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张大点就不疼了听话h 知道错了就转过去趴好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叶悠悠脸色煞白。

忙自我安慰,不会的不会的,她吃过药的。一定不会那么倒霉。

看她吓得。

“蠢货,孕吐没那么快。不过……”

霍寒萧眸底暗芒一闪,“如果真怀孕,那就生下来。”

“我生你个头!给你生孩子,我宁愿找块豆腐撞死。”叶悠悠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反应激动。

“……”想给他生孩子的女人不计其数,偷他种的也大有人在,她居然想死?霍寒萧不知该生气还是该觉得好笑。

“呵,嘴上贞烈,那晚是谁先主动摸我?”

他记得很清楚,是她先赖上来,把他摸得浑身是火,才有后面的事情。否则就算中招了,他也能忍住。

“我喝醉了,你趁人之危!”

“看着不是喝醉,而是寂寞难耐。”

和季少阳交往四年,她竟然还冰清玉洁。能不寂寞?

“你才寂寞!”叶悠悠生气地回了句。

“你给我听好了。第一,我不可能怀你的孩子。第二,如果真那么不幸,我会处理掉。要我给你生孩子,绝对不可能!”

她很嫌弃他,打心底嫌弃。

霍寒萧不喜欢这种感觉,“因为我的职业?如果我不是……”

“不止因为你的职业,还因为你的人品,你的一切。我讨厌你的面瘫,讨厌你的目中无人,讨厌你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讨厌你……”

“那你喜欢谁?季少阳?”

“跟你有关系吗?你不是说我不照镜子?既然你那么瞧不上我,还回来干嘛?你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叶悠悠气自己不会骂人。

“送你回学校。”

“不必。”

“你我之间,你从来不是做决定的那个。”霍寒萧霸气的话刚落下,就来个公主抱。

叶悠悠被塞进车里,一路脸色都非常难看。

“你死心吧。”半途,她忽然开口。

“什么意思?”正闭目养神的霍寒萧,睁开那双锐利的冷眸。

“我说你死心吧,我是不会做小姐的。”叶悠悠斩钉截铁地,又强调了一次。

再穷,她也是有底线的。而且她现在已经成功应聘霍氏,她一定会拼了命努力,先成为一名正式的设计师助理,然后是设计师。

他什么时候让她去做那个了?

霍寒萧意识到些什么,厉眉微蹙,“你以为我是做什么的?”

“拖清纯女大学生下水那种皮条客呗。”叶悠悠没好气地回答。

她想明白了。

从一开始,这就是个圈套!

他不但做女人的生意,男人的生意也做,难怪那么有钱。

“挣这种不干净的钱,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叶悠悠讥讽的笑了,“哦,当然不会,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良心。”

“……”霍寒萧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宾利停在校门口。

霍寒萧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低头看了一眼。

是助理的电话。

就这么一眼的功夫,叶悠悠忽然窜了起来,开门就跑,利落的身影在夜色里远去。

霍寒萧接起电话,助理的声音响起:“Boss,老爷子那边传话,让您有时间多陪陪风小姐。”

“告诉他,我没空。”霍寒萧的神情冷了下来。

呵,人都在国外了,还想插手他的婚姻,替他决定娶谁当老婆?

做梦。

霍寒萧挂了电话,看向叶悠悠离开的方向,寒凉的眸子暗了暗。

半晌,勾唇,“小兔子,你以为你逃得掉?”

次日,上班第一天,叶悠悠起了个大早。

坐了一个多小时公交车后,到达霍氏。

“实习期工资三千五,转正后一万,有问题么?”人事经理问道。

“没问题。”

这个工资已经算不错了,而且对叶悠悠而言,更重要的是在霍氏能学到很多宝贵的经验。

叶悠悠开始忙碌,一直到上午十一点,屁股都没沾过椅子。

抱着两箱到她鼻尖的图纸,辛苦地挤进电梯。

手好酸,一直在发抖,快断掉了。

手掌一滑,眼见满箱图纸就要洒出来,一只手稳稳托住,罩住了她的手背。

那只手,干燥有力,充满男性力量。

“谢谢啊。”叶悠悠感激地望向面前高大的身影,却看清男人冷峻的脸那一瞬间,跟见了鬼一样。

“是你!”叶悠悠吓一跳。

“嘭——”两箱图纸砸在她脚背上,痛得她龇牙,“啊好痛。”

她顾不上脚,厉声质问着霍寒萧:“你怎么会在这?”

“你跟踪我?”

“我说过我不会做你那行,你别想拖我下水。立刻离开。”叶悠悠神色严肃。

“我不离开,你又如何?”霍寒萧逼近,冷酷的脸上掠过一抹兴味盎然的浅笑,好似猎人发现了有趣的猎物。

气死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呀!

叶悠悠本能地一记擒拿,推拳过去。

却没想到对方眼明手快,接住了她的拳头,反将她的手反扣在她背上。

“嗯哼……”她闷哼。

霍寒萧贴近她耳边,薄唇划出一道玩味的冷弧,“还会功夫?”

他差点忘了,她家是开武馆的。

叶悠悠扭动着,但挣脱不开。她是会功夫,但在他面前,就变成了三脚猫功夫。

她对付普通人可以的,没想到遇到高手了。

“放开我。”

“求我,我就放开你。”

“休想!”叶悠悠咬牙。

“嘴巴还挺硬。”

下一秒,霍寒萧便将她抵在电梯壁上。

叶悠悠一抓住机会,就伸手去推他。但她没想到,这是霍寒萧故意逗她,转手就将她两只手扣在她头两侧,钉在电梯壁上。

她整个人被迫挺直着,身形暴露无遗。

这羞耻的姿势!

叶悠悠气得小脸通红:“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放开我……”

看着那张粉唇一张一合,霍寒萧又有几分心痒。

相比骂人,这张嘴更适合用来接吻。

若要说霍寒萧最不感兴趣的,女人绝对首当其冲。

试想一下,身边都是同样一副谄媚的面孔。那么再漂亮的女人,也会变得索然无味。

曾经或许有过那么一个不同的,最终却只让他看到人性的自私。所谓的爱情,是多么的脆弱。

而叶悠悠,是唯一一个一出现就让他从生理到心理都感兴趣的女人。

更何况,她或许还会有他的孩子。

霍寒萧扣着她两只手腕,淡淡说道:“脾气太倔强,会吃亏。”

“难道被欺负还得忍气吞声?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叶悠悠瞪着他。虽然她性格温和,与人为善,但是三番两次遭到这种骚扰,她也是有脾气的。

“你再这样我要叫保安了,我要告你骚扰,让你坐牢!”

“你敢么?你不怕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霍寒萧反问。他还能不清楚这丫头的死穴在哪?

果然叶悠悠小脸倏然一白。

一万比一的比例,她有幸被霍氏录用。

可是听说霍氏总裁最讨厌员工私生活混乱了!

这在霍氏,是绝对不能触犯的天条!

万一被人知道那晚的事,说不定会以私生活混乱为由辞退她,她担不起那个风险。

叶悠悠内心十分崩溃,她怎么就招惹上这么麻烦的男人,甩都甩不掉。

她之前是悔得肠子都青,现在肠子都快悔断了!

“怎么?需要我帮你叫保安吗?”霍寒萧眸底闪着笑意,手指慢条斯理的按向了警铃。

“你究竟想怎么样?”

叶悠悠着急地抓着他的手,“我只是一个穷实习生,你跟踪我也榨不出任何好处。”

“所以,我并没有跟踪你。”

“那你怎么会在这出现?别告诉我你在这上班。”

霍寒萧没有否认。他确实是在这上班,只不过公司是他的。

该不会是真的……

白天上班,晚上“上班”,他都不用睡觉的吗?

叶悠悠意外了一秒后,皱起秀眉,“你开玩笑的吧?少爷、皮条客、上班族,你究竟有多少个身份?”

霍寒萧:“能者多劳。”

叶悠悠彻底无语。

她知道了,他肯定是被“送”进来的。

没想到霍氏这样的跨国财团,也有裙带关系。

她好歹是拿了四年奖学金的名校毕业生,居然跟一个“少爷”共事,挺掉价的。

叶悠悠撇撇嘴,没好气地哼:“你会什么啊?”

“我‘会’的很多,你很清楚。”

叶悠悠秒懂,羞了个满脸通红,“别耍流氓。”

“我说什么了么?思想不要太污。”霍寒萧点了点她的额头。

叶悠悠拍掉他的手,“谁污了,你才污。”

“那晚可是你对我霸王硬上……”

“不许说!”叶悠悠忙捂住他的嘴。虽然她和他那什么了,但在那之前,她可是纯洁得像一张白纸。

小手遮住了霍寒萧嘴角扯起的一抹浅笑。

单纯的小丫头,一点也不经逗的,情绪全表现在脸上了。在看多了虚伪的假面具后,这种真实的脸显得格外顺眼。

叶悠悠被他的唇烫了手,急忙松开。

明明是那么冷漠的一双薄唇,却是温度灼人。

她忽然好奇他在别人面前是什么模样,会不会是很高冷的一个人呢?毕竟他就长着一张人畜勿近的脸。

如果没接触过,她一定会认为他高不可攀,不敢主动接近他。

第六感告诉她,他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千万别和他扯上关系。

叶悠悠定了定神,“在同一家公司,我没得选,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就当做不认识。反正公司那么大,见面的机会应该不会太多。”

又要和他划清界限?

霍寒萧挑眉,“如果我不同意呢?”

叶悠悠的脑子飞快一转,急中生智,“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把你当少爷的事情传出去。”

她本来不屑用这种办法,谁叫他太过分,她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霍寒萧沉默,她是在认真地威胁他?

叶悠悠把这份沉默看做了默许,她加重了语气,郑重说道:“你应该知道的吧,咱们的霍总最厌恶私生活混乱的人了。”

“要是他知道你的副业是当少爷,你也不可能在霍氏继续待下去。”

说着,叶悠悠压低了声音,凭借多年的八卦经验添油加醋的说道:“我可是听说了,霍总他残忍暴虐,触犯公司规则的人通通都会很惨,好多跟他作对的人不是疯了就是死了。”

“这些你也听过的吧?”

她抬起那双澄澈的眼,紧紧盯着霍寒萧。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