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服妈妈让她同意你在家里 半夜家里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你有了女朋友,我就不能和你走太亲近了,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余沐恩原本已经止住的眼泪又开始涌出来,其实她这个年纪应该什么都懂的,只是被陆辰修保护的太好,没有受到过杂七杂八的干扰,所以才比同龄人晚熟。

“那为了沐恩,不要女朋友了。”陆辰修看着余沐恩天真无邪的模样,心中顿时就只想宠着她哄着她,不愿再想其他了。

“可是你们都……都那个了……”余沐恩觉得难以启齿,羞红了脸,用被子遮住,偷偷瞄他。

“你还小,你懂什么。”陆辰修把被子往下拉了拉,露出她娇嫩水润的小脸,“忘记今天发生的事情,你的小脑袋瓜里不准藏不该藏的东西!”

陆辰修越是这样说,余沐恩脑海里的画面就越是清楚,但是好在她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她想听到的回答,只要陆辰修不抛弃她,她也不会觉得很难受了。

“七少,有个国外的视频会议,您准备接听吗?”助理小张敲门,在门外也不敢进来。

“拿进来。”陆辰修为了余沐恩从国外赶回来,抛下了一大堆的工作。

小张进来,把电脑放在休息区的茶几上,布置好了一切,就等陆辰修点接听了。

“七叔,你快忙吧,我就静静的看着,不打扰你。”余沐恩心有愧疚,她知道这两天陆辰修为了她很是疲劳,现下更不愿再耽误他了。

“乖,睡一会。”

余沐恩乖巧的点点头,闭上眼睛安心的休息。

只要陆辰修在她身边,她就很安心,即便外面电闪雷鸣,她也一点都不害怕。

脑袋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朦朦胧胧听到关门的声音,她睁开眼,发现陆辰修已经不在了。

外面还在下着大雨,她顿时有些害怕,下了床想去找他。

医院走廊很是清净,除了护士,没有几个人,她到处去找,就是找不到陆辰修的身影。

七叔……不会真的不要她了吧……可是他刚刚答应了她不会抛弃她啊……

余沐恩眼眶通红,她的心脏砰砰直跳,好像下一秒就能爆炸。

她拖着沉重的身子不知道晃到了哪里去,等她思绪飘回来时,才发现竟然走到了骨科的VIP病房。

楚晞的病房号她记得很清楚,在走廊的尽头。

要不要……去看一眼?

她自己穿着一身病服,杵在走廊中间,犹豫纠结了好久,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抬起脚,慢慢的向楚晞的病房靠近。

“阿晞,转校手续给你办好了,等你出了院再回家休养休养,学校就停个一年再去上吧。”

房门没有关,余沐恩紧张的屏住呼吸,身体靠在门口的墙壁上。

“唉,真是被那个女孩子害惨了,平白无故的就遭了这罪。”楚妈的声音略微带着心疼,余沐恩都听在耳朵里,愧疚在心里。

“你不要再说了!”伴随着陶瓷碗在地上摔碎的声音,楚晞的话就像一根刺,在余沐恩还没看的清的时候就穿透了她的心脏,没有血迹却奇痛无比。

他就这么恨她讨厌她吗……

余沐恩终于灰了心,如果楚晞真的不想再听到她的名字或者见到她的人,那么她就不会再惹人心烦了。

她憋住眼泪,回了自己病房的楼层,发现陆辰修似乎在找她。

“七叔!”余沐恩跑过来就抱住陆辰修,埋在他怀里哭。

她第一个倾慕的男孩子恨她,她心里真的很难过,可是她不想在陆辰修面前提这件事。

“你这是怎么了?”陆辰修担心的掰起她的小脸。

余沐恩抽泣着,“我以为你走了。”

“不会的,我答应过你。”

余沐恩终于收了收眼泪,嗯,他答应过她。

时间飞逝,一晃眼很长的一段时间就过去了。

余沐恩抛开之前的事情,开始认真学习,离高考的日子不远了。

今天,就是余沐恩的十八岁生日。

陆辰修专门为她订做了一件小晚礼服,虽然只有自家人能看到,但是该有的仪式感还是要有的。

余沐恩脱.掉校服,拿下扎头发的发圈,这是她第一次穿礼服,第一次穿高跟鞋,第一次化妆,第一次做造型。

今天的她,不光是陆辰修的公主,更是自己的公主。

过了今天,她就成人了。

“小姐,你长得可真美,是不是经常有人说你长得像芭比娃娃?”化妆师给余沐恩戴上皇冠,一颗颗闪着光的钻石镶嵌在上面,她虽然见过很多有钱人,可是这种皇冠她也是第一次碰。

这位小姐是何等的福气能和七少有关系,真是让人羡慕。

余沐恩娇羞的笑了笑,并没有答话。

她打扮好之后就出了房间门,已经发育的很好的身材在量身定做的礼服下,格外迷人。

她缓缓走下楼梯,期待的向陆辰修望去,她想看他的反应。

“我的天!丑小鸭变白天鹅了?”顾景迁原本在和陆辰修交谈,忽然见到陆辰修的眼睛在某个地方定住,甚至都失了神,这才转头看见余沐恩。

“沐恩什么时候成了丑小鸭?”陆辰修横了他一眼,“小心祸从口出。”

从两年前开始,陆辰修就再也没有陪余沐恩一起睡过觉,哪怕下雨打雷,也只是去她房间哄她睡着就走,再也不曾同床。

十六岁的时候她才刚刚发育,而现在,都已经成了身材完美的可人儿,就连个子也长高不少。

“景迁,她到底是谁啊?”顾景迁的新女友趴在他耳边问道。

“别多问。”他这个叫佳佳的女友昨天刚认识,也是为了今天余沐恩的成人礼能热闹一点,便带了来。

“她那个皇冠真的好好看,我也想要。”佳佳有些撒娇的意味,她是真的很喜欢那个皇冠,看上去就很贵。

顾景迁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别做梦了,那是独一无二的。”

那是陆辰修为余沐恩特意打造的,世界上独一无二,就好像说明了余沐恩在他心里是独一无二的,谁都无法取代。

顾景迁早就认清了现实,当初他费尽心思想让陆辰修不要越陷越深,可是后来看到自控力超强的陆辰修对余沐恩都无法控制,这才放弃了想法。

“那你也给我做一个怎么样?”佳佳坐在顾景迁身上,噘着嘴想亲他。

“我哪有这个钱啊!你如果真想要就去找七少。”他嬉皮笑脸的捏住她的脸,顺其自然的掰开。

“不过,他应该不会搭理你。”

佳佳顿时心中窝火,她觉得自己各方面也不比余沐恩差,凭什么她有的东西自己就不能有了?凭什么陆辰修能喜欢她就不能喜欢自己了?

她脑海中突然有了一个主意,晚餐快结束的时候,她偷偷跑去洗手间,给顾景迁发了短信说自己有事提前走了。

顾景迁喝的有点多了,也没多想,晚餐结束后直接回了家。

余沐恩也喝了点小酒,不过幸好喝得不多,她看到有些醉醺醺的陆辰修,不禁想跟他开个玩笑。

“七叔,我好不好看?”余沐恩凑上前去,和他的脸只有二十公分的距离。

“好看。”陆辰修眉峰一挑,他的沐恩当然好看。

“那你喜不喜欢我?”她兴高采烈的又往前凑了凑,好不容易见陆辰修当着她的面喝酒,就要逮住机会调.戏他。

“喜欢。”他的双眸中映出余沐恩极其标志的脸蛋,微微眯眼,散出一种慵懒迷人的气息。

“那你——”

余沐恩又往前凑了凑,却没想到竟然隐隐约约碰到了他的唇……

可是……她明明控制距离了呀……

顿时脸颊滚烫,立马躲开,她偷偷瞄陆辰修,幸好陆辰修好像没感觉到,不然就尴尬了。

“那我什么?”陆辰修嘴角露出若隐若现的笑,在硕大的吊灯下,格外醉人。

余沐恩浑身有些发热,或许是这衣服穿久了,有些闷,她扶起陆辰修,带他回卧室。

陆辰修的卧室和余沐恩的卧室隔得不是很远,她想着先送陆辰修回去再回来,但是到了他卧室以后,往床上一趟,又不想动弹了。

“七叔,你说我考哪个大学比较好?”

“喜欢哪个就考哪个。”

余沐恩想了一会儿,“如果离家比较远呢?”

“那就搬过去。”

余沐恩心中窃喜,这两年里,她的七叔越来越宠她了,她觉得自己生活在幸福的泡沫里,真的贪婪的想让这一切都封存住,永远不会散。

“七叔,你对我真好。”余沐恩侧过身来抱住陆辰修,她好久没有这么抱过他了,她知道男女有别,她更知道七叔在名义上是她的长辈,可是她还是想抱他。

陆辰修身体一僵,他明显的感受到了余沐恩胸前的柔软,顿时清醒了过来。

“七叔,今天你陪我睡吧?”余沐恩贪恋着陆辰修身上的气息,是清冷的,高贵的,更是让她感觉安稳的。

“不行,你已经成年了。”

“不嘛,就今天一晚,就一晚,好不好嘛七叔。”余沐恩最擅长的就是对陆辰修撒娇,她或许在平日里不爱跟别人说话,但是面对她的七叔,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我送你回房间。”陆辰修并不想在这种事情上纵容她,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控制对余沐恩的感觉,所以纵容她就等于纵容自己。

余沐恩眼见撒娇失败,只得气馁馁的回了房间。

陆辰修亲手将她头上的皇冠摘下来,然后摸了摸她的脑袋,“沐恩,以后你就是大人了,如果我不在身边,你要学会坚强。”

余沐恩笑道:“你怎么会不在我身边呢?”

“我是说,如果。”

陆辰修俯身,眼神宠溺的在她的额间印下一个,“晚安。”

余沐恩看到陆辰修转身离去的背影,有些恍惚,时间过得真的好快,曾经她的个头也就到他腰间,现在却到了他的肩膀,现在一抱她就能将脑袋埋在他的脖颈间,这可是从前都不曾幻想过的。

余沐恩伸了伸懒腰,累了一天,是该好好休息了。

她伸手去拉背后的拉链,可是却怎么都够不到,后来想直接脱,却卡在胸前脱不下来,试了好久都没成功。

实在没办法了,她只能去找陆辰修。

“七叔,我衣服脱——”然而当她刚刚推门而入的那一瞬间,却看到了令她不可思议的场面。

躺在床上的不是陆辰修,而是顾景迁的女友佳佳,她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甚至还用挑衅的眼神看向余沐恩。

余沐恩收起笑容,她为什么会这副模样躺在陆辰修的床上?

“你在这干什么?”余沐恩听见浴室里的水声,陆辰修在洗澡。

“你看看我这样子,你觉得我在这里干什么?”佳佳丰满的身材是她引以为傲的资本,即便余沐恩再漂亮,她不信能比得过她的床上功夫。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她坚信自己能搞定陆辰修,而且还是喝了酒的。

余沐恩第一次看到同性的身体,觉得很油腻,她不相信陆辰修会和这个女人上·床。

在余沐恩的心里,世界上没有人能配得上他。

“你快出去!”余沐恩面露冷漠,她不想看见这么不要脸的女人躺在这里。

“你说的不算,这是七少的家。”佳佳从床上起来,身姿婀娜,轻佻的走近余沐恩。

“你离我远点,你不觉得你这样很恶心吗?”余沐恩往后退了几步,她屏住呼吸,生怕把这个女人身上的味道吸进去。

“七叔!”余沐恩想错开她去开浴室的门,恰巧浴室的门被陆辰修自己打开。

陆辰修只简单为了一件浴巾在腰部,头发还湿哒哒的滴水,他甚至没看清楚,就突然被一团柔软的东西贴住。

余沐恩滚烫的脸颊越来越红,她震惊的看着佳佳扑上去并且在不断的扭动,胃里开始翻腾,真的恶心。

“滚!”陆辰修像是被一团垃圾黏住,他极其厌恶的推开她,他是有洁癖的。

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怒火俨然到了顶端。

“顾景迁!滚过来把你的女人带走!”

电话那头的顾景迁一脸懵逼,也没怎么听懂,含含糊糊回答:“我都睡了,明天吧……”

陆辰修漆黑的双眸散发着黑暗冷漠的气息,像是万年的深井,幽深而恐怖。

“我给你十分钟时间,否则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佳佳是个从小县城来的女生,没读过什么书,自己拼了命才挤上上流社会,她见过那么多老总,都对她的身体欲罢不能,为什么陆辰修却不喜欢……

她已经被陆辰修的气场吓的直哆嗦,说不出来话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滚出去!”陆辰修低吼,连余沐恩都连带着吓到了。

佳佳拿着衣服就爬了出去。

“七叔,今晚你在我房间睡吧,这个房间不干净了。”余沐恩嫌弃的看了看床,是那个女人躺过的。

陆辰修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怒火,他向来又这方面的洁癖,刚才那个简直就是噩梦!

陆辰修去了余沐恩的房间,重新洗了澡,出来后发现她还在坐着。

“七叔。”突然,手被她拉住。

“这个衣服的拉链我碰不到,你帮我一下吧?”余沐恩说到这里突然觉得不太对,如果让陆辰修帮她拉开,岂不是什么都看见了?

话说完才觉得自己说错话了,立马松开陆辰修的手,脸颊微红。

“我还是去叫刘婶帮我吧。”余沐恩刚准备从床上起来走出去,却被陆辰修一把拉回来。

他闭着眼睛,摸索着将拉链拉了下来,“快去洗澡。”

余沐恩偷偷回头看了看他,直到她进浴室关门的那一刻,陆辰修都没有睁开眼睛。

她心中泛起小小的甜意。

陆家门外。

佳佳哭哭啼啼的看着刚刚赶到的顾景迁。

“早就知道你们人这些为了钱不择手段,我今天倒是才真的见识到,可是你惹谁不好,偏偏惹了他。”顾景迁坐在车里,心中也是很气闷,当时就不该带她来,这下好了,丢人了。

“你是多没脑子才能干出这种事情?遇见你也算是我倒了霉!”他也懒得再说什么了,拿出一张卡给了她。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