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着小玩具坐地铁的感觉怎么样 逛街突然开了遥控器的体验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端木寒面无表情,“云少打电话是为了闲聊的话,那我挂了。”

端木寒说着便要挂断电话。

“云少想必已经有好几天都没见到叶小姐了吧?”云初始的声音拔高了一些。

端木寒本想按下挂断键的手指顿了下,重新把手机放在了耳旁,“嗯?”

云初始脸上的笑容加大,“恰好我知道叶小姐在哪儿,我倒是愿意做这个通风报信的人,不过要看寒少的诚意有多少?”

端木寒的声音又降低了几度,“你想要什么?”

“寒少果然是聪明人,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端木国际在南非的那座钻石矿脉是我们云氏先发现的,可云氏现在却只能拿一成……”

云初始的目的很直接,只要端木寒把南非的钻石矿脉让给他,他自然会放了叶玫瑰。

如果是以前的叶玫瑰,或许这招对端木寒不管用,但现在叶玫瑰怀孕了,那他手里的筹码就又多了一个。

端木寒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情绪,“云少觉得她比一座矿脉值钱?”

“叶小姐值不值钱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的身上流着寒少一半的血,应该会很值钱。”

云若初声音顿了下,继续,“况且,我怎么认为的并不重要,只要寒少觉得她值钱就可以了。”

端木寒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我考虑考虑。”

“好,寒少,您慢慢考虑,什么时候考虑好了什么时候打电话给我,我随时恭候您的电话。”

原本云初始也没打算通一次电话就把事情解决,反正叶玫瑰现在在他手里,来日方长。

端木寒挂了电话以后,脸色便阴沉了下来。

端木寒径直拨通言朗的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他便沉着脸对着电话说道,“帮我查一个手机号的位置。”

半个小时后,言朗一把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手机号显示是在森海岛,森海岛是太平洋的一个无人岛,这岛周围经常发生海啸,除了直升飞机根本没有其他的交通工具能直接到岛上,我见过卑鄙的,还真没见过像云初始这么卑鄙的!”

“寒少,现在怎么办啊?叶玫瑰在他手里会不会有危险?”

端木寒的脸色本就不太好,如今脸上阴沉的似是能滴出墨汁来。

他冷着脸把手机放到桌上,看着言朗说道,“我现在去森海岛,云初始要是打电话来,你负责和他谈,该怎么做你知道吧?”

言朗拍胸脯,“我办事儿,你就放心吧。”

一个小时后,一架直升飞机从端木家别墅的草地上起飞。

森海岛。

叶玫瑰虽然被云初始绑架了,但好在云初始并没有限制她的行动。

既然她是个筹码,相信云初始也真不会怎么样她。为了保存体力顺利逃跑,叶玫瑰并不矫情的穿上云初始给她准备的衣服,该吃吃,该睡睡。

吃饱喝足,就出门勘查地形。

经过近十天,她在绕着小岛转了一圈后,心里几乎是崩溃的!

难怪云变态不派人看着她!

这岛四面环海,环的还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太平洋,这谁特么能游出去!

相比游出去,还是上天比较实在!

十天了,也不知道端木寒有没有发现她失踪了?就算发现了,他也一定不会来救她的。叶玫瑰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他一直想要摆脱她,从结婚第一天开始她就知道。就算现在两人发生了关系,她也从不认为,会有什么改变。

叶玫瑰默默的望着一望无际的太平洋海面,一个小时后,果断转身冲向不远处的云初始。

既然端木寒靠不住,只能自救了。

自救的第一步,知己知彼。

“喂,我问你,你要拿我做什么交易?”

叶玫瑰刚走过去便出声问云初始。

她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云初始转头看向叶玫瑰,他脸上带着无害的笑容,可说出来的话却无比的欠揍,“秘密。”

叶玫瑰瞬间就火了,“秘密妹啊!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说不说?”

叶玫瑰是在云初始手里,但是她现在脾气上来了,在谁手里也没用!

云初始看着她,嘴角的弧度变大。

他迎着海风,走近叶玫瑰,“告诉你也无防,我拿你换他在南非的一座钻石矿脉,你猜他会不会答应?”

他是猪才会答应!

叶玫瑰在和云初始对视了几分钟后,眼帘缓缓垂了下来。

她的心情也坠到了谷底。

等叶玫瑰再次扬起头来的时候,她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大大的笑容,“云少,你可真抬举我,我要是值一座钻石矿脉的话,我早就把我自己给卖了,还用得着你吗?我觉得回头你要有时间,真得去医院给脑子拍个片什么的,看看是不是进水了。”

叶玫瑰说完便转身走了。

和脑子里装了一片海洋的人她也没什么好聊的。

云初始看着她纤细的背影,骚气的笑着,拔高声音问道,“你不想知道端木寒答应我了吗?”

叶玫瑰背对着他扬起手臂摆了摆,“不想!不过你要是真把我卖了,记得分我一半的钱。”

话音落下的同时,叶玫瑰脸上的笑容也落了下来。

端木寒平时都避她不及,巴不得她彻底消失,现在她终于消失了,他还用一座钻石矿脉换她回去?

回到房间后,叶玫瑰把自己仰面摔在大床上,看着天花板走神。

夜幕刚刚降临的时候,叶玫瑰猛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端木寒拒绝云若初的交易之后,保不准他不会把自己卖给其他人,与其坐等被卖,当然要选择自救!将自身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叶玫瑰是行动派,这么想了想,便下了床。

她一路畅通无阻的出了别墅。

叶玫瑰装做散步似的绕着小岛溜达了一圈,发现岛上连搜像样的小船都没有。

她望着漆黑的海面,气的直磨牙。

特么云初始,姑奶奶梁子跟你结大了!

叶玫瑰刚要提步走上岸边的礁石,就被云初始的人拦住了。

“叶小姐,这上面风大。”

叶玫瑰秀眉一挑,冷笑。

什么风大,还不是怕她跳海跑了?

叶玫瑰用双手拉紧衣服,没好气的说道,“你放心,就这风力吹不走我,我就是想吹吹海风,不会给你们找事儿的。”

叶玫瑰说完便越过那黑衣男子走上了礁石。

黑衣男子对其他人使了个眼色,便离开了。

叶玫瑰站在礁石上,用余光瞥见站在这周围的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她弯起唇角,眨了眨眼睛。

突然,叶玫瑰往起一跳,扑通一声跳进了海里。

岛上瞬间响起了一片警报声。

叶玫瑰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前游去,很快,她就听到了身后的游艇声。

随着游艇的靠近,附近的海面上一片明亮。

“云少,在那里!”

叶玫瑰加快速度。

可是她再快也没有游艇快,不出半分钟,游艇就开到了她身边。

只是,游艇并没有停下,只是在她旁边缓缓的开着,跟着她的速度。

云初始坐在游艇上,双腿交叠着,他拿一束光打在叶玫瑰身上,轻笑出声,“叶小姐这是?”

叶玫瑰拿眼斜视了他一眼,“游泳啊,我喜欢夜泳。”

云若初故作恍然大悟,他脸上一派温和,“原来叶小姐是在夜泳啊,看来本少打扰你了,我还以为叶小姐打算游回去呢,从这儿游回去,在速度不变的情况下,至少得游一年,叶小姐还打算游多久啊?”

“我打算游一辈子,不行吗?要你管我。”

叶玫瑰说话的时候,眼皮都没抬一下,她的体力在渐渐流失。

云若初也不回话,只是眼带笑意的看着她。

三十分钟后,叶玫瑰游泳的动作明显慢了很多。

站在云若初身边的黑衣男子担忧的看了一眼海面,忖度着开口,“云少,这儿是海啸多发地带,为了安全起见,最好现在调头回去。”

云若初睨了叶玫瑰一眼,“嗯,把她弄上来。”

“是。”

叶玫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要不是浑身的酸痛感提醒着她昨晚发生了什么,她几乎就要把昨晚发生的一切当成是梦境了。

从那以后,叶玫瑰又不死心的用同样的方式逃跑了两回。

但每次的结局都是在她游累了之后被云初始用游艇带回岛上。

这一日,叶玫瑰又像往常一样从别墅里走了出来,只是这一次与前几次不同的是,她刚一出来就被两个黑衣人“请”到了海边。

云初始在海边搭了一处太阳伞,此刻他正长腿交叠的躺在躺椅上,享受阳光静好。

叶玫瑰没好气的剜了他一眼,提步走过去躺在了云初始旁边的躺椅上。

她双手交叉在胸前,闭上了眼睛。

云初始侧头看着她,俊脸上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刚才我给端木寒打电话,电话是言家那位少爷接的,看来你在他心里是真没有份量,我现在总算明白他为什么要跟你离婚了,因为你在他心里根本什么都不是。”

原本闭着眼睛的叶玫瑰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她转头看向云初始,清秀的小脸上染着一丝愤怒。

云初始眼底满是笑意,说出的话更是欠揍,“怎么,你刻意回避的事实被我说出来,你恼羞成怒了?只是可惜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哎,不知道你每天这么折腾,孩子怎么样了?”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可叶玫瑰现在就特别想一巴掌拍到云初始脸上。逛街突然开了遥控器的体验真的有点小刺激的,担心旁边的人看到。所以小心翼翼的。这样的体验真好玩。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