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作文课渺渺 在公园的健身器材上做运动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渺渺 突然想到一件事,觉得没必要去提醒唐夕婉,Angel这外名字,可不是谁都有命假扮的。

她得罪国际组织的黑帮大佬,对方满世界的找她痕迹,她现在连面都不敢露,唐夕婉不知死活的假扮她,那就让她尝尝,说谎的滋味吧。

唐夕婉脸色瞬间惨白,可她绝不服输。

她扬起下巴,用眼角瞟着渺渺 :“怎么?羡慕我年少成名?”

渺渺 却不以为然:“听说成名太早,会短命……”

“你在咒我?”唐夕婉脸色一怒,上前,就要给渺渺 一巴掌,她实在痛恨极了这个小偷。

渺渺 动作比她快,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五指扣住了她手腕上的脉博,唐夕婉只觉得手臂酸疼,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她吓的花容失色:“渺渺 ,你搞什么鬼,放开我。”

渺渺 冷笑:“不是你想打我吗?”

唐夕婉只觉得手臂变麻,她吓的赶紧将渺渺 推开,渺渺 顺势松手,后退一步:“别来惹我。”

唐夕婉看着自己的手臂,短短几秒钟,像是血液被阻断,手指呈现出紫青色,她轻轻甩了甩,血液这才回流顺畅,她怒目瞪着渺渺 :“你这是什么妖术?”

渺渺 面色平淡:“都什么年代了,还信妖术?我看你二十多年的书,白读了。”

唐夕婉愕然的睁大眼睛:“你这些傍门左道的东西,是不是从拓本上学来的?那本书……到底讲了什么?”

渺渺 心头一跳,自己的确是从书本上学的,刚才不小心用在唐夕婉身上,令她产生了猜疑。

“我只是扣住了你的脉搏,你也是学医的,怎么连这点常识都不懂?”

“正是因为我懂,我才知道,你如果没点能耐,光是扣压我的脉搏,我绝对不可能连劲都使不上来。”唐夕婉眯起眸子:“拓本,果然在你手上。”

渺渺 眉头皱紧:“我不想再解释了,你滚吧。”

唐夕婉没讨到好处,心有不甘的转身离开。

走到车子旁,她恨恨的瞪着那道门,眼里闪过狠戾:“渺渺 ,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唐夕婉决定了,拿她一双女儿开刀。

渺渺 烦闷的坐回办公桌前,唐夕婉竟然要对女儿动手,看来,她得交代一下女儿,让她们提高警惕。

霍家两位少爷,下了课,又无聊了,他们坐在玩具室,把一辆模型拆了又装,装了又拆,繁杂的工序在他们眼中已经失去了玩的乐趣。

“哥哥,我想渺渺 阿姨了,我们可不可以去找她?”霍子墨把小扳手扔至一旁,期待的望着哥哥。

霍子夜支着下巴,把玩着手里的小螺丝:“我也想去啊,可又不知道渺渺 阿姨住哪里。”

“要不,打电话给她,让她告诉我们。”

“爹地要是知道了,又要生气了。”

“那就别让他知道呗,偷偷的去,再偷偷的回来。”

霍子夜眸子一亮:“我看行。”

两个小家伙扔了工具,快速的起身,走进房间,拿到他们的电话手表,拨了过去。

“喂…哪位呀?”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

两个小家伙表情一愣,不是渺渺 阿姨的声音。

“你就是渺渺 阿姨的女儿吧,我们是……咳,我们找渺渺 阿姨有点事,可以让她接电话吗?”霍子夜故意压低声音,让自己显的不那么稚嫩。

“霍子夜?”叶依依直接喊出他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霍子夜小心脏惊跳了起来。

叶依依神气的哼一声:“我当然知道你们的名字,我妈咪跟我说过,你们找我妈咪有什么事呀?”

“小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呀?还有,你问问你妈咪,可不可以去你家玩。”霍子夜立即卖萌装乖,讨好叶依依。

“不行,我知道你们打什么主意,我妈咪不喜欢给人当后妈的,你们还是找别人吧。”叶依依小嘴一撇,拒绝出声。

“别嘛,小姐姐,我们就喜欢渺渺 阿姨,她长的好像我们妈咪呢,而且,要是她跟我们爹地好上了,你们不就是多了一个爹地吗?我爹地超有钱,超帅气,保证不会让渺渺 阿姨吃亏的。”

“对对对……”霍子墨在旁边用力的点头。

另一边,两个小身板趴在床上,叶依依把手机免提打开,让叶恬恬一起听。

“你爹地有钱也没用,我们又不差钱,是不是,恬恬。”

“嗯嗯嗯……”

霍子夜和霍子墨大眼瞪小眼,一时没招儿了。

“我爹地长的很帅很帅的……”

“厉叔叔也长的很帅很帅呀。”叶依依不甘示弱的说。

“厉叔叔又是谁呀?”

“是一个立志要成为我们爹地的男人。”叶恬恬接话。

“不好,哥哥,爹地有竞争者了。”霍子墨表示很担心。

霍子夜却哼了一声:“他肯定没有我爹地帅。”

“我们见过你爹地了,他好像是比厉叔叔帅一丢丢,但是……他没有厉叔叔温柔。”

“嗯嗯嗯,就是。”叶恬恬十分赞同。

霍子夜两兄弟面面相觑:“爹地好像是不太温柔,那怎么办?”

“不跟你们说啦,妈咪洗完澡了。”

“小姐姐,别挂电话,我们想跟渺渺 阿姨……”

“嘟嘟嘟。”

霍子夜往床上一滚:“爹地为什么不能温柔一点,渺渺 阿姨要被那个姓厉的抢走了。”

霍子墨也在床上滚来滚去,小脸上满是焦急:“不行,不能让渺渺 阿姨被抢走,她是我们的妈咪。”

“弟弟,我们离家出走吧。”

“去睡大马路吗?”

“不是,去渺渺 阿姨家睡,爹地肯定会过来找我们的,然后他就可以见到渺渺 阿姨了。”霍子夜为自己的聪明才智给能坏了。

“对对对,这是一个好办法。”霍子墨用力点头,表示同意。

两个小家伙拿出了行旅箱,开始收拾东西……

房门被一只大手推开,一道修拔的身影,站在门口。

“爹地……”两个小家伙抬起头。

霍薄言狭长的幽眸一眯,坐到床上,优雅又不失威严:“你们两个又想干什么?”

“我们决定要去找渺渺 阿姨……”

“别说……”霍子夜伸手捂住弟弟的嘴。

霍子墨发觉说漏了嘴,小脸一片惊慌。

“那个女人,真有这么好吗?”霍薄言有些生气了,这两个小子,上课不认真听讲,下课不专心看书,一门心思的只想往那女人身边跑。

“是的,爹地,你可以开始去追求她了?”

“对对对,我和哥哥都喜欢她。”

霍薄言嘴角抽动了一下,压住怒气:“我为什么要追求她?”

“是你自己说的呀,爹地,你忘记了,你说过,只要是我跟弟弟喜欢的女人,就是将来的霍家女主人呀?”霍子夜拢紧小眉头,一本正经的说。

霍薄言:“……”

“爹地肯定是年纪大了,自己说过的话,都给忘啦。”霍子墨在老父亲心头上补了一刀。

霍薄言被两个小家伙拿捏的死死的,他更气了。

“渺渺 有自己的孩子,她不一定会对你们好。”霍薄言忍不住打击他们。

两个小家伙果然备受打击,刚才在电话里和她两个女儿聊天,她们似乎并不想跟他们当一家人。

“渺渺 阿姨肯定会喜欢我们的……”

“我上次肚子疼,她抱了我好久……”

霍薄言怔住,看来,孩子们真的太缺母爱了。

“爹地,你能不能把我们的妈咪找回来……”

“她肯定不是故意不要我们的。”

霍薄言面容一僵,嗓音带怒:“够了,不准提她。”

两个小家伙委屈的抱在一起,小身板瑟瑟发抖,果然不能提妈咪,爹地还是很生气。

霍薄言见两个孩子被自己吓住,他伸手,将两个人搂进怀里,薄唇抵在他们的脑袋上:“我答应你们,一定找个温柔善良的女人来照顾你们。”

“那爹地要抓紧时间哦。”

“有位姓厉的叔叔在追求渺渺 阿姨……”

霍薄言直接无语了,敢情这两个小家伙,还认定渺渺 才是最佳人选?

“好,我明天中午,约她吃顿饭,问问她的意思。”霍薄言决定了,反正都要找个女人回来,既然孩子们喜欢渺渺 ,他就慷慨主动一点,怕就怕,渺渺 这种女人,勾勾手指就上钩了,毫无乐趣。

“真哒?”

“爹地好棒,爱你……”

霍薄言能真真切切的感受怀里孩子们的开心,性感好看的薄唇,禁不住的扬了起来。

“爹地,你现在就给渺渺 阿姨打电话好不好?”

霍薄言略显烦燥:“明天再说。”

次日清晨,渺渺 刚送完孩子,准备去厂里,手机突然跳进来一条短信。

“渺渺 ,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渺渺 盯着这条短信看了许久,然后回了两个字:“你是……”

霍薄言这边正准备开会,他拿着手机,低头往会议室走去,听到短信,他薄唇勾起一丝嘲讽。

回复的挺快的。

只是,幽眸触及屏幕时,高大的身躯悍然一震。

这该死的女人……没存他的号码。

“霍薄言。”他非常恼怒的发出三个字。

“哦,霍总,不好意思,中午没空,改天吧。”

女人回复的速度很快,拒绝的更快。

霍薄言那张俊脸,倏的沉黑,大掌捏紧手机。

他难得主动邀请,这个女人,竟然拒绝了。

这种打击,还是头一回,霍薄言脸黑如铁,经过他身边的人,都能感受到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洌,几乎能将人冻住。

“霍总,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助手张虹在旁边提醒。

霍薄言心烦意乱,只得压住心底那抹气闷,先处理工作事宜。

两个小时冗长的会议结束了,霍薄言回到办公室,在黑色大椅上转了一圈,盯着窗外被他踩在脚下的钢铁森林,他幽眸一眯,拿起手机。

“改天,是哪天?”

渺渺 正在跟人核对入库的药材,突然听到手机震动,她没空理会,继续专注工作。

霍薄言等了足足十分钟,他的耐性到达极限。

“女人,你这种把戏,太老套了,难不成,还指望我亲自开车过来接你……”

霍薄言虽然猜到渺渺 可能故作衿持,可他还是生气了。

“你在哪,我过来接你……”男人已经纡尊降贵,决定跟这个女人死磕到底。

渺渺 将口罩和帽子摘下来,终于有空看会儿手机了。

当看到信息列表上静静躺着的那两条,她有些烦闷的点开。

“霍总日理万机,就不必过来了,我挺忙的,下次再说。”渺渺 觉的这个男人有点烦了,之前一副欠扁的样子,这会儿又热情款款,男人真是善变。

“我答应过我儿子,中午一定要跟你吃饭。”霍薄言怒气上涌,他的原则是,今日事今日毕,没吃这顿饭,他晚上回家不好跟孩子们交代。

渺渺 愣住。

原来他这么热情相邀,是因为他的两个儿子。

“我一点半有客户过来考察,我恐怕赶不上吃这顿饭了,改天吧,我请你。”渺渺 可不敢得罪这个阎王,只能客客气气的回复。

“把你厂址发来,我过去。”

渺渺 要疯了,这个霍薄言不是一向清高吗?怎么为了孩子,已经连自我都丢了?

“如果霍总不嫌弃……”

“地址。”一条短信,打断了渺渺 还来不及发出去的话。

渺渺 懒得再理,直接把地址发过去。

中午十二点,渺渺 交代食堂阿姨,多炒两个菜。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轿车,停在厂房的门口,车上下来两个人。

“霍总,这种鸟不拉屎……”

张虹话说到一半,对上男人冰冷的警告,他吓的住了嘴,干咳一声:“叶总的厂子,看上去有点小破旧啊。”

张虹跟着霍薄言多年,练就了一张跟霍薄言一样的毒舌,说话直接。

霍薄言英挺的眉锋,拧紧。

“霍总,你确定要在这种地方用餐?”张虹又问。

“多嘴。”霍薄言是绝对不会被困难打倒的,他抬脚往前走去,刚走没两步……噗哧一声。

他锃亮的皮鞋,好像踩到了一跎东西……

“汪汪汪……”旁边栓着绳子的大黄狗,龇起了牙,表示抗议。

霍薄言眉锋跳动,薄唇轻抽,抬起了脚……

张虹赶紧伸手捂住了鼻子……

清悦的女声从一个屋子里传出来,渺渺 身穿白色大卦,一头长发随风飞扬,她懒洋洋的走过来:“抱歉,今天扫地的阿姨请了假,早上溜大黄的时候,他刚拉的,霍总运气不错呀,你最近肯定要走运了……”

“张虹,拿去清理干净。”霍薄言脸黑的,快要刮起十三级大暴雨,他将皮鞋脱下,单脚跳开:“渺渺 ,拿一双鞋子过来。”

渺渺 赶紧拿了一双厂里的旧拖鞋扔到地上,男人穿起就走。

张虹捂住鼻子,一脸苦逼的表情,老板真的要走运了,走的是桃花运吧。

渺渺 看了一眼男人的脚,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很好笑吗?”霍薄言都要被气死了。

渺渺 点了点头:“我还以为霍总不会来呢,没想到你真的大驾光临,我这小厂,真是蓬荜生辉啊……”

“奉承的话,就算了吧,你不就是故意想引我过来吗?”霍薄言冷冷的打断她虚伪的话。

“我发誓,绝对没有。”渺渺 一本正经的说。

“呵,别仗着我儿子喜欢你,就以为我事事都会顺着你。”霍薄言还没认清形势,仍然以为渺渺 故意逼他过来的。

渺渺 一听,这狗男人误会了。

这种委屈,她不受。

“霍总说这些话就没意思了,我可没逼你过来,是你自己非要过来的,如今,倒显的是我咄咄逼人了,要是霍总觉得来这里委屈了,你离开吧。”渺渺 冷着俏脸开口。

霍薄言锐利的目光,在她脸上打量着,窗外的光线落在她的眸底,令她双眼明亮有神,光泽涟漪,说不出的绝美,她的肌肤也是难得一见的冷白皮,白晰无瑕,乌黑浓密的长发,眉目隽秀……

“霍总,你礼貌吗?”

渺渺 更气了,仿佛自己被他剥去了衣服,赤果果的站在他面前,任他放肆盯视。

霍薄言表情一僵,收紧目光,随即他突然闻到空气中传来一股淡淡的药香气息,他浑身狠狠一震,一把将渺渺 拽了过去。

渺渺 毫无防备,跌进了他的怀抱,额头磕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她惊呆了。

这狗男人……敢动手动脚?

渺渺 正要反抗,男人却紧紧的制住了她的手臂:“你身上的这股药香味,好像挺好闻的。”

渺渺 立即推开他:“别把耍流氓说的这么清新脱俗,放开我。”

霍薄言立即松开了手,这才发现,这药香的味道,不是来自她的身上,而是这整个厂房都充斥这股药味,他拧紧了眉头,内心深处,闪过一丝失落感。

不是她吗?

渺渺 气怒的咬了咬牙:“霍总是不是过份自信了,真把我当成为了钱可以付出一切的随便女人了?”

霍薄言刚才只是太着急想要证明什么,这会儿冷静下来,一时不知该如何替自己狡辩。

“叶小姐,你这厂还需要赞助吗?”霍薄言只好叉开话题。

渺渺 表情一讶,大脑立即闪过一丝亮光:“霍总要入股?”

“是的,我对投资一向感兴趣,我觉得你们制药厂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霍薄言说着违心的话,以他的实力和目光,眼前这小破旧的厂子,他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霍总要是想入股的话,我当然十分乐意……只是,我有件事情,需要向霍总坦白,我厂子里生产的药品,大部分是捐赔给偏远地方的医院使用,如果霍总想要以盈利为主,我劝你还是三思后行。”渺渺 其实是想沾上霍薄言的光,以后跟唐家对抗时,才不致于被对方一口吞掉,可是,她也不想欺骗他,才会坦白这件事情。

“哦?”霍薄言俊脸闪过讶异,立即对渺渺 多了一重看法。

“没想到,叶小姐还是个慈善家,没看出来啊。”

渺渺 最怕别人用慈善家来夸她,她本就不想留名声,只是想默默的做点善事,为自己积点德。

“钱财是身外之物,对我来说,够用就行,也不算慈善家吧,也不是全部捐赠,大部分还是在市场上售卖的。”渺渺 凉凉的自嘲。

霍薄言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也许,她的身上真的有他看不见的闪光点吧,所以,孩子们纯净的眼睛里,才会看到她的好。

“我决定了,入股两千万。”霍薄言沉声开口。

渺渺 眸子一亮,正愁资金周转呢,没想到霍薄言一开口就给两千万,以他霍家的实力,这不过是九牛一毛,可对她来说,这就是及时雨,雪中炭。

“谢谢霍总,你真有眼光,我这厂虽小,但我们的药品质量一直都是有口皆碑的,只要你入股,我保证每年能给你百分之二十的分红……”

“好,就这么说定了。”霍薄言俊脸上,神采飞扬,只要有利益的牵涉,这个女人……就别想推开他了。

“霍总,你的鞋子洗干净了……”张虹苦哈哈的走进来。

霍薄言立即交代:“立即给叶小姐的药厂入资两千万,相关手续,你赶紧去办。”

“啊?”张虹表情惊呆,老板真的是色迷心窍了?中了美人计?

他投资一向谨慎,这也是多年来霍氏壮大的原因之一,霍薄言投资没有一次失败,可眼下,他的威名,要打折扣了。

这种小破厂,别说两千万,就算给个两百万,也看不到希望啊。

“质疑我的决定?”霍薄言幽眸一寒,语气不容质疑。

“不不不,我这就去办。”张虹哪敢呀,转身就去办事了。

渺渺 一双美眸,亮晶晶的打量着霍薄言,一时间,猜测不准他的心思,他为什么要入股?他真的看出这小破厂还有上升的空间?

或者……他在为他的两个孩子,挑选母亲?

想到这里,渺渺 打了一个颤,她绝对没有当后母的潜质啊。

霍薄言要是真的以为入股药厂,就能跟她有什么发展,那他真的想多了,她是绝对不会带着两个女儿嫁人的。

霍薄言也看出这个女人的心思了,她刚才眼睛里闪过的亮光和喜悦,绝对不是因为看上他这个人,而是看上他的权势,想利用他来解决一些麻烦。

两个人各怀心事,各取所需,倒是不谋而合。

为了招待这位新股东,渺渺 又让厨房的阿姨多炒了两个菜。

“叶总,这位就是我们的新股东吗?幸会,幸会,我是这家药厂的经理,我叫张福顺……”

“张经理,我和霍总还有话要说。”渺渺 看着张福顺那一脸热情的表情,眼里只有霍薄言,根本没她了。

“哦,好的,叶总,你们聊。”张福顺有些尴尬的笑了两声,转头离开。

霍薄言侧眸看了一眼渺渺 :“你这个总裁,当的没什么威严啊。”

“什么总裁?都是虚的,霍总才是实打实的老板,我不过是一个混饭吃的小厂长。”渺渺 微笑自嘲。

霍薄言发现渺渺 脸上的笑容,不达眼底,看来,她虚于委蛇的能力还是挺强的,嘴上一套,心里又是另一套。

这就是商人的两面性吧,他也有,只是他藏的更深,更善于伪装。

桌上,六菜一汤,虽然卖相不怎样,但味道还不错。

“霍总,真是委屈你了,本该请你上餐厅吃大餐……”

“晚上吧。”男人淡淡开口。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