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身体缓解儿子高考压力的句子 嗯宝贝儿子用力妈妈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陆辰修见她这样的状态,突然有些不习惯了,但是刚才他看的清楚,是因为那串项链。

他伸手想摸摸她的脑袋,却被她躲开。

陆辰修不禁悄然一笑,拿出一个小礼物盒子来,那盒子精致的很,递到余沐恩眼前。

“傻丫头,还有什么东西是你想要却得不到的?”

他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串项链,同样是字母,却少了一个Y,只有ME两个字母。

这串项链明显更精致贵气一点,余沐恩眼前一亮,她有些惊喜,但也只是一瞬即过。

“七叔,不一样……”余沐恩接过项链,还是不太开心。

“嗯?”

“那是朋友送的,这是你送的,我那是第一次收到朋友的礼物,可是在七叔这里就不一样了,礼物就没有断过。”

陆辰修似乎并没有将这句话听进去,他拿起项链给她戴上。

“这不光是你的名字,还是我。”陆辰修轻言淡语,却意义非凡。

“我?”余沐恩充满灵气的眼睛看向他。

“不是你,是我。”陆辰修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的很清楚。

不是余沐恩,是他。

余沐恩先是怔了一下,轻轻舒了一口气,想了半天,又用手摸了摸,嘴角这才有了笑意。

“沐恩和七叔……”嘴里还念念叨叨的,一路上都没有停。

陆辰修的心思余沐恩是不会懂得,在余沐恩的世界和意识里,七叔是七叔,是她最亲的人,是她离不开的人。

而在陆辰修的世界里,余沐恩是什么,不可言说。

“沐恩,过几天在英国有场婚礼,想不想去?”

余沐恩还沉浸在项链的寓意中,都没思考,直接回答:“好呀。”

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惊呆了,“你要带我去英国?”

陆辰修微微颔首,表示她没有听错。

“你真的要带我去英国?”余沐恩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突然觉得今天得到了好多惊喜。

以前陆辰修每次出国出差的时候,余沐恩总是央求着能带上她,可是都被陆辰修拒绝,现在却主动问她去不去,她当然要去了!

“你要先把伤养好了,否则……”陆辰修故意放出去威胁的眼神。

“遵命!”余沐恩当然什么都答应,“只要你真带我出国玩,我什么都答应!”

陆辰修宠溺的眼神像是冒着暖气的温泉,让余沐恩深陷其中,极其享受。

“对了七叔,还有一件事我想说的。”余沐恩突然又蔫儿了下来。

“嗯,什么事?”

“我有场考试被老师叫出去,试卷没来得及写完,这次考试可能上不了A大了……”

陆辰修轻轻嗯了一下,还以为什么事,原来就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七叔,我如果去B大,就离你远了……”

余沐恩见他没有反应,心里有些紧张,还以为他生气了。

“你想上A大?”陆辰修问道。

她点头,毕竟是在家门口,当然首选A大。

“会考上的,相信我。”

“这几天你就好好养伤,考试的事情不要再想了。”

陆辰修安慰道,余沐恩的成绩向来都是拔尖的,考上A大是意料内的事,他原本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掺一脚,但是既然是特殊原因导致,那自然就要帮她。

上A大,只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

陆家。

余沐恩一连在床上躺了好几天,陆辰修根本不允许她下床,即便他不在家的时候,也是吩咐刘婶监督她,导致她都快发霉了。

“刘婶,不让我下床就算了,澡总归能让我洗吧?”余沐恩脚一伸,给刘婶看。

“都好的差不多了,都能蹦跶了。”

刘婶摇头,可不敢让她下床,毕竟是少爷吩咐过的。

余沐恩有些窝火,都怪七叔下的死命令,不然刘婶肯定会让她下床的。

她脑筋一转,说道:“刘婶,我想吃桂花桃胶了,你能不能帮我做一碗?”

刘婶心思实在,她一听余沐恩想吃东西,瞬间就忘记了少爷的吩咐,立马下楼去做。

余沐恩偷着笑,刘婶向来疼她,骗她简直易如反掌。

她看着刘婶离开的身影,高兴坏了,偷摸着下了床走进浴室,想舒舒服服泡个澡,然后她把浴室的门反锁住,到时候刘婶肯定就拿她没办法了。

“好舒服……”余沐恩躺进去的那一瞬间,感觉自己舒服的要冒泡泡了。

她闭上眼睛,幻想着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国游玩,每每听到同学说起他们一家人去了哪国哪国,她就心生向往,现在终于可以和七叔一起去了。

渐渐地,不小心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朦朦胧胧的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她半梦半醒,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可是她在浴缸里泡的太久了,脑袋有些眩晕,昏昏沉沉的,打不起精神,身体也有些虚麻。

她深吸一口气,准备从浴缸里出来。

只是就在她刚刚站起来前脚准备踏出去的那一刻!

嘭一声!

浴室的门被踹开!陆辰修毫无预兆的走进来!

两双眼睛对接的那一瞬间,纷纷愣在当场。

余沐恩身体上只有些许的白色泡沫做遮挡,衬出娇嫩雪白的肌肤和玲珑有致的身形,她的神经猛然一崩,本能的伸出手遮挡胸前,脸颊唰一下瞬间滚烫!

扑面而来的香气让陆辰修欲罢不能。

他原本冰冷紧张的双眸突然有了变化,这种感觉从眼睛传到心里,再从心里传到双腿之间。

他屏住呼吸,立马侧过身去,随手拿起浴巾丢过去。

“赶紧披上!”低沉的嗓音略微压抑着什么。

余沐恩咬住下嘴唇,慌张的将浴巾披上,可是却没想到脚下一滑,哪哪都扶不住!

“七叔!”就在她直直的向正前方载下去的那一刻!

陆辰修回眸,大惊,本能的冲过去伸出手抱住她!

可是……

余沐恩虽然没有跌在地上,但是她明显的感受到了陆辰修的身体在僵硬,她也跟着僵硬起来。

她屏住呼吸,生怕被陆辰修感知到她身体的起伏,她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发烫,内心的羞耻感瞬间爆满,她鼻尖一酸,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陆辰修见状,眉头皱起,看到她眼眶泛红,心脏倏而一抽,像是被人狠狠勒住,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

他强装自己表面上毫无波澜,给余沐恩裹上浴巾,然后将她抱到床上。

“擦干净,好了叫我。”陆辰修转身离开,给余沐恩留下空间。

“七叔”余沐恩叫住他,然而刚对上他那双漆黑的眸子,立马就紧张的低垂着头。

“没……没事……”

她想问他刚才是不是什么都看见了,可是这种话又怎么问的出口……

她将身体擦干净,换好了睡衣,这才松了一口气。

“七叔,我好了……”余沐恩喊七叔的时候,声音有些颤。

陆辰修这才打开房间门,只是并没有走进来,声音带着些许斥责:“为什么不听话?”

余沐恩没想到事情会到这种地步,她只是单纯的想泡个澡而已,想想刚才发生的事情,她箍了箍抱在怀里的枕头。

“七叔,你别生气了,我下次一定听话。”余沐恩投过去诚恳的目光。

陆辰修见她的睡衣是吊带的,锁骨和肩膀通通露在外面,顿时又有些控制不住。

“以后这种睡衣不要穿了。”他命令般的口吻。

余沐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睡衣,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妥,以前都是这种吊带睡裙,怎么以后就不给穿了?

可是她见陆辰修的表情有些阴沉冷漠,也就乖乖的点点头。

“七叔说什么就是什么,沐恩听话。”余沐恩眨巴着眼睛,只是她并不清楚自己现在的样子简直就让陆辰修把持不住。

傻孩子,你这是在放电啊!

陆辰修转身,轻咳一声,“好了,下楼吃饭。”

余沐恩终于笑了,她知道自己只要撒娇,就肯定管用!

“抱我!”余沐恩张开手臂,又开始撒娇,她想让陆辰修抱着她下去。

“自己走。”陆辰修头都没回,直接下了楼。

余沐恩噘嘴,不抱就不抱!

其实她的脚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行动自如,她走到楼下餐厅坐下。

“小姐,桃胶熬好了,我给你盛一碗?”刘婶并不知道楼上刚才发生了什么,一直在专心给她熬东西。

“桃胶?”余沐恩一时忘记了自己原本说的话,后来立马反应过来。

“好,多盛点桂圆。”她悻悻的看向陆辰修,见他毫无反应,这才放心。

“咦,不是桂花桃胶吗?”刘婶疑问的看着余沐恩。

余沐恩一时语塞,好尴尬,露馅了……

她小心翼翼的看向陆辰修,结果发现陆辰修已经在盯着她了。

余沐恩苦笑着:“我最近记性不太好……”

“刘婶向来疼你,以后不许再这样了。”陆辰修轻轻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虽是训斥,却满眼宠溺。

余沐恩立马点头,她当然知道刘婶疼她,所以才好骗啊……

“今晚收拾东西,明天去英国。”

“七叔,我现在也算毕业了,我不想再穿上学时穿的衣服了,可不可以重新买?”余沐恩接过刘婶端过来的桃胶,小口吃着。

陆辰修点头,“可以。”

余沐恩也没什么机会逛商场,这个城市的很多大型商场都是陆辰修的,她偶尔逛几次也都是清了场的,甚至连店员都没有,总感觉没什么意思。

“七叔,这次可不可以不清场呀?”余沐恩试探的问道,她知道陆辰修几乎不在公众场合露面,所以也能猜到答案,只是她还是想问试试。

陆辰修放下筷子。

“怎么,不喜欢那样?”

余沐恩缓慢的点头,认真的点头,她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

“好。”

云淡风轻的一个好字,却让余沐恩特别开心,她甚至连晚饭都没吃几口,就等着陆辰修带她去逛街。

饭后他们去了商场。

余沐恩挽着陆辰修的胳膊,却总觉得周围的人都在看他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七叔,他们为什么总是看我们……”余沐恩不喜欢这样。

“这就是不清场的后果。”陆辰修比余沐恩更讨厌被人看来看去。

余沐恩有些受不了了,她拉着陆辰修随便进了一家店,先躲起来。

只是没想到,就在她刚刚进去,迎面就碰到了一个人。

他们四目相对,余沐恩挽住陆辰修的手紧了紧,她脑海里开始闪出两年前的画面,顿时有些窒息,有些压抑。

她看向楚晞的腿,似乎已经无碍了。

楚晞顺着余沐恩锁骨间的项链看过去,然后又看到她挽着陆辰修的胳膊,眼神泛出让人看不懂的光。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