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自己动 哈昂~哈昂够了太多了雷卡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白清薇整个人还处于发懵的状态,根本不清楚,为什么他会这个样子,白恒实在是不想再说,直接转头看向了安氏,高声的喊着,“你说!”

安氏颤/抖着,轻轻的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这东西是明州的宣纸,白清岚的房间里面,根本就没有……”

白清薇闻言,脸色瞬间难看异常,猛地看向了那张纸,果然如他们所说,那是价值千金的明州宣纸,白清岚连碰都碰不到的东西。

白清薇的神色古怪异常,她惊慌失措的后退了一步,如此可笑的一幕,让白清岚看的一清二楚。

想要扳倒白清薇,这件事情还远远不够,毕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不过,帮助自己完成那件事情的话……

想到这,白清岚明眸一转,轻声的开口,“父亲,清薇的事情,想要解决,还是需要沈家的人,只是现在……”

白清岚欲言又止,紧紧的抿着唇。

白恒看了她一眼,心中多有愧疚。

这个白清岚平日里面,他也根本没有看过,原本就是顶着一个嫡女的头衔,但是真正享有嫡女规格的却是她的妹妹白清薇。

这一次大婚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她却一滴眼泪都没有掉,竟然还惊世骇俗的带了一个野男人回来,当场拜堂成亲。

有那么一瞬间,白恒觉得,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自己的这个女儿。

她似乎真的长大了!

“现在什么?”

白恒带着愧疚的心情轻声的开口,对白清岚十分的有耐心。

“就是不知道,沈家的公子,愿不愿意娶清薇妹妹为妻,毕竟现在事成定局。”

话音刚落,白清薇的眼眸划过一丝的错愕,她根本就没有想到,白清岚居然会如此的大度,居然让沈亦修娶了自己!?

“我们现在不知道什么人陷害我们白家,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清薇妹妹与沈大公子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我们还是要好好的处理……”

白清薇闻言,脸色有些难看,不知道白清岚这么做,到底是做什么。

此时,周围陷入到了一片沉默之中,白清岚见状,轻轻的勾起了唇角,缓缓的开口说道:“当然,沈家退婚的事情,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关系,我已经成婚,今天是我与平生的成亲第二天,明日里,我希望父亲能好好的准备一下。”

“什么?”

白恒疑惑不解的开口询问。

“让姨娘帮我找一些好的嫁妆,再叫上二十几个脚夫,送我们回平生的家中,面子一定要做足了,必须要做出来,我这个嫡女的样子来。”

白清岚的话,让众人听着更是一头的雾水,安氏更是一脸的嗤笑,“你都已经被沈家退婚了,还想要如此高的规格,你这是在给谁看?给入赘的这个乡野村夫看?”

安氏话里话外,对雷卡充满了讥讽。

白清岚微微挑了挑眉头,高声的质问道:“姑苏宴氏,可是乡野的门户?”

“宴氏?”

白恒闻言,顿时愣在了原地。

这宴氏,别人不清楚,他这个朝中二品的武将,却听着宴氏这个姓氏简直就是如雷贯耳。

“就是宴氏,我明日就与平生会到宴家,到时候我们与宴氏结成了亲家,妹妹再与沈家的大公子成亲,如此一来,偌大的武林,父亲你说……”

白清岚故意停顿了下来,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怎么可能,你随便找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是宴氏的人,谁不知道,宴氏的族人医术都非常的厉害,行踪诡秘,这个人……”

白清薇难以置信的打量着雷卡,不停地摇着头,根本就不相信。

白清岚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的言语,就算是白清薇不相信,但是她敢肯定,白恒绝对会信!

此时的白恒这才仔细的打量着雷卡,许久之后,声音略显平和,“你们两个也别在那站着了,倒完茶之后,就回去歇着吧。”

“是!”

白清岚听得出来,白恒已经松口。

安氏更是明白这个枕/边人的反应,急忙的说道:“好,明天你们回门的时候,我好好的把姐姐的那些嫁妆,都给整理出来,再叫上比昨儿个更多的人,一定把这回门,做的漂漂亮亮的!”

“那就多谢姨娘!”

白清岚说着,轻轻的用胳膊撞了撞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雷卡。

雷卡眉头紧锁,双手抱拳,正准备要说话,就眼看着白清岚快速的重新递了一杯茶水给白恒,然后转身就走。

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雷卡离开。

白清薇见状,刚准备要开口拦下他们,却听着白恒大声的呵斥着,“你给我过来!”

白清薇猛地打了一个寒噤,怯生生的看着白恒,轻声的开口,“父,父亲,怎么了?”

“你跟我说,你到底怎么回事!”白恒直勾勾的看着她,大声的询问着,“把你昨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我……”

白清岚与雷卡走了出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回到了院子里面。

刚一走进屋子里,雷卡就猛地甩开了白清岚的手,高声的喊着,“明天谁会回宴家?”

“难道,你真的要过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你一个人真的要在外面,躲着宴家的所有人?”

白清岚的质问,让雷卡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惊愕不已的看着她。

“我有办法让你在这里好好的生活,不止于此,还能让宴家的人眼看着你在外面行走,却又无可奈何!”

“就凭你们白家这朝廷二品的官员?”

雷卡的眼中充满了不屑,轻声的开口询问着。

“要是再加上新晋的武林盟主呢?”

雷卡顿时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我说,要是加上武林之中新晋的武林盟主,沈家呢?”

“这根本不可能!沈家绝对不会是……”

雷卡的话,刚说了一般,就停了下来,他诧异的看着江晚晴,高声的说着,“你的意思是,胡家已经……”

“具体的事情,我还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沈亦修在这个时候匆匆忙忙下了江南,一定就是因为武林盟主的一些事情!”

白清岚嘴角勾着弧度,挑眉看着雷卡,“我们这一次回去,无论是回到宴家,还是看到沈家的任何人,我都绝不会让他们欺负了你!”

雷卡神色古怪的看着白清岚,高声的质问着,“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你还不清楚吗?我是你新进门的夫人,白清岚。”

雷卡每一次问,白清岚都用这样的话语随意的推了回去,让雷卡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去说。

这个白清岚总有能力,让自己一拳打在棉花上。

“无论我是谁,平生你只要记得,我想要和你一辈子在一起,就够了。”

蓦地,雷卡心头一跳,错愕的抬起了头,对上了白清岚的眼眸,声音略显激动,冷冷的说着,“恐怕你现在这个状态,最多一年都活不到。”

“我知道。”

白清岚说着,向着他走了一步,笑容越发的邪魅,“所以,你舍得拒绝一个将死之人的请求吗?”

“你要去宴家到底做什么?”

雷卡越接触她,就越觉得古怪,好像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秘密。”

白清岚轻声的开口,“不过,我们两个有同样的目的,就是让宴家永远都没有安宁之日!”

话音刚落,白清岚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雷卡见状,毫不犹豫的握住了她的手腕,快速的向着屋内走去。

白清岚的脸色十分的苍白,整个人都开始轻微的颤/抖着,雷卡见状,急忙的号脉,顿时愣在了原地。

白清岚剧烈的咳嗽着,胸腔里面好像有什么异物一样,硬生生的想要把整个五脏六腑都给咳出来。

“怎么会这样!你刚才喝的茶……”

雷卡忙不迭的把针包拿了出来,在白清岚的身上快速的行针。

别人不清楚,白清岚一眼就看出来,那些茶水有问题,她什么都没有说,毫不犹豫的将那些茶一仰而尽。

“你明知道那些茶水有问题!你还喝?”

雷卡高声的喊着,不悦的看向了她。

“那茶水里面有毒?”白清岚的问话,让雷卡的脸色微变,“没有!”

“那不就得了!不过就是加了一些白藤的水罢了。”

“你知道那是白藤?这东西会让你身体的毒加重!”

“但是我不能不喝!”

白清岚睁开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雷卡,高声的说着,“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第一杯茶。”

话音刚落,让雷卡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神色古怪的看着她,一句话都没有再说,只是手上揉捻着的银针,又加重了几分。

白清岚没有任何的言语,弯起了唇角,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闻着他身上的草药味道,她深吸了一口气,低声的呢/喃着,“真好……”

再一次见到平生,真好!

白清岚沉沉的睡了过去,不知道是因为毒发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的行针。

雷卡目不转睛的打量着躺在床上的这个女人,面容清秀,笑容干净,衣服全都是干净整洁,但是能看出来,这些料子与白清薇身上穿的,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明明是白家的嫡女,却成了这个样子,白家但凡是他见过的人,都在排挤她!

内心坚韧无比,眼眸更是清亮。

就算是当中被沈家毁约,即使见到了在沈家别院遇到的那些事情,她都没有一丝的慌乱,反倒是对自己的事情,比这些要格外的上心。

“你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对我?”

雷卡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女人,整个人都好像一颗小太阳一样,散发着光芒,让他不由自主的受着吸引。

当白清岚再一次幽幽转醒的时候,天都已经暗了下来。

没想到,成亲的第二天,自己又在昏迷中度过了。

“你醒了。”

雷卡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她闻声转头,发现他坐在椅子上,正起身向着她走了过来。

“嗯!好多了。”

白清岚轻声的说着,对他勉强的笑了笑,“多亏了你的医术……”

“我什么都没有做,不过就是让你止痛罢了。”

雷卡的话,让白清岚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尴尬的笑了笑,哭笑不得的看着他,“要不要这样?”

“你知道不知道,你身上这是什么毒?”

“唔……”

白清岚听他的话,轻轻的皱起了眉头,努力的回想着曾经雷卡对自己说过的话。

“似乎是苗疆一带的巫蛊之术,从小就给我下的毒,这些药,有的毒素不过就是催动了我体内潜藏的毒……”

“你都知道?”

雷卡略显惊讶的看着她。

白清岚眼底笑意越发的明显,轻轻的摇了摇头,“当然不知道,不过是听一个朋友说的。”

“哦?”

雷卡一听到这个,眼眸顿时就亮了起来,他十分好奇,这个朋友到底是谁。

“你想要知道这朋友是谁吗?等我的病好了以后,你就知道了。”

白清岚的话,让雷卡十分的无奈,看了她一眼后,雷卡毫不犹豫的转身,“神神秘秘的,你还是想一想,你这个病,能不能活到一年之后吧!”

“一定可以的!”

白清岚高声的说着,让走路的雷卡整个人都停在了原地。

他没有回头,只是听着白清岚的声音越发的坚定,“一定可以的,因为有你,平生。”

她的每一个字,都重重的击打在了雷卡的心窝里面,他错愕的转身,看着白清岚目光坚定的看着自己,一时间,他心头一跳,狼狈的走出了屋子。

白清岚见他如此,轻笑出了声音,起身坐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音。

还没等白清岚开口,眼看着一个身影推开了房门,站在那里睨着眼睛盯着她,冷冷的说着,“大小姐,二小姐有请!”

白清岚看着来人,瞬间就冷笑出了声音。

这个秋桃,居然敢来这里!

久久都没有听到白清岚应承一声,秋桃的脸色微变,瞬间又恢复如初,声音略显尖锐的再一次开口,“大小姐,二小姐有请,让你现在就过去!”

“滚出去!”

白清岚大声的说着,让秋桃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白清岚,震惊的说着,“你说什么?”

白清岚猛地转头,看着秋桃快速的站了起来,大步的走到了她的身边,在秋桃震惊的注视下,一巴掌招呼到了她的脸颊上。

“啪!”的一声脆响,秋桃整个人都晕晕乎乎跌坐在了地上,她痛苦的捂着脸颊,错愕的仰着头,看着此时的白清岚。

“不过就是一个婢女,说话的口气,不要太大!”

白清岚的话,深深的刺痛了秋桃的心,她捂着脸颊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一双眼睛几乎都要喷出了火来。

“你……”

秋桃猛地站了起来,仔细的打量着白清岚,大言不惭的开口,“你个贱/人,你以为你是谁?捡了一个男人就能挽回你被沈家退婚的丢人吗?别做梦了!你始终都是白家最大的污点!”

“我污点不污点不清楚,但是下人,始终就是下人,想要传话,就在外面给我乖乖的等着!”

白清岚说着,不甘示弱的看着她,视线里面多了一丝的冷漠与寒凉。

蓦地,秋桃的心头一跳,眼底划过惊讶,这个白清岚,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居然敢这么对自己?

平日里面,自己对她吆五喝六,这个女人也从来都不争不抢,可是现在,怎么却……

秋桃疑惑不解,心以为是因为沈家的退婚受了刺/激,再加上她随便抓了一个男人拜堂,居然还说这个人是宴家的人,她早已经沦为了众人的笑柄而不自知。

尤其是安夫人,早已经在下面讥讽了她无数次,要让她风风光光敲锣打鼓的回到姑苏,可要好好的看一看,这姑苏的宴家到底认不认这个男人。

秋桃脸上的狠厉一闪而过,死死的捂住了脸颊,没有任何的言语,勉强的挤出了一个微笑,对白清岚说道:“好的,大小姐!”

说完话后,她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咣当”一声关上了大门。

白清岚眉头紧锁,站了起来,看着秋桃站在原地,一副她不出来,就死等到底的模样。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吱呀”一声,推开了房门。

雷卡端着一碗清粥走了进来,将碗放在了桌上,“先吃点东西。”

“大小姐,二小姐还在等你!”

秋桃在外面眼看着雷卡端着东西进去,再一听这话,急忙的开了口。

白清岚微微挑了挑眉头,看着桌上的清粥,心情大好,对秋桃随意的说着,“等着吧,要是清薇妹妹真的着急,就让她自己过来!”

白清岚的话音刚落,拿起了汤匙尝了一口,回味无穷。

她的话,让秋桃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她还准备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是屋内却传来了白清岚时不时的夸赞声音,还有碗筷碰壁的声音。

根本就没有把她的话,放在眼里!

秋桃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眉头紧锁,最后一咬牙一跺脚,转身向着院子外面跑了出去。

白清岚竖着耳朵听着声音,轻轻的弯起了唇角,再一次一大口的吃下了他做的粥。

“不过就是一个下人,还用得着你亲自动手?”

雷卡能从白清岚的眼神中看出来,她要跟秋桃好好的“玩一玩。”

他的话音刚落,自己的心都剧烈的跳动起来。

为什么白清岚的反应,自己会如此的理解?

“呵,这个婢女可不是一般人,是白清薇的贴身婢女,更是安氏奶娘的孙女。”

白清岚咬牙切齿的说着,眼中有着不可一世的傲气,狰狞着那张脸,高声的开口,“你更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想些什么?”

雷卡疑惑不解的看着她,心头一跳。

白清岚微微勾起了唇角,轻笑出了声音,“没什么,不过就是一群蝼蚁,陪她玩一玩,也未尝不可。”

白清岚的话,让雷卡的眉头紧锁,他坐在那里,对白清岚开口道:“你最近千万不能再用内力了!我发现你身体里面的内力非常的古怪!似乎……”

雷卡有些欲言又止,眉头紧锁,不知道怎么去描述。

白清岚轻笑出了声音,柔声的开口,“是不是内力比一般人要浑厚许多?”

“对!”

雷卡用力的点头,“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正常女儿家应该有的!”

“这个啊……也许是因为我体内的毒吧……”

白清岚说的也是云里雾里,这也是现在最好的解释。

雷卡也明白,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跟她体内的毒有关系,只不过没想到,白清岚对自己,真的是毫无保留,无论自己说什么,她都会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这种绝对的信任,更是让他心头一紧。

“二小姐,二小姐,您慢一点,慢一点!”秋桃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

还夹杂着不少的脚步声音,闻声,白清岚勾起了唇角,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转身看向了门口。

只见白清薇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柳眉倒竖,怒目圆瞪看着白清岚,大声的喊着,“你对我的婢女做了什么!”

白清岚微微挑了挑眉头,饶有兴致的看了她一眼,声音不急不缓的开口,“你说什么?”

白清薇看着她与雷卡正喝着清粥,刚准备要再破口大喊,视线落在了雷卡的身上,顿时心头一跳,眼眸转了一转,脸色瞬间就变的苦情无比。

“姐姐,你被沈家退婚我也心疼无比,可是这件事情,我也是受害者,想要跟姐姐说说话,却看到秋桃哭哭啼啼的跑回来,任谁看到,都会生气的跑过来质问啊!

姐姐的心情我也理解,遇到这样的事情,怨气没有地方发/泄,但是姐姐,是不是不应该撒气在我的婢女身上?”

白清薇说着,用力的啜泣了起来,眼眶中还挂着泪珠,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着实让人看着十分的心疼。

白清岚听着她的话,嘴角越发的弯起来,等她说完后,连连的点头,饶有兴致的开口,“妹妹,我从来都没有拿你的婢女撒气,更何况,秋桃是什么人,我还是非常的清楚的。”

“那你……”

“那就要问问她,到底是受了谁的意,来我这个嫡女的面前,耀武扬威!”

白清岚的话,让白清薇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她转头古怪的看了一眼秋桃,发现她正要辩解,两个人四目相对了一瞬后,秋桃急忙的低下了头。

“姐姐,是不是误会什么了?”白清薇见状,心中十分的满意她现在的反应,转身看向了白清岚。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