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l 被学长c了一节课怎么办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叶美琪是安叶读大学时的室友,家境虽然一般,为人却很豪爽仗义。因为同情安叶的身世,对她一直都像大姐姐一样的照顾。

来开门的却是叶美琪的母亲,叶妈妈见到满身大汗的安叶显然一愣,她从头到脚端详了一下安叶,见她一副像是刚离家出走的架势,心里顿时明了几分。

“你就是安叶吧?快请进来坐吧,美琪她给你买宵夜去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你先进来等一下,我去给你倒杯水。”

安叶一路上想了很多借口来向叶美琪解释今天“离家出走”的原因,却没想到没能第一时间见到叶美琪,不由得有些发怔。

这时,热情的叶妈妈见她站在外面发呆,赶紧拉着安叶的手把她往屋里拖,安叶只能尴尬的点了点头微笑道:“是,谢谢阿姨,您别忙,我坐下等她一会儿好了。”

“对了,趁着美琪还没回家,你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吧,看你身上都是汗,粘糊糊的难受。一会儿洗了澡正好一起吃包子,美琪说,你喜欢吃张氏大包的包子,这不给你买去了。”

面对围着自己转来转去的叶妈妈,安叶不好意思落泪,只好快速的跑进卫生间里,打开了淋浴龙头,在哗哗的水声中掩嘴大哭起来。

哭着冲洗了一番,安叶觉得自己从内到外都清爽了不少,那些糟糕的经历也仿佛化作幻影随着水汽被抽走了一般。套上一件旧衬衫后迷迷糊糊地从浴室出来,开门就看见了叶美琪。

“美琪……”安叶小声呢喃了一下。

“我的祖宗,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了呢!早跟你说叫你搬出来住,你都听到哪里去了?”叶美琪嘴里喝着橙汁,给了安叶一个白眼。

“给我也来一杯!”安叶把自己的手伸得长长的,但身子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在强势的美琪身边,她一向都是受人照顾的小妹妹摸样。

“好,大小姐!”叶美琪愣了一下,一脸的不情愿的又转身拿杯子到冰箱前倒了一杯。

本以为安叶会第一时间跟自己诉苦的,结果这家伙竟然跟没事人一样,心态要不要那么好!

这时,亲切的叶妈妈又过来了,招呼安叶和美琪一起坐到小小的木头餐桌旁吃宵夜,除了刚买回来的热气腾腾的包子,叶妈妈还贴心的熬了白粥,并摆上了酱油皮蛋和醋渍虾皮两味小菜。

安叶其实一天下来都没有吃过东西,在安家受着安岚母女的气时没有感觉,现在才发现自己已经饿得快要虚脱了,于是便不客气的大吃大喝起来。

叶妈妈坐在一边看电视剧,还不忘时时转头招呼安叶多吃些。叶美琪陪在身边,却是一言不发,只是充满同情的看着安叶。

叶家的家境也不算好,叶美琪的爸爸早逝,和妈妈相依为命。因此吃过宵夜后,叶美琪就叫安叶在客厅里等一下,自己帮着妈妈一起收拾洗碗。

母女两人有说有笑,幸福满足的神色都挂在脸上,安叶看着不由得非常羡慕。

其实自己也想要这样简单平淡的幸福生活,一家人坐在一起,简单的吃个饭,有说有笑的聊着天,可惜她却无法拥有。

叶美琪帮着妈妈收拾好后,从厨房走出来,然后摘下了身上的围裙,随手挂在墙上的挂钩上。

这一瞬间她的温柔乖巧小女儿状态就消失了,强大的女王气场爆发,压得沙发上的安叶几乎抬不起头来。

还没等叶美琪开口,安叶急忙抢先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误会了,我不是被家里赶出来的,我是……”

“安叶,说句实在的,我觉得吧,你应该找一个男人了!”

叶美琪带着审视的目光慢慢走到沙发前,在安叶的身边坐了下来。

“说得简单,我又不是白富美。金钱、美貌、身材一样都没有,哪个男人会要我?”

叶美琪的话勾起了安叶的伤心事,她又想起安岚说的那句话: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哪个生理正常的男人会看上她!

“你心里真没有喜欢的?哪怕只有那么一丁点的喜欢!”

叶美琪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安叶一眼,掐着自己短短的指甲来强调“一丁点”的意思。

“真没有,要是有,我还能躲来你这啊!”嘴上虽这么说着,但是她心理也涌起了一种莫名的渴望。

找个靠得住的男人结婚,然后相夫教子,这大概是每个女孩子都会有的人生憧憬。

安叶在脑海里将自己二十多年的人生经历都翻了一遍,最终却定格在了那个和自己纠缠一夜的男人身上,想起了那缠.绵的场景……安叶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真是醉了,怎么会想起他来。

“哎……还说没有,你想的脸都红了!”

安叶偏头躲过了叶美琪的一记爆栗,低下头掩饰自己微红的眼眶,嘴里喃喃说道:

“我每天打几份工,哪有什么时间出来谈情说爱。”

“这倒也是,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吧!”叶美琪回头看了一下安叶。

介绍男朋友?

安叶以前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可自从被当成安岚的替罪羊绑架之后,她的命运便仿佛是一池静水中被投入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充满了动荡不宁的未知性。

很多以前从未想过的问题,都不得不认真的思索面对了。

或许找个男朋友重新开始也未必不是好事,至少可以转移一下注意力吧。安叶不想让那个男人和一切与他有关的事情再在脑海中纠缠不休了。

所有这些天发生的事情都是一场噩梦,如果能找到一个人来充实自己的生活,那么这些可怕的梦境都会很快被遗忘干净的。

“好啊!”安叶低着头应了一声,仿佛为了坚定自己的决心,她更做了一个斩钉截铁的挥拳的手势。

这让叶美琪觉得有点奇怪,以安叶的性格应该不会这么快答应才对,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蹊跷,难道是在安家受了什么严重的刺激?

叶美琪把手伸到安叶的额头,然后又放到了自己的额头上,自言自语道:“没发烧吧!苍天啊,大地啊!我们安叶今天终于开窍了!”

“说正经的,有什么好男人快给我介绍一个吧!说不定过会儿我就改主意了。”安叶挥开叶美琪的手,很认真地说道。

她完全是为了忘记那个该死的男人才做的决定,如果不趁热打铁,安叶真的害怕自己会失去勇气。

“这样啊,我想想,我身边有没有什么人适合你的!”叶美琪拿出手机翻开了联系人,很认真地在查找起来。

安叶靠着沙发,又开始不受控制的想入非非,满脑子都是黑色的衣服,黑色的眼眸,冰冷的语气,温暖的甜香,血腥的吻,激烈的挣扎,撕裂的疼痛,以及身体深处难以形容的羞人的反应……

几乎每个细节她都记得,可是又完全无法还原出清楚真实的场景来,因为是第一次,所以印象才这么混乱吗?

“有了!”

叶美琪突然一声把安叶从回忆中拔了出来,安叶的内心一慌,然后马上清醒了过来。

“这个人不错!”叶美琪指着一个号码兴奋的喊道。

安叶凑过去一看,是个很陌生的名字——学长。

“光看个电话号码就知道不错?”安叶觉得有点离谱了,然后嘟着嘴瞪了一下叶美琪。

“我说安大小姐,你呢,又要我介绍,现在又质疑我的眼光,如果不好我会介绍给你吗?”

叶美琪看了一下手机,然后再无语地看了一下安叶,摆出一副假装生气的样子。

“好了,我知道你最好了!”安叶抱了一下叶美琪。

“这还差不多。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叶美琪说着打开了手机名片夹,给安叶看学长的具体资料。

“学长: 图玛集团高管,商业新秀,集身高、财富、阳光于一身!怎么样?”叶美琪边说边向安叶抛了几下媚眼。

“条件这么好啊,可是……这样的高富帅,能看得起我这没实力的灰姑娘?”

安叶有点担心了,她从没有想过自己要找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她很清楚自己能找到什么样的人。

“你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你也不错啊,长得不错,身材也不错,哪里不好了!”

叶美琪端详地看了一下安叶,忽然把手伸向她的衣领,安叶刚刚洗完澡,衬衫的领口微敞着,可以看到迷人的锁骨和深深的事业线。

叶美琪的手指戳在一片富有弹性的雪白的肌肤上,立刻留下了几个粉红色的印子。

“啊呀,你好坏,干什么?”安叶连忙反抗,双手合抱在胸前大叫起来。

“鉴定一下你的资本啊。”叶美琪翻了一个白眼,似乎有些妒忌的收回了手指。

“得了吧,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安叶知道自己的情况,自己是个孤儿,寄住在别人家,虽然肯吃苦,但是没有体面的工作,现在还失去了女人最珍贵的东西……这种条件已经是差的不能再差了,她凭什么去吸引那么优秀的男人。

“先见了再说,万一人家就是喜欢你这个人,然后其他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呢,我遇到过很多这种男人的!”

“看来你做红娘做上瘾了,那么开心!什么时候自己也遇上一个不管不顾非你不娶的人了,那不是得开心死了?”

安叶知道叶美琪的最大爱好就是做红娘,恨不得把身边所有单身的男男女女都给牵上红线,所以很多时候她也调侃叶美琪说,老是撮合别人,也不撮合一下自己。

“助人为乐,乃快乐之本!”叶美琪说的这句话,安叶都能背出来了。

“你胆儿肥了是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叶美琪假装生气来撕安叶的嘴,两个姑娘在沙发上扭做一团,直到吵得叶妈妈看不成韩剧了,才把战场转移到叶美琪的卧室里。

“我认真的告诉你哦,自从我负责经济版之后,采访过好几个年轻有为的商界精英。

有富二代的,也有靠自己奋斗的。学长是这些人中最励志的一个!他的父母也只是普通工薪族,但是人家拿着奖学金一路读到伦敦大学国际金融学院的博士!

最近刚从香港分部空降回来,真是高智商、高学历、高收入汇聚一身,最难得的是人家还有高颜值!

不过他这个人蛮低调务实的,不愿意去追求那些虚荣的千金小姐,所以现在还是单身,而且平时专注工作,完全没有传过绯闻哦。”

叶美琪掰着手指一条一条数着学长的优点,越说越兴奋,仿佛要去相亲的不是安叶,而是她自己一样。

安叶最欣赏的就是叶美琪这种心态,遇到一件很小的事情都可以高兴得像小孩得了糖果一样,看着叶美琪那么开心的样子,安叶知道自己和这个学长是一定要见面的了。

“什么时候见?”

“明天就替你联系!”叶美琪美美地看着自己的手机,翻了个身又认真的叮嘱安叶道:

“这个学长你一定要好好抓住,人家不但年轻有为,还比那些坑爹的二世祖多了一份奋斗精神和责任感,好好调.教一下,就是现成的完美老公了。”

夜晚,安叶躺在叶美琪的旁边,心里却十分地闷气,她翻了个身,看着眼前黑黑的空气,她又想起了那个理应让她恨之入骨夺走她第一次的人,她努力地闭上眼睛,一直在告诉自己要睡觉,过了许久,安叶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快下班的时候,安叶接到了叶美琪的电话。

“人家已经同意见面了!”叶美琪高兴得好像要去见学长的是自己一样,从电话里就能听出她手舞足蹈的样子来。

“早上我跟你说的你都记住了么”

“都记住了,衣服和鞋子,还要化妆!你都重复那么多遍了,就算是石头也该觉悟了!”安叶长着大大的嘴打了一个极长的哈欠,因为昨晚没怎么睡的缘故,安叶现在还是处于恍惚当中。

“安叶,你给我听好了,今天图玛集团最新从法国拉亚集团旗下引进的一只时装品牌在海皇大酒店有一场时装秀,恰好现场的后台总管跟我很熟,我已经拜托他借一套小礼服给你用,那边也会有化妆师和造型师帮忙给你弄造型,不过礼服是用过之后马上要还的,而且不可以有一点点弄脏弄坏,所以你一定要当心哦。”

“等会的相亲也安排在那里,这是学长定的,因为他在现场亲自主持活动,结束以后你们顺便见下面吃个晚饭,你现在马上过去,让那边的化妆师先给你化妆做造型。”

“啊,这样会不会太……”安叶想说兴师动众这个词,叶美琪一连串的礼服、化妆、造型这些词把她给吓坏了。

她想不到相亲竟然还要做那么麻烦的准备工作,而且听叶美琪的口气,人家学长只是工作结束之后顺便见一见她而已,有必要打扮的像芭比娃娃一样吗?

“臭丫头,你别跟我说你不来,知道姐为了你的事情求爷爷告奶奶的说了多少好话吗?今天你敢任性的话,这辈子就别来见姐了。”叶美琪不等安叶说完,就气急败坏的吼起来。

“是是是,我哪敢不来,马上就过来。”安叶嘟囔着说道。有钱才能任性,她又有什么资格任性呢?

“麻溜的给我打车过来,别省那几个小钱,让人家等久了可不好,你记着啊,介绍你们认识后我就会找借口偷溜,你聊天的时候给我注意点,这样的男人现在就算你带着高倍望远镜,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了。”

出租车开到了叶美琪说的那个地址,安叶一下车就看见一栋像是耸立于天际之间的高楼。

大玻璃幕墙反射出的光线几乎可以把大楼的上半部分隐藏起来,下半部分成为一个巨大的镜面,照耀着路过的大街上的形形色色的车和人。

酒店的名字悬挂在大楼的正中间,金色的漆面看起来特别的富丽堂皇,抬头仰望的时候才勉强可以看清楚几个单词,长长的一串围绕着建筑的外部像是一条扭曲着的蛇,狠狠的镶嵌在大楼的正中间。

安叶唏嘘了一下。

这就是海皇大酒店,世界排名前三百的豪华大酒店,其奢华的程度毫不逊色于迪拜的那些七星级大酒店,且以服务贴心周到著称。

其高雅的大厅内永远有着不知疲惫的侍应生带着浅浅的微笑问候着客人,他们的身上永远穿着清一色的小马甲,头发梳理的油光发亮,手上戴着白色的手套,脚下蹬着一双黑尖头皮鞋,胸口别着银光的铭牌。

不过他们的面容很少人能够记住,因为他们换脸孔的速度和扫地阿姨换床单的速度有的一拼。

比如安叶走进来的时候,就像一阵透明的空气一般,因为她寒酸的衣着,没有服务生主动上前跟她说话,这么一个看起来很穷酸的姑娘,这么会有需要服务的地方呢?

“那个……请问,图玛集团的时装发布会在什么地方?”

安叶怯生生的走近一位冰雕般的侍应生问道。

“小姐有邀请函吗?”

侍应生微微颔首,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化职业微笑,视线却根本没有落在安叶的身上,冷冰冰的语气分明表达出“别闹了,你这种穷屌丝也配进入那种地方”的意思。

“我……我只是要去后台……”

安叶将手里的打包盒亮出来晃了晃,盒子里是昨天卖剩下的一些糕点,小气的老板娘不舍得扔掉,就分给员工作为福利。

她带了一些打算晚上给叶美琪做宵夜,美琪是个精力过剩的工作狂,经常通宵赶稿,宵夜是必不可少的。

安叶打工的这家点心店知名度很高,侍应生看见盒子上的店名LOGO后,脸上的温度终于上升了几分。

他以为安叶是去后台送外卖的小妹,毕竟那么大型的时装秀是一场超折腾人的战斗,很多后台的化妆师造型师从凌晨四点钟就开始忙碌了。

中午也没有安逸的午饭时间,现在整场活动接近尾声,这些人是该找些东西来补充体力了。

“那边,走到第二个路口右拐,然后走到底,就是休息区。”既然安叶不是客人,侍应生也就没必要保持职业化的亲切温柔态度了,于是随手指了一个方向,也不管安叶听清楚没有,便迈开长腿匆匆离去。

呃……

安叶忍住了想吐槽的冲动,顺着侍应生刚才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一边是酒店主楼的附属部分,走廊两边都是通透的玻璃橱窗,里面陈列着精致而昂贵的珠宝和服饰,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安叶迈着小碎步轻轻的走着,这种高贵的地方跟她的气场严重不合,她恨不得变成隐身人快速通过。

就在快要走到第二个路口的时候,忽然一阵熟悉的声音刺进了她的耳膜:

“你有没有弄错?这是原业集团赵公子的信用卡副卡,怎么会没有额度的?”

“安小姐,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打电话跟银行确认过了,也许其中有什么误会,您最好跟赵公子确认下,您也是我们的老客户了,我们怎么会弄错呢。”

安小姐?安叶压制不住好奇心,踮起脚尖朝左手边的那家珠宝店望进去,果然看见她的堂妹安岚正站在殿堂般的大堂中间,怒气冲冲的面对着三名姿容俏丽的销售小姐。

那些小姐也不是善茬,光顾这些豪华酒店附设的奢侈品店的多半不会是正经的有钱人,要么是刚刚暴发眼光品位还没有跟上的土豪,要么就是所谓的小三和外室。

尤其是像安岚这样用着富二代公子的信用卡副卡的年轻女人,多半是一时得宠的新欢,等到哪天变成了旧爱,停卡断供不联系是分分钟的事情。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