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开车吗作文 对象说我穿裙子你又能做什么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叶绿荷电话响了,她接通:“喂,什么事?什么?”

她忽然站了起来:“什么?淼跌倒了?为什么?他眼睛怎么了?为什么会漆黑一片?”

叶绿荷惊慌失措地差点要哭出声了:“在哪里,在哪个医院?”

她说着就要转身,叶满溪赶紧抓住了叶绿荷的衣角。

叶绿荷低头嫌恶地掰开她的手:“不要碍手碍脚的,叶满溪,你真是够扫把星的,淼的眼睛已经康复了,可今天一看到你,还有你这个丑孩子就倒霉!”

叶绿荷心乱如麻,如果霍淼的眼睛又失明了,那她怎么办?

她可不想终日面对一个瞎子!

叶满溪拿起桌上的纸笔急忙写了一行字拿给叶绿荷看,她不耐烦地看了一眼。

“霍淼的眼睛需要长期的针灸治疗,他已经断了治疗半年多了,让我帮他继续医治吧!”

“切,你以为整个邺城就你一个中医?”

叶绿荷甩开叶满溪的手。

叶满溪又写:“只有我一个人能治。”

叶绿荷愣了一下,看着小脸苍白的叶满溪,迟疑了。

的确,这段时间一直有医生给霍淼治疗,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叶绿荷咬了咬唇:“你少跟我耍花样,我先去看霍淼!”

霍淼刚巧就在这个医院里,叶绿荷赶到病房的时候,他正靠在床上,脸上戴着墨镜。

他,该不会又瞎了吧?

叶绿荷站在门口腿直打晃,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尽管此刻戴着墨镜的霍淼一如既往的英俊,哪怕是他面无表情的时候,叶绿荷看到这张脸,还是心驰荡漾。

不过,荡漾归荡漾,

如果霍淼瞎了,打死叶绿荷都不会陪着他的,她花容月貌的,让她陪一个瞎子,绝不可能!

叶绿荷退缩了,已经迈进病房的脚又缩了回来。

正准备转身就溜,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霍淼的声音。

“绿荷?”

失明时候的霍淼,听力比任何人都要强一些,叶绿荷哭丧着脸站住。

她转过身,看见霍淼向她伸出了手。

那双大手骨节清晰分明,和他的脸一样好看。

叶绿荷迟疑了,

这是让她扶他,难道他的眼睛真的出了问题?

叶绿荷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床边,扶住了霍淼。

霍淼轻轻握住了叶绿荷的手腕,如果是以前,霍淼主动牵她的手,叶绿荷会开心地跳起来。

但现在,想让自己当他的拐杖,她才不要!

她耷拉着脸扶霍淼坐起来,他的皮鞋就放在地上,霍淼修长的腿垂下来,叶绿荷得蹲下来帮他穿鞋。

如果是霍淼眼睛好的时候,别说帮他穿鞋,就算帮他擦鞋她都心甘情愿。

可是,现在霍淼的眼睛又不行了,她好歹也是叶家的小姐,怎么能干这种事?

手指还没碰到皮鞋,叶绿荷就拧着细眉,逃命似的跑出了门外。

她一口气跑进电梯,正在这时,电话响了,是她爸叶泽闵打来的。

叶泽闵在电话里的语气很开心:“女儿,你和霍淼在一起吧,帮我跟好女婿道个谢啊,周末你们回来吃饭。”

叶绿荷正满肚子不开心,没好气道:“谢什么谢?”

“爸爸的公司,你老公注资了三千万!这些钱可解决了之前棘手的大麻烦了!哎呀,我女儿真有本事,哄的我女婿服服帖帖的。”

叶泽闵喜不自胜的,压根没察觉到叶绿荷的不高兴。

叶绿荷正伸出手指要按电梯键,听到这话,忽然又停下来了。

叶泽闵在电话里喋喋不休地继续说:“女儿,星期三的慈善晚宴,爸爸想要拍明朝陈彦志的画,你跟女婿提一提。”

“你要拍就拍呗,干嘛要跟他提?”

“你真是什么都不懂,你以为上流社会是有钱就行的?让你跟女婿说你就去说。”

末了,挂电话前叶泽闵又好脾气地哄了哄叶绿荷:

“乖女儿,你最棒了,我们叶家能不能跻身上流社会就全靠你了!”

叶泽闵挂了电话,叶绿荷站在电梯里发了呆。

是啊,她不想伺候瞎子,可是霍淼现在可不是小破楼里的瞎子,他可有一双翻云覆雨的手,掌握商场的生杀大权。

如果离开了霍淼,她可就不是现在威风八面的叶绿荷了。

不行!

她跺了跺脚,电梯轿厢也跟着晃了晃,她吓的紧握住扶手,咬了咬唇。

她不能伺候瞎子,但也不能离开霍淼!

她要让霍淼的眼睛康复!

叶满溪,对,叶满溪!

叶满溪可以治好霍淼,让她永无后顾之忧!

她正要按下叶满溪所在的楼层,

忽然,电梯门打开了,身形修长如玉的霍淼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叶绿荷彻底愣住了,

他只穿了一件白衬衫,黑色高定西装搭在臂弯里,虽然没有打领带,但强大的气场依旧足以震慑全场。

叶绿荷站在他身边,大气也不敢出。

直至,那阵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忽的响起,

“刚才怎么了?绿荷?”

他感觉到自己在电梯里了?叶绿荷张口结舌地看着他:“啊,呃...”

那张英俊的脸慢慢转向她,霍淼薄唇上扬些弧度,微笑着摘下了墨镜,澄黑的眸光闪烁着,仿佛叶绿荷手指上最亮的钻石。

“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没,没有……”叶绿荷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她呆呆地注视着霍淼晶亮的眸,看见他朝着电梯键伸出手:

“去几楼?”

“去,去...”叶绿荷看着他精准地按了负一层的电梯键,再傻子一样看他的眼睛。

他看上去好像没瞎...

“干嘛一直看着我?”霍淼一边整理袖口一边漫不经心地询问她:“怎么了?”

忽然,他皱了皱眉头,低语道:“是谁给我钉的袖扣,两只袖扣不一样的。”

叶绿荷探头过去一看,果然不同,但细微的变化要仔细看才能看得出来。

这么说,霍淼压根没瞎?

叶绿荷的笑容立刻漾满了唇角,挽着霍淼的手臂,甜腻道:

“刚才接到电话说你跌倒了,把人家给吓坏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眼前忽然一黑就跌倒了,刚才检查完,没什么大事。”

霍淼继续整理他的衣袖,叶绿荷手就从他的手臂上掉下去了。

霍淼的语气好像有点冷,唇角也是笔直的,再没有笑意。

叶绿荷笑的更甜:“没事就好,人家可担心了。”

“你转头就跑,我还以为你嫌弃我。”

霍淼整理完他的袖口,双手落入口袋,似笑非笑地注视着叶绿荷。

霍淼不开心的时候,他还不如不笑,至少不会让自己这么胆战心惊。

她舔了舔嘴唇,脑子里转得飞快:

“怎么会?我是想起了一个高人,想请她给你治病,淼。”叶绿荷贴上去,把自己的脸紧贴在霍淼的胸口:“你都不知道我对你的爱,满的都要溢出来了。”

霍淼的手轻轻地落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到了。”

然后电梯门打开,他率先迈步走了出去。

叶绿荷讪讪地看着霍淼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将笑容堆在脸上跟了上去:“淼,你慢一点嘛,等等人家...”

......

叶满溪出院了,保镖帮她付了住院费,又给孩子买了很多婴儿用品。

叶满溪谢了又谢,她不能讲话,只能深鞠躬。

保镖其实是叶绿荷的司机,以前在叶家进出总能见到低眉顺眼的叶满溪,对她心生怜惜。

保镖赶紧拉住她说:“不用感谢我,你好好养大孩子。”

小宝宝躺在叶满溪的怀里睡的正香,她好乖的,不哭也不闹,醒了就睁着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看着叶满溪。

连保镖都忍不住说:“别看把孩子给涂黑了,但她的眼睛还是好漂亮的,你看多美。”

叶满溪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孩子柔嫩的脸蛋,她倒不想让孩子出落的太漂亮,省得叶绿荷转坏脑筋。

她的宝宝还没有名字呢,叶满溪在纸上写道:“您是我和孩子的恩人,请帮孩子起个名字吧!”

保镖赶紧摇手:“我只是个司机,我哪会起名字啊。”

叶满溪想了想,在纸上写上两个字:“半夏。”

这是一个中药材的名字,有燥湿化痰的功效,块茎壮,很不起眼,叶满溪只希望女儿越不起眼越好。

保镖连连点头:“这名字好啊,又上口,又好听。”

保镖帮叶满溪提着大包小包往病房外面走,忽然看到了叶闵泽满脸堆笑地向她走过来。

叶闵泽怎么来了?

叶满溪站住了,叶闵泽夸张地向她张开了怀抱:“女儿...”

叶满溪躲开了他,叶闵泽的手臂很尴尬的悬在半空中。

他干笑着把目光投向孩子:“我来看看孩子,呀,这孩子怎么这么丑?”

他脱口而出后又觉得不妥,干咳了几声:“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满溪,我是接你回家的。”

叶闵泽每次出现在叶满溪面前都黄鼠狼给鸡拜年,绝对没什么好事。

自己被叶绿荷关了半年之久,想必叶闵泽也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但他连问都没问一声。

所以,现在自己身上一定有什么有用之处,不然他才不会出现。

叶闵泽看叶满溪面若寒霜的样子,陪着笑脸:“爸这几天太忙了,这不是来接你了吗?”

反正叶满溪现在也无处可去,她倒想看看她爸要干什么。

叶闵泽扶着叶满溪上车,在路上就迫不及待地跟叶满溪把话挑开了。

“满溪,是这样啊,你不是一直想回你外公的医馆?”

听叶闵泽提到了外公的医馆,叶满溪立刻抬起头来。

看着叶满溪发亮的眸,叶闵泽笑了:

“那你休息几天就去医馆吧,爸爸答应你的事情,什么时候没做到?”

能回医馆,是叶满溪的心愿,但她晓得她爸肯定有转折。

果不其然,叶闵泽的但是来了:

“但是呢,满溪,你还有个很重要的工作,一去医馆就得开始。”

叶满溪注视着叶泽闵,女儿的眼神太凌厉了,叶泽闵有点心虚地转开了脸:

“是这样的啊,霍淼的眼睛还需要后续治疗,当时是你治好的,所以后续治疗你来做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叶满溪的心狂跳起来,她一直想继续帮霍淼治病的。

叶闵泽又说:“不过呢,你现在这个样子去给他治病不行的,你得变个样子。”

叶满溪咬住了唇,她晓得一定是叶绿荷让叶闵泽来找她谈的。

上次叶绿荷来的时候,从她接听电话惊慌失措的表情上叶满溪就知道,一定是霍淼的眼睛出了问题。

叶绿荷无计可施,只能找叶满溪给霍淼治疗。

你穿裤子我又能做什么呢?这句话的潜在的意思就是说:我的身体你都不能碰,我还能碰你什么?你要是回答的不好,他会觉得你是在嫌弃他,你要是回答的很好,他会觉得你很懂事,你要是回答的很好,他会觉得你是在夸奖他,你要是回答的不好,他会觉得你是在嫌弃他!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