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中考将自己奖励给孩子 哦妈妈受不了了儿子快点插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余沐恩洗完澡出来,陆辰修躺在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

说到底,她还挺感谢那个佳佳,如果没有她上演那么一出好戏,余沐恩也没机会和陆辰修一起睡。

她蹑手蹑脚的爬到床上,像小时候一样,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紧紧贴住陆辰修,感受他的体温。

“我没事!”余沐恩边戴手链边下楼梯,结果!

“啊!”她一个没注意踩空了一节,直接从上面滚了下来!

“小姐!”刘婶吓坏了,心脏一哆嗦,连忙跑过去。

“好……痛……”余沐恩的右腿摔伤了,尤其是脚腕处巨疼无比,她缩在地上没办法动弹,眼泪瞬间灌满了眼眶。

“我去给少爷打电话!”刘婶急的直跺脚,也不敢碰她,第一反应就是赶紧通知少爷。

“别扰他工作了,我没事……”余沐恩强撑着用左腿站起来,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今天是高考的日子,爬也要爬过去。

“来不及了刘婶。”她让刘婶扶着她上了车。

刘婶见劝不动她,等她走后,立马去给陆辰修打了电话。

余沐恩到了考试的学校,发现章程已经到了,她打开车门想下车,发现只有左腿能行动,右脚腕已经肿了。

章程似乎本来就在等她,见到她立马就走了过来。

“你的脚怎么了?”章程见她脚腕肿那么大,有些吃惊。

“摔了一下,没事。”余沐恩强装没事,可是刚走一步立马就不行了,疼痛感席卷全身,瞬间就冒出汗意。

章程见状,直接扶着余沐恩,“别逞强了,我扶你进去吧。”

余沐恩投去感谢的目光。

“哟,这不是章程嘛?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酸不溜秋的话从他们两个人的侧方传来。

说话的人竟然是曾琪,两年不见,她没什么变化。

然而余沐恩回头的那一刻,曾琪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铁青,她没想到,余沐恩竟然变得比以前更美了。

“你胡说什么,转校了都封不住你的嘴!”章程向来不喜欢曾琪,但是碍于他们的家长都互相认识,也不好怼的太过分。

余沐恩不再看她,回过头来,被章程抚住的胳膊僵了僵。

“我说,你这个小女朋友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曾琪故意的很明显,她跟过来,和他们并排走。

“我想想……”她挑衅的说道,“我想起来了!这不是你哥们的前女友嘛!”

曾琪看到余沐恩的项链,眼神变得很奇怪。

章程闻言,瞬间火了,怎么说他都没关系,可是余沐恩可禁不得这样被说。

“曾琪,你知道楚晞为什么不喜欢你吗?”章程问道。

曾琪收了笑意,她知道章程和楚晞的关系最好,当然想知道楚晞为什么不喜欢她。

“就因为你这张不饶人的嘴!”

“他喜欢恬静乖巧的女孩,你是吗?”

曾琪看向余沐恩,心中的恨意悄然又增加一分,章程口中的人不就是余沐恩吗!拐弯抹角的说这些嘲讽她有什么意思!

她狠狠瞪了余沐恩一眼,转身离开。

章程把余沐恩送到了考场坐下,这才去了自己考场。

只是没想到,曾琪竟然和她一个考场,余沐恩坐在曾琪的前几排。

考试过程中,不知道为什么曾琪突然举手,叫了老师过去,趴在耳边说了几句,指了指余沐恩。

监考老师随即走到余沐恩身边,“你跟我出来一下。”

余沐恩正在答题,她看了看自己的试卷还有一部分没写完,结束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有些犹豫。

老师见她一动不动,立马严肃起来,“快点。”

她只好放下手中的笔跟着出去。

“项链,手链摘下来,没收。”

“为什么?”余沐恩不解,她又没作弊。

“同学,高考是很严格的,不可以带任何可以作弊的东西进去,你摘下来给我拿去验一下,如果上面动了手脚,你就算作弊。”

余沐恩没想到一根项链却被怀疑有作弊的嫌疑,她依依不舍的拿下项链手链,递到监考老师的手里。

“考完试我还能拿回来吗?”余沐恩问道。

“铃铃铃本场考试已结束。”

余沐恩慌了,她的试卷还没有写完!为什么会这样!

她求救似的看向监考老师,两眼有些水珠挂着,“老师,能不能宽限我几分钟?拜托了……”

监考老师没有理她,开始收卷。

她赶紧坐下来趁收卷还没收到她的位置,能多写几个字是几个字。

“活该!”曾琪在后面幸灾乐祸,“人人口中的好学生,考不上A大看你挂不挂得住脸!”

余沐恩皱着眉,飞快的写着,却被监考老师抽走,一个不注意试卷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印记。

“老师,那项链一定要好好检查,上一届就出现过这种事情呢!”曾琪讨好的看向监考老师。

余沐恩攥紧了双拳,她在忍。

只要曾琪再多说一句,她就对她不客气。

“真是仗着自己长了一副好皮囊就以为谁都喜欢了。”曾琪嘲笑着,开始收拾东西。

余沐恩想不明白为什么她故意耽误她的考试,却还这么理直气壮。

她面无表情的拿起旁边同学桌上的可乐,使劲晃了晃,拖着肿着的脚腕,走到曾琪面前,毫不犹豫的对着她的脸打开,可乐因为气体的冲击,直直的冲在曾琪的脸上。

“余沐恩你犯什么神经!”曾琪下意识的站起来往后退,但是脸和头发都脏了,衣服也是。

“我从来没惹过你,你却处处针对我,其他小事就算了,可你偏偏在考试的时候挑拨。”

余沐恩就这样站着,语气冷淡。

“曾琪,有些事,还是不要得寸进尺的好。”

话毕,转身。

曾琪根本不想听余沐恩在说什么,拿出纸巾胡乱的擦拭,她越擦越气,恨得牙痒痒,正巧看到余沐恩的脚腕肿了,立马来了精神。

她故意跑的很快,从余沐恩身边跑过去,然后使劲用肩膀撞她。

余沐恩被这么一撞,重心不稳,直接摔在地上,右脚腕又摔了一次!

真的……好痛!

曾琪哼了一声,头都不回的跑了出去。

余沐恩的脚腕火辣辣的疼,她扶着墙,慢慢的挪着,后来还是章程将她送了出去。

刚走出校门,就看到不远处停着七叔的车。

“七叔!”余沐恩见到七叔下了车,眼泪瞬间从眼眶崩出来。

陆辰修气质挺拔的身姿在阳光下格外耀眼,他完美的五官如同被冰霜浸透,哪怕热辣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也融化不了他骨子里的冷漠。

陆辰修见到余沐恩的模样,立马皱起了眉头,阔步上前,毫不犹豫的将她抱起。

“七叔……好痛……”余沐恩在陆辰修的怀里,连说话都变得娇滴滴。

章程愣在原地,他不曾想到余沐恩竟然会撒娇……

看了看刚才一直扶着余沐恩的手,尴尬的往回收了收,默默的转身离开。

“怎么这么不小心?”陆辰修轻轻的将她抱进车里,语气中有些斥责的意味。

“下午的考试不要去了。”

“不去考试怎么行?”余沐恩脑子嗡了一下,委屈道:“我又不是故意的……”

“去医院。”陆辰修不给她任何机会,直接吩咐司机开去医院。

一路上他都没和她讲话,余沐恩偷偷瞄了几眼,知道他是担心自己。

“七叔,你是今天早上回来的?”

“我不让刘婶给你讲,结果她还是给你讲了,没耽误你事情吧?”

陆辰修一看到她的脚腕肿成那样,就不想搭理她。

到了医院后,做了检查拍了片子,情况还好,没有骨折,就是崴到了,回家休养休养就好。

余沐恩看了看时间,下午的考试就快要开始了,她觉得自己那么多年来的努力就只为了这几场考试,如果就因为脚崴了就不去了,那就真的会后悔死的。

陆辰修原本是真的生气,可是后来禁不得余沐恩的软磨,只好又送她去了考场。

一连两天,陆辰修亲自车接车送。

最后一场考完后,余沐恩瘸着脚去找了收走她项链的老师,想让她把东西还回来。

可是却没想到,那个老师只拿出来了手链。

“那个项链被你朋友拿走了,说是你脚不方便,所以她来拿的。”

余沐恩第一反应是章程拿走了,可是想想又不对,他并不知道东西被收走的事情。

“老师,请问她叫什么名字?”

老师好像要赶着离开,不耐烦的摇了摇头,“是个女孩,就那天和你一个考场的。”

和她一个考场?

难道是……曾琪!

可是曾琪为什么要拿走那串项链?那是章程送她的生日礼物啊,对曾琪而言毫无意义啊……

直到出校门的时候遇见曾琪,她拿着那串项链在余沐恩眼前炫耀的晃了晃,还故意走到余沐恩跟前。

那串项链对她来讲还是有些特殊意义的,毕竟上面有她的名字,而且她真的很喜欢。

从小到大就没有人和她抢过东西,她第一次尝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别人抢走的滋味,不太好受,更想拿回来。

“这是我的东西,还给我。”余沐恩伸出手,示意曾琪把东西放在她的手心上。

“这项链本该属于我,现在我只是拿回来而已。”曾琪当着余沐恩的面,故意把项链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余沐恩根本不解她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上面明明写的是我的名字,为什么说是你的?”

曾琪冷呵了一声,满是讽刺,“你别自作多情了!”

“你讲不讲道理?这是章程送给我的,你不信可以去问他!”余沐恩有些着急了,心里一阵阵的冷风吹过,莫名的难受。

曾琪朝她翻了个白眼。

余沐恩不经意间看到不远处停着陆辰修的车,前几天还因为项链的事情和他吵架,现在他肯定在看着这边,余沐恩想来想去终究是放弃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