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有木棒的椅子上是什么感觉 木凳上有根凸起木棒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李小唯现在是叶熙的跟班兼保姆,接了孩子回家,李小唯立即洗菜做饭:“叶总,我厨艺不太好,你们将就着吃。”

“麻烦你了,我从小就手笨。”

“妈咪烧的饭菜,连小狗都不吃。”

“黑黑的一团,像石头一样硬。”

两个小家伙在旁边,毫不客气的打击叶熙。

叶熙瞪了她们一眼:“赶紧去写作业。”

两个小家伙扮了个鬼脸,蹦蹦跳跳的朝着她们可爱的房间走去。

李小唯利索的炒了四个菜,还打了一个西红柿蛋汤,她从厨房走了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叶总,我洗个脸。”

“去我浴室洗吧。”叶熙从电脑上抬起头来。

李小唯进入了浴室,看了一眼,竟然没有市面上那些大牌的洗面奶,而是放了几块颜色不一样的药皂,她伸手取了一块,搞了一点涂抹在脸上,很温和,泡沫丰富细腻,洗完之后,脸上还留一股淡淡的清香气息。

李小唯仿佛发现新大陆似的,拿着药皂走出来问:“叶总,这药皂是你自己做的吗?看着挺好用的呀,能不能送我几块。”

叶熙点点头:“是我自己做的,都是做来自己用的,你要不嫌弃,我给你拿几块。”

叶熙说完,从她的杂物间里,拿了三块给李小唯。

“叶总,你皮肤这么好,就是因为洗这种药皂吧,我的敏感肌,终于有救了。”李小唯摸着自己满脸豆印的脸,开心的原地跳起来。

叶熙笑道:“其实,我最近几年都是自己做药皂使用的,市面上的东西,我用不习惯,还有,我看你气血不足,我开个单子给你,你先调理一下身体。”

“谢谢叶总,我要是能像你这么白嫩就好了。”李小唯感激涕零。

叶熙微微一笑:“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调整心态,情绪不要大起大伏。”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可惜,我天生就是个急脾气……唉,听天由命吧。”李小唯苦哈哈的说。

夜已深,霍氏老宅。

自称是Angel的唐夕婉,第一次踏入霍家别墅。

这栋别墅建在半山腰上,风景视野极佳,延续的是微派建筑,水墨雕栏,假山亭阁,无不透露出主人的喜性和气派。

唐家虽然也叫得上名号,但和霍家一比,那就连台面都登不上了,顶多号称一个制药世家,说出去,有点脸面,可在金钱至上的社会,唐家连霍家的冰山一角都比不上,更别说权势了。

“唐小姐,这边请,老太太在后院。”

“有劳了。”唐夕婉语气温柔客气,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家闺秀风范。

她知道,想要嫁给霍薄言,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嫁的,哪怕被他看上了,也不一定能嫁进来,首先,就得取得老太太的喜欢,有老太太首恳,才是最重要的。

唐夕婉必须好好利用这次机会,得到老太太的喜欢。

后院,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薰着艾香,老太太躺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刚从一个噩梦中惊醒过来,这会儿,额头还有冷汗。

她最近总是睡不好,梦里总有婴儿的啼哭声,她总是记起当年夜色下,抱回来的两个小男婴,如今虽然四岁了,可这心里,总觉的愧欠了什么。

她从保姆口中知道,孩子半夜里会找妈妈,霍薄言有时候要抱着两个孩子,他们哭累了才会睡着。

“那个女人……还能找回来吗?”老太太望着天花板,心思辗转,当年因为是一场交易,所有的信息,在孩子出生后,都被刻意的抹掉了。

如今,孩子越来越大,越来越渴望母爱,老太太真的想把那个女人找回来。

“唐小姐,请进去吧,老太太在里头。”

“好的。”

一道清悦的女声,从门外传来:“老夫人,我叫唐夕婉,是霍先生请来为你把脉针灸的医生。”

“进来吧。”老夫人收起所有的情绪,面色严肃的看着走进来的女人。

约莫二十五六的样子,长相漂亮,气质优雅。

“年纪轻轻的,就会把脉了?”老太太表示怀疑。

唐夕婉微微一笑,开口自我介绍:“我祖上三代都是有名的医药大师,请老夫人放心。”

“那你替我把把脉吧,我最近头疼,睡不着觉。”老太太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是让她放手一试。

唐夕婉还是有些紧张的,老太太有股天生的威严感,如果没有真材实料,只怕是不好唬弄过去,万一自己医术不精湛,不能替老太太解除病痛,那后果……只怕离霍家少奶奶的位置,遥遥无望了。

唐夕婉坐到了老太太的身边,把自己随身带来的药箱放下,专心致志的替老太太把脉。

房间里很安静,诏夕婉凝神把脉,几分钟后,她开口说道:“老太太最近是不是有心事,我看你的脉象迟缓,滞气,脏气不足,气血运顺不畅,您是不是还伴有头痛,胸闷,咳嗽……”

“人的身体像一部机器,像我这么大的岁数了,零件损坏是常事,你就看着怎么为我治吧,请来的医生,个个都能看出问题所在,但能治好的,并不多。”老太太无波无澜的开口。

“是。”唐夕婉不敢大话了,她轻声说道:“我先给你开一副药,再帮你针灸治疗,时间有点久,请老太太配合一下。”

“听你的。”老太太被失眠头痛折磨的日渐消瘦,唐夕婉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唐夕婉在针灸方面也是颇有心得,她取针,下针,动作流畅,一气呵成,只是,在定穴位时,拿捏的还不够准确,如果奶奶那本祖传的中医拓本没丢,她能学习到里面的内容,早就名声大振了。

“叶熙,就算你吃到肚子里,也得给我吐出来……”

想到自己还需要假扮Angel才能进入霍家行医,唐夕婉的内心就愤怒不甘,她绝对不会就此放过叶熙的。

一个多小时后,唐夕婉抹去额头冒出的冷汗,看着老太太缓缓入睡,她暗自松了口气。

她喊来佣人,交代了注意事项,也开了一张药单,随即轻步的退出了老太太的卧室里。

“唐小姐,霍先生有请。”

佣人叫住了她,领着她朝大厅走去。

唐夕婉心头微喜,想不到第一天上门就诊,就能遇到霍薄言,他是专门过来看她的吗?

脏怦怦跳了起来,唐夕婉理了理微乱的头发,担心自己脸上的妆会不会花掉,刚才治疗时出了汗。

“请问一下,洗手间在哪?”

“这边有一间。”

“谢谢。”唐夕婉走了进去,动作迅速的补了一个妆,这才跟着佣人上楼,来到一间书房。

书房里面点着檀香,几列书架,摆满了国今中外的书籍,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站在其中一个陈列前,懒洋洋的翻看着一本书,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

“霍总。”唐夕婉轻声开口,一双眸子,含羞带笑。

“奶奶睡着了吗?”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寂静的空间,就像钢琴最沉的音符,绕入耳边,非常迷人。

“是的,老太太想必是几天没睡好了。”唐夕婉点头说道。

“嗯。”霍薄言点了点头后,随即又抬手:“很晚了,你回去吧,奶奶的病情,就麻烦你了。”

“霍总客气了。”唐夕婉失落的垂下了眸子。

就这样让她走?

“霍总,我懂一些推拿手法,我看你眼睛充血,也肯定没有休息好,需要我帮你按摩一下吗?”唐夕婉寻找着机会,如果可以和霍薄言亲密一点,她才更有机会吸引住他。

“不必。”霍薄言有些冷淡的拒绝:“你回去吧。”

唐夕婉不敢再放肆,只能先离开。

霍薄言自己摁压了一下眉心,心里莫名的烦躁,他对女人已经失去性趣了,五年前的一个晚上,他吃错了药,在酒店里跟一个女人疯狂了一夜,第二天醒来,女人不见了,他的身体也因为消耗过度,短暂的失去了男性功能,十个月后,有人抱着两个孩子送到他的面前,奶奶说,给了那个女人五千万,买断了母子情。

古语说,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而他,就成为了那头累死的牛。

拿了钱还不需要负责孩子,不知道她现在在哪潇洒。

这辈子最好不要再让他碰见,否则,她的人生,将会迎来一场大灾难。

他绝对不会放过一个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乱生孩子,不负责任的女人。

唐夕婉回到了家,气闷的坐在客厅里,她的父亲唐一山,母亲秦柳,赶紧上前关切:“女儿,你去霍家,见到霍薄言了吗?”

“见到了,但他对我很冷淡。”唐夕婉满脸失落。

“我听说这位霍总,不近女色,你不要着急,来日方长。”秦柳温柔的望着女儿,女儿的容貌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又有学识又知书达理,来上门求亲的豪门公子来了一拔又一拔,可惜,女儿眼挑,一个没看上,倒是这个霍薄言,一眼就掳获了女儿的芳心。

唐一山却没有那么乐观:“霍薄言有两个儿子,他将来要娶的女人肯定要让他的儿子喜欢,小婉,要我说,你可以暂时不要在霍总面前急于表现,你先得到他两个儿子的喜欢再说。”

秦柳这才想到,女儿要真是嫁入霍家,是要当后母的,这后妈,可不好当。

“老公,这霍家,真的有那么好吗?要不,别让女儿去接近霍薄言了。”

“妈,除了霍薄言,我谁都不嫁。”唐夕婉气呼呼的站起来,往楼上走去。

“我……我只是为你好,当后母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别替女儿操心了,不就是拿捏两个小孩子吗?女儿这么聪明,肯定能处理好的,倒是这霍家,你以为谁都能嫁进去吗?那可是顶级豪门,人家挑媳妇,可是千万中才挑一个。”唐一山不喜欢妻子这悲观的想法,认为她是妇人之见。

秦柳只好打消了劝退的念头,是啊,霍家可不是一般的豪门,女儿嫁进去了,就是人上人了。

唐夕婉上了楼后,立即在网上发了一个贴子。

#四五岁小男孩最爱的礼物有什么…?#

发了贴子后,她就去洗澡了,洗了澡回来,看到有不少网友在下面跟贴回复,想必都是家有孩子的,每个人贡献了一条建议。

“变型金刚?机械人?”唐夕婉嘴角往上一勾,一脸不屑的想着,不就是两个四岁的小不点嘛,拿几个玩具哄哄就开心了,说不定他们从小欠缺母爱,看到她对他们这么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认她当母亲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命这么好,生了霍薄言的孩子?既然有孩子,那他们母亲呢?死了?疯了?还是……霍家为了传宗接代,花钱卖回来的孩子?”许多古怪的想法,在唐夕婉的脑子里打转。

叶熙连着三天,都在厂里帮忙,两个小可爱在学校里努力学习,天天向上。

中班里又转来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叫程婷婷,小女孩背着香奶奶的小书包,非党傲气的抬着头,拿鼻孔怼人。

叶依依和叶恬恬无聊的玩着手边的积木,打量着这位新转学来的小朋友。

程婷婷看到叶家小姐妹,大眼睛一眯,非常生气的走过去,指着她们的脸说:“霍子夜霍子墨,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呀?”

叶依依和叶恬恬眨巴着大眼睛。

“你认错人了,我是叶依依,她是我妹妹叶恬恬。”

“就是你们,不要以为你们变成女孩子,我就不认识你们了,哼。”程婷婷说完,直接拿起叶恬恬的小手,在她手背上张嘴咬了一口。

“啊……好疼呀。”叶恬恬哇哇大哭。

“放开我妹妹,你干嘛?”叶依依立即站起来,将程婷婷用力的推了一把:“不准欺负我妹妹。”

程婷婷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疼的她立即哭嚷起来:“老师,她推我,我屁股好疼呀。”

老师立即赶过来询问,叶依依的口才可比程婷婷好多了,她没有让程婷婷恶人先告状,已经清晰的把整件事情都讲清楚了。

“老师不相信,可以去看监控,是她先咬我妹妹的,我才推开她的。”

“不是,就是你推我,我没有咬人……”程婷婷说谎习惯了,大声反驳。

老师立即查看了监控,发现果然是程婷婷先咬人,她只好把这件事情向两个家长反映了一遍。

听到女儿上学第一天就被人推倒在地,叶宁瑶立即开着她的跑车,来学校理论了。

于此同时,叶熙也接到电话,女儿被人咬了,她也急急来学校了解情况。

“叶熙?怎么又是你?”叶宁瑶看到她,脸色一怒:“真是阴魂不散,哪都有你。”

叶熙眯起了眸子,冷声道:“不会是你女儿咬伤我女儿吧。”

“是又怎么样?谁让你女儿软弱,她肯定是得罪我女儿了,我女儿不会随便咬人的。”叶宁瑶立即扬起下巴,得意的说。

“真是你女儿咬的,你女儿必须道歉。”叶熙说完,快步的走向学校。

教室门口,叶熙看到哭唧唧的小女儿,大女儿岔岔然的瞪着程婷婷。

叶熙看到那个肥嘟嘟的小女孩,叹了口气,真是冤债。

叶宁瑶一进来,程婷婷立即扑进她的怀里告状:“妈咪,那个小朋友骂我,我才咬她的。”

“我妹妹才没有骂人,你胡说。”叶依依立即竖起眉头。

叶宁瑶一回头,看到叶熙身边的两个小女孩,眸子瞬间惊大。

这两个孩子,确定不是霍子夜和霍子墨?

太像了,眼神,五官,除了身材迷你了一点,真是哪哪都像极了。

“这就是你的两个野种吧,呵,长的还挺好看的。”叶宁瑶立即嘲讽。

“你说什么?”叶熙脸上闪过一抹杀机,冷冷的盯住叶宁瑶:“把你的臭嘴给我闭上。”

叶宁瑶被叶熙的眼刀子割着,后背一抖,这女人的眼神,竟然如此可怕,她真的是叶熙吗?

她记忆中的叶熙,在叶家连话都不敢大声说,她因为母亲去逝的早,父亲另娶,在叶家根本没有人管她,她小心翼翼的生活着,不敢惹事,连一些佣人都能支使她干活。

叶宁瑶以为,叶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可没想到,五年后,她像是变了一个人,眼里不再有懦弱,眼神坚定,甚至给人一种杀伐狠绝的气场。

“难道我说错了吗?她们不就是你不知从哪怀上的野种吗?”叶宁瑶故意刺激她,想到前几天她仗了霍薄言的势,打压过她,这口恶气,今天可以出了。

“啪……”叶熙几步上前,扬手一甩,五指印在叶宁瑶白净的脸上。

“你……你打我?我是你姐……”叶宁瑶惊呆了,捂住了脸,生气的低吼。

“姐?呵,你也配?”叶熙冷酷讥讽:“叶宁瑶,你要再敢当着我女儿的面乱说话,下一次,就不是打你这么简单了。”

“怎么?你还敢杀了我?”叶宁瑶气的发抖,当着女儿的面,被人甩了一巴掌,她想跟叶熙拼命。

于是,叶宁瑶立即也扬手要打回去,可下一秒,她的手被叶熙用力一拽。

“啊……”不知道叶熙动了什么手脚,她的手断了,没有力气抬起来,钻心的疼痛。

“叶熙,你扭断了我的手?”叶宁瑶痛的眼泪快要掉下来,气虚微弱,往后倒退了几步。

“赶紧上医院瞧瞧吧,可别担误了治疗时间,变成残废。”叶熙说完,转身就带着两个女儿离开。

旁边的老师惊呆了,都来不及劝上几句,一切发生的太快。

“叶女士,请等一下。”老师赶紧走过来说道:“你是要带孩子们回家吗?下午还有课呢。”

叶熙平静的开口:“老师,请帮我把女儿分到另一个班可以吗?”

“可以的,我们看过监控了,的确是程婷婷咬了人,依依才推开她的。”老师一脸公平的说。

“谢谢,依依,恬恬,你们离那位小朋友远一点。”叶熙蹲下来,在女儿被咬的手上吹了吹:“恬恬,还疼吗?”

叶恬恬坚强的摇着小脑袋:“不疼了。”

叶熙温柔的摸摸她们的小脑袋:“你们跟老师去上课吧,记住,不要惹事,但也不要怕事,妈咪一直在你们身后支持你们。”

“嗯,妈咪好厉害呀。”叶依依拍了拍小手。

叶熙回头看了一眼匆匆带着女儿离开的叶宁瑶,无奈叹气,她原本是不想当着女儿的面做这种残忍的事情,可叶宁瑶触及她的底线了。

叶熙走出来,看到叶宁瑶正在叫代驾,她的手断了,开不了车。

叶熙故意走到她旁边去招手拦车。

“叶熙,你给我等着,我老公不会放过你的,叶家也不会。”叶宁瑶痛的眼泪打转,却还是要放出狠话。

叶熙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你老公上次看我的眼神可不单纯啊,你确定要让他来找我?”

“叶熙,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不会又瞧上我老公了吧?我警告你,离他远点,你这种烂货,他看不上的。”叶宁瑶嘴上逞强,可心里还是担忧的。

“是吗?要不你让你老公过来试试?”叶熙冷笑,坐进了出租车,离去。

叶宁瑶气愤的捏紧了拳头:“该死的叶熙,我手要是接不上,我拿你两个女儿开刀。”

傍晚来临,霍家别墅。

霍薄言跟两个孩子住在另一处别墅,离老宅有一段距离,老太太睡眠不太好,霍薄言不想让两个小家伙吵到她休息,就搬出来了。

“先生,听老师说,两位小少爷中午没吃饭,晚餐也不肯吃。”管家刘伯看到门外的轿车熄了车,快步上前汇报。

“又怎么了?”霍薄言修拔的身躯迈入客厅,刚从公司回来的他,带着一丝疲倦,英俊的面容,闪过一丝郁闷:“又玩绝食?”

抬腿往楼上走去,在房间,找到两个快要饿晕的小家伙。

“子夜,子墨,说吧,这次又想要什么礼物?”霍薄言靠在门口,嗓音低沉的问。

两个小家伙骨碌碌的大眼睛闪了闪。

“我们才不要礼物呢,我们又不是三岁小孩子。”

“就是,我们四岁啦,不要礼物了,我们要妈咪……”

“爹地,你可不可以叫叶熙阿姨到家里来吃饭?”

“对对对,她来了,我跟哥哥就吃两碗饭。”

霍薄言好看的眉锋一扬,终于清楚两个小家伙绝食的目的了。

“我不会请她来的,你们继续饿着吧。”

“爹地,我们饿的眼睛都能看到星星了,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把叶熙阿姨叫过来。”

“就是呀,爹地,我们饿死了,你就没有这么可爱的儿子了。”

霍薄言听着两个小家伙的威胁,薄唇止不住上扬。这两个小东西虽然闹腾,可这就是他生活最精彩的颜色,他们的存在,可以缓解他一天的疲倦,带来鲜活。

“爹地……好饿呀,我要叶熙阿姨。”

“爹地……”两个小家伙的声音在房间响个不停。

霍薄言回卧室换了一套家居服,走进了两个小家伙的房间,一人一个,拎小鸡仔似的把他们拎到了餐桌上坐下。

“刘伯,给他们一碗饭。”

“还有菜。”小家伙气鼓鼓的说。

霍薄言就知道他们绝食的决心不够,懒洋洋的交代:“给他们热一碗青菜…”

“不要,我要吃肉肉,长高高,要壮的像头牛,一个打两个,谁要不害怕,直接打到叫爸爸……”

“对对对。”霍子墨在旁边像个点读机似的。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