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紫到发黑的木棒上写作业 往下面一颗一颗塞珠子文章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霍子墨小脑袋用力的点头。

这一慕,让叶熙想到了自己的两个女儿,大女儿一个劲的说,小女儿一个劲的点头。

眼前这两位,怎么跟女儿如出一辙?

大的说,小的点头。

是不是双胞胎都是这样跟人说话的?

“你们怎么会有我电话?”叶熙一直想问这个问题,一直没机会问。

“这个嘛……”两个小家伙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了一下。

“嗯?”叶熙表情严肃了下来。

“好吧,我们找了人从酒店的登记信息上,拿到你的号码了。”

叶熙怔了一下,小家伙还有这能耐,看来,跟自己家的那两位一样,都不省心。

“那你们是怎么记住我电话号码的?”叶熙没好气的问。

两个小家伙指着自己的脑袋:“我们见过的,都不会忘记呀。”

叶熙美眸一愕,难于置信的问:“你们还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啊。”

“对呀,爹地可不知道哟。”两个小家伙得意洋洋起来。

叶熙突然想到自己家的那两个,好像也是记忆力超强,懂事起,就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学习能力特强悍。

“你们没有告诉老师,你们爹地是谁吗?”叶熙觉得,他们肯定是隐瞒了信息,不然,不可能会被人欺负的这么惨。

“没有,爹地不让说。”

“爹地说,要是知道我们的身份,我们就交不到朋友了,没人敢跟我们玩。”

叶熙嘴角一抽,霍薄言还算有自知之明,像他那种小心眼的男人,性格强势霸道,的确让人惹不起。

“那现在怎么办?校长让你们退学了,你们也不告诉他?”叶熙可做不了主,她只是替他们打报不平。

“唉,看来晚上得跟他谈谈了。”霍子夜一脸小大人的老成模样。

“就算我们要转学,也得让程婷婷跟我们道歉再走。”

“没错,她可没少欺负我们。”

“要不是她是女生,我早跟她打架了。”

叶熙站了起来:“那行,你们晚上跟你们爹地说一下这件事,对了……不要说我来过学校。”

“为什么呀,让爹地知道妈咪维护我们,他会更喜欢你的。”

“对对对。”旁边一小只又猛点头。

叶熙立即摇摇手:“不不不,你们千万别说,说了,我跟你们爹地的关系会更差劲。”

“好吧,我就知道没有女人会喜欢爹地的,他那么凶。”

“脾气不好,嘴巴又不甜,根本不会哄女人开心。”

“妈咪不喜欢他,也是有原因的,我回头就让爹地改改。”

“妈咪,你先不要喜欢别人好不好?等爹地改掉他的坏毛病,我再介绍给你。”

叶熙看着两个小家伙你一言我一语的吐槽霍薄言,她差点没爆笑出声,要是让那个男人听见了,他得气成什么样啊?

“好吧,我目前肯定是不想找男朋友的,你们两个也别费心思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得走了,我得接我两个女儿放学了。”叶熙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到时间接女儿了。

“妈咪,你两个女儿长的跟我们真的很像吗?”霍子夜十分好奇的问。

“我也想见见她们。”霍子墨小脸上写满了期待。

叶熙却摇了摇头:“其实,你们也不是很像,可能是因为我看着她们长大的,你们比她们高一点。”

“哦,好想见见她们哦。”

叶熙可不敢让女儿见到这两个小可爱,不然他们又得受欺负了,两个女儿可是石猴子转世,古灵精怪的。

叶熙离开了学校,离开之前,她来到校长室,表明了态度,校长听到她手里有证据,吓的连连点头,不敢拿两个孩子做文章。

叶宁瑶并没有回家,而是带着女儿来到了程氏集团找老公程家栋诉说委屈。

程婷婷抱着程家栋的脖子,小脸满是泪水,抽泣着说:“爹地,你一定要帮婷婷报仇,那两个小朋友一直欺负我,天天扯我裙子和头发,还把我的头花给藏起来了。”

程家栋目前只有这一个独女,自然是宠在掌心里,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当听到女儿裙子被扯时,他身为父亲的心脏瞬间点爆,怒气冲冲的问:“那两小子真的敢扯你裙子?”

程婷婷抽泣的望向旁边的妈咪,得到叶宁瑶的肯定,她立即点头,哭的更加大声:“是的,爹地,他们天天扯,我好害怕,我不要去读书了,我只想跟爹地在一起。”

程家栋气的发抖,女儿从小被他呵护在怀,岂能让那两个混小子这般欺负?什么样的家庭,教出这种没礼貌的小孩子?他一定要找他们的家长理论。

“我这就打电话给校长,让那两个孩子滚出学校去。”程家栋生气的对叶宁瑶说道。

叶宁瑶心里一片得意,她抓住了老公爱女心切的心思,故意让女儿把事情说的很严重,惹怒老公,老公肯定不会坐视不管,一定要找学校和叶熙理论的。

哼,叶熙,等着瞧吧,好戏上场了。

“老公,要不是女儿受了委屈,我也不会带她来打扰你的。”叶宁瑶在一旁也跟着委屈的擦了擦眼角。

“女儿当然不能受欺负,是那两个混子子的错,放心吧,我马上勒令他们转学,女儿就不会再受欺负了。”程家栋说完,就给校长打了电话。

校长立即表示,下了课就给霍子夜父亲再打一个电话,把退学的事情跟他说清楚,保证不会再让他们打扰到程婷婷在校学习。

程家栋安慰了女儿一通,小姑娘立即开心的跑到休息室去看动画片了。

叶宁瑶心里开心,坐到老公的腿上,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撒娇:“老公,谢谢你,有你疼爱,我和女儿可真是幸福极了。”

“宁瑶,你这个月的那个……来了吗?”程家栋搂着她的腰,吻着她的耳朵开口。

叶宁瑶浑身一僵,瞬间明白老公这句话的意思。

她有些心虚的说:“来了。”

“又没怀上?难道那副中药没效果?”程家栋松开了手,语气带着责备和不悦。

叶宁瑶立即苦下脸来,慌乱推脱:“肯定是那老东西骗了我们,收了我们那么多钱,吃了大半年的中药,一点效果都没有,我一定要砸了他的招牌……”

“行了,怨不得人家,别人怀孕跟闹着玩似的,我几个兄弟三胎都满地爬了,我只想要个儿子……有那么困难吗?”程家栋是个孝子,膝下只有一个女儿,他急了。

“老公,你别着急上火嘛,我打听到一个有名的医生,她叫Angel,听说她在针灸方面深得祖传,国外皇室有人不孕,请她上门治疗,三个月后就怀孕了,我最近在太太圈里听说她回国了,要不……我们也找她看看?”叶宁瑶也是急了,她恨自己肚子不争气,不能给程家生个儿子,如果再拖下去,只怕程家栋就要换老婆了。

她可不能让别的女人坐享其成,她要稳住程太太的位置。

“是吗?这个Angel有这么神吗?我怎么没听说过?”程家栋一脸质疑的表情。

“是真的,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至少,找她治疗,还有一线希望。”叶宁瑶立即肯定的说,只为了稳住老公的心。

“那行,你赶紧找到她,不管花多少钱,都要治好。”程家栋已经给了最后的期限。

叶宁瑶心头一颤,她故意开玩笑的问:“老公,要是我一直怀不上,你不会要跟我离婚吧?”

程家栋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说:“我们程家,家大业大,难道要拱手让给外人?”

“女儿也是接班人嘛……”

“女儿那份,我自然会留给她,但我要的是继承人……”

“知道了,老公,我会努力的。”叶宁瑶不敢再惹怒老公,可心里却像是梗了一根刺。

夜色降下,霍家别墅。

霍薄言刚结束一天的工作,疲倦的回到了家,刚踏入家门,手机响了。

霍薄言看到来电显示,英挺眉锋,拢紧。

“霍先生吗?你好,我是圣堡幼儿园的校长。”

“我知道,是不是我的孩子在学校犯了什么错?”

“你太太没跟你商量吗?。”校长显得意外,忍不住问。

“我太太?”霍薄言狭长深沉的眸子,瞬间一眯。

“是的,你太太下午来过学校了,你孩子欺负女学生退学的事件,我都详细的跟你太太讲过了,霍先生,很抱歉,我必须通知你,请你夫妻二人明天到学校来转理孩子退学事宜。”校长的语气还算客气。

“我知道了。”霍薄言并没有询问更多,只单纯的表示知情。

校长立即又说:“霍先生,我建议你找家更适合你孩子的学校。”

“嗯。”霍薄言语气冷了下去,掐断电话。

沉步往二楼走去。

放映室传来声响,男人修长的双腿迈入,按亮了灯。

“爹地……”

两个小家伙横七竖八的躺在沙发上,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动漫,突然被打断,吓的爬起来,就看到一脸严肃的霍薄言。

“你们校长给我打电话了。”男人声线如常,只是高大的身躯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自带一股威严,叫人在他面前不敢放肆。

两个小家伙对望一眼,心里响起两个字。

完了。

“还不老实交代?谁是我太太?你们又在玩什么把戏?”霍薄言寒眸一眯,不怒自威。

“哥哥,你来说……”霍子墨小用胳膊碰了碰霍子夜。

“还是你说吧。”霍子夜干巴巴的咽了一下口水。

霍薄言立即开口:“一人说一句。”

两个小家伙傻了眼。

“先告诉我,谁是我太太?”霍薄言沉声询问。

“那个……是叶熙阿姨。”霍子夜不敢说谎,只能老实交代。

霍薄言:“?”

“我们怕挨骂,不敢告诉爹地,可校长一定要找家长过去,我们……就把叶熙阿姨叫过来了,爹地,你别生气好不好?”

“她自称是我老婆?”霍薄言眸底闪过一丝冷嘲。

“没有呀,是我们让她扮演一下我们的妈咪,她可没这么说……”

“是的,叶熙阿姨没说,她说不喜欢你,还让我们以后不要叫她妈咪了,爹地,你不是说只要是女人,都会喜欢你吗?为什么叶熙阿姨不喜欢呢?”

霍薄言骄傲的自尊心,被两个儿子踩碎一地。

“她说不喜欢我?”男人轻藐的双眸一震,一闪而过的怒气。

那个女人好大的胆子,敢自称是他太太,还敢当着孩子的面,说不喜欢他?

手段挺多的,戏也多。

“以后不准再随便找她,她不是你们的妈咪。”霍薄言吃醋了,很霸道的要求。

“可是,我们真的很喜欢她呢。”

“她又美又温柔,就像我妈咪的样子。”

“在学校,她还维护我们呢。”

“对对对。”霍子墨又开始他的点头功能了。

霍薄言俊脸震讶,自己找了好几个女人上门,都被儿子拒绝了。

这个叶熙,她有什么能耐?竟然让两个孩子都喜欢她?

“就算是这样,她也不该扮演我的妻子。”霍薄言沉声开口。

“爹地,你不会是要找她麻烦吧?千万不要啊,要怪就怪我跟弟弟,是我们哭着求她过来的。”

“对对对,爹地不许生她的气。”霍子墨小脸上也一片焦急。

霍薄言脸色更加的暗沉,这个女人轻易就获取了儿子的信任和喜欢,没想到,她野心这么大,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坐上霍太太的位置?

“要不要生气,等我审问过她再说。”霍薄言心里不爽,这个不请自来的女人,挑战了他的威严。

“说吧,又在学校犯什么事了?”霍薄言严厉的盯着两个儿子。

两个小家伙一五一十的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

“你们要转学吗?”霍薄言开口问道。

“不要。”小家伙立即摇头:“我们就要在这个学校上学。”

“对对对。”霍子墨也认真的点头。

霍薄言沉思了几秒:“明天我去学校交涉一下。”

“好哒,就知道爹地肯定不会不管我们的。”霍子墨立即扑进他宽厚的怀抱,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一口。

“又不是女孩子,不许撒娇。”霍薄言嘴上这么说,却还是紧紧的将儿子抱在怀里。

“爹地,你想不想要女儿?”霍子夜也扑过来抱住他。

“想要。”霍薄言惜字如金。

“那就赶紧把叶熙阿姨娶回来呀,让她给我们生两个妹妹,她也有两个女儿,这样,我们就有六个孩子了,哇,好热闹……”

“有你们两个,已经够我头疼了,还敢再要?”霍薄言伸手点了点儿子的脑袋,这小脑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如果你把叶熙阿姨娶回来,我跟弟弟一定会很听话的。”

“对对对,会听话哒。”霍子墨伏在爹地的肩膀上,突然哭了起来,默默的泪水,滴在男人的衬衣上。

霍薄言立即将儿子轻轻放下,看着他大眼睛里满是泪水,他愣住。

“我要妈咪……”霍子墨一说,眼泪掉的更凶,像个女孩子似的扁起嘴角。

霍子夜本来是个坚强的小小男子汉,看到弟弟一哭,他鼻子也跟着一酸,眼泪不争气的就往下掉。

两个儿子,在他面前哭成泪人儿。

霍薄言傻了眼,有多久,两个孩子没有掉过眼泪了?

叶熙那该死的女人,到底给他们喂了什么迷魂药?还非她不可了吗?

想严厉的喝斥他们,可到底是心软了。

霍薄言一把将两个儿子搂到怀里,轻声安慰:“好了,别哭了,爹地答应你们,会跟叶小姐好好聊聊的。”

“可是……叶熙阿姨不喜欢你。”

“就是,你跟她好好聊,她不想跟你聊怎么办?”

霍薄言:“?”

这世上,还有他追不到的女人?

“放心,爹地很有魅力的,她拒绝不了。”霍薄言极度自负的说。

“叶熙阿姨也很优秀呀,她为什么非你不可?你脾气又不好。”

“嗯,爹地,你别整天冷着脸,很吓人的。”

霍薄言嘴角一抽,两个小家伙是不是皮痒了,专门拆他的台。

“成年人的思维不是你们能懂的,女人喜欢一个男人,不仅仅看他的性格。”

“爹地是不是想说,你很有钱,长的还很帅?”

“可是有钱的不仅是爹地,顾叔叔也有钱,长的也帅呀。”

霍薄言凌乱了,他直接对着两个小屁股轻轻一拍:“爹地比他们更有钱。”

“哦,那爹地加油。”

“加油哦,我们支持你。”

两个小家伙脸上写满不信任,这让霍薄言很有挫败感。

难道,他真的失去男性魅力了?

霍薄言回房间洗了一个澡,看到手机,突然想到校长说的那句话,明天让他们夫妻两个一起到学校谈退学事宜。

夫妻?

霍薄言性感的薄唇轻轻一勾,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发来一个号码。

霍薄言直接给那个号码发了一条短信。

校长说明天让我们夫妻去学校聊孩子退学的事,明天早上九点,我在酒店门口等你。

刚给两个女儿洗完澡的叶熙,口干舌燥,端起水杯准备喝水,习惯性的拿起手机,看到一条短信。

“噗……”含在嘴里的水,喷了满地。

两个小家伙一脸蒙。

叶熙赶紧拿纸巾擦去嘴角的水珠,迅速的操作手机,回复短信。

霍先生,你误会了,我可以解释。

手机“叮”的一声响,又有一条信息传来。

不必解释,我理解你迫切想当我儿子妈妈的心情

叶熙:“……”

我明天再跟你解释

丢开手机,叶熙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霍薄言认定她是个心机女,想讨好他两个儿子上位。

“妈咪,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啦?”两个小家伙穿着奶白色的仙女睡裙,跑过来关心老母亲。

“没有,你们快上床睡觉,明天还要早起呢。”叶熙可不敢让女儿知道这件事情,两个小家伙最爱管闲事了。

“好的,妈咪,你去洗澡吧,我跟恬恬喝完牛奶就睡觉。”叶依依聪慧的大眼睛里,满是甜甜的笑。

叶熙摸了摸她们的头发,拿了睡衣,进入浴室。

“快点,到被子里去……”两个小家伙拿了她的手机,像小兔子似的窜进卧室,躲到了被子底下。

“霍先生?是那位帅叔叔吗?”

两个小家伙的认字能力很强,除非生癖字,大部分都能看懂。

“肯定是他,他说跟妈咪是夫妻……他们结婚了吗?”

“要去学校聊孩子退学的事?姐姐,我们要退学吗?太好了。”

叶依依揪着小眉头,鼓着小嘴巴:“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那不是我们……难道是那两个长的像我们的哥哥吗?”叶恬恬耷拉着小脑袋,有些没劲。

“恬恬,你希望妈咪去给那两个哥哥当后妈吗?”叶依依小脸严肃认真的问。

“不要,妈咪只是我们的妈咪。”

“对,我也不想要妈咪给别人当后妈。”

“那怎么办?这位叔叔在追求妈咪呢。”

叶依依眯起乌黑的大眼睛,小手拖着腮,在思考。

“妈咪是爹地的,她要嫁的人,也只能是我们的爹地,这位帅叔叔注定没机会啦……”

叶依依一边说着一边用小手在手机上写字。

“我不喜欢你,你不要再追求我了,就算你再努力,我也不爱你的,放弃吧,大笨猪。”写完这些字,小家伙小手一摁,发送出去了。

叶恬恬吓的小肩膀缩了缩:“妈咪会不会生气?”

“不怕,大不了就打我们一顿。”叶依依笑嘻嘻的说。

霍薄言洗了澡,穿着一件灰色的睡衣坐在书房,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起一看。

英挺眉锋猛的一沉,幽眸寒光涟涟,这该死的女人,又玩什么把戏?

“女人,别再发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我。”霍薄言怒了,快速回复。

两个小家伙看到新的消息提醒,小手赶紧划拉。

“霍叔叔好凶哦。”

“那我们还要不要回复呢?”小恬恬歪着脑袋问。

叶依依立即摁了语音,奶呼呼的声音传了过去:“帅叔叔,你不要再来纠缠我妈咪啦,我们有爹地的……”

“我爹地马上就要来找妈咪结婚了,你没有机会啦。”

霍薄言见手机一直响个不停,他黑着脸色,点开语音。

奶凶奶凶的声音,令他俊脸一怔。

原来这些短信不是叶熙发的,而是她两个女儿。

霍薄言忍不住勾了勾嘴角,那两个小家伙倒是挺可爱的,很像自己的儿子。

语气不自觉得就软了下来,他点开语音:“这么晚了,还不睡吗?小猪猪。”

两个小萌娃正要继续发短信,听到了浴室的门打开了,吓的她们一哆嗦。

“姐姐,赶紧删掉短信啦,别被妈咪发现。”

叶依依手忙脚乱的把短信都删了,然后跳下床,把手机快速的放回了客厅的沙发上。

就在这时,一条短信传来。

叶熙拿着毛巾,擦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她的头发很浓密,黑亮光泽,衬的她肌肤似雪。

听到手机短信,叶熙懒洋洋的坐到沙发上,拿起来,是条语音。

点开,男人低沉温柔的嗓音传来。

叶熙美眸瞬间惊大,浑身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这个男人……什么意思?

竟然发这么暧昧的短信给她。

叶熙皱起眉头,觉得这个霍薄言阴晴不定,喜怒无常,还是少招惹为妙。

霍薄言等了很久,手机再没有任何消息进来。

眉心一拧,心情莫名烦燥。

次日清晨,叶熙带着两个女儿,拖着行李箱,准备搬到新家居住。

李小唯大清早就赶来帮忙,先把两个孩子送去学校,等到叶熙把行李搬进新家时,手机响了。

叶熙抹了一把汗,一边拖着重重的行李箱一边把手机夹在耳边接听电话。

“喂,哪位……”女人清悦的声音里,带着一抹喘息声。

霍薄言黑着脸色,坐在车内,盯着酒店的大门口。女人含娇带喘的嗓音,听在耳边,说不出什么滋味,但却像在男人身体里投放了一把火,烧的他胸膛滚烫。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