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了别这样h疼 感受到一层障碍一举冲破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如果安叶做过什么对不起您的事情,我代她向您道歉。”顿了顿,况一白接着说:“只不过,您这么拉拉扯扯的不好吧?”

他现在,倒是对安叶更加好奇了。这个女人,貌似也不是那么简单。至少,她竟然敢直接对上莫焯骏。

而莫焯骏,对她的话语似乎很习惯?说不定他能靠安叶得到莫焯骏的关注。

“你代她?”莫焯骏冷笑两声,死死地将安叶禁锢在自己怀里,眼神却瞥向况一白,“你有什么资格代她?”

“莫焯骏你别太过分了!”安叶终于忍无可忍,她都快被他憋死在怀里了。

安叶突然爆起,将莫焯骏禁锢着她的手扯开,倒退几步,绕到况一白身边,低声说道:“一白,走吧。”

莫焯骏看着空荡荡的手臂,突然猛的抬头:“你们敢再走一步试试。”

他看上的人,就算让她一辈子厌恶自己,他也一定要把她留在身边。况一白是吗,他记住了。

听到这句话,安叶停顿了一下,仍是继续扯着况一白往前走。她知道这个男人位高权重,但是,她就是不愿意屈服。

“安叶,我们就这么走了,不太好吧……”况一白拉住安叶,虽然莫焯骏对安叶特殊,但那并不代表,莫焯骏不会迁怒于他。

“快点走,没事的。”安叶使劲的拽走况一白,头也不回。

莫焯骏看着他们两个的背影,呵呵笑了笑,招了招手。很快便有两个人走到他身后。

“将安叶给我逮回来。”

说着,莫焯骏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一些,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盛怒的表现。

“安叶,你跟莫总……”况一白回头瞥了一眼,知道自己这回是将莫焯骏给惹火了。他现在只想知道,安叶跟莫焯骏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

“别跟我提那个恶心的男人。”安叶摩挲着手臂,想到刚刚被莫焯骏禁锢着,心里又是一阵发毛。

况一白还未来得及开口,便看见,两个男人一把将安叶拖住,往莫焯骏的方向走去。

“你们放开我!”安叶拼命挣扎,一抬头就对上了莫焯骏的眼神。这是在公共场合,安叶没想到莫焯骏竟然敢这么做。

转眼间,安叶就被带到了莫焯骏眼前。莫焯骏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这场游戏,我不说结束,你就没资格逃。”

第一次碰见一只会伤人的猫咪,他自然不会轻易放手。至于况一白,那算是个什么东西?

“莫焯骏,你真是一次又一次的刷新了我对恶心之人的认识。” 安叶实在不愿同莫焯骏纠缠不休。

“等我玩厌了,自然会放你离开。”莫焯骏望着远处的况一白,不屑的挑了挑眉。

况一白抬头对上莫焯骏的眸子,浑身突然颤抖了一下,感觉周身散发着冷气。况一白搓了搓手,满脸陪笑着走向莫焯骏。

“我要带走她。”莫焯骏只瞥了他一眼,冰冷的下达了命令,接着将视线投向了虎视眈眈瞪着自己的安叶。

“你凭什么?我也有自己的人身自由。我当初没告你,就已经很不错了。”安叶突然喊了起来,那天发生的事情,对她而言,是一段屈辱。

况一白冲安叶快速眨了几下眼,希望她能识相一点,少招惹莫焯骏。她是他带进来的人,如果在这里惹火了莫焯骏,遭殃的可就是他。

安叶并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冲况一白笑了笑。

只是他们的小动作放在莫焯骏眼里,那就是眉目传情。

“呵呵。”低低地笑了两声,莫焯骏心中的怒火成功的被浇得更旺,“那你又认为,你有什么资格朝我大吼大叫?”

“你现在也可以选择去告我,没人会阻止你,但是你要做好承受代价的准备。”

还未等安叶开口,莫焯骏又接着说道。手中微微用力,将安叶的头瞥到了一边。

“安叶,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莫总是你能随便大喊大叫的吗?还不快向莫总道歉!”况一白见此,急忙大声训斥安叶。

“我怎么了?他这种人就是畜生,谁摊上他谁倒霉。”

安叶咬牙切齿的回头瞪着莫焯骏,下颚刚刚被莫焯骏捏得发红,现在一阵阵的痛传遍了她全身。

“安叶!”况一白气得差点一把冲上去捂住安叶的嘴,只是在他刚打算行动的时候,一道目光扫过,他全身都僵硬了下来。

况一白现在是悔不当初,如果早注意到安叶的反常,他是绝对不会将安叶带过来与莫焯骏碰上的。

如果刚刚他不是被利益冲破了头脑,他早就带着安叶离开,自然不会发生现在这一系列的事情。

“你们说够了?”莫焯骏突然出声,声音低沉而冷静。

“最应该被说够了的,应该是你。”莫焯骏的话音刚落,安叶便开口了。咽了咽口水,安叶接着说道:“我真是受不了你了。”

她实在想不到,安岚竟然会那么对待自己。如果有机会,她那天是绝对不会再去找安岚。

“你这人就是一个病态。”安叶已经有些口不择言了,她一想到再次被带走的结果,就浑身颤抖。

“将她带走。”莫焯骏对那两个黑衣男人下了命令。看了安叶一眼,抿了抿唇,没有再理会她的话。

小野猫需要会反抗,他才感觉有意思。不然,他也不会死死的跟她纠缠不休了。

至于现在,没必要计较那么多。他本是想强制自己不再理会她,但是在见到她的时候,这种理智就消失殆尽了。他现在也想透了,有兴趣的东西就要强留在身边。

“你们放开我!莫焯骏,你不能这样,你让他们快点放开我!”安叶一边使劲挣扎着,一边用脚踹束缚着自己的两个人。

见挣脱不开,安叶猛的咬上自己左手边的黑衣人。

突如其来的疼痛迫使黑衣人松开了手,安叶迅速咬上第二位黑衣人,在地上滚了几下远离了他们。

“不动口你们还蹬鼻子上眼了,哼。”安叶朝黑衣人做了几个鬼脸,这才望向莫焯骏,有些挑衅的看着他。

两个黑衣人一齐望向莫焯骏,莫焯骏朝他们摆了摆手,他们这才退到莫焯骏背后。

莫焯骏嘴角微微扬起,原来这不是一只野猫,而是幼小但有利爪的老虎。他就把这过程当成是驯虎吧。他很期待看到安叶乖巧听话的样子。

“人在做,天在看,你要是继续这样,迟早会遭天谴的。”见黑衣人退下,安叶胆子更大了一些。

莫焯骏大步流星的朝安叶的方向跨过去,在安叶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一把将她扯到了自己怀里。

一手紧紧禁锢着她的腰,另一边手则轻轻抚上她的耳垂,凑近她耳边,慢悠悠的开口:“如果有一天我会遭天谴,那么在这前一天,我会让你陪我一起下地狱。”

“你放开!”安叶双手推着莫焯骏的胸脯,试图将他推离自己。

“你这种人真的无可救药了。如果你想要惩罚我,难道那样子还不够吗?更何况那些事情根本不是我做的。”

安叶双手狠狠用劲,莫焯骏的身体仍是如同一座大山纹丝不动的站在她面前。

见莫焯骏没反应,安叶继续说道:“你去查一查就知道了,那些事情完完全全与我无关。讲点理行吗?”

“对于你,我需要讲理吗?”莫焯骏看她在自己怀里满脸发红,憋得难受,终于微微放开了一些。

感觉到禁锢着自己的力道小了一些,安叶大口大口的喘气,深深叹了好几口气。

在一旁待着的况一白,看见这情况,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最后,仍是闭上眼将头转了过去。

“我不是你召之即来呼之则去的宠物,我有自己的人格和思想。你又凭什么对我不讲理?”

安叶咬了咬唇,想到那晚的事情,心里不觉有些委屈。

“没有理由,这就是我的理由。”见安叶放松了一些,莫焯骏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扳过她的脸对上自己。

安叶竟然也出乎意料的没有抵制,只是死命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仿佛将它当成了莫焯骏。

“别咬了,都快破皮了。”莫焯骏的手抚上她的唇,声音不由得变轻。

“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只要你放我走,我肯定不咬了。”安叶见莫焯骏的态度有所变化,急急忙忙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你想得美。”莫焯骏的脸色突然变了,青筋慢慢凸起,脸色愈发铁青,手上突兀用力拽住她的手腕。

安叶气得差点直接给他一巴掌了,来自手腕上的痛越来越明显,安叶用另外一只没有被禁锢住的手使劲的拍打莫焯骏。

原本较好的气氛,就被安叶那句话彻底给毁了。

“想离开?只有我同意了,你才有自己逃。”不然,即使跑到天涯海角,我都会将你逮回来。

莫焯骏的并没有说话,只是铁青着脸色与安叶争执着。

远处的主办方终于注意到这一幕,周围的人逐渐变得越来越多。望着莫焯骏堪比周公的脸色,主办方心里瞬间烦躁了起来,急急忙忙的朝他们这边走去。

莫焯骏从小生活在光环之中,自然不会在意别人的眼色。只是安叶有些受不了了,安叶踮起脚尖,凑到莫焯骏的耳边。

“堂堂的莫总,难道不怕影响到自己对外的形象吗?我都替你感到害臊。”

“这又有什么关系,你这是在关心我?”莫焯骏瞥了人群一眼,剑眉微蹙,神色更加不耐烦了。

“谁想关心你啦?我这是……”安叶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得,突然闭了嘴。

她才不想在大众面前将自己遭受到的那些事说出来。

“你这是怎么了?”见安叶突然停住了,莫焯骏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安叶瞪了他一眼,低下头无奈的认命了。

“莫总,这是怎么了?”主办方走到莫焯骏的面前,毕恭毕敬的微微弯曲身子。说话间,他眼角的余光瞥了安叶一眼,然后迅速移开了视线。

“没事,抓只小宠物而已。”莫焯骏松开安叶,低声朝身后的黑衣人说了几句,接着就将目光完全投向了主办方。

他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要同主办方达成一个合作互利的共识。没想到还会有碰到安叶这个意外的惊喜。

况一白已经下定了结论,安叶和莫焯骏之间有恩怨。在主办方到来之前,他还在绞尽脑汁的想着该怎么带走安叶。

但是当看到莫焯骏和主办方交谈甚欢的这一幕,况一白靠近安叶,拉住了她的手腕,轻声说道:“慢慢挪离他们,走远一点了就跑,快点。”

“站住!”

安叶的步子还没迈开,一声冰冷且不带丁点感觉的话传进了她的耳膜里。

“一白,跑吧。”安叶很快反应过来,反客为主的扯住况一白的手腕,飞快往人群中挤去。她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点跑,远离莫焯骏。

看着他们四处逃窜的莫焯骏,这时候倒也不慌不忙,眸子微敛,很快舒展开来。

“终于自由了。一白,你刚才竟然让我向那个滚蛋道歉,你知不知道这是对我的侮辱?”见没有人追上来,安叶心里有些不舒服,只是她自己也不清楚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

“我这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在逃跑的好时机来临之前,我们能忍即忍,不要试图去摸老虎的屁股。”

况一白抿了抿唇,决定问清楚安叶和莫焯骏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安叶,你认真告诉我,你和莫总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况一白摸了摸鼻梁,接着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其实这都是一场误会,只是他这个人太狂妄,永远都以自己为中心,这就是我所讨厌的地方。”

安叶想到况一白刚才的举动,打算过了今天就不再同他联系了。

“什么误会?”况一白心里冷笑,安叶真是太天真了。莫焯骏狂妄,那是因为他有狂妄的资本。

“他的朋友,被我的朋友抛弃了,骗财骗色,我的朋友将事情都推到我身上。就有了这个误会。”

安叶顿了顿,又接着说:“我真是气不过,他本事算是挥手遮天的吧,怎么会调查不清这件事。”

“他要替朋友报复你?”况一白很快找出重点,简洁明了的问出了口。

况一白想到莫焯骏刚才的样子,似乎又不像只有想要报复的感觉。他觉得,安叶还有所隐瞒。

他这次偷偷将安叶带了出来,还是在莫焯骏的眼皮子底下,他也不清楚自己当时哪里来的勇气。

“就是你说的那个样子,他是真的太过分了。之前就囚禁了我,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安叶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想要过全新的生活,结果现在又碰上了他。估计以后的日子都不能过得安稳了。”

“真的只有这些?”没有得到理想中的回答,况一白再次提问。

“不然还能怎么样,我的下巴和手腕都要疼死了。”安叶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腕,刚才被莫焯骏拉拉扯扯,手腕处早已通红了。

“我看着不像,你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地方惹到他了?”男人有时候八卦起来,也是很恐怖的。

况一白实在不相信安叶的话,如果只是报复,刚刚又怎么会抱着她?

“怎么可能,在那之前,我压根就不认识他。”安叶仔细想了想,终于还是说出了否定的回答。

她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在人群中完全不起眼的路人甲,在那些事情发生前,是不应该有接触到莫焯骏的机会。

“安叶,我是想帮你,如果连你都不对我说实话,那我真的是爱莫能助了。”这几天况一白也将安叶的性子摸索得差不多了,自然知道她吃哪一套。

“你真的敢跟他反抗吗?”安叶耸了耸肩,“你去开车过来吧,我在这里等你。”

况一白张了张口,深呼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很快,况一白便开车过来了,安叶刚上车,况一白又接着开始了刚才的话题:“我可以背地里帮你。”

如果莫焯骏对安叶有特殊感情的话,他或许可以利用这一点。若是他们真的只有怨意,那他实在不敢再同安叶在一起。

事业对于他来说,远远比爱情重要多了。

“还是算了吧,如果他再来找我,我就咬他。”安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况一白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也算有些了解。

“安叶……”况一白脸色微微有变,他觉得,只要碰上莫焯骏的事情,安叶就会异常冷静。而平时的安叶,都只会大大咧咧的不停说着。

况一白摇了摇头,安叶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不是他想要的。车内的气氛很安静,安叶的视线一直投向窗外,一点都没有开口的打算。

当窗外的树经过了第N排的时候,况一白先沉不住气了,“今天这件事,也牵扯到了我,所以……”

况一白话没有说完,他只想稍微提点一下,等安叶自动接他的话。

“什么?”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安叶一跳,习惯性的睁大眼睛。

况一白突然将车子停下来,将头转向她,“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没有任何的隐瞒,你们之间的事情。”

“况一白,你过分了。”安叶终于反应了过来,况一白的话终于惹毛了她。她都说了不想再提了,他却步步紧逼。

安叶抿了抿唇,声音也逐渐大了起来:“我说了不想再提了,你能不能别在我面前提他?”

况一白抚了抚额头,重新将车子开起,这回他终于放弃了。他完全没想到安叶面对这件事竟然会这么强势,气场完全足与莫焯骏相比。

车子里寂静得令人发毛,过了将近十多分钟,终于到了安叶所住的地方。

“再见。”安叶迅速下车,也不多说,直接朝楼道口走去。虽说是再见,但她却不打算再看到他了。

“安叶,对不起,那件事是我做错了,你能原谅我吗?”

安叶回到家就立马瘫坐在了沙发上,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是安岚的短信。

“今天的事情真够多的。”说是这么说,安叶还是很快拨通了安岚的电话。以前的日子她暂住在叔叔家,已经习惯安岚的蛮横了。

现在收到安岚的道歉短信,她是真的很意外。不过,她还是选择了宽容,原谅安岚。

“喂……”安岚很快接听了电话,只不过,她的声音压得很低,似乎心情很低落。

“安岚,那件事你也别放在心上了,我就当被狗啃了一下吧。”安叶天真的认为安岚是为了这件事在愧疚。

在电话另一头的安岚听到这话,嘴角微微扬起,反而有种得意的样子,但是当她开口时,又是刚刚的低沉。

“安叶,我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真的很对不起,希望你是真的没有怪我。如果你还在生气,我可以过去给你当沙包的……”

“没事,”顿了顿,安叶又接着说道:“以后你别再做那种事情就好了。那天我差点就放弃希望了,幸好,我现在还好好的。”

她的一切都是叔叔婶婶他们给予的,如果她非要找安岚算账的话,伤的便是全部人的心。与其如此,她会选择自己委屈。

这一刻,安叶脑子里想了很多东西。她感觉自己经历了这些事情后,成熟了很多,也会考虑到他人的感受了。

“我知道的,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安叶,你……”安岚的话突然停住了,她就是要这种效果。欲言又止,最后说出来的话,安叶才不容易拒绝。

安岚的啜泣声传进安叶耳里,安叶急忙问道:“安岚,怎么啦?”

鱼儿上钩了,安岚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一些。如果安叶此时能看到她的嘴脸,或许会被气炸。

安岚心里还在不停的算计着,需要怎么样才能将她彻底毁得翻不了身。其实,安叶并没有惹到她什么,她只是嫉妒。一味的嫉妒着安叶的美貌和干净简单。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