧室。

我看着学长冷漠的背影逐渐消失,一直支撑着我的力气,在顷刻间像是被突然抽干,我无力的坐在地板上。

空气中还飘荡着欢爱后撩人的气息,可是带给我无限激情的男人,却已经离开。

我们明明刚才还在床上抵死缠绵,下一刻便犹如被抛进冰窖,冷的让我发抖。

闪婚来的婚姻,果然……不长久吗?

可是,在这一年的时间,我却已经习惯了学长的怀抱,习惯……他在我身边,哪怕他一直话很少,大多时候都冷冰冰,我却还是爱上了这个闪婚对象。

学长爱上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的呢?肯定……比我优秀吧?

……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和公司请了半天假,便一个人去了律师楼。

学长已经到了,他将离婚协议摆在我面前,淡漠道:“看看还有什么需求,现在一并提出来。”

协议上写着,将车子,房子都给我,房价正是升值的时候,可以说,离婚后,我几乎从一贫如洗的普通上班族,一下子变成小富婆。

“我不要。”

我推开面前的离婚协议,摇头道。

学长和我结婚后,没少帮我收拾我家那个烂摊子,我又怎么好意思拿他的房子和车子?

见我这么坚持,学长神情冷淡道:“慕南意,你考虑清楚,按照现在的房价,就算你不住,卖出去,最起码能卖七百多万。”

七百多万,对我而言,我这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可是,我不能要。

“那是你婚前买的财产,我……不能要。”我咬唇,对学长摇头道。

“随便你。”学长冷淡移开目光,让人重新起草合同,十分钟后,我们双方签好字,办好手续,我颤抖着手,拿着离婚协议书,挺直脊背,从学长身边擦肩而过。

背后是学长略显深沉晦暗的目光,如芒在背。

走出律师楼,我再也没办法强装镇定,我望着手中的离婚证发呆,直到皮包的手机响了,我才回神。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妈妈打来的。

我划开接听键,哑着嗓子道;“喂,妈。”

“南意啊,你手头现在还有多少钱?”

听到妈妈的话,我就知道她想做什么。

这么多年,我一个人在外面打拼,她从来不问我过的好不好,每次给我打电话就是问我拿钱。

我觉得很累很累,加上刚和学长离婚,我语气不是很好道:“没有,一分钱都没。”

“吃炸药了?脾气这么冲,我可是你妈,问你拿钱怎么了?你翅膀硬了,就不管我好你爸的死活?”

“我每个月将工资的三分之二寄给你们?你觉得我在京城这么高物价的地方,还能存到钱吗?”

“你不能存,城谨可以啊?他手头应该很宽裕,你和他说说,让他借十万块钱给你哥哥呗,你哥哥看中一辆车,要二十多万,手头差十万,你作为妹妹,帮帮你哥哥也是应该的不是?”

“我和他离婚了,所以以后别在指望还有一个提款机给你们提款。”我听着妈妈的话,冷着脸说完,不给妈妈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将电话挂断。

总是这样,每次开口就是问钱,他们真当我是提款机。

放下电话后,我又不知道去哪里,我和学长的家,已经不是我的家了。

我悠悠荡荡,便蹲在好友杨雪的住处,等她回家。

中午十二点,她拎着包见我坐在她家门口,惊讶道:“南意,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才和学长离婚了。”我起身,甩了甩近乎麻木的腿,对杨雪扯了扯唇道。

杨雪听了有些不可思议,拉着我进门,给我倒水后询问我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简单道:“他爱的女人回来了,所以我们离婚了。”

“离了也好,最起码他没有偷偷摸摸和那个女人玩婚内出轨,你们两人还没有孩子。”

当初我和学长闪婚的时候,杨雪就说,闪婚的婚姻,维持不了多久,还真是被杨雪说中了。

“南意,你爱上学长了,是不是?”杨雪见我不说话,她握住我的手,意味深长道。

一年的夫妻生活,日夜的同床共枕,怎么可能会没有感情?

而且,学长又是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只怕很少会有女人不动心吧?

“但是我们已经结束了,爱不爱,都……这样吧。”我强忍着酸涩,故作不在意道。

“好聚好散吧。”杨雪缓缓道。

是的,好聚好散。

不知道我和学长,还有没有在见面的时候?

这个时候,我不知道,我和学长,再次见面,是在我们离婚后的一个月。

和学长离婚后,我整个人都浑浑噩噩,每天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工作经常出差错,总是被说,在我又一次被经理骂做事不认真的时候,回到座位上,旁边的同事拉着我看娱乐八卦新闻,津津有味说道:“听说霍家消失一年的继承人终于回到霍家继承公司了,这也是他第一次公开路面媒体,之前低调的不行,谁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子。”

我对豪门的事情并不感兴趣,毕竟离我们生活实在是太遥远了,我怏怏不乐道:“哦?难不成还三头六臂不成。”

“三头六臂没有,但是对方十足十的俊男啊,你看看,比娱乐圈里的当红明星还要帅,这颜值,简直爆炸。”

同事扯着我的衣服,让我看杂志上的照片,我被她烦的不行,象征性瞥了一眼,却再也移不开目光。

照片中的男人, 穿着一件冰蓝丝绒意大利三件式西装,发丝凌乱性感,五官俊美如刀刻一般,眼眸细长无情,嘴角勾起一抹不近人情的弧度。

这个男人,我太熟悉了,毕竟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一年。

他是我的前夫,学长。

“怎么样?看傻了吧?刚才还一副没兴趣的样子。”同事见我这幅样子,捧着脸,花痴的笑了起来。

我强忍着心中的惊涛骇浪,将杂志拿起来翻找他的资料,上面的名字,让我如遭雷击。

是学长……真的是学长。

他竟然……是霍家的继承人……

我生活了一年的丈夫,竟然是大富豪,这简直……就像是在做梦。

一股难言的无力感,席卷我整个身体。

他是天之骄子,为什么会和我这种一穷二白的灰姑娘结婚?

是豪门生活太无趣,想要寻找乐子吗?

现在新鲜感过了,所以,他想要离婚吗?

我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丑,被学长耍的团团转。

但是冷静下来想,这也怨不得学长。

我们原本……就是闪婚。

学长的真实身份,对我打击实在是有点大。

我平复好情绪,便和公司请假回杨雪的住处休息。

我暂时住在杨雪那边,毕竟现在房子不好找,杨雪让我暂时住在她那边陪她。

我睡了一整个下午,醒来已经五点钟。

我还没有将学长真正的身份告诉杨雪,要是杨雪知道,肯定以为我做梦。

我从床上爬起来,一脸菜色的打算去厨房弄吃的,门铃响了,我以为是杨雪忘记带钥匙,打开门,便看到一个西装革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对我行礼道:“您好,我是尤家的管家,我姓王,请问是慕南意慕小姐吗?”

对方这么客气正式的问候方式,让我有些惊悚,我抓着衣服,讷讷道;“我是慕南意。”

尤家?是那个很有钱的尤家集团吗?

“我受我们小姐的吩咐,特意请慕小姐过尤家参加宴会,请跟我上车。”

我一脸懵逼道:“我……并不认识尤小姐。”

有钱人的小姐,我怎么高攀的起?奇怪,对方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请随我上车,见到小姐,你自然便认识了。”

对方端着九十度完美微笑对我再次伸出手。

我咬咬牙,只好换上一套浅紫色的长裙,胆战心惊的上了车。

一路上,我手心都在冒汗,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询问王管家,他又不肯说。

一个多小时后,尤家的别墅到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别墅,以前都是在电视上看到的,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进入这么豪华的高档别墅。

我抓着身边的裙子,跟着管家穿过奢华的走廊,一直走,直到到了金碧辉煌的客厅,里面有好几个男男女女端着红酒聊天,每个人身上穿的都是正式的礼服,看起来高档优雅。

而我突然的出现,让原本还和谐的气氛被打破,那些人看我的眼神,特别的古怪。

我被他们看得不自在,整张脸都僵了。

“城谨,我将慕小姐也请来做客,你不会介意吧。”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娇媚入骨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抬头,便看到穿着一件香槟金单肩礼服,五官精致漂亮,气质绝佳的女人朝着我走过来,而在她身边的人,是学长。

在看到学长的一瞬间,我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一个月不见,我才知道,自己多么想念学长。

想念……学长的怀抱,想念他的吻,他的气息。

我爱上学长了,很爱很爱!

“呦,原来这就是霍总你和佳佳赌气娶的穷媳妇啊?今天算是开眼了。”

“可不是,当初我就听圈子里传霍总因为佳佳嫁给雷总的关系,愤怒离开霍家,娶了一个没背景的女人,原本还以为是他们乱说的,没想到是真的。”

“不过,这女人长得倒还不错,挺水灵的。”

周围传来一阵嬉笑声,我瞳孔紧缩,全身冰冷。

原来……是这么回事。

学长并不是因为无聊才随便找一个人玩婚姻游戏,是因为……自己爱的人嫁给别人,他赌气才会随便找人结婚。

学长说爱的女人,就是……尤佳吗?

“行了,你们差不多就够了,不要吓到慕小姐。”

尤佳拉着学长的手,朝着周围说了一下, 客厅瞬间安静下来,可是那些人看我的目光,却如芒在背。

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丑角,站在一群上流社会的绅士名流中被观赏,被戏弄玩乐。

“慕小姐,这么冒昧将你请来,希望你不要介意,我今天请你来,其实也是为了和你道歉。”

“道歉?”我掐紧手心,余光看向学长,却见他犹如见陌生人一样望着我,那一刻,我感觉心被人碾碎践踏。

赌气游戏结束,我和他,只是陌生人?

这是学长向我传达的讯息。

“是的,因为我的缘故,城谨才会和你结婚,给你造成了困扰,希望你能原谅城谨的莽撞。”尤佳伸出白皙修长的手,对我浅笑道。

她不愧是豪门千金,举手投足都散发着高贵的气息,而我……满是粗茧的手,廉价的衣裙,身上带着贫穷的气息,和这里完全是格格不入。

我甚至不敢伸出手和尤佳握手。

我抓紧身上的衣服,红着眼睛,却不知道要怎么说话。

“行了,她这种身份的人,没资格站在这里,送她出去吧。”

所有人都用看好戏的目光望着我,我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木桩,动一下都觉得很卑微。

在我快要窒息的时候,学长开口了,他握住尤佳的手,俊脸无情冷漠的吩咐道。

尤佳靠在学长身上,娇嗔道;“我请慕小姐可是过来参加宴会的,你怎么就将人赶出去。”

“她没资格站在这里。”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