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英语课代表的胸软软的真好吃 我捅了英语课代表一节课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英语课代表的心里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正想再细问他两句,却看见乔渭霄把服务员给叫了过来。

“你帮我参谋参谋,我给奶奶带点什么好吃的回去比较合适?”乔渭霄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英语课代表想了想回答:“最好是绵软容易消化的东西……”

乔渭霄开始认认真真地看菜单,口中喃喃:“绵软容易消化的东西……嗯……这个,你看这个好吗?”

英语课代表伸头一看,他指着的是一盘梅菜扣肉,不由笑起来:“绵软是绵软了,但脂肪有点太多的,不好。”

乔渭霄皱眉又看,然后又指着一个菜问:“这个呢?”

“绵软也没啥脂肪,但这种里面有糯米粉,真的不太好消化。”英语课代表回答。

“那这个呢?那个呢?还有这个呢?”

乔渭霄的手指在菜单上翻飞着,一小会的工夫几乎把菜单的菜都指了个遍,最后才终于在英语课代表建议下选择了一道清淡的米糕,这款米糕有甜品的香甜,又是好几种易消化的杂粮面做的,可谓是营养丰富又好消化。

英语课代表看着乔渭霄如释重负的样子,不由地感叹:“你对你奶奶可真上心!”

“当然了,我和我哥从小在她身边长大,对我来说,她比妈妈都亲。”

“我乔泾霆说过。”英语课代表点点头,“他对你奶奶的感情也很深。”

他飞起眉头来看着她:“你之前是不是觉得,我哥比我对奶奶用心?”不等英语课代表回答,他就“哼”一声接着说,“其实,我不比他少紧张奶奶!”

“我看出来了。”英语课代表笑着回答。

“那天为了奶奶的方案我们俩看法不同,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如他了解奶奶?”他却又问。

“你是关心则乱。”

“不,我只是更加心疼奶奶而已。在我看来,快与慢没关系,反正最后都会慢慢好起来的,我就是不忍心看着她吃苦受罪,她有一点点痛,我都会心疼的!”乔渭霄说着话的时候,微微抖动的睫毛格外温柔迷人。

英语课代表忽然有种体会:“看来以后,哪个女孩成为你的妻子肯定会非常幸福!”

他笑看着她:“怎么这么说?”

“爱的人,就会将她疼到心里去。”

他轻轻笑出声来,神采飞扬的:“你说得没错,只不过,没人能跟奶奶比。”

“对奶奶的爱,和对妻子的爱,是可以共存的,这不冲突。”

他抱起双臂来,将后背靠在椅子上,斜勾起唇角,眉眼间顿时就带了几分玩世不恭的味道:“只可惜,我这人对女人太容易动情了,你大概没注意过八卦杂志吧,我可是上面的常客呢。”

英语课代表略有些意外,她还真不知道。

乔渭霄忽然伸手过来握住了她的手,英语课代表下意识的就想挣脱,却被他紧紧握住。

“关医生帮忙演个戏吧。”他倾身凑近她,压低声音说。

英语课代表正要说话,听见身后响起高跟鞋的脚步声,接着乔渭霄就望着她身后笑眯眯地开了口:“呀,芝芝,这么巧,你也来这里吃饭?”

英语课代表回头,看见一个二十出头非常漂亮的女孩站在那里,脸色是白的,眼眶是红的,里面还有泪水盈盈欲滴。

“你就是为了她,才跟我分手的吗?”女孩的声音带着哭腔,愤愤地问乔渭霄。

英语课代表感觉手指一凉,低头,看见无名指上不知道啥时候竟然多了个戒指!

乔渭霄将她的手抬起来对芝芝说:“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有未婚妻的,只不过我们没有对外宣布而已,你就是不信,既然今天让你看到了,你也该信了吧。”

女孩用幽怨的眼神看向英语课代表,英语课代表感觉不大好,正想要解释下,却感觉乔渭霄使劲捏自己的手。

她望向他,看见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恳求,心里轻轻叹口气,她故意扬起声音问乔渭霄:“霄,她又是你的妹妹吗?”

乔渭霄笑答:“是啊,是啊,就是妹妹,我一直就当她是妹妹!”

女孩终于绷不住了,捂着嘴小跑而去,走到半路还重重地崴了下脚,整个人差点没摔倒。

英语课代表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就疼,瞪乔渭霄一眼:“你这么狠心,扶都不扶一下?”

乔渭霄漂亮的眸子里却有着淡漠的神色:“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狠就狠一下吧。”

英语课代表挣开他的手,将那个戒指摘下来扔在他面前。

看着她的动作,他自嘲一笑:“关医生,这下你总算是看清我的为人了吧,我就跟杂志上写的一样,是个滥情的花花公子,我换女友的速度比翻书还快。”

“看出来了。”英语课代表回答。不是情场老手的男人,谁会随便在身上带个戒指呢?除非他随时都要拿这个戒指去哄女人。

他没答话。

英语课代表抬眼望他,却是一怔,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瞬间英语课代表似乎从他的眸子里看到了点什么忧郁的东西……

正想再探究一下,他却忽然站起身朝她倾身凑过来:“关医生,我觉得你是个特别漂亮的女孩,我很欣赏你——”

英语课代表下意识地往后靠,离他远点。

他“呵呵”一笑收回身体,恢复了轻快的语调:“关医生,你别怕,我刚才跟你开玩笑呢,今天请你吃饭,只不过是感谢你尽心尽力为我奶奶诊疗而已,没别的意思。我知道的,你很忙,没空跟我玩那些情场游戏,而且你也不是我可以随便玩游戏的对象。”

服务员送来打包好的米糕,他小心翼翼地提着去前面结账,英语课代表看着他修长的背影,脑海中无端划过乔泾霆宽厚的背影。

阳刚、高冷、惜字如金,这样的乔泾霆无疑是有着致命吸引力的,但风趣、绅士又温柔多情的乔渭霄不也魅力十足吗? 

有时候她不得不感慨世界的奇妙,明明是连DNA都一样的两个人,怎么会有如此迥异的性情呢?而这样优秀的两个男人,将来又会为哪两个女人付出真心呢?

想了几秒,她回过神来自嘲一笑,什么时候,沧桑的她也有了这样的少女心?

她站起身,朝着乔渭霄的方向走过去……

第二天下午,英语课代表抽空带着五个孩子去云朵幼儿园面试。车子一路行驶,刚刚拐进幼儿园的小路,就看见了道路尽头绿树掩映中露出的云朵造型的屋顶。

四宝眼尖,先拍手蹦起来:“哇喔,好漂亮哦!我喜欢!”

英语课代表笑起来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这才刚看了一眼就喜欢啦?”

“他的撞色用得特别好,色彩明亮,显得可爱又醒目。”大宝认认真真地说,似乎没有啥他不懂的东西。

浪漫主义的朵儿则双手交握开始憧憬了:“住在这样的城堡里肯定是最美丽的公主。”

几个孩子说着话,车子已经驶到了道路的尽头,幼儿园的全貌展现在大家的眼前。

塑胶跑道的操场旁边是色彩缤纷的游乐场,后面还可以看见小菜园,似乎还有饲养小动物的地方。幼儿园本身是两层的小楼,占地面积很宽广,外墙刷着各种卡通图案,十分吸引人。

英语课代表停稳车子带着几个孩子下了车,发现幼儿园大门口陆陆续续的有人在往里走,大多是两个家长带着一个孩子,想必也是来面试的。

在门卫处确定了预约信息之后,有老师将他们带到了一间大教室,里面已经坐了不少的家长和孩子。五个孩子规模太大,而且孩子们也长得太过好看,英语课代表带着他们一走进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对于这些惊异、好奇、惊叹、羡慕的目光,这五年来英语课代表已经感受过很多了,早已免疫,只是脸带笑容的安排孩子们依次坐下静等。

坐在旁边的妈妈凑过来跟英语课代表打招呼,然后看着五个孩子:“这都是你的孩子呀?”

“是啊,五胞胎。”英语课代表微笑回答。

“哟,你可真有福气,一下子五个,还个个都长得这么好。”

“长得好未必有本事,很多这样的草包花瓶呢!这年头,想要有成就,不是靠脸是要靠本事的!”之前那个妈妈夸赞的声音刚落下,就有个尖利的女声响起来。

英语课代表转头,看见说话的是坐在不远处的一个妈妈,浑身名牌,穿金戴银,胳膊上还挂着个LV的包包。她的身旁坐着个小男孩,穿着西装,打着领结,打扮得一板一眼,长相却很普通。

英语课代表看她的时候,她故意将下巴扬得高高的,一副倨傲的神态。

英语课代表微微一笑,转开目光去,倒不是怕她,只不过这样肤浅的人,她不屑于跟她计较。

旁边有认识的家长跟那女人搭了话:“哎哟,程太太,你是绝对有资格这么说话的哟,你儿子好像刚刚得了全国钢琴比赛的奖吧?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实力哟!”

这话听着是夸赞,但却让人感觉出几分讽刺来,但那个女人丝毫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妥,露出骄傲的神色假意谦虚了下:“嗐,小打小闹的,他要走的路还长着呢,这只是以后参加国际比赛的预选而已。”

她说着又睨向英语课代表:“云朵幼儿园一般都只接受高素质的孩子,不是数量多录取率就高的。想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这样的想法固然是对的,但也得考虑一下自己的实际情况能不能承受。”

见英语课代表没搭理她,她还故意对着英语课代表问:“你说我说得有道理吧?”

英语课代表微笑:“你说得对。”

她感觉英语课代表是向自己妥协了,明显有点得意。

朵儿有点不能忍,想要说话,英语课代表握住她的小手对她轻轻摇头,朵儿皱眉看了妈妈片刻,终于还是忍住没吱声。

这时候一个打扮优雅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有认识的人立刻出声呼唤:“许园长!”

女人微笑招呼:“大家坐,别拘束,与其说今天是面试,不如说是我和大家一起跟孩子们聊天做游戏。”

她招呼孩子都坐到前面去,围着自己坐成一圈,家长们全部坐到教室后面看着。

她开始跟孩子们做游戏,孩子到底是孩子,很快就玩开了,她就开始让孩子们依次介绍自己。

大概是之前就有准备,孩子们介绍得都不错,甚至有几个孩子还会用英文介绍自己。

“哎哟,程太太,你家孩子英文说得不错啊!”有人奉承程太太。

程太太得意地睨英语课代表一眼:“英文算什么,我家还会说德文呢。”

说着话,就听园长问:“你们都有什么才艺啊,能不能给老师展示展示?”

程太太立刻低呼一声:“硕硕!”

西装男孩就站起身来朗声说:“我会弹钢琴,老师!”

园长笑笑地说:“好,那你给我们弹奏一曲吧!”

硕硕昂首挺胸地走到教室角落的钢琴前坐下,开始弹奏曲子。

“马屁精”妈妈又开始奉承:“哎哟,这曲子难度挺高的吧,你家硕硕弹得这么好啊!我家妞妞连这一半的水平都没有呢!”

“硕硕是有天份的孩子,你家妞妞即便只有他一半的水平也已经很厉害了。”程太太骄傲道。

英语课代表在旁听了,唇角略略勾起。

一曲终了,所有的家长都鼓起掌来,许园长也给了孩子很高的评价:“硕硕,你的钢琴弹得很不错,想必在家肯定非常努力练习吧?”

硕硕倨傲地一甩下巴,那表情跟他.妈妈一样一样的:“还好,我就是随便练练而已。”

许园长微笑,也不戳破他,转头看向其他孩子:“你们还有谁会弹钢琴吗?”

“听说许园长录取孩子要求很高,你家硕硕绝对没问题了,哪个孩子要是有你家硕硕八分的水平,大概也就能顺利入园了,唉,我可不敢让我家妞妞出来弹琴了,省得弄巧成拙。”“马屁精”妈妈自卑起来。

程太太表情越发得意。

就在这时,三宝忽然站了起来,朗声对园长说:“老师,我也会弹琴!”

程太太立刻转头瞪着英语课代表。

“马屁精”妈妈立刻对英语课代表说:“这位妈妈,你可别让孩子弹了,他家硕硕弹得那么好,你家出来弹,不是反而被比下去了么,本来也许有机会入园呢,这一比较倒反而没机会了。”

英语课代表淡笑回答:“孩子愿意弹,就让他弹好了。”

程太太冷哼一声:“你不怕出丑就行。”

“出丑对孩子来说也是一种宝贵的经验。”英语课代表丝毫不生气。

她们这边说着话,那边三宝就坐在了钢琴前面,手指灵巧的在琴键上抚了一遍,他忽然转头看向园长:“老师,这钢琴有几个键调有点不大准。”

程太太冷笑一声:“琴都未必会弹,还讲究什么调子。”

英语课代表唇角勾起笑容。

只见三宝很认真地对许园长说:“老师,你如果允许的话,我调一下琴键的音行吗?”

许园长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来:“怎么,你还会调音?”

“当然啊,我哥哥的钢琴都是他自己调音的!”朵儿抢着回答。

许园长点点头,让老师拿了调音工具来,然后帮着三宝把钢琴的琴盖打开,三宝准确地找到那几个调子不准的琴键,三下两下就调好了。

许园长问他:“你不弹弹其他的键吗?”

三宝回答:“我刚才不是弹了吗?”

“就是你刚才坐下的时候,抚了那一下?”许园长有点吃惊地问。

三宝就笑了:“是啊,我每次弹琴前都会把每个琴键抚一遍,哪个音不对就会调,不然弹起来会不舒服的。”

许园长怔了下,对他竖起大拇指来:“你好厉害。”

要知道,调音师也是要反复敲击琴键听音色来确定准不准的,而三宝就是随意地抚了一遍琴键,就准确地找出来音色不准的那几个琴键,耳朵的辨音能力可见是有多强!

有几个家长脸色微动,低声议论起来:“这个孩子看来很厉害啊。”

这话让程太太听见不乐意了:“他说哪个准,哪个就准啊,他胡说的呢?”

有懂行的家长说:“不是啊,您大概不知道吧,许园长以前就是个钢琴神童,很小的时候就拿到过国外的钢琴大奖呢,她既然夸奖了这个孩子,证明他调得都是对的。”

程太太的脸上有点不好看,“哼”一声说:“再会调音,弹琴不行也没用啊。”

话音刚落,就听许园长对三宝说:“你就弹刚才那位小朋友弹的曲子好吗?”

三宝笑嘻嘻回答:“好的,这个简单。”说着手指就灵巧地在钢琴上跳跃起来。

优美的琴曲在教室里流淌起来,好像潺潺的溪水萦绕在人心间,听得人心情舒畅。家长们都静默不语,有懂行的家长开始点头,露出欣赏陶醉的表情来。英语课代表唇角的笑容渐渐漾大。

一曲终了,教室里是一片静默,过了会,家长们才如梦初醒地拍起手来。

许园长满脸笑容地过去抚了抚三宝的头:“好孩子,你的琴弹得真好!你每天都练习吗?”

三宝重重点头:“是啊,我每天都练习两个小时的!”

“那你不觉得累吗?”

“不啊!我喜欢弹琴啊!”三宝天真地回答。

许园长满意地点头,对他说:“不错,你是个很优秀的孩子!我们云朵幼儿园欢迎你来哦!”

这话出口,众家长哗然,园长这话就是录取这孩子了呀!

程太太顿时不满意了:“园长,我家孩子刚才比他弹得还要好啊,怎么你不录取我家硕硕啊?”

许园长看向程太太,正色问:“你家孩子弹得更好吗?”

“当然了,我们这个曲子可是获过奖的!”程太太甩头自豪道。

她不懂钢琴,更加不懂得境界,只会用获奖不获奖来评判,懂行的家长有的露出鄙夷的神色。

许园长就笑了,也不直接点破她:“我们这是幼儿园不是钢琴学校,不是来比赛谁的钢琴弹得更好的。”

“不看钢琴看什么?”

“当然是看综合素质了。”有家长回答。

程太太傲然道:“综合素质我家硕硕也不差啊!”她说着看向自己的儿子,“硕硕,你用英文给大家念首诗!”

硕硕立刻背着双手,用英文念了首诗出来。

许园长微笑地看着硕硕:“硕硕,你知道这首诗是谁写的吗?”

硕硕一脸懵地摇摇头。

“是雪莱写的!”旁边的大宝忽然插口。

许园长意外地看向他:“你知道雪莱?”

“我当然知道啊,我很喜欢他的诗呢!”大宝朗声说,眼睛里冒着光。

“那你给我们念一段?”许园长微笑着问。

大宝点点头,用纯正的英文声情并茂地念出一首诗来,接着还又用中文把这首诗再念一遍。

许园长的表情中渐渐露出赞赏,等他念完问他:“这些是你妈妈让你背的?”

“不是啊,妈妈从来不让我们背这些的,是我自己喜欢!”大宝不假思索地回答。

许园长转头,目光很快在家长中找到英语课代表,对她微微一笑,英语课代表也回她个微笑。

许园长对大宝说:“你以后跟弟弟一起来我们幼儿园吧?”

这话出口,家长们顿时议论纷纷起来,有人赞叹:“人家的孩子是怎么养的啊,这么优秀。”

程太太心里更加不爽,朗声说:“不就是会背点诗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家硕硕还会说德语呢!”

朵儿跳出来走到硕硕跟前,叽哩哇啦地跟他说了几句,硕硕一脸懵。

朵儿转身面对程太太,小脸上笑靥如花的:“阿姨,你不是说他会德语吗,为什么我跟他说话他听不懂。”

程太太脸色顿时一阵泛红,说不出话来。

朵儿也不理她,转身面对了许园长:“老师,我和哥哥们是一起来的,如果你想让哥哥来云朵幼儿园,我们五个就要一起入园。”

“那么,你会什么才艺吗?”许园长笑问。

朵儿踮起脚尖,摆出个优雅的舞蹈姿势:“我会跳芭蕾舞啊!”说着像小天鹅一样在教室里转了几个圈。

等着转回许园长跟前的时候,她笑眯眯地说:“老师,其实会才艺没什么了不起的,重要的是我们几个性格开朗活泼,待人有礼貌,是积极向上开心的小孩!园长老师,你们幼儿园难道需要的不就是这样的小孩吗?”

许园长笑起来点头回答:“是啊,你说得对,才艺不是最重要的,是孩子的心态和素养。”说着看向程太太。

程太太的脸涨得通红。

朵儿把二宝和四宝拉到许园长面前:“老师,我们可以一起入学吗?”

许园长爽快点头:“可以,明天你们就可以来我们云朵幼儿园了!”

几个孩子一起欢呼起来,其他家长都对英语课代表露出羡慕的表情,只有程太太脸色愤愤。

面试结束,英语课代表带着孩子们出了幼儿园正要上车,忽然有人大声叫住她:“你等等!”

英语课代表回头,看见是程太太,她气势汹汹地走过来叉着腰道:“是你的孩子挤掉了我孩子的名额!”

英语课代表冷笑一声,不搭理她,转身去开车门。

程太太恼羞成怒地过来拉住她的胳膊:“你马上去找园长说你的孩子不入园了!”

英语课代表甩掉她的手:“我的孩子不入园,难道你的孩子就有资格了?”她说着嘲讽一笑,“告诉你吧,还是入不了!”

“为什么我的孩子那么优秀,却没有被接受?那几个不如我家硕硕的孩子都入园了!”程太太怒吼起来。

“因为你啊。”英语课代表悠悠道。

程太太一怔:“因为我?”

“你看看你这样子,目中无人,出言不逊,从哪里能看出高素质来?你觉得有几个人会认为,你这样的妈妈能教出高素质的孩子来?”英语课代表冷冷点破。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