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课课捅了一节课渺渺 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渺渺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渺渺丹田内生出一股源源不断的暖流,这股暖流将聚集在丹田里的寒气一点一点地逼出体外。

这股暖流如解开封印的烈焰,悉数逼走寒气后,慢慢从从丹田生出,顺着经脉,缓慢地在全身游走着,游走过全身后,又注回丹田之中。

暖流的速度越转越快,直到贯穿了全身大小经脉后,功法的第四重,终于成了!

《邪神诀》第四重的基本功是“借气”,借天地万物之灵气为自己所用。

“借气”修炼,最困难是逆行人体经脉,打通全身穴道。而渺渺所中的毒,毒都聚集在大中极内,若要打通,实属不易。

按师父的话,这本来一年就该练会的功夫,被你活活练了三年。

只待将体内浊气去净,换上自然之气,便可不受聚魂玉影响,去皇后那儿偷回凤钗。

凤钗内,镶嵌有七块聚魂玉,此玉常人带了可避邪魅。修炼之人得了,会将其作为聚魂护法的兵器。只有凑齐七块聚魂玉,才可打开万道锁,放出师父的真身来。

看到骷髅头进来,渺渺高兴的说:“师父,我的‘借气’练成了!”

“我知道啊!刚才夜明珠暗了一下,就是被你‘借气’了嘛!”骷髅头道。

渺渺张大了嘴巴:“不会吧,师父。难道夜明珠不止是照明,还是?!”

骷髅头得意的敲着牙齿:“黄老仙呀,黄老仙,你没想到吧?我能寻到这有四颗天灵珠的宝穴,不久,我就能找你报仇了!”

天灵珠,这可是传说中聚集了天地灵气的神物,师父这里居然有四颗,自己真够笨的。居然没察觉到房内天灵珠的灵气,一直以为它是夜明珠!

“你没有突破第四重功力,是无法汲取天灵珠的灵气!加上我在上面做过一层封印,你自然无从感知!”骷髅头又道。

“你这臭师父!居然藏着宝贝,不给徒弟用!”渺渺想起这三年的艰苦修炼,气愤至极,三个幻拳,接连就向骷髅头打了过去。

骷髅头轻巧一躲,摇头言道:“谁不给你用了!你的功力若连这层封印都打不开,以后想采纳天地灵气,基本是白日做梦!快些用天灵珠的灵气置换了你体内的浊气,好与我取回凤钗。”

刹那间,四颗天灵珠像张了翅膀一样,一一落在渺渺身旁,分居东南西北四角,摆好阵后,原本莹白色的光已转为淡淡的绿色。渺渺感受到强大的生命气息,运功后,体内浊气被连根拔出,取而代之的是源源不断的灵气。

三天两夜后,渺渺身体内的浊气被排了个一干二净!只待到了晚上,回宫去,拿回凤钗!

夜黑风高!渺渺一袭夜行衣,轻巧的绕过屈指可数的侍卫,潜入皇后住所——甘泉宫。

三年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

燕流云弥留之际,宜贵妃用大皇子和陈皇后的性命相要挟,逼迫其传位给二皇子燕元吉。就在宣布二皇子燕元吉继承皇位当日,传位诏书和传国玉玺不翼而飞……

最终,燕流云死了,燕元吉当了傀儡皇帝,宜贵妃垂帘听政。朝内异党早已被宜贵妃打击、排挤的所剩无几,只剩几个卧薪尝胆的老臣在朝廷里与宜贵妃周旋。

为了操控燕之轩,宜贵妃派人寻了苗人的蛊毒,给燕之轩和陈皇后服下。若燕之轩稍有不从,陈皇后必腹痛欲裂,以此控制燕之轩。即使陈皇后殉国,燕之轩也没法逃出宫外,因为逃出去,也没人能解开他身上的蛊毒,他只有死路一条。

燕流云死后,宜贵妃变本加厉的羞辱着燕之轩母子,陈皇后虽然还住在甘泉宫,但却连冷宫里的嫔妃待遇都不及。而燕之轩,则被派去做了陈皇后的守卫,虽不用穿盔带甲,但其他与守卫无异,穿的是麻布,吃的是糙米粗菜。

甘泉宫的房梁上,渺渺又一次见到陈皇后,只见她比一年前见到时又消瘦了不少,眼眸里,透出的全是刚强、坚毅的目光。

一旁的老嬷嬷端来一碗热茶,言道:“主子,老奴劝您还是将这凤钗给了国母罢!不然,她又要使术,让您疼的!”老嬷嬷一声叹息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是先皇留给我唯一的念想,怎么说我也不会给她!”陈皇后语气坚毅,好似在保卫着对她最重要的回忆。

梁上,渺渺很有耐心地看着屋里的一切,直到陈皇后歇下了身子,嬷嬷熄灭了烛火后关了门,她依旧在房梁之上,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子时更过,月上天高。

皇宫已进入一片沉寂,陈皇后已入梦乡,渺渺顺着柱子滑落在地上,走到妆台前,打开特质的盒子,悄悄拿起凤钗,放入盒中,轻轻一跃,跳上房梁,动作敏捷而优雅,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跃上屋顶后,直觉冷风呼啸。

忽然间,一凛极寒向渺渺耳边挥来。

渺渺本能的转身躲开,躲闪间,不忘一记挥拳,蕴含巨大的力道,将袭击她的人打了个踉跄。

夜黑的正好,渺渺飞起一脚,本要踢中那人的胸口。

岂料,袭击他的人,武功也甚是了得,抬手反抓,抓住渺渺的脚踝,用力一番,渺渺借势打出剪刀腿,在空中翻了三圈后,才站稳在屋顶上。

云,终于被冷风吹开,月光随着寒风,慢慢落在那男子的脸上。

那是怎样一张俊美的脸,在月光下令月亮都羞涩几分。眉宇间,透出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成熟与沧桑,红唇如血,面色如霜,简直是这世上最最好看的男子,燕之轩!

“放下那枚凤钗!否则,休怪我对你不客气!”燕之轩严厉的语气中透出寒意,手里牢牢握着的长剑,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幽光,照在人的身上,顿时汗毛林立。

面罩下的唇角微微一笑,一闪身,顺着瓦沿,向西跑去。

忽的,空荡的院子中,突然多了许多士兵,有的手持火把,有的拿着弓箭。

声音也跟着多了起来,鸣锣声,叫嚷声,大群士兵的攒动声。

这些声音,给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让人心如紧绷的弦。

“燕之轩,你真行呀!学会拖延时间等救兵了!今晚我不能用《邪神诀》里的武功,要不这群小兵崽子对我还不跟蝼蚁一般!”渺渺心里咒骂着,双脚抬起,朝地面一踹,化作一道残影。

一个翻身,轻巧的身子麻利地跳过后院矮墙,跃上另外一座屋顶。

不料,一群身披坚甲,手持利刃士兵,在火把的照耀下,匆忙中已经赶了过来,死死追着渺渺不放。

老娘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呀!

渺渺飞身而起,双脚一使劲,踢起房顶上的瓦片,瓦片密布如雨,又如飞刀一般,上下翻飞,铺天盖地,削向追来的士兵。

士兵被瓦片击中后,纷纷倒地,一片叫苦声。

在士兵们叫苦的瞬间,渺渺以最快的速度,跳出甘泉宫。

霎时间,皇宫里各院灯火逐个亮起。渺渺心里,只念不妙,快速跳向北役院,只有那里,兵力是最少,且最好逃生。

在后花园的树上,躲过一群追兵后,渺渺潜入北役院内,翻过北墙,就出了皇宫,剩下一切就好办了。

身旁,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道剑气凌空而下,一旁的木凳被活活劈成两半。

燕之轩的功夫进步神速呀!渺渺躲闪到一旁,心里不禁发出一声感叹!今日不敢妄动杀气,只怕惹到凤钗中的聚魂玉来压制自己!

一招不成,燕之轩又使出一招云剑平斩。

“唰!”

一道耀眼的剑芒,闪烁中从剑体袭来。

气势如虹!

只闻院墙外的追兵嘈杂,渺渺右手寒光一闪,三枚银针,宛若离玄之箭,刺向燕之轩。

不料,燕之轩竟然没有躲避,施展云剑平斩,剑气凛生,幻化出一道残影,将三枚银针围得严严实实,接着驾驭着手里的剑,劈出一道锋利的剑芒,向渺渺斩来。

渺渺身子向后一弯,剑光从脸上划过,锋利的气息,刺得皮肤生疼。

好险,差一点就被剑刺中!

但紧随其后,渺渺尚未站稳,耳边却忽然传来“啊!”的一声大叫。

只见燕之轩疼痛的倒在地上,他脸色苍白,虚汗大冒,手按住腹部,脸上的表情,如内脏被啃食一般!

不好,银针上的毒,触动了他体内的蛊虫!

渺渺掏出一包解药,刚要用手扶起燕之轩,却生生的被他推开!

“大皇子,服过毒针解药,蛊虫才能停!”渺渺诚恳的说完,扶起燕之轩,将一包解药如数倒入他的口中。

片刻后,燕之轩的腹痛渐缓,坐起身来,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偷凤钗?”

“我是需要凤钗之人!还请大皇子记住,卧薪尝胆,勿忘初心!我会帮你的!”渺渺的眼眸中,深邃如一湖静水,看不透心中的波澜。

燕之轩乘其不备,扯下了她的面罩,一张出落的美人面庞,惊愕的,呈现在月色之下。

风行云遮月,月影渐朦胧。

待一群侍卫冲进北役院内时,大皇子燕之轩已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半分。

“果真如她所言,是会帮我呢!”燕之轩心中欣喜的默念,脸上却不曾表露半分,中毒加点穴的痛楚,足以将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隐藏个彻底。

三年间,宫闱间的突变,让他负担了许多这个年龄本不该负担的东西,从夕日显贵的皇朝太子,到如今的粗衣侍卫,以及肚腹之中的蛊虫,一切一切,若不能打垮他的意志,那就足以练就出一个出色的男人。

侍卫们手忙脚乱的抬着燕之轩去找御医,寻过一圈,不见刺客的踪影,也只好作罢。

宫外,一道黑影跳进翠红楼不算太高的院墙内,丝毫没有惊动只隔一墙的客人。

挨墙走过院内,不时传来一阵阵欢愉的乐叫声,让渺渺听着都脸红。

谁叫刚才,燕之轩扯下了她的面罩,让她一张出落芙蓉的面庞,就这般被人看去,要知道,这三年光景里,除了她那个骷髅师傅外,可没哪个男人,看过她日渐静美的脸庞。

加上练功的关系,让不到十岁的渺渺已经长到十二、三岁女孩子的高度,匀称的身形,隐约已能看出美人的形态,若非平日上街带着面纱,就凭她的俊容,不迷死大群公子才怪。

如此,便真怪不得那燕之轩如此好奇面罩下的俏脸,就更怪不得渺渺狠心点了让他疼痛的穴道。

快步走过狭长而不见五指的隧道,寻着一点幽暗的绿光,渺渺加快脚步,走进密室,骷髅师父徘徊在空中,牙齿骨不时上下碰撞,发出焦急而期待的“咯嘣”声,骷髅头上,也萦绕着一圈淡淡的蓝光,许是骷髅师父心情太过激动,平时稳健的蓝光,现在也显得忽明忽暗。

“启禀师父,徒儿拿回凤钗了。”渺渺从容的从怀里掏出盒子,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后,没有急着打开给骷髅师父一观真容。

渺渺退到天灵珠旁,站稳了脚步后,静下心来,仔细收敛了自身的戾气,长长的呼吸了几口天灵珠的灵气,确定自己不会触怒聚魂玉后,才抬头对师父道过一声:“师父,我好了。”

骷髅师父根本没听到渺渺在说什么,只是高兴的上下晃动脑壳,又绕着木头盒子飞了一圈又一圈,渺渺翘起嘴儿,“哼”过一声,还以为骷髅师父没开盒子是顾忌自己的身子呢,真是没趣!

一道蓝光起,盒子被骷髅师父虚化出的手臂打开,金灿灿的凤钗,在天灵珠的照耀下,珠光宝气尽显华贵。

闪着蓝色光芒的虚化手掌推起了凤钗,骷髅师父仔正在细端详,就听渺渺说了句:“师父,且慢,这枚凤钗,我可是要还回去的。”

骷髅快速的转向渺渺后,又迅速转向凤钗,讥笑道:“徒儿何时借了东西还要还?”

被这么一问,渺渺无言以答。

看到徒弟吃瘪的模样,骷髅师父可高兴的很,虚化的手掌中,眨眼间生出许多细小的触角,众触角们仔细抚过凤钗表面,找到了机关所在,按照机关解开顺序,以此按下凤眼、凤舌、凤冠和凤尾上的红、绿、蓝三块宝石后,“咔”的一声,凤钗分为两部分。

“怎么才这么点儿!”

在看骷髅师父手中的凤钗,凤钗肚子里,大半是空的,只有不大一块切口整齐的黄玉,安稳的躺在凤钗当中的空槽里,不时发出淡淡黄光,十分诡异。

骷髅师父重重的将凤钗放在桌上,从凤钗中拿起黄玉,不停打量。

见状,渺渺也拿起凤钗打量着,又用手指弹了弹凤钗,确定凤钗其余部分是实心的,没有什么地方能藏魂玉。

“呜呜,我的傻徒儿啊,凤钗里的魂玉,早被人分切了!玉不全,你师父的真身注定取不出来了……”骷髅头干嚎着伤心,可惜他老人家虚化不出来眼泪,若是能虚化出蓝色的眼泪,这会儿地宫准是蓝色的海洋。

渺渺跟着叹了口气,师父期待三年,不想却是这般光景,想想都让人郁闷。再说,聚魂玉找不全,她想知道的事儿,按她骷髅师父的脾气,也定是不会说的。

不过这样一来,也有好处,起码这段找玉的光景,自己能多进宫几次,看看那养眼的大皇兄,也是好的,说不准还能跟师父研究个解蛊的法子,免得燕之轩受蛊虫噬心之苦……

想着想着,渺渺突然想到件事儿,嘴角不禁露出一抹欢笑,“师父,说不准聚魂玉石是被父皇赏赐给了黑泽国王。我记得三年前,黑泽国王来皇宫前两日,皇后都是没有佩戴凤钗的!”

听到此,骷髅师父转悲为喜,左右晃晃骷髅头,快速飞到渺渺身边,“有道理!聚魂玉有安神的作用,切出一块赠与黑泽国王也在情理之中。这几日,你先与我护法,待我驯化了这块聚魂玉后,你在与我去找寻聚魂玉的下落。”

地宫之内,渺渺寻来露水、朱砂等物,摆下奇门八卦阵法,做好准备。

骷髅师父虚化出两只淡蓝色的手臂,手持魂玉,飘进八卦阵之中,吩咐道:“徒弟去外面守着,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别进来。”

“遵命!”

厚重的石门,缓慢的闭上,随着门缝中最后一点荧光的消失,石门外,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大约一个时辰后,石室内传来轻轻的海浪之声,浪花打在石壁之上,发出好听的“叮咚”声,水流声渐渐大了,忽的,传来一阵巨响,拍岸的水花定是变成澎湃的波澜,轰鸣不断,转而,水声渐渐变弱,拍岸的浪花声又起……

这般循环往复了七日光景,一声巨响后,石室门被爆开,骷髅师父头顶聚魂玉,快速飞到渺渺身旁,再看骷髅头上的聚魂玉上,同样萦绕着淡蓝色的光芒,煞是好看。

驯化了聚魂玉,骷髅师父好生得意,“徒儿快去宫里查明聚魂玉的下落,顺便还了凤钗!”说罢,丢给渺渺一个楠木盒子,又道:“凤钗之中放了块避虫石,能让蛊虫安分些。”

“师父就是师父,真不愧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渺渺暗自庆幸有这么一位好师父,她接过盒子后,问道:“师父,您可有法子杀了皇后娘娘和太子肚腹之中的蛊虫?”

谁知骷髅师父听到渺渺的话,立即耷拉下来骷髅头,许久之后,才将解决之法道与渺渺。

几个时辰后,屋外的房檐上,随着寒气,起了一层薄霜。这般寒冷的夜里,一个身着黑衣的女子,疾行于落霜的屋檐之上,嗖嗖几下,已经跳没了影子。

从北边的杂役院里溜进皇宫,是渺渺最轻车熟路的事情了,不为别的,只因为北役院中,有一棵先皇种下的梧桐树。

这颗梧桐树位置独特的很,轻功及好的侠客,也别想从高高的宫墙直接跳上树去,而宫墙下边,便是御林军的门房口,自是常年有警卫守着,可谓绝对防御。

可惜这个绝对防御,不仅防不了渺渺,反而给身轻如燕的她行了方便。

渺渺驾轻就熟地举起了弓弩,瞄准梧桐树,一箭射出,绳锁桥便这般搭好了。前世就是暗杀局的特工,加上这几年练下的轻功,顺着绳子进宫,根本不是事儿。

落在梧桐树上的渺渺,胳膊发力一抖,绳索乖巧的收进囊中,理了理面罩,沿着屋檐,向首饰制造房走去。

浑水好摸鱼。

钻进首饰制造房的渺渺,在房梁上找了处舒适而隐蔽的地方,掏出自己怀里的迷烟管子。

看准值守的公公略有些困意时,渺渺吹出迷烟弹丸,落在公公身后,瞬间冒出一阵青烟,公公越来越困,不一会儿,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啪”

渺渺打了一个响指,看守公公迷迷糊糊的起了身子。

“你可知道皇后娘娘凤钗里的秘密?”

“小的不知。”

“哪何人知道?”

“只怕当差的都不知道。首饰房的工匠这三年都陆陆续续的换完了,怕是要去翻阅记录才行。”

当值的公公说罢,渺渺气的摇头,看来也问不出什么,便又打了个响指,让他继续睡觉,免得碍事。

难不成宜贵妃也在觊觎聚魂玉?她要聚魂玉来做什么?难不成除了师父以外,还有人惦记上了这块玉?

渺渺心里闪过一念,想到她,真是来气,在地宫里,师父说皇后娘娘和太子肚腹之中的蛊虫,只有黑泽国木子寨的大巫才可能有法子祛除,宜贵妃太坏了,给他俩下了最最毒的母子蛊,若是弄不好,母子二人,必有一人丧命。

先不管那么多了,找到聚魂玉的下落,才是最重要的事。

独自走进北屋,在正北方的架子上,就是首饰打造的记录。这些宫闱之中的布局,还是在皇家书院时学到的,想不到现在派上了用场,渺渺顿时心里五味杂陈。

记录翻看起来不算费事,一个时辰后,渺渺便找到了凤钗的维修记录。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