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玩到哭的感受 被压到落地玻璃窗前做视频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门口突然冲出两个可爱的小身子,霍薄言心脏一揪,弯腰,将两个小家伙抱了满怀。

“依依,恬恬……”叶熙目光也关切的盯着两个孩子,可当看到其中一个孩子额头处那颗小痣后,她浑身一震,立即大声喊出。

“妈咪也在?”两个小家伙还想演,却在看到叶熙后,小肩膀吓的缩了两下。

霍薄言的薄唇,亲在其中一个孩子的脸上,当听到她们目光越过他,落在身后的女人身上时,他将孩子放下,锐利的双眸,仔细打量着孩子们的五官,身形。

寒眸微微一震,这不是他的儿子。

这两个小女孩,在身形上,比儿子小了一号。

叶熙吓的魂都没了,扑过去,紧张的抱住了两个女儿:“你们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张家的人站在厅外,看到这一出,个个吓的脸色大变。

绑错人了?

叶熙立即生气的瞪着张家的人:“你们怎么回事,为什么把我女儿绑到这里来?如果她们有任何损伤,我一定要告你们。”

“这位小姐,你说这两个孩子是你女儿?有什么证据吗?我看她们长的跟霍总一模一样,难道,是你跟霍总生的孩子?”张家之主,张博立即拢着眉头质疑。

“当然不是。”叶熙失口否认:“我女儿跟他毫无关系。”

霍薄言听了她这两句话,心生烦燥。

口是心非的女人。

如果她真的不想跟他扯上关系,为什么让两个女儿打扮成男孩子的样子,不就是想借此引起他的关注吗?

“是小女孩啊,怎么梳了个小男孩的发型?难怪认错了。”

霍薄言冷笑一声:“女人,不解释一下吗?”

叶熙蹲在女儿面前,检查女儿身体,听到男人质问,她奇怪的瞪着他:“解释什么?我女儿因为你儿子被绑到这里来,你都还没给我一个解释呢。”

“如果她们不模仿我儿子的样子,会被绑错吗?”

叶熙这才发现,两个小家伙的发型……

“依依,恬恬,你们怎么把头发梳成这样?太难看了。”叶熙一边轻斥,一边将两个小家伙的头发拔乱。

“呵,小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不过是大人教唆……”霍薄言勾唇讥讽。

“我没有。”叶熙立即反驳,可却是有口难辩。

“姐姐,爹地好凶哦……我们不要了吧。”叶恬恬立即嘟起嘴巴,小脸不高兴了。

“嗯,那就不要了吧,反正妈咪也不喜欢他。”叶依依也是护着妈咪的,只要惹妈咪生气的人,再帅,她们也不要了。

稚子童言,听在霍薄言耳边,却莫名的刺耳。

这个女人……不喜欢他?

叶熙一脸严肃的看着两个女儿:“跟你们说了多少遍?不是什么猫阿狗都配当你们爹地的。”

阿猫阿狗?

霍薄言嘴角抽了两下,有被内涵到。

“张博,这是你跟这位叶小姐的事了,不关我的事。”霍薄言冷冷的开口,修长双腿,转身要迈。

“霍总,请留步。”张博急急的走过来,拦住他:“你妹妹在哪?她烧了我一栋别墅,总得给个交代吧。”

“怎么,要我赔钱?”霍薄言眉锋一沉,周身气息寒冷。

“我损失六个亿,霍总一点表示没有吗?”张博虽然害怕,但一想到烧成框架的大别墅,他多少还是想要一点赔偿。

“我妹妹不会无缘无故放火,你儿子一定惹了她。”霍薄言知道妹妹交了个男朋友,谈了半年左右,眼看就要谈婚论嫁了,没想到出了事。

“我儿子对她一心一意,那别墅是我送给他们的婚房……我可是花了大价钱买下的,你妹妹就算不喜欢,也不能放火呀。”张博苦下脸来,有苦难言。

霍薄言皱了眉头:“等我找到我妹妹,再来跟你们交涉。”

“那就请霍总赶紧给个交代。”

“怎么?你在教我做事?”霍薄言勾唇,冷冷的质问。

“不不不,不敢,还请霍总主持公道。”张博被他的目光一盯,后背发冷,赶紧赔笑说道。

原本还想着儿子攀上霍家,眼下闹这一出,只怕高攀不起了。

霍薄言走了两步,又倒退回来,目光落在那两张漂亮的小脸蛋上。

“叶熙,坐我的车离开吧。”

叶熙检查过了,孩子们没事,她松了口气。

低头教训:“以后不许再乱跑了,明天就送你们去学校关着。”

两张小脸跨了下来:“我们还想再多玩几天呢,不想上学。”

“不行,我看是管不了你们了,必须让老师来管教。”一天之内,叶熙被吓了两次,幸好她身体好,不然,心脏病都要犯了。

两个小家伙知道妈咪是真的生气了,她们立马老实了,也不敢再顶嘴了。

“走吧,回酒店。”叶熙牵紧两个女儿,跟着霍薄言,坐进了他的车。

霍薄言忍不住打量两个小女孩,心里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

如果这两个孩子也是自己的就好了。

两个小家伙挨着叶熙,折腾了这么久,她们也累了,趴在叶熙身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霍薄言突然失声笑了起来。

叶熙沉着俏脸,听见笑声,她抬头瞪向男人。

他还笑得出来?是因为绑的不是他的儿子吗?

“霍先生,我不知道哪里好笑了?”叶熙很生气,因为他,自己被吓了两次,她决定今晚就要换一家酒店。

霍薄言看着两个乱糟糟发型的孩子,修长的手指,抵在他性感的薄唇处,凉凉出声:“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是不是你?”

“你是鸡?”叶熙立即怼了一句:“你更适合做鸭子。”

男人俊容瞬间沉黑一片,这个女人,牙尖嘴利。

“你让你两个女儿一再扮演男孩子,却遭来无妄之灾,难道不可笑?”霍薄言冷冷的勾唇。

“我女儿就是男孩子性格,我没有教唆她们扮演谁,霍先生太自恋了吧,我连亲妈都不想当了,会想去给人当后妈?我疯了不成。”叶熙气的不行,这个男人一直认定她意图不轨,她真的烦死了。

“那得看当谁的后妈,你也是有选择的,不是吗?”男人极度自负的笑了,邪魅之极。

叶熙不爽的挑了挑眉头:“霍先生,就算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看一眼算我输。”

霍薄言没料到这个女人突然开车,他俊脸羞的通红。

“想看我不穿衣服?下辈子吧。”霍薄言可不会被人轻易激怒,这个女人的激将法,在他这里不行。

叶熙突然觉得,跟这种自大狂无话可说了。

她干脆不理,只是温柔的附身查看两个孩子,见她们睡着后,额头出了热汗,温柔的替她们将头发拔了拔。

霍薄言盯着她,见她刚才还一副咄咄逼人的表情,在对待孩子时,露出慈母般的温柔和宠溺,表情怔住。

想到自己的两个儿子,从小到大,都被他严厉对待,从来没有体验过来自母爱的爱护和宠溺,莫名的……有些自责。

可这该死的女人……根本没资格做孩子的母亲。

听说是五千万……

呵,五千万扔下两个孩子,直接消失不见。

这种自私自利,绝情冷漠的女人,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

“孩子的父亲,在哪?”安静的车内,霍薄言心浮气燥,随便扯了一个话题。

“死了。”女人清冷的声音传来。

霍薄言幽眸眯了一下。

“你一个人抚养两个孩子,累吗?”霍薄言联想到自己也是一拖二,手忙脚乱,疲惫不堪,她应该跟自己差不多吧。

“只要她们健康快乐,我不觉得累。”叶熙垂眸,温柔的将两个孩子搂紧了一些,低头亲吻她们凉凉的额头。

霍薄言怔住,这个女人要比自己更衬职。

“我两个儿子,好像很喜欢你……”

“我两个女儿,并不喜欢你。”

车内的气氛,瞬间僵住,叶熙又成了话题终结者。回到酒店,两个小家伙还在睡,叶熙一个人没办法抱两个,她决定把大女儿吵醒……

“让我帮你抱一个上去吧。”霍薄言适时出声。

叶熙皱了一下眉头。

“我两个儿子也经常在车上睡着,是不是小孩子都这样,一坐车就喜欢睡觉?”霍薄言之所以好心,全是因为从这两个孩子身上,看到了儿子的模样。

“那就有劳你了。”小家伙睡的很香甜,她不忍心吵醒她们。

霍薄言温柔的将叶依依抱到怀里,两个人从大厅往前走去。

小家伙并不排斥他,反而不自觉得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汗哒哒的小脸蛋,贴在了男人的肩膀处霍薄言的内心,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可能是因为抱着的是小女娃,不像两个儿子那么粗糙,所以,他动作更温柔了些。

“霍大哥……”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从酒店大厅的休息沙发上冲了出来。

正是前不久被霍老太太逼着去相亲的夏家大小姐,夏佳佳。

夏佳佳满脸兴奋的跑过来,却在看到叶熙时,表情凝固了。

中午在医院看到她跟两个孩子在一起,眼下,她却跟霍薄言一人抱着一个回酒店。

他们的关系……不言而喻。

“有事?”男人清冷无闻的问。

“霍大哥,她是谁?”夏佳佳脸上瞬间布满了失落,伤心。

“女朋友。”霍薄言已经被这个女人缠的烦了,要不是看在奶奶的面子上,他早将狠话烙出,眼前,正好可以解决掉这个麻烦。

叶熙:“……”

夏佳佳一听,几欲站立不稳,她花费半年的力气,也没有让霍薄言对她另眼相看,眼前这个女人,却能够抱着他的儿子,和他出双入对……

“霍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夏佳佳眼泪汪汪,幽怨的望向霍薄言,又憎恨的瞪向叶熙。

仿佛叶熙是可耻的第三者,抢走了她的男朋友。

叶熙触到女孩子怨恨的目光,眉头一皱。

“我已经很明确的拒绝了你,请你不要再浪费时间了。”霍薄言说完,迈着长腿,走向电梯。

叶熙张嘴欲言,夏佳佳气愤的瞪着她:“不要脸。”

叶熙被骂,表情惊住。

夏佳佳抹着眼泪,伤心欲绝的冲出酒店门外。

“哎,你站住。”叶熙无辜挡枪,十分气怒。

霍薄言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

“霍总,拿我挡枪,问过我的意见了吗?”叶熙气愤的质问。

霍薄言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也可以为你挡枪。”

“我才不需要,你这样造成误会,万一那个女人因为恨我,对我造成伤害……”

“她不敢。”男人极为自负的说。

“她刚才看我的眼神,恨不能杀了我。”

霍薄言却淡淡而笑:“她是嫉妒你,把我迷的团团转。”

“你最好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不要造成误会。”叶熙不爽的要求。

“我从不解释任何事。”男人骄傲的挑了下巴。

叶熙气炸了,可是,自己的女儿却还趴在他肩膀上呼呼大睡。

霍薄言发现她的顾及,他薄唇暧昧的勾起:“我们一人抱一个孩子,你觉得,我还能解释的清楚吗?”

叶熙:“……”

“我不管,如果那位小姐找我麻烦,我就来找你……”叶熙生气的说。

“可以。”男人懒洋洋的回了一句,长腿迈向电梯。

叶熙懊恼的跟在他身后。

干嘛要跟他讲条件?

她明明就是想要离他远远的。

回到房间,李小唯正急匆匆的往门外跑,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

电梯门打开,李小唯没头没脑就冲了进来。

“叶总……”李小唯眼眶红红的,吓的。

“没事了,抱依依回房再说。”叶熙叹气,并不是李小唯的失职,而是这两个小家伙太精明了,她们要逃,谁也防不住。

霍薄言有些不舍的将怀里的孩子交给李小唯。

幽眸垂落,凝在那两张可爱的脸蛋上,越看越像儿子。

该不会…她就是儿子的亲生母亲吧?

霍薄言压住心头烦躁,再一次的开口:“你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叶熙回头看着他:“你不会认为,是你吧?”

霍薄言心思被猜中,他冷下了脸色:“为什么没有这种可能?”

“放心,绝对不是你。”叶熙冷笑起来。

霍薄言心底最后一丝幻想,破灭了,他冷冷的讥嘲:“是厉唯寒的?”

叶熙美眸一僵,这混蛋,调查她了?

那他有没有查出她的真实身份?

心中闪过一丝不爽,叶熙冷冷的发出警告:“霍总,请你尊重我的隐私权。”

霍薄言勾唇冷笑:“我想要了解一个人,从来都是找最直接的方式调查。”

“你为什么要了解我?你喜欢我?”叶熙挑眉,那双好看的杏眸微扬,带着一丝裾傲和嘲弄。

霍薄言的脸色直接阴寒,这个女人哪来的脸面,敢说出这种大话?

“我说过,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男人转身,往电梯走去,电梯门即将关上:“别痴心妄想。”

叶熙被男人轻视嘲讽,俏脸闪过一丝薄怒。

自从被男人伤害后,她的生命中,只剩下两个女儿相依为命,她是脑子进水了,还奢望轻信男人那张嘴?

情爱之事,于她,无关。

把两个小家伙放到床上睡觉,李小唯像个犯错的孩子,低着头,等着挨训。

“叶总,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打磕睡的,我该死……要是两位小姐出了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呜呜……”

李小唯抹着眼泪,自责不己。

叶熙却淡淡的笑了起来:“小唯,让你照看这两个小家伙,是挺为难你的,我没有怪你,是她们自己偷溜出去的。”

“还是我不好,如果我能看住她们,就不会让她们溜走……”

“小唯,你是本地人,我想给两个孩子寻一家幼儿园,不知道你对这方面是否有了解?”叶熙开口询问。

“叶总要找什么规格的幼儿园,我倒是知道几家,其中最好的就要数天启双语幼儿园和圣堡幼儿园了,可惜,据我所知,两家幼儿园都不太好进,名额有限,两个小姐又是中途插班……不知道能不能进去。”

“我只想找个安保森严的,免得这两个小东西又到处乱跑,你说的天启双语幼儿园在什么位置?我先了解一下。”让叶熙头痛的不是教学质量如何,而是要怎么样才能管住两个小家伙不乱跑。

她们的智商,学习能力,叶熙一点不担心。

李小唯立马热情的拿出了电脑,详细的给叶熙介绍了幼儿园的地理位置。

“如果我有皇家一号的房产证,会不会容易进去?”

“皇家一号?哇哦,叶总,你真是有钱人。”

叶熙却淡然一笑:“只是一个小户型。”

“小户型上亿呀。”

叶熙没有再解释:“我明天一早就过去看看,你陪我去。”

“没问题。”李小唯找到了将功赎罪的机会。

次日清晨,叶熙将两个小家伙从睡梦中拽起来。

“妈咪,好困呀,让我再睡一会儿嘛。”

“不行,我给你们找了一所幼儿园,一会儿要去面试,你们打起精神来,如果面试不通过……”

“妈咪就知道威胁人,哼,不理你了。”

两个小家伙气呼呼的鼓着小脸蛋,不开心的说。

“昨天的事情,我还没问呢,你们为什么把自己打扮成男孩子?”

两个小家伙吓的吐了吐舌头,突然扑过来抱住叶熙的手臂,撒娇:“妈咪,我们一定会好好表现哒,一定会胜利入学滴。”

“嗯嗯嗯。”叶恬恬点头如捣蒜,姐姐说什么,她都赞同。

叶熙美眸眯起,盯着两个孩子:“不说是吧?”

“妈咪,我们就是好奇嘛,你以前教过我们的,扮成男孩子就没有那么容易被坏人盯上……”

“我说过吗?”叶熙茫然。

“说过呀,我们的头发就是你剪短的,像狗啃似的。”

“嗯嗯嗯,妈咪说过,只是忘了。”叶恬恬扯着自己的小短发:“妈咪,我能不能留小辫子呀?我不想要这么短的头发,不漂亮。”

叶熙真的忘了,可能,她真的说过吧,三年前,自己因为得罪了黑帮,差点被绑架没命,她当时急急的隐瞒身份,说不定,真的说过这样的话。

“好吧,昨天的事,我不追究,但今天,你们好好表现……”

“会哒,妈咪放心啦。”

“嗯嗯嗯。”旁边总有一个小鸡仔一样的猛点头。

叶熙无语的笑了,真拿她们没办法。

天启双语幼儿园门口。

叶熙下了车,拖着两个孩子来到了校长室。

皇家一号是目前售价最贵的楼盘之一,又是天启双语幼儿园的学期房,所以,叶熙得到了面试资格。

校长找来了五个老师过来面试,她有意刁难。

想让叶熙知难而退。

两个小家伙乖巧懂事的坐在沙发上,小身板挺的笔直,两只小手摆放在小腿上,见谁都露出甜甜的笑容,难免招人喜欢。

先是语言的考核,英语和法语再加两门小语种,最后是艺术考核,钢琴和小提琴加上美术和舞蹈。

叶熙淡定的坐在一旁,俏丽的脸上,一片严肃。

两个小家伙知道妈咪动真格了,她们不敢胡来。

当两个小家伙用流利的英文和法语侃侃而谈时,大家惊住了。

两门小语种也没有难得她们,一个是西班牙语,一个是阿拉伯语。

语言通过后,两个小家伙又坐到钢琴旁,纤细的小手指,著名钢琴曲少女的祈祷,从她们的手指尖轻快的跃出……

优雅的古典舞和热情的芭蕾舞,两萌宝也有模有样。

两个小家伙的表现,惊艳四座,一曲终了,换来几名老师热烈的掌声。

“叶小姐,两位小朋友,简直天才。”

“谢谢,我从小严厉教导她们,也请了不少老师指点,她们并没有让我失望……”叶熙很满意的望着两个孩子,骄傲的说。

两个小家伙表演完毕,又回到位置上坐下。

“叶小姐,两位小朋友就留下来吧,她们很适合在我园学习,我们一定会尽力培养。”校长微笑的开口。

“谢谢校长。”叶熙站起来,和校长握了手:“我今天可以办入学手续吗?”

“可以的,请跟我来。”校长亲自将她领到学校人事处,叶熙交了学费,伸了个懒腰,终于有人替她管着这两个孩子了。

“一个学期三十八万……这还不包括各种兴趣班?”李小唯睁大眼睛,这是她一年也赚不来的钱啊。

“有什么兴趣班?”叶熙仔细的看了看学校的清单介绍。

“马术,插花,美工,舞蹈……”

“全部安排上。”叶熙毫不心疼钱,她只心疼自己有限的精力。

“啊?那岂不得一个学期上百万?叶总,你真是大富婆啊。”

“没事的,前期的投入,后期会有回报的。”

“可两个孩子那么小,她们能学这么多东西吗?”

“别小瞧了她们。”叶熙对两个女儿,犹为自信,小小年纪就已经能黑进她的电脑,查看她有没有跟男人聊天,就这点兴趣班,能难住她们吗?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