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强制gc是怎么玩的10种 你都把自己玩烂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叶熙离开幼儿园,就直接打了一个电话。

“小唯,中午去公司转转。”

“好的,叶总。”李小唯立马安排好了车子。

叶氏制药厂,在郊区一个并不热闹的地方,三栋厂房,显的有些旧。

下了车,在空气中,能闻到淡淡的药香味飘来。

“叶总,你可算是回国了。”一个中年男人,挺着啤酒肚,热情的迎过来。

正是目前药厂的负责人张福顺。

叶熙脸上挂着公式化的微笑,客气的开口:“张经理,真是辛苦你了,如今医药行业冷淡,你苦苦支撑到现在,也不容易。”

“叶总说的哪里话,是你对我的信任,才让我有动力继续发光发热。”

一番客套过后,叶熙穿上无菌服,戴上无菌帽,进入了无尘车间,里面的机器正在有条不紊的生产制药,职员也是依照规定穿戴。

“叶总,我们公司生产的几种药在市面上售价太低了,最近有几家药业公司都在调整价格,你看,我们是不是也……”

“你知道的,我当年创办这个公司,不是以盈利为目的,我是继承我奶奶的遗志,不让这些药品失传才建立的,不想跟人打价格战,而且,我们的药品主要运往贫困的山区,如果冒然提价,对那些小诊所,会是沉重的打击。”叶熙沉声回答。

“是是是,叶总心系贫困,仁义慈善,这也是我最敬仰的地方,你放心,价格一事,我绝口不再提了,只是……我们公司的资金,有些运转不过来…叶总,有什么办法解决吗?”

叶熙凝眉沉思:“我最近两天,会再投入五百万资金到公司周转。”

“五百万也只够运转三个月左右,以后……”

“公司出入和进帐,每个月不是持平吗?怎么还需要这么多钱?”叶熙目光犀利了几分。

“叶总有所不知啊,你常年在国外发展,国内的形势已经变了,以前我们收购药材只要几毛钱,如今已经几块起步了,好的药材越来越难寻,年轻人都进城务工了,种植药材的人员也稀少……”

“我知道了。”叶熙的确没有仔细了解国内的情况,此刻听来,倒有几分道理。

“叶总,都怪我经营不善,导致如今的窘态……”

“不怪你,是我疏于管理,你已经很尽心尽力了。”叶熙参观完了生产线,脱下了衣帽:“资金问题,我来解决,我这次回国,就是打算把公司再扩建,以后我会事事参与,希望张经理有个心理准备。”

张经理一听,脸色一闪而过的心虚。

“叶总要亲自管理吗?那可太好了,我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张经理立即哈哈大笑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叶熙只是给他提个醒:“我想看看财务部的帐目。”

“是是是,这边请。”张经理嘴上咧着笑,后背却是冒出了冷汗。

叶熙难道还能看懂财务报表吗?

这个女人,还真不简单。

叶熙坐在财务室,拿取了去年的一本帐目……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她一边看帐一边接听。

“妈咪,妈咪,快来救命呀,有人打我了。”

“依依,恬恬?”

叶熙猛的站了起来,女儿刚进学校,就挨了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成年女人的声音传来:“叶小姐是吗?你是子夜子墨的妈咪吗?两个小朋友在学校打伤了孩子,请你赶紧过来处理一下。”

“子夜,子墨?”叶熙美眸更是睁大,这两个孩子,怎么会把电话打到她这里来?

“妈咪,你来一趟,好不好,求你了。”小家伙在那边苦苦哀求。

“妈咪,子墨想你……”

两个孩子听上去,好像哭了。

“这……”叶熙头疼起来,这是霍薄言该管的事情啊,怎么找到她头上了?

“叶小姐,你要再不过来,只怕挨打的孩子母亲就要对这两个孩子实行体罚了。”

“不行,校长,你帮忙看着,我马上过来。”叶熙听到体罚,立即清醒过来。

“妈咪,不要叫爹地来,他生气了,很可怕的。”

“对对对,妈咪一个人来。”

两个小家伙又对着手机叫嚷了几句。

叶熙头更疼了,这两个孩子不敢让霍薄言知道,这是闯了多大的祸啊?

什么人这么嚣张,竟然要体罚霍薄言的儿子?有没有查查孩子的身份啊。

“叶总,你有急事吗?”张总紧张的问。

“是,我有急事出去一趟,下午再过来。”叶熙立即开了车出去,上了路才想起,忘记问孩子们的学校了。

她又打了电话给校长,校长报了地址后,不忘说了一句:“叶小姐,你怎么做母亲的,连孩子校址都不知道,难怪孩子很少提及你。”

叶熙哭笑不得,她根本不是孩子的妈咪啊,怎么会知道?

来到学校,叶熙直接被请到校长室。

两个小家伙闯了祸,看到她来了,一人抱着她一条大腿,躲在她身边。

“我倒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家长,教育出这么粗暴野蛮的孩子……”

一道尖锐刺耳的女声,从门外传来,紧接着,一个穿着高定衣裙的女人,跨着一个香奶奶的限量包包,气势十足的走进校长室。

“叶熙?”

对方看到了叶熙后,目光睁大,下一秒,她发出讥嘲:“我说呢,原来是你的种,呵,也就只有你才会把孩子教育的这么失败,你瞧瞧我女儿,脸都被抓破了,还有膝盖……也擦破皮了,你说吧,要怎么赔?”

叶熙盯着走进来的女人,美眸闪过浓浓的恨意。

叶宁瑶,她的堂姐,当年她怀孕回国,跪在奶奶面前,是叶宁瑶几句话,将她名声尽数毁去,说她跟十几个人团战,奶奶觉的丢脸,将她赶出家门。

没想到,叶宁瑶竟然也有孩子了,还是跟她的两个孩子一样大,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叶宁瑶当年也没结婚,她又是怎么怀上孩子的?

“程太太,你跟子夜子墨的妈妈认识啊?”校长一脸好奇的问。

“程太太?”叶熙冷冷的念着这三个字。

叶宁瑶脸上闪过一丝的心虚,当年,她跟母亲算计了叶熙,让她失去跟程家联姻的机会,叶宁瑶趁机上位,嫁给了程伟栋,成为了程家的少奶奶。

“没错,我已经嫁给伟栋了,叶熙,你不会还打着伟栋的主意吧?我奉劝你,收起你那不该有的心思……”

“我妈咪才看不上你老公呢?她有我爹地了。”

“就是,我爹地可帅多了。”

“你们爹地是谁?我倒是要看看,你是怎么怀着两个野种,还能嫁人的?又是哪个瞎了眼的,敢当接盘侠…。”

“叶宁瑶,你闭嘴。”叶熙怒不可遏,冷冷的说:“不要当着孩子的面,说这种恶毒的话。”

校长察眼观色,程家虽不是顶级豪门,但也能排进前十名,校长自然也向着叶宁瑶这边,霍子夜霍子墨两个小家伙,因为霍薄言对他们的保护,并没有公开他们是霍家孩子的身份,送他们入校学习时,只透露出家里不差钱,至于有多少钱,校方也不清楚。

“叶小姐,子夜子墨从小就爱打人,调皮又难服管教,既然你来了,我提议,你让两个孩子先向程太太母子道歉,然后,再考虑转校事宜,我校只怕没这荣幸替你教育这两个孩子了。”校长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在暗中巴结程家。

叶宁瑶骄傲的抬起下巴,很满意校长的这番说词。

叶熙早就看出猫腻了,她冷哼,目光犀利的盯住校长。

校长心虚,眼神飘忽的转向别处。

“你说我的孩子调皮,那是你们学校失职,疏于管教,我送他们来学校,目的就是希望得到良好的教育和修养高贵的品格,既然你们学校无能,无法提供优质的教育服务,更换学校是必然的。”叶熙冷冷的开口,言语也处处充满挑惕。

“叶女士,你可能误解我的话意了,我是指你两个孩子天生野蛮,不是学校教育失责,同样的孩子,我们可以让他们越来越优秀,而你的孩子……我看是不是天生脑子愚笨,不适合接受高端的教育,我可以给你提个建议,你把他们送去精神病看看脑子……”校长恨不能赶紧将这母子三人赶走,说的话,尖酸难听。

“哦,校长的这番话,真是令人反省,我可以肯定,我的孩子没有问题,但你们学校对待学生的态度,却叫人大开眼界,你刚才的那番话,我已经录音了,校长要是行得端正,那我们让广大网友来评这个理……”

“不不不,叶女士,你一定是误会我话中之意了,我绝对没有歧视你孩子的意思,我只是见你跟程太太好像关系不太好……”校长吓的脸色大变,急急改了口。

叶熙却冷笑:“我跟程太太属于私人恩怨,大人之间的恩怨,需要孩子来买单吗?”

叶宁瑶双手环在胸前,脸上傲气十足,她毒辣的眼睛,从头到脚把叶熙打量了一遍。

看叶熙的穿着,虽然不差,但也绝非有钱人,不过是小资家庭,努力的把孩子送到这么昂贵的私立学校,肯定是虚荣心作祟,听说不少家长,省吃俭用也要把孩子送进贵族学习,让他们从小就进入富豪圈子,可惜,这种举全家之力才能送进来的孩子,就算跟富家公子成了同学,也容入不了他们高级的圈子,只会成为别人嘲笑的对象。

“叶熙,校长也是为你好,你别不知好歹。”叶宁瑶懒洋洋的拔弄了一下精心修饰的长发。

“叶宁瑶,当年你造瑶我名声的事,我还没跟你算帐呢,你现在又想拿我的孩子说事?”叶熙说完,立即转头盯住校长:“你们说我孩子伤了她儿子,证据呢?”

“我女儿脸上的伤就是证据,你自己看看,这小脸伤成什么样子了?”叶宁瑶一提女儿,瞬间激动愤怒。

叶熙懒得跟她们废话,只是蹲下身来,扶住两个孩子的小肩膀,温柔询问:“你们真的打伤了那个小女孩?”

“她朝我喝的杯子里吐口水,我生气推了她一把。”

“没错,她还拿铅笔来戳我的衣服,你看,我衣服都被她戳烂了。”子墨立马展示了自己的衣袖。

叶熙站了起来,目光冰冷的扫过眼前的人:“我相信我儿子说的话,是你女儿惹怒了他们,他们才会伤人的,情有可原。”

叶宁瑶嫉恨的盯着那两张漂亮精致的脸,叶熙生的是两个儿子吗?

可为什么她当年好像听父母提起,她生的是两个女儿?难道她听错了吗?

叶宁瑶想到自己嫁入程家五年了,只得了这么一个女儿,一直想要给程家再生个儿子的心愿迟迟没有达成,叶熙却一口气生了两个儿子,着实叫人不爽。

“你儿子是男孩子,男孩子打女孩子这本身就是欠缺家教的一种表现,也只有你这种水性杨花,不知廉耻的女人,才会教育自己的儿子胡乱打人,没有能耐,就不要把孩子送到贵族学校来丢人现眼。”叶宁瑶越看那两男孩子越气恨,言语也毒辣起来。

叶熙眯了眯眸,这个叶宁瑶真是市井目光,她哪只眼睛看出这两个孩子出身平凡了?

霍薄言难道没有公开这两个孩子的身份?

想来肯定没说,不然,这里的校长还巴不得把这两小祖宗给供起来。

“校长,我要查看监控,还孩子们一个清白。”

“这个嘛…。”校长嘴上答着,目光却望向叶宁瑶。

叶宁瑶眼睛一眯,代表事情不简单,校长立即轻咳一句:“监控最两天刚好坏了,叶女士,只怕你没办法看到了。”

“哦?这么巧吗?”叶熙说着,她直接拿出了手机,懒洋洋的挑了个椅子坐下,手指在手机上飞速的游走。

“叶熙,你几个意思?都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情玩游戏?”叶宁瑶气死了,这个叶熙还和当年一样,只要她不感兴趣的事情,连正眼也不瞧一瞧。

叶熙不理她,只是操作着手机,几分钟后,她淡淡说了一句:“搞定。”

子夜和子墨两个小家伙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心情很愉悦,他们的目光一刻也不舍得离开叶熙,相信如果妈咪还在,肯定也会像她这样温柔维护,不允许任何人随便污蔑伤害他们吧。

叶熙将手机拿起来,放到校长和叶宁瑶面前:“我刚黑了学校的监控系统,你们睁大眼睛看清楚,这个小女孩率先挑恤的,又是吐口水,又是拽衣服,还在我孩子身上画画,我孩子一忍再忍,可她蛮不讲理,怎么?你们都眼瞎了吗?事实摆在眼前,也敢扭曲捏造?叶宁瑶,你的孩子是宝贝,我的孩子的也绝对不会任人欺负,该道歉的是你们吧。”

“妈咪好棒。”

“妈咪好给力哦。”子夜子墨两个小朋友在旁边捧起了手,大眼睛里闪烁着委屈的光芒,要是爹地来的话,肯定不会像妈咪这样替他们打报不平,爹地只会要求他们男孩子要多担待,受点打击是应该的。

“你……你这是犯法的行为,学校的系统,也是你能乱入的?校长,我建议你报警处理,这个女人未经允许,就窥探学校隐私……”叶宁瑶气的捏紧了拳头,脸色瞬变。

她的女儿的确被她宠的无法无天,在学校有时候会欺负人,但她都一一摆平了,她不相信叶熙有什么能耐,可以让她宝贝女儿道歉。

“叶女士,你这种行为是不对的……”

“校长,我刚才已经提出要看监控了,是你谎称监控坏了,想随便敷衍我,你们的行为就很光彩吗?就算报警,我也不怕,到警局,我们再好好对质。”

校长没料到叶熙是个硬茬,有条有理,有根有据,不好拿捏住,她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支支吾吾,一时拿不定主意。

“校长,我不管,我老公是你们学校的股东,你可要知轻重。”叶宁瑶眼看自己没理了,开始叫嚣起来。

校长紧张的满头是汗,她看了看叶熙,又看了看叶宁瑶。

叶熙什么背景,她并不清楚,但叶宁瑶是程太太,老公又是排名数前的富豪,她指定是得罪不起的,她只能板着脸对叶熙说道:“叶女士,刚才的行为是我不对,我代表学校,向你的孩子道歉,请你们明天就转学吧,不要闹的太难看,毕竟,孩子的学业重要,经此一次,相信你也不放心把孩子交给我们看管……”

“转学的事,得他们父亲来做主,我做不了主。”叶熙见校长欺软怕硬,看来,这事没有霍薄言,是没办法得到公平的处置了。

“就算他们的父亲来了,我也是这番说词,麻烦叶女士回家跟你老公商量……”

“呵,有什么可商量的,叶熙,你老公是做什么工作的?这些年,你消失的挺彻底的,看来也还在为当年的事感到羞耻吧,看在你姓叶的份上,要不这样吧,我女儿道歉的事就免了,我可以介绍你老公到程家公司做事,我老公还缺个司机……”

叶熙听着,只觉得可笑。

叶宁瑶真是狂妄自大,当年算计了她才得于嫁入程家,如今却还以一副施舍者的口味来怜悯她,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脸面。

“唉,不知道谁有幸能让爹地当司机……爹地肯定会送他去西天吧。”

“爹地要是真来了,我们肯定得转学。”

因为霍薄言会直接端了这所学校,让它不复存在。

叶熙并不想挑明这两个孩子的真实身份,相反的,她故意看叶宁瑶在这里趾高气扬,想看看她所谓的程家,跟霍家相比,又如何?

“这小孩子的嘴巴,怎么这么欠呢?”听到霍子夜说要送她老公上西天,气的她面容扭曲,几步冲过来,就要捏霍子夜的脸蛋。

“滚开。”叶熙眼急手快,一把推开了叶宁瑶:“你敢动他试试。”

叶宁瑶踩着七厘米的细高跟,被叶熙一推,整个人往后退了几步,一时没站稳,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她穿的又是短裙,旁边还站着几个男教师,她春光大泄,气的她不顾形象,怒恼爬起。

“叶熙,你死定了,等着,我让我老公来收拾你。”叶宁瑶气愤的指着叶熙怒吼,俏脸铁青难看。

叶熙却伸手拦住了她:“还没道歉呢,就这样想走?”

“叶熙,你……”叶宁瑶没料到叶熙比她还狂,竟然强硬阻拦她的去路。

“道歉。”叶熙冷冷的要求。

叶宁瑶却冷笑:“你可要想清楚了,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程家,你确定担待得起这样的罪名?说不定,你两个孩子的未来就毁了,你老公也会丢掉工作,被我老公直接封杀掉。”

叶熙没料到叶宁瑶当了程太太后,变的如此猖狂,威胁人也是一套一套的。

“正好,我想见识一下你老公的能耐,先道了歉再说。”叶熙可不好忽悠了,她见过的世面,叶宁瑶根本无法想像,她的语气冷静,却不容质疑。

“你……”叶宁瑶要气炸了。

“妈咪,妈咪,让爹地打死这个女人去……”躲在她身后的小女孩,伸出手来,指着叶熙,想必在家也是蛮横惯了,面对这样的场面,一点不怯,反而捏着拳头,气呼呼的瞪着叶熙。

“婷婷乖,我们不理她们,妈咪带你去吃蛋糕……”叶宁瑶弯腰一把将女儿抱到怀里,扬着下巴就要走……

“叶宁瑶,你如果现在不把这件事情解决好,你会后悔的。”叶熙好心的提醒她一句。

“后悔?”叶宁瑶冷笑,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叶熙:“我看是你后悔了吧,警告你,不要指望勾引我老公,他当年没看上你,现在,你也没机会。”

叶宁瑶会发出这样的警告,全是因为叶熙肉眼可见的变漂亮了,以前的她总是穿着老土保守,头发乱糟糟的,每天只用一根皮筋绑着,一年四季,穿衣服都不露腿脚,真的一点女人气质都没有,活像一个假小子似的,还每天傻乐傻乐的。

如今的她,却像升至中空的明月,清净洁白,一头打理的柔顺的长发,齐腰垂坠,脸上淡淡的妆容,精致细腻,就连眼神都褪去了稚气,变的沉静果断,如果说她以前是只小白兔,如今却像变成了优美的狐狸,叫人不敢轻易忽视。

她这些年……到底经历过什么?

她又去了哪里?

听爸妈说,她生完孩子身体虚的连路都走不了,被人抬到她外婆家疗养,她外婆是医药世家,后来传言她死了,现在,她又复活了。

叶熙没有拦她,叶宁瑶料定她没这胆子敢拦,她趾高气扬的昂着头,抱着她的宝贝女儿离去了。

校长脸色也不太好看,她严肃的开口:“叶小姐,明明只是道个歉就能解决的事情,你非要搞的这么复杂,程家是我们学校的股东,希望你明白这一点,不要再做无畏的挣扎了,没意义。”

叶熙却冷笑怼她:“校长是教育工作者,你说这些话,就有意义了?”

“叶小姐年纪不小了,怎么还不通情理?这世界本来就是一层层的关系网,胳膊拧不过大腿的,希望你能明白你和程太太之间的差距。”校长已经撕下了教育者的面具,用一种冷酷的口吻提醒叶熙。事情闹大了,对她没有好处。

“妈咪,要不……就算了吧。”两个小家伙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把大人们的言行看在眼里。

叶熙知道再争下去,没什么意思,她只妈牵着两个孩子来到学校的大树下。

“受委屈了,怎么不找你们爹地?他难道不管你们吗?”叶熙想到霍薄言那张冷峻的脸,还以为他是一个衬职的父亲,没想到,他竟对两个孩子漠不关心?

是不是父亲都这样,以为孩子会自己长大。

“不是爹地不管,是我们从来不说。”霍子夜垂下了眸子:“爹地说了,我们是小小男子汉,遇事要自己扛。”

“爹地还说了,小事忍不了,大事做不好。”

叶熙听了,一口气堵在胸腔,那男人怎么可以这样教育孩子?

就算要锻练他们的意志力,要他们学会坚强,也得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啊,而不是扔到学校,就真的什么都不管了。

“别信你们爹地的,你们才四岁,能扛什么事?受了委屈,为什么要忍着?”

“妈咪……”

叶熙的心都被他们叫融化了,她叹了口气,擦掉霍子墨脸上沾的颜料,轻声说道:“我真的不是你们的妈咪,你们不要再这样叫我了,你们可以叫我阿姨或者姐姐。”

“那我让爹地娶你,你就是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