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出来的一瞬间 他慢慢的抽插好爽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燕雅歌坐在父皇的腿上,得意的对着燕元吉做了个鬼脸,然后才扭过头对燕流云说道:“父皇,你要好好的给儿臣说什么?”

“父皇要给你说的是,做一个男子汉,要敢做敢当,犯了错就要敢于担当,勇于受罚。”燕流云抚-摸着燕雅歌的小脑袋,温言细语。

如果说,三个皇子当中,燕流云唯一觉得对其中一个还有那么一点愧疚之情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他的这个小“儿子”燕雅歌。

因为,自从燕雅歌出世以后,燕流云就忙于政务,很少去过永诺宫。至于陪燕雅歌玩儿,那就更不用说了。六年来,燕雅歌记得父皇唯一陪过自己玩的一次就是在永诺宫骑马马,而且那还是在三年前的时候。不过,燕雅歌倒也不怪自己的父皇,毕竟一国之君当以天下为重。

燕雅歌听了父皇的话,狡黠一笑,单纯而无辜的眼睛睁的圆圆,很是可爱的说道:“父皇,儿臣记住了。儿臣也要做男子汉,所以出宫的事情,不能全怪大哥噢!”

“你这小滑头。”燕流云在燕雅歌的头上轻轻点了一点,说道:“好,朕现在就罚你们兄弟俩去列祖列宗的灵位前跪一个时辰。”

跪一个时辰?让一个六岁大的孩子和一个十岁大的孩子去跪一个时辰?燕流云此语一出,当场的人,无不惊讶。卫贵妃更是一下着了急,快步上前,跪在地上,向燕流云求情:“皇上,轻儿和大皇子,一个才六岁,一个才十岁,他们怎么能承受得了如此大的惩罚?臣妾恳求皇上从轻发落。”

“卫贵妃妹妹此言差矣,臣妾觉得皇上对大皇子和三皇子这样的惩罚,并无不妥。毕竟,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我们还是要遵守的不是?”

宜贵妃说着走上前,正言道:“按律,未经皇上同意而擅自出宫的皇子,其罪是要施以三十大板的。所以,妹妹,你就别为难皇上了,皇上如此惩罚大皇子和三皇子,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又是宜贵妃?该死的。燕雅歌恨恨的望着假意对自己美貌娘亲“晓之以理”的大恶人,她的眼里尽是愤怒与恶心。

而自己的美貌娘亲卫贵妃听了宜贵妃这个该死的女人的话,她非但没有听出其中的真正意思,还反倒以为宜贵妃是在为她着想来着。所以,她不胜感激的看了宜贵妃一眼,然后退到一旁不再言语。

燕雅歌看着这一幕,简直是快要被气个半死了。

好啊好啊,你这贱女人,把我的美貌娘亲骗得团团转,你感觉很爽、很嗨是吧?你等着,走着瞧,等以后老娘长大了,非叫上一百个,不,一千个男人来将你干上一千遍不可。一千遍啊一千遍,哇哈哈!

仿佛看到了宜贵妃将来的悲惨下场,燕雅歌不禁笑出了声。而她稚嫩的笑声传到宜贵妃的耳朵,则是怎么听怎么都觉得怪怪的,很不舒服。

假如要是宜贵妃知道燕雅歌此时心里面的那个十分邪恶的想法的话,不知道她又会作何感想呢?

燕雅歌笑完,又回望着燕流云:“父皇,儿臣愿意接受惩罚。不就是去列祖列宗的灵位前跪上一个时辰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儿臣还没去过宗庙呢,这次正好去见见各位列祖列宗,呵呵。”

“好,不愧是我大庆的皇子,敢做敢当。”燕流云赞赏的说着,又在燕雅歌的琼鼻上轻轻的刮了一下。

然后,他才抱着燕雅歌站起身来,走到燕之轩的身边,将其牵着,一步一步的往供奉着大庆皇室历代皇帝的宗庙祠堂走去。

就在燕流云抱着一个“儿子”,牵着一个儿子,一家三口温馨的从太极殿渐行渐远往宗庙行去的时候,他浑然不觉有一双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他。他每走一步,那一双眼睛里所刻着的对他的怨恨就会更多上三分!

燕元吉原本只有一点儿瑕疵的心灵,就是从这一刻开始逐渐变得冰冷、残忍、阴狠,还有城府极深的。他恨,恨自己的父皇对自己偏心,恨燕雅歌和燕之轩夺去了那他认为原本是属于他的父爱!

燕流云带着两个孩子到了燕氏宗族的宗庙之后,燕雅歌和燕之轩“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大庆皇室的列祖列宗们的排位面前。

燕流云:“你们这是干什么?”

燕流云说罢,宠溺的抱起燕雅歌来坐到自己的腿上,这一幕看得在场的所有人,可是有的欢喜,有的嫉妒。

燕雅歌坐在父皇的腿上,得意的对着燕元吉做了个鬼脸,然后才扭过头对燕流云说道:“父皇,你要好好的给儿臣说什么?”

“父皇要给你说的是,做一个男子汉,要敢做敢当,犯了错就要敢于担当,勇于受罚。”燕流云抚-摸着燕雅歌的小脑袋,温言细语。

如果说,三个皇子当中,燕流云唯一觉得对其中一个还有那么一点愧疚之情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他的这个小“儿子”燕雅歌。

因为,自从燕雅歌出世以后,燕流云就忙于政务,很少去过永诺宫。至于陪燕雅歌玩儿,那就更不用说了。六年来,燕雅歌记得父皇唯一陪过自己玩的一次就是在永诺宫骑马马,而且那还是在三年前的时候。不过,燕雅歌倒也不怪自己的父皇,毕竟一国之君当以天下为重。

燕雅歌听了父皇的话,狡黠一笑,单纯而无辜的眼睛睁的圆圆,很是可爱的说道:“父皇,儿臣记住了。儿臣也要做男子汉,所以出宫的事情,不能全怪大哥噢!”

“你这小滑头。”燕流云在燕雅歌的头上轻轻点了一点,说道:“好,朕现在就罚你们兄弟俩去列祖列宗的灵位前跪一个时辰。”

跪一个时辰?让一个六岁大的孩子和一个十岁大的孩子去跪一个时辰?燕流云此语一出,当场的人,无不惊讶。卫贵妃更是一下着了急,快步上前,跪在地上,向燕流云求情:“皇上,轻儿和大皇子,一个才六岁,一个才十岁,他们怎么能承受得了如此大的惩罚?臣妾恳求皇上从轻发落。”

“卫贵妃妹妹此言差矣,臣妾觉得皇上对大皇子和三皇子这样的惩罚,并无不妥。毕竟,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我们还是要遵守的不是?”

宜贵妃说着走上前,正言道:“按律,未经皇上同意而擅自出宫的皇子,其罪是要施以三十大板的。所以,妹妹,你就别为难皇上了,皇上如此惩罚大皇子和三皇子,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又是宜贵妃?该死的。燕雅歌恨恨的望着假意对自己美貌娘亲“晓之以理”的大恶人,她的眼里尽是愤怒与恶心。

而自己的美貌娘亲卫贵妃听了宜贵妃这个该死的女人的话,她非但没有听出其中的真正意思,还反倒以为宜贵妃是在为她着想来着。所以,她不胜感激的看了宜贵妃一眼,然后退到一旁不再言语。

燕雅歌看着这一幕,简直是快要被气个半死了。

好啊好啊,你这贱女人,把我的美貌娘亲骗得团团转,你感觉很爽、很嗨是吧?你等着,走着瞧,等以后老娘长大了,非叫上一百个,不,一千个男人来将你干上一千遍不可。一千遍啊一千遍,哇哈哈!

仿佛看到了宜贵妃将来的悲惨下场,燕雅歌不禁笑出了声。而她稚嫩的笑声传到宜贵妃的耳朵,则是怎么听怎么都觉得怪怪的,很不舒服。

假如要是宜贵妃知道燕雅歌此时心里面的那个十分邪恶的想法的话,不知道她又会作何感想呢?

燕雅歌笑完,又回望着燕流云:“父皇,儿臣愿意接受惩罚。不就是去列祖列宗的灵位前跪上一个时辰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儿臣还没去过宗庙呢,这次正好去见见各位列祖列宗,呵呵。”

“好,不愧是我大庆的皇子,敢做敢当。”燕流云赞赏的说着,又在燕雅歌的琼鼻上轻轻的刮了一下。

然后,他才抱着燕雅歌站起身来,走到燕之轩的身边,将其牵着,一步一步的往供奉着大庆皇室历代皇帝的宗庙祠堂走去。

就在燕流云抱着一个“儿子”,牵着一个儿子,一家三口温馨的从太极殿渐行渐远往宗庙行去的时候,他浑然不觉有一双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他。他每走一步,那一双眼睛里所刻着的对他的怨恨就会更多上三分!

燕元吉原本只有一点儿瑕疵的心灵,就是从这一刻开始逐渐变得冰冷、残忍、阴狠,还有城府极深的。他恨,恨自己的父皇对自己偏心,恨燕雅歌和燕之轩夺去了那他认为原本是属于他的父爱!

燕流云带着两个孩子到了燕氏宗族的宗庙之后,燕雅歌和燕之轩“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大庆皇室的列祖列宗们的排位面前。

燕流云:“你们这是干什么?”

“父皇,你不知道。”燕雅歌又说道,“儿臣我虽然可以保我们大庆国国泰民安、长治久安,但是我真的不是父皇心目中将来的继承人的最适合的人选。”

“呵呵,好啦好啦,父皇答应你,这事,父皇再好好的考虑考虑就是了。”

“这还差不多。”

燕流云和燕雅歌两人的对话,听得燕之轩简直惊讶连连。他对于燕雅歌方才所表现出来的聪明、睿智、果敢,甚至还有一丝狡猾,都无不震惊。而且,其震惊的程度,还绝不亚于他的父皇燕流云!

看来,这事必须得禀告师父他老人家,方能解我心头之惑。只可惜,师父到海外洪荒历练去了,不知道他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回九州大陆来啊?

燕之轩默默的在心里想着,感叹着这世界之大,当真是无奇不有,而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这十年来的所见所闻,恐怕还只是冰山一角!

燕雅歌跟着燕流云出了皇室宗庙后,她就被太监送回了母妃卫贵妃的永诺宫,而燕之轩也一个人独自回了他母后所在的甘泉宫。

临分别时,燕流云才附在燕雅歌的耳朵上,用细弱蚊蝇的声音给燕雅歌说,他刚刚在宗庙里说的那句“老子”,是跟燕雅歌的皇爷爷学的,说是偶尔说可以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郁闷。

燕雅歌听后,简直是被雷了个外焦里嫩!原来这也是大庆皇室列祖列宗祖传下来的。

回到永诺宫,燕雅歌就又关上房门,把自己禁闭在自己的房间里,开始打坐练功。目前,她已经练成了《邪神诀》第一重的基本功和第二重的千斤坠了,是时候开始进行第三重“聚魂”的修炼了。

“聚魂”修炼很简单,就是打坐,平心静意的凝聚自己的灵魂,然后用自己的灵魂去召唤游离于天地间的邪神残魂,只要邪神残魂能够随自己的意念出现在自己的背后,并形成完整的虚影,那么此阶段就算大功告成。

燕雅歌端端正正的盘腿坐在自己的床榻之上,双手成兰花指状摆放在双腿的上边,口中默念口诀,一遍又一遍凝聚着自己的灵魂。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梅花香自苦寒来。燕雅歌打坐了一个多时辰,终于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她觉着自己已经很平心静意了,但是不知怎么的,就是无法凝聚自己的灵魂半点。那神游在自己身体之内的七色真气,七股气流,始终是分散的,不能汇聚成一股。

“唉,难道我修炼的方式弄错了?好像没有啊,我是照着师父在梦里给我说的方式去修炼的么。不管了,先躺下休息一会儿再说。”

燕雅歌想着,倒头便睡。这时,房门外传来轻盈的脚步声。

不用说,燕雅歌也知道是自己的美貌娘亲又来看望自己了。她的这个美貌娘亲,自从她出生那一天起,可就一直把她当成心肝宝贝似的。

基本上每天卫贵妃都要来到燕雅歌的房中几次,有时候是白天,来给燕雅歌讲讲故事,有时候是晚上,甚至是深夜,来给燕雅歌盖盖被子。

她以为她默默的为燕雅歌做的这些事情,都是潜移默化的,神不知鬼不觉的,燕雅歌都并不知道。当然,她也并不计较燕雅歌究竟知不知道。但是其实,燕雅歌都是知道的,这就是母爱,伟大的母爱,对自己的孩子关怀备至,默默付出,却从来不要求回报。

燕雅歌都不晓得自己有多少次被自己的美貌娘亲感动得蒙着被子,在里面哭得稀里哗啦的了。

毫不犹豫的,燕雅歌已经不想再躺下休息了。虽然刚刚因为练功,她已经是很累很累,但是她还是强打着精神,赶紧跳下床榻,奔到门边去,兴高采烈的为自己的美貌娘亲开门。

卫贵妃一走进屋里,就看见燕雅歌满头大汗淋淋。她忍不住担心的问:“轻儿,你生病了?看你这满头大汗的,是不是在发烧啊?来,让母妃看看。”

“没,没有。母妃不要为儿臣担心啦,孩儿是因为刚刚无聊,在屋里上蹦下跳的,才出了这么多的汗水的。”燕雅歌咧嘴笑笑,将卫贵妃探过去准备摸她额头的手握住。

听了燕雅歌的话,卫贵妃这才放心,牵着燕雅歌到了桌子边坐下。

然后,她才从提着的食品盒子里面拿出燕雅歌最爱吃的鸡翅膀,酸菜鱼,还有鲜嫩的白豆腐,放到桌子上。

看着满桌子的好吃的,又因为刚刚练功确实是消耗了不少体力,肚子也已经在咕咕抗议了,所以燕雅歌的那个口水呀,都快流出来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