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90分可以跟老师弄一整天作文 没交作业被老师c了一节课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老师笑:“妈,什么事啊,看你这神神秘秘的样子。”

“我在米国的朋友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今天上午有人去查了沁儿在学校的档案资料。”

听到这话,老师沉下脸来:“什么人查的?”

“据说是个私家侦探,我朋友的人打听了下,说是雇佣他的人好像就是云城的,但具体是谁不清楚。”

卓暮雨回答,露出欣慰表情,“幸好当年你要以沁儿的身份去米国进修的时候,我就派人去米国用你的照片把沁儿所有留档的照片都替换过了,不然肯定会被他们发现问题的!”

她说着想到什么,脸色又变得凝重起来:“要不要我们派人查一下,是谁在背后查你?”

“不用了,妈,我知道是谁了。”

老师唇角勾起冷笑,还能有谁呢,肯定就是上次想看她耳后的黑痣没有得逞的陈泽霖了。

看见老师神色冷冷,卓暮雨关切地问:“老师,这么多年来,妈都没有问过你过去的事,但这次你才来云城多久,就有人去查你了,妈实在是有点担心,你是不是碰到过去害你的那个人了?”

老师握住她的手柔声安慰:“妈,我已经不是五年前的老师了,你不用担心。”

“可是孩子——”

“孩子我也会保护好的,总之,我不会再让自己和孩子受到一丁点的伤害!”老师沉声打断她的话。

卓暮雨却似乎并没有打消顾虑,还要再问,朵儿跑出来拉住老师的手:“妈妈,干妈要走了!”

老师露出讶异的表情,立刻跟着朵儿进了别墅去。

齐妙龄正在房间里收拾行李箱呢,四个男孩子围着她七嘴八舌地劝:“干妈,你在这里多玩几天嘛!”

齐妙龄揉揉他们的小脑袋说:“干妈也不想走呢,可是干妈有正经事要去做呀!”

“什么正经事?”老师接口问。

齐妙龄抓抓蓬松的短发:“刚才爷爷给我打电话,说帮我订好了去米国的机票,说那边有个棘手的联合手术,让我过去帮忙。”

“这么急?几点的飞机?”

“晚上九点。”

老师二话不说着手帮她收拾行李:“我送你去机场。”

送走齐妙龄回到家已经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推开门,老师看见客厅里的几个孩子正坐在地毯上围着关敏言听他讲故事呢,卓暮雨则端着果盘坐在旁边。

老师也不说话,挨着卓暮雨坐下,把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

卓暮雨笑着戳戳她的脑袋:“你怎么学了朵儿,跟我腻乎起来了?”

老师心里暖暖的,轻声慢语地说:“妈,看见你和爸爸跟孩子在一起的画面,你知道我心里多暖吗?家是什么样子,大概就是这样吧,吃完晚饭一家人围坐着,亲亲热热的。”

她说着眼眶就湿润起来:“我的亲生爸妈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因为意外去世了,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是你和爸爸救了我,重新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再有了这五个可爱的孩子,我觉得我没什么可求的了。”

卓暮雨的眼眶也红了:“你说我们给了你温暖的家,你又何尝不是呢?当时我们痛失沁儿,就在我们绝望到顶点的时候,你出现了,你和孩子让我们这个近乎奔溃的家又重新好起来,这五年我们不知道过得多满足多踏实。如果……”她说着哽咽起来,“如果沁儿没有死,那就完美了。”

看卓暮雨提到伤心事,老师心里也是酸酸的,她帮卓暮雨擦去泪柔声说:“妈妈,你放心,无论遇到怎样的事情我都不会离开你们的,我会好好工作,守着这个家,我要陪你们到地老天荒。”

“地老天荒”这个词倒是把卓暮雨逗乐了,她戳一戳老师的脑袋:“我才不要你跟我地老天荒呢,我跟你爸才是地老天荒的一对,你想地老天荒啊,你自己找个男人去!”

老师跟着笑起来:“我才不找,哪个男人能比得过你和爸对我好啊。”

卓暮雨心里感动,将她搂住。两人静默下来,只听见关敏言讲故事的声音在客厅里回荡。

过了会,故事讲完了,卓暮雨想起什么来对老师说:“公司现在在云城稳定了许多,你该给孩子们找幼儿园了。”

几个娃一听“幼儿园”,立刻就说:“幼儿园我们要自己挑!”

老师好笑:“云城这么多幼儿园,你们要怎么挑?”

“大哥早就在网上看过了,我们已经有三个备选的了。”三宝回答。

老师很意外:“哦?是哪三个幼儿园?”

没想到,几个孩子早就想到上幼儿园的事了,自己给自己计划起来了。

“小苗幼儿园、云朵幼儿园、睿博幼儿园。”大宝回答。

老师暗暗的将名字记住,点点头:“好,明天妈妈就帮你们联系联系,然后带你们去实地看看,看你们喜欢哪个。”

几个娃高兴地蹦起来,拍手叫好。

时间已经晚了,老师带孩子进屋哄他们睡觉。

儿童房里,高高低低的上下床,几个宝各就各位地躺好,老师拿起绘本大声读故事,一本书还没读完,几个孩子就都睡着了。

她把朵儿抱起来回自己房间,将她放在床上,她翻了个身,嘴里嘟囔了句什么。

“朵儿?”老师不知道她是醒了还是说梦话,就轻轻唤她一声,“你说什么?”

“爸爸……你是我爸爸吗?”朵儿又说了一声,这次声音清晰许多。

老师一怔,凝望着朵儿熟睡的小脸。她皱着小眉头,好像很迷惑又有点痛苦,她的心里猛的一酸,轻轻躺下来,将朵儿拥进自己的怀里。

心里有着浓浓的愧疚,这些年,虽然物质上从来没有亏待过孩子,自己也尽量陪伴他们,但到底,没有爸爸这件事始终都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上造成了创伤,他们是多么希望能有个爸爸啊,即便是在梦里也在找爸爸。

以前她从来没有想过结婚的事,但在这一刻,她忽然有点动摇,也许……遇到合适的人,可以考虑给孩子们找个爸爸?

老师每次都要先去公司开会处理完公司的事,才能去医院,所以,第二天等她去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上午的十点半了。

刚刚进了办公室,康复病区的护士长就过来了:“关总,高级vip病房的家属已经问过好几次了,您什么时候给病人进行治疗。”

“我这就去。”老师换了白大褂急忙往康复病房走。

乔老太太的病房在康复病区最里面的房间,是个单人套间,洗手间和厨房一应俱全,这也是他们医院最好的病房了。

她敲了敲门走进去,没看见乔泾霆和其他乔家的人,只看见保姆脸色犯难地站在房间中央,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怎么了?”感觉气氛有点不对,老师问。

保姆小王做出一副“你小声点”的表情来,对她招招手就进了洗手间。

老师跟着进去,小王就说了:“老太太正在生气呢,不然关医生您过一会再来吧?”

“生气了?为什么生气呀?”老师好奇地问,“我看着老太太脾气挺好的呀,你做什么惹她生气了?”

小王露出委屈的表情:“我怎么敢惹老太太生气啊,是老太太自己在跟自己生气呢,就把气也撒到我的身上来了。”

“到底怎么了?”老师问。

小王转头看了下门口,压低声音:“是这样的,关医生,老太太那会子失.禁了,弄湿了床单和被褥,我要帮她换,她死活不乐意,还让我走,我又不好强行帮她换,她这个人自尊心很强,让她不满意了,回头肯定会在她孙子跟前说我不是的。”

她叹口气:“老太太以前在家的时候是特别干净的一个人,她怎么可能接受得了自己失.禁这样的事情呢?我也明白的,她不是故意刁难我,是在生自己的气,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但是再不能接受也不能的就这么捂着那个湿的床单和被褥啊,有味不说,也容易着凉不是。可我怎么说,她就是不让换,唉……”

老师看见小王愁眉苦脸的,微笑着抚了抚她的肩膀:“没事的,我帮你劝劝她。”

“你真的能劝动她吗?”小王露出希冀的表情,“老太太看着和善,但其实很固执的。”

老师依然是笑:“我试试看吧。”

她走出洗手间,来到乔老夫人身边:“乔老夫人,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关沁,今天我是来给你做第一次针灸治疗的,想必乔泾霆跟你说过吧?”

乔老夫人点了点头。

老师温和而笑:“不过,我听您的保姆说,您需要换件衣服,是不是?”

乔老夫人有些不高兴地转过脸去,不看她了。

“我们现在这套针灸方案特别适合您,只要针几次,您的身体活动能力和语言能力都能得到明显的改善。乔老夫人,您不想治疗吗?”

乔老夫人立刻转过脸来看着她,眼中露出渴望的表情。

老师轻轻抚住她的手温柔道:“没事的,老夫人,我们这病房里住着的都是跟你差不多情况的病人,他们和你一样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他们和你一样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但是,我们和家属都能理解的!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们面对就好,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及早开始治疗,才能避免下一次,你说是吗?”

乔老夫人立刻点了点头。

知道她已经被自己说服了,老师说:“那我现在就开始帮你针灸治疗好吗?”说着作势要掀她的被子。

她立刻露出紧张的表情,想要摁住被子,不想让老师看到自己尴尬的状况。

这个时候保姆小王走过来,对老师说:“关医生,麻烦您稍等下吧,我帮老夫人换身衣服。”

她去拉乔老夫人的被子,这次乔老夫人没有抗拒。

老师也没走,而是说:“我帮着你们吧,这样快一点。”

她帮小王一起的将乔老夫人抱起来放在旁边的陪护床上,然后小王去换被褥,老师就帮着给乔老夫人换衣服,她给乔老夫人换了无袖的上衣,裤子也只穿了一条腿,方便一会施针。

整个过程,乔老夫人表情都有点尴尬,老师笑说:“以前我爷爷也得过这种病,我很小的时候就学会照顾他了,我特别能理解你们的痛苦,所以长大了才会想要做个康复科的医生,我要让老人们都能体面地度过自己的晚年。”

乔老夫人虽然不说话,但眼中明显有着动容。

很快换好了,他们将乔老夫人重新放在病床上,老师就拉个凳子坐下将治疗小车拉到身边来,上面有全套的针灸针和消毒用品。

她脸色郑重地看向乔老夫人:“我要开始了,期间可能会有点痛,乔泾霆告诉我,您意志力特别坚强能忍住,是吗?”

乔老夫人坚定地点点头。

她微微一笑,就开始了自己的治疗。

她手法非常熟练,而且动作尽量轻柔,尽管如此,有那么几次,她还是看见乔老夫人皱起了眉头,额头上也渐渐开始有了汗珠。

她知道她在隐忍,但治疗过程至少需要半个小时,为了减轻她的痛苦,她轻抚她的皮肤,还跟她讲话,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爷爷是个特别好的老人,他会泥塑,做出来的泥人栩栩如生,小时候我特别喜欢跟他一起捏泥巴,有一次……”

她把自己小时候的窘事说给乔老夫人听,乔老夫人听得津津有味的,说到有趣的地方,甚至还露出笑容来,不知不觉的,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老师手脚麻利地将针灸针全部取出来,又贴心地帮她把衣服穿好,笑着对她说:“乔老夫人,你今天很坚强哦,这种疗法很疼的,你竟然能面不改色地忍住,您比关公刮骨疗伤还厉害呢!”

乔老夫人露出笑容,嘴里“呜呜”说了点什么,这是她第一次在老师面前发声。

老师知道她已经接受了自己,心里十分欣慰,告诉她:“我会把后面的锻炼康复的计划给小王,从今天开始您要配合锻炼一起哦,我相信要不了一个礼拜,您会见到明显疗效的!对了,您还要记得好好吃饭哦,这样才能有力气!”

乔老夫人点点头,她就推着治疗小车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高大的人影走进来,与她打了个照面。

“乔总?”老师唤了声,唤完之后感觉有点不对。

来人的脸看着是乔泾霆,但气质却明显不同。他穿着休闲衬衣,头发要比乔泾霆的长些,皮肤也比乔泾霆白许多,唇角挂着的温柔笑意也是乔泾霆从来没展现过的。

老师立刻回过味来他是谁,那天她给乔老夫人检查身体的时候看过他一眼,当时乔泾霆介绍是自己的弟弟,应该是孪生弟弟吧。

“哦,不好意思,我认错了。”她对他解释。

乔渭霄微笑,对她伸出手来:“乔渭霄,乔泾霆的孪生弟弟。”

果然是,老师笑笑,跟他握了握手。

他伸头往屋里看了眼:“你刚刚给我奶奶扎了针?”

“是啊,乔老夫人表现非常好呢,全程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老师故意提高声音说,像哄孩子似地夸。

乔渭霄的笑容漾大了,这一笑,让他整张脸显得十分温柔动人。

他快步走到奶奶的病床旁边,伸手抚了抚她的脸:“我们小公主今天表现这么好啊,给你个奖励好不好?”他说着手往怀里空抓了下,接着手里就多了一支玫瑰花。

老师意外的挑起眉头,这个乔渭霄跟乔泾霆性格还真是很不一样啊。

乔渭霄把玫瑰花放在乔老夫人的枕头边,温柔地帮她捋了捋头发:“奶奶,你想吃点什么,我出去给你买?”

乔老夫人还没回答呢,他就露出了然的神色:“我知道,你肯定馋赫赫家的鲜奶蛋糕了是不是,我一会去给你买哈!”

保姆小王赶忙说:“二孙少爷,大孙少爷说了,老夫人现在不适合吃哪种东西!”

乔渭霄回头白她一眼:“少吃点没事的,奶奶本来病了就难受,吃两口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有什么关系!”

小王鼓着腮帮子指向老师:“你问关医生吧,她说可以吃,我才敢给老夫人吃!”

乔渭霄转头看向老师:“关医生,我送你回办公室吧?”说着长腿迈开,就到了老师的身边。

两人出了病房,老师说:“乔泾霆说得没错,这个时候确实不大适合吃鲜奶蛋糕,老夫人的身体还在恢复期,暂时还是吃点清淡的比较好。”

乔渭霄耸耸肩膀:“吃一点点总行吧?”

“最好干脆不吃。”老师果断否决。

他像孩子似地讨价还价:“奶奶病了本来就难受,吃点想吃的都不行吗?一点点不会有太大影响的,但是心情肯定会很好的!”

老师笑着摇摇头:“不行。”

他蹙起眉头认真地盯着老师瞧。

老师失笑:“你看什么呢?”

“我觉得你跟我哥是绝配,都这么理智冷静,你肯定对自己也是个非常狠的人吧?”

老师笑容僵了僵,他说中了。五年前被陈泽霖推下山后,谁都无法想像那五年的时间里,她是怎么过的,她每天就睡三四个小时,逼着自己疯狂地学习医学知识,即便是怀孕和坐月子的时间都没停下。

她就用了短短的五年时间,完成了九年的学习量,还选修了两个专业,成为心外科和针灸科的双料博士,这是普通人无法达到的。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她才能自信地站在这里。

看见老师没答话,乔渭霄笑道:“我说中了吧?不过我敬佩你们这样的人,也只有这样才会如此优秀!”

这也算是赞美了,老师对他笑笑,算是回应。

乔渭霄看看表对她发出邀请:“午饭时间到了,不知道关医生能不能赏脸跟我吃顿饭呢?”

“乔先生不用客气,我这边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她的话被手机铃声打断。

老师看了下来电就接通了,那边传来声音:“关总,我朋友给消息了,说云朵幼儿园不收插班生。”

“哦,好的。”老师挂了电话,轻轻叹口气。

她研究了下孩子看的三个幼儿园,感觉这个云朵幼儿园最中意,就让朋友去打听,谁知道人家不收。

“怎么,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说说看,没准我能帮忙?”乔渭霄真诚地看着她。

想到他们乔家毕竟是云城的大家族,也许有点法子,老师便说:“想给孩子找个幼儿园,那个云朵幼儿园不错,就是人家不收插班生。”

“不是不收,而是没有推荐人不收。”乔渭霄微笑道。

老师抬眼看着他。

他悠悠道:“你算找对人了,我跟那边的校董认识,正好可以帮你推荐一下。”

他当着她的面打了个电话,报了老师的名字“关沁”,然后对老师说:“正好明天有个集中面试,你直接带孩子去就好,我已经跟校董打了招呼,幼儿园已经记下你的名字了,去了说名字就好。”

老师连忙跟他道谢。

乔渭霄微笑:“想要感谢我的话,就让我请你吃顿饭吧?”

他看老师似乎还要拒绝,不等她开口就又说:“正好我想给奶奶买点好吃的,也不知道哪种健康,想请你帮我拿个主意呢!”

说到这个份上,老师再拒绝就显得不大好了,只好回答:“那好吧,等我把治疗车送回去,再换件衣服。”

“好,我在楼下大门口等你,不见不散!”乔渭霄立刻灿烂而笑。

乔渭霄开车带老师去了个私房菜餐厅,餐厅看着不大,但饭菜精致,味道非常好。

两人一边吃一边聊天,乔渭霄跟乔泾霆的性格大相径庭,他风趣幽默又健谈,而且还非常有绅士风度,老师虽然跟他刚刚认识,但与他对面坐着吃饭,聊起来就像老朋友一样,丝毫没有拘束感。

他聊了很多,也问了老师不少事情,两人聊着聊着不知怎么的就谈起了喝酒的事情。

乔渭霄笑着说:“我酒量不错,很少会喝醉,但有一次却醉得终身难忘。”

“哦?哪次?”老师有点好奇地随口问。

“那还是五年前了,我记得是儿童节的前两天,嗯,对,就是五月三十号。”乔渭霄歪头想着。

老师心里跳了跳,不是那晚吗?她二十岁生日那晚!

“那天是跟几个朋友一起喝的,他们无聊,叫了好多女孩子来,我之所以记得,是因为那些女孩可真厉害,听说我酒量不错,一直灌我酒,我不喝,她们就找各种理由,你知道到最后连什么理由都找出来了吗?”

“什么理由?”

“她们说,后天就是儿童节了,我喝她们敬的酒就算是送给她们的儿童节礼物,还一口一个‘哥哥’‘哥哥’地叫我,各种撒娇耍赖的,你说我能不喝么,这一喝就喝多了。”乔渭霄一边回忆一边笑,“不然我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那天的日期呢?就因为这个儿童节的事。”

老师没答话,那天她也是喝多了,当时好像是米月、还有几个其他的朋友一直劝她喝酒来着。

“不过幸好那个酒吧就在西顿大酒店下面,我就开了个房间睡了会。”乔渭霄随意地说。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