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器材上做rH 健身器材上做肉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男人的脸,黑的像锅底,他拉开一张椅子坐下,严肃的看着两个儿子:“信不信,只要我一个电话,叶熙就得屁巅屁巅的过来找我?”

“爹地,你不会是威胁她吧?”

“不可以,爹地,你是男人,男人不可以欺负女人。”

霍薄言被两个小家伙各种否定,质疑,他脸色更难看了。

“你们小不点懂什么,大人之间的吸引力,是很微妙的,只要我向叶熙释出一点诚意,她肯定会被我吸引,迫不及待的想要嫁给我。”霍薄言也只有在儿子面前,才能说这种狂妄的话,他可不想父子形象崩塌。

“我不信。”

“我也不信,爹地现在就让叶熙阿姨过来。”

“对对对。”

霍薄言大话已经说了,眼看着局面无法收拾,他看了一眼时间:“这么晚了,说不定,人家睡觉了。”

“这才九点多……”

“女人要睡美容觉,八点半就会睡的。”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没必要试,吃饭。”霍薄言俊容一严,威力十足。

两个小家伙赶紧低头扒饭。

“哥哥,我还是觉得叶熙阿姨不可能喜欢爹地,他闷的像胡芦。”

“我知道,那就让叶熙阿姨喜欢我们。”

两个小家伙说着悄悄话,饿了大半天的他们,发现白米饭也是香喷喷的。

转身上楼的霍薄言,听到两个儿子的话,健躯一震。

这个叶熙,到底耍了什么手段,让两个孩子这么喜欢她?

次日清晨。

叶熙正准备去药厂,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叶家老太太打来的,语气带着怒火:“叶熙,你昨天把宁瑶的手扭断了,你赶紧回叶家给她道歉。”

“我不是已经被你们赶出来了吗?又舍得让我回去了?”叶熙冷笑,嘲讽。

“我是让你回来认错,道歉,你怎么可以伤害你的姐姐,你这是大逆不道。”老太太十分生气,严厉要求:“你要是不回来,你妈妈留下的东西,我就一把火烧了。”

“我妈的东西?你们别碰。”叶熙瞬间发怒,捏紧了拳头。

“呵,都是些死人的东西,你要就回来拿,今天不来,明天就变成一堆灰了。”

“我现在就过来,别动。”叶熙冷冷的说完,挂了电话。

“叶总,你要回叶家吗?需要我送你吗?”

“不必,你把车子给我吧,你先去厂里。”叶熙说完,就亲自开了车,这是厂里的车,一辆几万块的面包车。

叶熙把面包车直接开进了叶家的院子里,这栋老别墅,是叶熙长大的地方,如今踏足,已然陌生了许多。

“叶熙,你为什么要打我女儿?你给我说清楚。”大厅冲出一个美妇,是叶宁瑶的母亲,她的伯母张琴。

叶熙眼看着对方的手就要碰到自己,她轻轻闪避了一下,张琴就扑在她的车门上了。

“伯母还是喜欢动粗啊,可惜了,我已经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小女孩。”叶熙冷笑,自己小时候可没少挨张琴的打。

张琴愣了一下,叶熙脸上的嘲讽,她觉得刺眼。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一个没娘教的东西,连自己的姐姐都敢打。”张琴在电话里听女儿哭了一顿,又气又心疼,自然不会放过叶熙。

“你女儿有娘教,还不是像个废物一样,踩着我上位?这就是你教的好东西。”叶熙微扬着下巴,冷声怼回去。

“你说什么,我撕烂你的嘴……”

“张琴,别在家里闹。”一道慈严的声音传出,客厅里,老夫人柱拐缓步走了出来。

岁月在她脸上又刻下更深的痕迹,但她那双眼,却精灼有神,叶老太太沉严的打量叶熙:“这些年,都死哪去了?也不回家看看。”

叶熙面无表情的站着,还没说话,张琴已经代她说了:“肯定混的不怎么样,瞧这辆破车,都快报废了吧。”

叶熙侧头看了一眼李小唯的车,果然很破……

“叶熙,你母亲死的早,父亲又另娶,只要你安安份份待在叶家,叶家肯定也不会亏待了你……”

“奶奶找我过来,就为了说这些?”叶熙面色清冷,随即又道:“当年我挺着个大肚子,你不也照样把我赶出去了吗?现在又假仁假义的要让我回来?我不是垃圾,可以让你们扫进扫出。”

“你这死丫头,怎么敢长辈讲话的,奶奶是可怜你……”

“我不需要你们的可怜,我现在生活的很好。”叶熙打断张琴的话,冷眸盯着老太太:“我是过来拿我妈妈的东西的。”

“你还没有向宁瑶道歉,别想拿走东西。”张琴立即怒声喝斥。

就在这时,一辆轿车驶了进来,叶宁瑶从车上走下来,她的右手被打着石膏,挂在脖子上,模样惨兮兮的。

“奶奶,妈……”叶宁瑶看到宠爱她的长辈,委屈加陪,眼泪汪汪往下坠:“叶熙,我到底哪得罪你了,你要对我下这种狠手,孩子们打打闹闹是常事,你非要弄成这样,我手断了,你满意了吧?”

叶熙皱了眉头,看来,这是非之地,不宜久待,她走向旁边一道侧厅,知道妈妈的东西都被收在杂物房里,她只需要拿了走人就行。

“拦住她。”张琴一声怒吼。

几个粗实的女佣,二话不说,伸手挡住了叶熙的去路。

叶熙回头盯着老太太:“我今天一定要把我妈妈的东西拿走,谁也别想拦着我。”

“叶熙,你好狂的口气,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叶家。”张琴冷笑起来。

叶老太太沉声说道:“只要你跟宁瑶说句对不起,你妈妈的东西,你拿走吧。”

“我没错,为什么要道歉?”叶熙可不会让人如此拿捏,她的自尊心不允许。

叶宁瑶洋洋得意的扬着下巴望过来,她有奶奶和父母宠爱护短,叶熙拿她没办法。

“叶熙,你还是这牛脾气,倔犟的很,看来,这些年在外的经历,也没有让你改变多少,你这种性格,迟早要吃亏的。”老太太叹了口气,这个孙女从小看似乖巧,但性子刚烈,野性难驯,以为把她赶出叶家,有所收敛。

“我就是吃了太多的亏才明白,软弱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以前被你们欺负够了,现在,谁也别想把我当泥一样踩在脚下。”叶熙说着,就往里面走,一个佣人过来推她,叶熙直接一掌甩过去:“既然当了狗,就别怪我不客气。”

对方脸上火辣辣的疼,不敢再拦着。

“叶熙,你敢打人?你简直太野蛮了。”张琴惊住了,叶熙以前胆小懦弱,连鸡毛都不拔,现在一抬手就甩人一耳光。

“让她去吧。”老太太对叶熙无比失望了,这样的孙女,她宁愿没有。

“奶奶,她还没道歉呢?我的手白疼了。”叶宁瑶在原地跺脚,还以为奶奶能帮自己做主呢。

“她现在就像疯狗一样,你别去惹她就行。”老太太只希望赶紧跟叶熙划清界线,最好就是将她赶出去,永不往来。

叶熙在杂物房,找到那个旧箱子,打开看了看,是妈妈的遗物没错,她提着箱子,扔进了那辆面包车上,潇洒的坐了上去,一脚油门轰出院外。

“她她她……越发没规矩了。”张琴气的说不上话来。

叶宁瑶气怨的捏紧了拳头:“妈,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放心,妈一定替你出这口恶气。”张琴压低声音安慰女儿。

叶老太太头疼,旁边佣人赶紧扶住了她:“老太太,你还好吧,是不是又头晕了?”

“扶我到床上躺着。”

张琴和叶宁瑶站到了老太太的床边,有人去请家庭医生过来,被老太太阻止:“我这头晕症越来越严重了,看了那么多医生,也没人能治好,西医主张手术,我这把老骨头折腾不起……”

“奶奶,你听说过有个叫Angel的女医生吗?别人称她为天使,听说她的医术非常高明,采取的是保守的治疗方法,由其是擅长针灸疗法,我正让家栋去找她帮我看看怀孕的事情,要是找到她了,我请她来给你看看吧,说不定有用。”叶宁瑶为了博取老太太的喜爱,赶紧说道。

“Angel?我倒是听一位医生说过,他也说这个女人素手神针,只是,传言她身份神秘,已经不在医学界出没了。”老太太叹气,如果真能找到这位神医,说不定自己的头晕症能缓解。

“她是被黑帮的人盯上了,为了保命,不得不隐藏身份,但据我打听,她还是会偷偷的看病的,而且,这次国内有个医学交流会,听说她出席了,奶奶,你放心,我一定帮你请她过来。”

“真的?那你赶紧找到她,不管要花多少钱,都要请她帮我看看,我真的备受折磨。”老太太已经迫在眉睫了。

“妈,我也帮你一块儿找找,我的那些富太太圈子,信息流通的很快,一定能找到的。”张琴也在一旁说道。

叶老太太满足的点点头:“那就好。”

“妈,我们不要打扰奶奶休息了。”叶宁瑶拉住张琴的手臂,走了出去。

“妈,我在婷婷的学校,发现她的两个女儿长的很像霍氏集团的两个小少爷,她当年生下的是一对双胎胞女儿吧?有没有生过儿子?”叶宁瑶忍不住的询问母亲。

张琴脸色猛的一震,她盯着女儿:“你说什么?你见过两个孩子跟她女儿很像?”

“对呀,真的很像,婷婷都把她们认错了,要不是我知道她只生了双胞胎女儿,我都要怀疑她是不是生了四个……还有两个是儿子,真能生,像母猪一样。”叶宁瑶嫉妒的眼睛都红了,自己生一个女儿还躺床上保胎了好几个月才生下来的,叶熙一胎生四个……

“肯定不是,你奶奶说了,叶熙只生了两个女儿。”张琴立即否认,其实,叶熙到底生了多少个,她也不清楚,那年叶熙是老太太安排去了山里养胎,生完后,听说只剩半条命,被抬着去了她外婆家疗养了。

“那就太奇怪了,还以为都是叶熙生的呢,如果不是,那我就松了口气。”叶宁瑶气恨道。

“宁瑶,你肚子还没动静吗?程家会不会有意见?”张琴忍不住替女儿担忧。

“我婆婆每天明着暗着讽刺我,我只能当聋子,不理她,可家栋也着急了,他周围的朋友都生了继承人,妈,你赶紧替我找到Angel,我只能求她帮忙医治了,西药败身体,中药又找不到靠谱的医生,我这几年吃了多少中药啊,苦死我了。”叶宁瑶说着说着,委屈的眼眶都红了。

“放心,妈一定给你找到Angel。”张琴心疼的拍了拍女儿的肩膀。

夜晚来临,唐夕婉又来给老太太治疗了,老太太昨天晚上睡了几个小时,精神状态好多了,看唐夕婉也顺眼了许多。

唐夕婉战战惶惶,她昨天翻看了好几本医书,只想找到最适合老太太的治疗方案,可惜,她对针灸埋针这一块,总是没有自信。

又是一个多小时的理疗,唐夕婉出了一身的热汗。“去洗个澡吧。”老太太心疼她,叫了佣人给她拿了一套衣服,让她上楼去洗澡。

唐夕婉身上的汗,有一半是吓出来的。

她真的怕自己医术不精湛,会被老太太看穿。

二楼,唐夕婉故意问了一句佣人,霍薄言会不会过来。

佣人摇头,表示不知道。

唐夕婉失落的进了浴室,等到她出来时,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她并不着急换上衣服离开,而是伏在阳台的栏杆处,从半山腰往下俯视,风景美极了。

“要是能一辈子住在这样的地方,该多幸福啊。”她忍不住喃喃,内心更坚定了目标,一定要拿下霍薄言,成为霍家的女主人,等老了,也可以像老太太一样,被人当成皇太后一样照料,别人在她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样才不枉来人世走一回。

“Angel?”低沉的男声,在她身后传来。

唐夕婉吓了一大跳,刚才想的太入神,竟没发现,霍薄言就站在她的身后。

“霍先生……”唐夕婉含羞带怯,下意识的拢了拢衣襟的位置。

想到自己只穿着一件欲袍,露出两条腿,她心里暗暗开心,男人看到她这一副美人出浴的样子,会不会心动?

“很晚了,回去吧。”霍薄言淡漠的开口。

“好,我这就离开。”唐夕婉置身云端的心情,直线下滑。

她不敢表现出失落感,只是听话的点头,当她走过霍薄言身边时,男人突然开口问:“你身上的香……是什么香味?”

唐夕婉眸子瞬间睁大,立即小声解释道:“这是我唐家研发出来的药香味,含了好几种香料,天然无害……”

“你之前有过男朋友吗?”男人意味不明的问。

唐夕婉内心惊跳了一下,霍薄言,这么直接的吗?怎么办?她之前是交过男朋友的,但她打死也不能承认了。

“没…没有,一直都在读书,工作,没时间找男朋友,我还是……第一次。”

唐夕婉羞涩的低下了头,她觉得,把自己说的这么单纯干净,男人肯定会对她有很好的印象。

像霍薄言这种豪门贵公子,将来要娶的女人,肯定身体干净的。

“走吧。”男人眸色闪过一抹复杂,声音冷淡了几许。

唐夕婉呆愕的抬头,匆匆的看了男人一眼。

怎么回事?听到自己还是清纯的处子,他怎么更冷淡了?

难道霍薄言不喜欢处子?喜欢有过男朋友的女人?草率了,男人的心思,可真难猜。

唐夕婉匆匆的回到客房,换了衣服,离开,心里却懊恼不己。

“不是她。”霍薄言薄唇冷冷的勾起。

记忆中那一晚,他总是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气味,刚才唐夕婉路过他身边时,她身上的气息跟那晚的女人很像,他以为有可能是她,可她还是干净的处子,那就证明……不是她。

霍薄言嘴上说一辈子不想再见到那个女人,可实际上,他还是很想知道,那一夜跟他颠鸾倒凤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不会丑的像恐龙吧,要真是这样,他这辈子对女人都会有阴影。

唐夕婉回到唐家,唐一山和母亲秦柳一直在等她回来,看到她一脸忧伤,都走过来关切。

“见到霍总了吗?”

“见到了。”

听女儿这有气无力的样子,就知道今晚又没有一点进展了。

“女儿,你别着急,钓男人就跟钓鱼一个性质,你得有耐性,还得能忍,你千万不要太主动了,男人的心理都是狩猎者,他们不喜欢当猎物,记住了。”秦柳在旁边温柔的安抚女儿受伤的心灵。

唐一山脸上闪过一抹嘲弄:“你对怎么追求男人,倒是很有一套。”

秦柳白了他一眼,得意的说:“我也是这些年悟出来的,不然,就凭当年我第一美人的称号,也不可能嫁给你这只猪。”

秦柳当年是娱乐圈头牌美人,唐一山追了她多年,才抱得美人归的。

唐一山听了,也得意起来:“谁让你被我的魅力倾倒呢?你就认命嫁给我这头猪吧。”

秦柳不理老公,转头继续安抚女儿:“你继承了妈妈的美貌,他肯定会看上你的。”

唐夕婉心情好受了许多:“妈,我没事了,你们去休息吧。”

唐夕婉捏紧了拳头,为了证明自己的医学实力,她得想个办法,逼迫叶熙,把那本祖传医书交出来了。

叶熙忙着药厂的事情,她现在全面接管,发现有几种药在市场上买的很好,她又准备再找一支研发团队,打造新的药物,外婆给她的拓本有很多记载,这五年,她也只参研了三分之一,外婆的遗志是将唐家的医术发扬光大,当年她还是医药小白,凭着外婆的这本书,短短五年,她在中医界闯出了名堂,如果真的能参透整本书,肯定还能救更多的人。

“叶总,外面有人找……”李小唯敲门进来。

“我约了一家原料商,是不是他来了?”

“不是,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李小唯伸手指了指窗外:“真的很漂亮。”

叶熙抬头看去,就看到唐夕婉,穿着一套古典的长裙,一头长发垂坠,肤色白晰,五官精美,叶熙闷烦的摁了一下眉心。

就知道唐家肯定要找上门。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叶熙想到上次在交流会上,被唐夕婉冷嘲热讽,她已经不想再把她当亲人了。

原本,外婆留给她的那封信中就已经说清楚了,唐一山并不是外婆的亲生儿子,而是她上山采药时捡回来的,从小培养,费心费力供他出国读书,看着他娶媳妇,看着他生儿育女,最后,却在外婆喝的汤里下了长达十年的慢性药,外婆的心都碎了,自己视如己出的孩子,竟然想要她的命。

想到这些,叶熙的眼眶赤红,唐一山,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她还没找他报仇,他的女儿,倒是咄咄逼人。

“这么小的厂,每年出产量还不到唐家的十分之一,叶熙,我奉劝你,趁早关门大吉,免得被唐家排挤,成为医药界的笑话。”唐夕婉脸上有着轻嘲,她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真的又破又旧又小,跟唐家的工厂比起来,根本不够看。

“要不要关门,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替我操心,我这边还忙着,要是没事,你赶紧离开,没空招呼。”叶熙冷淡的赶人。

“要我离开可以,把我奶奶的那本祖传拓本交出来,让它物归原主,你这个外姓的人,拿着它,只会辱没了他的神圣,它属于……唐家。”唐夕婉字字犀利,由其是最后两个字,她咬的很重,像是刻意提醒。

“我说了,那拓本不在我这里,你别再来烦我了。”叶熙冷声否认。

“你以为我会信?”

叶熙美眸一眯,寒光在眸底闪烁:“信不信是你的事。”

“叶熙,你两个女儿长的很可爱吧,什么时候带她们出来,一起吃顿饭啊。”唐夕婉知道不来点狠的,叶熙是不会乖乖交出拓本的。

“你想拿我的女儿来威胁我?”叶熙眸底杀气浓重。

唐夕婉却笑起来,神情得意:“何必把话说的这么难听,我还没见过两位小侄女,想封个大红包给她们……”

“唐夕婉,我警告你,别打我女儿的主意。”叶熙纤细的手指,捏成了拳,唐一山的女儿,也这么的卑鄙。

“那就得看你要不要交出拓本了,如果你现在交出来,我还可以可怜你,替你把这厂房修一修,如果你想独占唐家的东西,我怕你这厂子经受不起大风大浪吧,迟早要倒塌……”

叶熙深知她话中的狠厉,她冷笑:“有能耐,你只管来。”

唐夕婉以为,拿她女儿来威胁她,她肯定乖乖听话,没想到,叶熙这么有骨气,竟然无视她。

“叶熙,我今天的话,你最好听进去……”

“你真的是Angel?”叶熙打断她的话,眯着眸子打量她:“她可是很有名的神医,几根针就能将人救活。”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