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渺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作文课 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公交车爽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厉凌烨俊脸一沉,才要推开这个女人,就听怀里的女人柔声的哀求道:“对不起,你要是不喜欢我,不想带走我也没关系。

我不怪你。

是我不该肖想你。

你只要带我离开这里就可以了。

谢谢。”

越说到最后,白纤纤的声音越小。

厉凌烨脸上的冷漠,终于让她清醒了,他是她的遥不可及的一个梦,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不该去破坏他的幸福。

那微哽的声音,听得厉凌烨不由得一愣,实在是不懂这个女人在玩什么把戏。

但不管她玩什么,都不能破坏了弟弟厉凌轩的婚礼,这个锅,他先背了,等厉凌轩结了婚,再澄清好了。

否则,大婚的好日子,弟弟的新娘子闹起来影响实在是不好。

“都散了吧,她怀的是我的孩子,与厉凌轩无关。”

白纤纤秒愣,厉凌轩说他怀了他的孩子,还说与厉凌轩无关。

有点拗口,有点绕。

难道是她从小到大语文学的实在是太差,所以,听不懂吗?

不管了,他认就好。

白纤纤惊喜的在他的怀里蹭了蹭,“我不想嫁给凌忠,你带我走好不好?”

“好。”厉凌烨没有任何的迟疑,此时为了给弟弟的婚礼保驾护航,不再出任何的差错,他全都忍了。

微一弯身,就打横抱起了白纤纤,然后,直奔自己的车。

白纤纤就觉得自己是做梦了,她一定是又做梦了。

在厉凌烨怀里的感觉真的太好了,她就想一辈子这样靠在他的怀里,赖上他,再也不分开。

“厉凌轩,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等离开这里,她就去医院,去检查自己怀孕的事情。

如果他喜欢,哪怕他不给她任何的名份,她也认,她就是想要生一个他的孩子。

厉凌烨好看的眉心轻拧,这个女人绝对是精神不正常,臆想生厉凌轩的孩子臆想到了这样的程度。

厉凌烨冲着洛风点了点头,洛风便立刻打开了车门。

他随即将怀里的白纤纤送进了车里,“送她去警察局,凌轩的婚礼结束之前,任何人不得保释她出来。”说完,他“嘭”的一声关上车门,转身便往酒店大堂走去。

等白纤纤终于反应过来他所说的每一个字的时候,黑色迈巴赫已经启动,直接驶向了警察局。

白纤纤慌了,冲着洛风道:“你放我下去好不好,我真的怀了厉凌轩的孩子。”

她没有说谎,真的没有。

虽然是她算计了厉凌轩怀的孩子,但好歹是他的骨肉。

她很确定,就是厉凌轩的。

洛风不耐烦的瞟了她一眼,厉凌烨让他送警察局,那就一定送警察局。

随手摁下了车子挡板,耳不听为净。

半个小时后,白纤纤真的被送进了警察局。

真的进了小黑屋的时候,她突然间就想通了。

这样也好,虽然厉凌轩不要她,可是,凌忠也带不走她。

等厉凌轩的婚礼结束了,她的身体也恢复了。

也就自由了。

蜷缩的靠在墙角,厉凌轩,他给她上了这世上最残忍的一课。

男人和女人,谁先爱上,谁就是卑微。

五年后,机场。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出现在机场的出口处。

白色的休闲西装,明明是很中性的打扮,可是穿在白纤纤的身上,只觉得妩媚英气,活生生的添了一份可爱和甜美。

走在她身边萌得象布娃娃的小男生,也是同样的打扮。

亲子装。

抑或,是姐弟装?

渺渺拉着小款的行李箱就象是个行走的小绅士,比起白纤纤来,一样的惹眼。

“哇,那孩子太可爱了,看到他我都想生二胎了。”

“生呀,就怕你二胎跟一胎一样,后悔吧你。”

“真想去问问他爸他妈是怎么生下他的,怎么就那么好看呢。”

“那还用问吗,肯定是基因强大,人家父母都好看。”

“嗯,他姐姐的样子也好看,看来那一家人的长相都差不了,真羡慕呀。”

渺渺拉着行李箱的小手突然间一顿,转头,酷酷的纠正正八卦他和妈咪的那个女人,“她不是我姐姐。”

虽然叫姐姐证明白纤纤年轻,这是好事,可是差了辈份总不好吧。

“那她是……”两个女子好奇的问到,不会是母子关系吧,那女孩看起来太年轻了。

不可能。

“我不告诉你。”渺渺一扬小脑袋,重新拉起行李箱,快步的追上白纤纤,很快就出了机场大厅。

白纤纤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的时候,渺渺也拎起了他的小行李箱,惦起脚尖丢进了后备箱,“妈咪,搞定,我们走吧。”

白纤纤怜爱的摸了摸儿子的头,牵着他的小手坐进了出租车。

“T大。”她报了T大的地址。

出租车启动的时候,车后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徐徐停下。

厉凌烨下了车,眸光掠过前面的出租车,他是不是眼花了,就觉得刚刚上出租车的女孩象是五年前那个被他送进警察局的女孩。

不是说她已经离开T市了吗?

这又回来,又想打弟弟厉凌轩的主意?

“厉少,马克先生马上就要到了。”洛风迎上来,不明所以的提醒厉凌烨。

厉凌烨这才起步走进了机场。

白纤纤的出租车停在了T大北门前。

“宁宁,去草坪上坐一下,妈妈打个电话让人来接咱们进去,可能要等一会。”T大很大,开车绕一圈都要好久,更别说是走路进去找人了。

路痴的白纤纤根本不知道怎么进去,只好打电话求救。

站在T大的大门口,她心中无限感慨。

五年前,她多想成为T大的一员,可到底还是错过了。

但转头看渺渺,她不后悔。

虽然当年无法走进T大,但现在,她可以回来弥补五年前的错过。

T大,她回来了。

只不过,再也不可能是大一的新生,而是硕士研究生了。

几分钟后,一辆白色校园车驶了过来,开车的男子远远就看见了路边的一大一小,更看到了远处近处不停瞟向一大一小的目光,急忙把车停到了白纤纤的身边,“白纤纤,是吗?”

“你就是陆少离同学是不是?”

陆少离拎起她的行李放到了车上,“嗯,这位是……”看着屁颠颠起身跑过来的渺渺小朋友,陆少离微微一愣。

“她是我妈……”渺渺小朋友说到这里时不由的一顿,因为,他接收到了白纤纤警告的目光。

说好了到学校走到哪都叫到哪的姐姐的,他是男人,答应了就得做到,“她是我妈妈的女儿,我姐姐,我叫渺渺。”

渺渺不慌不忙的顺了下去。

说完,渺渺扭头冲着白纤纤一笑。

小家伙在求表扬。

他很机智有没有?

他一点也没有说错呢。

白纤纤自然是给了儿子一个赞赏的微笑,“乖,咱们进去吧。”

“白纤纤,你弟弟也要跟你住进来吗?”陆少离想起导师的嘱咐,要他安排好白纤纤的一切,可他实在是没想到白纤纤还带了一个小跟屁虫过来上学。

这可是天大的奇葩呀。

虽然研究生可以结婚生子,不过生了也都是休学了偷偷生,生完了也都是交给老人去带,就没见过带到学校的。

当然,白纤纤这个可能是例外,只是她弟弟而已。

“我很乖的,我不会给姐姐捣乱的,大哥哥你放心吧。”渺渺大眼睛这看看,那瞅瞅,这学校的环境还不错,他还算喜欢吧。

既然是白纤纤非要来的地方,嗯,身为她唯一的亲人,他支持。

“宁宁真乖。”陆少离欣赏的点了点头,很喜欢这孩子。

校园小白车停在了校园里的单身公寓前。

这是白纤纤回国之前导师为她申请到的。

干净整洁,很不错。

母子两个安顿好,已经是天黑了。

还没倒过来时差的渺渺精神着呢。

“妈咪,我想出去逛逛。”从小到大,他一直都在欧洲,虽然他也是黄种人,可是看到满世界的黄种人,还是觉得稀奇。

就是在飞机上睡一觉后,再下来,就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了。

真好玩。

“不行,乖乖看动画片,妈咪还有工作要做,明天带你出去好不好?”白纤纤摇摇头,她很忙。

可是不忙才糟糕呢,不忙他们母子两个的生活都成问题。

“妈咪,我自己出去玩就好,我看这学校的环境不错,治安也好,你放心吧,我没那么蠢被坏人拐走的,况且,我有定位手表哟。”渺渺说着,就扬了扬小手腕上的手表。

白纤纤失笑的摇摇头,这孩子,她常常说不过他。

“要乖哟,半个小时内必须回家,明天妈咪带你去找幼儿园。”

“明天就要上幼儿园吗?”小家伙嘟起了小嘴,有些不开心的样子。

“不想去幼儿园?”

“我还想熟悉熟悉这里呢,后天再去幼儿园好不好?”他明天要去见见那个他所谓的爹地,好好的教训一番。

不要妈咪的爹地,就是坏爹地。

可是,他就是想见见啦。

“行,都听宁宁的,不过明天咱们先找好幼儿园,这样后天一早直接过去就可以了,怎么样?”白纤纤很民主的征求小家伙的意见。

渺渺沉吟了一下,想到还有一天的自由时间,他应该可以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了,“行,就这么定了。”

一溜烟的,孩子出了房间,去校园里玩去了。

白纤纤打开了手里的书藉,开始工作了。

她接了一些翻译的活,时间上不要求,只要翻译的语言标准到位就可以。

这也是她这几年养活自己和宁宁的生活技能。

呆在法国的这几年,让她精通了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时常做做现场翻译,全都可以贴补家用。

公寓楼的楼下,渺渺拦住了一个漂亮姐姐,是T大的大学生,“姐姐,你认识这个人吗?”

女孩看向了他的手机,是视频截图,截图是个男子,她一眼就认出是厉凌轩了,“认识,小朋友是不是很喜欢看他演的电影电视剧呢?”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